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1)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1)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1)     

截教仙944 踏上九重天

高臥九重云,蒲團了道真。天地玄黃外,吾當掌教尊。盤古生太極,兩儀四象遁。一道傳三友,二教闡截分。玄門都領袖,一氣化鴻鈞。
  鴻鈞,執掌洪荒十四個元會,以一己之力壓制四教六圣多年,太古三族、上古巫妖,還有封神大劫中的闡截二教,都是他棋盤上的棋子。
  直至陳九公橫空出世,才聯合諸圣斬殺鴻鈞,還洪荒天地朗朗乾坤。
  多少年過去了,陳九公卻依然清楚的記得那一戰,記得那一人一杖孤斗諸圣的鴻鈞老祖。
  自從鴻鈞隕落,混沌魔神自天外降臨,陳九公迫不得已離開了洪荒,游走于亙古混沌之中。
  這些年來,他見過的強者不計其數,神通勝過鴻鈞者不在少數,更有盤亙、盤恒、盤寰這等能開天辟地的絕世強者。
  但自始至終,在陳九公心里,只要提起強者,他腦海中第一個出現的名字,就是鴻鈞。
  而今,陳九公的境界已非混元圣人可比,心境早已波瀾不驚,任天塌地陷也無法使其動容。
  可是,當陳九公聽到“鴻鈞”二字從樂平口中出來時,他猛然自磐石上起身,一把抓起樂平,“誰?你再說一遍?”
  陳九公失態了,他何等神通,無盡威壓磅礴而出,將樂平罩住,這小童兒只覺如墜冰窟,更有無形之太古神山當頭壓下。
  所以,樂平倆眼一翻,直接昏死過去。
  “這……”陳九公猛然驚醒,看著昏迷不醒的樂平,心中生出一絲愧疚,把他放在磐石上躺下,陳九公坐在一旁,舉目望著深邃夜空。
  過不一會兒,樂平幽幽轉醒,口中斷斷續續地呼喊:“師……師父。”
  陳九公手往袖子里一掏,一個黃皮葫蘆被他拿在手里,他把葫蘆放在樂平身旁,“徒兒,這一葫蘆金丹乃我洪荒丹道大能山河老祖所煉,服用雖不能增進功力,但卻是固本培元、筑基通脈之靈丹,你每日練氣時,服一粒金丹,三日之后必見卓效。”
  “師父!”樂平聞言,臉上沒有半分高興,忙掙扎著起身,“您是要丟下徒兒么?”
  “這是什么話?”陳九公笑道:“你既然叫我一聲師父,我陳九公也認了你這個徒弟,那你便是我門下弟子,就算你不認我這個師父都不成。”
  “師父,那您這是……”
  陳九公手搭在樂平肩上,和聲勸慰:“徒兒你就在這里等我,為師只上天走一趟,最多三日便回。”
  “師父。”樂平眼淚都快下來了,“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啊!”
  “啊,是么。”陳九公起身,伸手拉住樂平手臂,“既然如此,那就與為師同去。”
  說完,陳九公飛身而起,攜著樂平直上九天。
  “師父。”眨眼間便起在萬丈高天之上,樂平差點沒被嚇尿了褲子。
  他被人稱為徹地童子,是因與那闡教土行孫一般,身懷穿地行走之術。
  樂平常年仗著法術穿地入府,干些小偷小摸的事,可上天卻是生來第一遭。
  看著云層、罡風、雷火在自己周圍不斷迅速下墜,這種駭人的視覺沖擊帶給樂平的震撼是無以復加的。他心驚膽戰地掃視著周遭,心神早已翻覆。
  “我究竟拜了個什么師父?”樂平心驚之余,更是暗自竊喜,他知道自己撞了大運,從今天開始,自己不用再冒著危險去偷那些爛七八糟的東西了。
  笑話,有這師父直接搶就行了。
  就在樂平胡思亂想的時候,身體很誠實地有了反應,他感覺到在自己身外,精純的靈氣無處不在,整個人如沐陽光,渾身上下都暖洋洋的。
  樂平定睛一看,只見那肉眼可見的白色靈氣,不斷地從四面八方往自己體內鉆,從周身毛孔而入,游走于奇經八脈,匯聚于紫府。
  突然,一層青光將樂平裹住,將他于無盡靈氣隔開。
  樂平頓時感到了無比的失落,他委屈地叫了聲:“師父。”
  “臭小子。”陳九公笑罵道:“你真是什么都敢收,就不怕爆體而亡?”
  “啊!”樂平驚呼一聲,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已被陳九公拉著繼續向上飛。
  這時,樂平才從驚喜中清醒過來,他飛快地打量著四周,只見滾滾靈氣蒸騰如霧,舉目望去盡是白茫茫一片,視線穿過不到三丈之外。
  “這是無極天!”樂平大喊,他才反應過來自己已在天界。
  “無極天?或許吧。”陳九公淡淡一笑,帶著一個人在空中急速向上,卻連衣角都不曾卷起。
  周圍一陣清亮,師徒二人仿佛來在了一個奇幻的世界。
  陳九公卻是不停,仍攜樂平向上,穿過這個透明的世界,便又來一片天地之間。
  與那無極天不同,此處一眼望去,漆黑如墨。不過這是樂平的視角,陳九公聚目眺望,原來片天地除了背景,其他的所有東西都不是黑的。
  在這里,陳九公看見廣袤萬里之仙宮,眼看著橫跨億萬里之仙城,看見一股股沖霄紫氣。
  “這是無象天!”又是樂平,他雖然什么都看不見,但他在下界聽過有關九重天的傳說,今日身臨其境,樂平認出了這些如走馬燈一般出現在自己眼前天地。
  陳九公不停,帶著樂平又連穿六重天,直來在樂平口中的玄黃天中。
  這玄黃天主色為黃,這是玄黃九重天最后一重,在玄黃世界流傳的傳說之中,只要穿過玄黃天,便是天外之混沌,而玄黃億萬蒼生共尊的天地之師鴻鈞就處在這混沌之間。
  “師父。”
  懸于半空,樂平卻不曾有一絲畏懼,他只滿眼崇拜地望著陳九公,“師父,您太厲害了!”
  “這也算厲害?”陳九公好笑地看著這個小徒弟,逗弄他說道:“若是哪天讓你見識到為師真正的手段,那還不嚇壞了你啊。”
  樂平聞言,卻沒有一點不好意思,只是把頭搖的和撥浪鼓一樣,“師父,所有人都說九重天上八重梯,想要登上玄黃天,無論是誰都必須登八重天梯而上……”
  說到此處,樂平眼中閃過一絲狂熱,激動地拉著陳九公袖子,“可師父您帶著弟子直上九重天,難不成您是先天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