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4)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4)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4)     

截教仙943 鴻鈞

劍仙宮前,一片狼藉。
  劍仙宮上下幾百雙眼睛齊刷刷盯著那白衣飄飄、負手而立的陳九公。
  他身上沒有萬丈光芒,更沒有天神下凡般的聲勢,就只是一個人,孤單單地站在廣場中央,目光平和地看著那個向他出劍的女劍仙,風輕云淡地問道:“你可認得儋耳?”
  沒有目光如電,也沒有無邊威壓,可女劍仙在陳九公的注視下,忽然渾身一顫,牙齒咯咯作響。
  陳九公瞥了她一眼,突然沒有了發問的興趣,只把目光投向那裝死的樂平,“徒兒,為師可要走了,你還要留在這兒么?”
  “師父!”
  陳九公話音剛落,那趴在地上的樂平一躍而起,邁著一雙短腿迅速地跑向陳九公。
  期間經過齊師兄身旁,齊師兄下意識地一伸手,可卻又向觸電一般,迅速地收了回來。
  “師父!”樂平跑到陳九公身前,張開雙臂攬住他左腿,“你可要為徒兒做主啊!”
  陳九公抓住樂平衣領,把他往起一提,拎在半空,向后一步,人已消失不見。
  陳九公一走,劍仙宮前,喘息聲四起。很多人像是憋了很久,此時才敢大口喘氣。
  城外。
  山林之間。
  陳九公盤膝坐在一塊磐石上,樂平則席地而坐,一臉崇拜地看著陳九公,嘴里說個不停,“師父,您老人家真是太厲害了,那劍仙宮可不是一般的地方……”
  “不是一般的地方,你還敢去偷東西。”陳九公突然打斷了他,說道:“看來你也不是一般人么?”
  “嘿嘿。”樂平諂笑兩聲,很狗腿地用小拳頭捶著陳九公膝蓋,“跟師父您比,弟子這點能耐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陳九公手往虛空一抓,一個黃布褡包入手,被他直接丟給樂平,“這就是你偷的那東西。”
  樂平伸手接住,卻又捧著遞到陳九公面前,“師父,徒兒都說了這是孝敬您老人家的。”
  “你還真有孝心。”陳九公接過布包,揭開黃布,只見里面包的是一塊疊的四四方方的獸皮。
  陳九公用兩根手指捏著獸皮一角,一提一抖,獸皮被他展開,一幅幅圖案在獸皮上展示在他眼前。
  陳九公掃了一眼,就將獸皮丟到樂平身前,“你看看這是什么?”
  “這是……”樂平拿起獸皮前前后后、上下左右地仔細看了幾遍,才把疑惑地目光投向陳九公,“師父,這上面畫的是什么東西啊?”
  陳九公樂了,“你連這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去偷?”
  “嘿嘿。”樂平一捂額頭,“我看劍仙宮的老劍君可寶貝這東西了,就以為是什么寶物呢?”
  陳九公搖了搖頭,從樂平手中拿過獸皮,往地上一丟,獸皮落地即燃,轉眼間便化作灰燼。
  “師父,您這是……”
  陳九公對樂平搖了搖頭,道:“這上面記載的一座劍陣。這東西你用不上,為師又看不上,那還留著它干嘛?”
  樂平聞言,一陣無語,半響才回過神來,“師父,您到底是什么來路啊?”
  陳九公淡淡一笑,看著這小童兒,笑問道:“那你看為師是什么來路呢?”
  樂平眼睛一亮,雖然四周寂靜只有蚊蟲之聲,但他還是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下周圍,又壓低了聲音:“您老人家難道是從九重天上下來的?”
  “九重天?”陳九公一怔,聽樂平這么一說,他似乎想起當年盤寰開辟玄黃世界,演化九重天、十八澤。
  想到此處,陳九公舉目望天,只見這天與洪荒之天相差不多,就是不知道上面有什么。
  “徒兒。”陳九公突然對樂平說:“為師來考考你。”
  “師父,您要考我?”樂平連忙擺手,“徒兒這三腳貓的能耐怕是入不了您老人家的法眼。”
  “無妨。”陳九公道:“為師想要考考你的見識?”
  “見識?”樂平一聽陳九公要考自己這個,頓時信心滿滿地拍著胸脯,“師父,別的徒兒不敢夸口,可要說見識么,就算劍仙宮中那幾位劍仙也未必比得過我!”
  “哦?”陳九公眉頭一挑,指著樂平身旁那堆灰燼,“那為何連陣圖都不認得?”
  樂平頓時語塞,小臉脹得通紅。
  陳九公哈哈一笑,揮手道:“徒兒莫羞,且聽為師考你。”說著,陳九公往夜空中一指,“你可知這天地間有多少大能?”
  “大能?”樂平想也不想直接開口作答:“九重天上,九位天帝;十八澤下,十八巫神。還有四淵龍圣……”
  “徒兒。”陳九公突然打斷了樂平,這些人聽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但陳九公想找的是儋耳、盤寰。
  所以,他問樂平道:“你可知這天地是誰人所開?”
  樂平想也不想就說:“是盤寰圣祖!”說完,樂平笑了,“師父,這可不算問題啊。”
  陳九公點點頭,又問:“這世界自盤寰開辟至今,已有多少年了?”
  “三千五百……”樂平一邊說著,一邊撓頭,“師父,到底多久徒兒也說不清了,但絕不超過三千六百年。”
  “三千六百年!”陳九公聞言大驚,“你說的可是真的?”
  樂平被他一問,反而愣住了,心想這便宜師父既有那般神通,怎會連這個都不知道?
  不過,在陳九公追問下,樂平還是誠實地答道:“不敢欺瞞師父,徒兒所說句句屬實。”
  陳九公腦海中閃過諸般念頭,盤寰開辟玄黃世界時,他就在現場。從那時至今,不過二十幾年,為何到樂平這里,就成了三千五百多年?
  況且,就算是過了三千五百多年又如何?陳九公穿越至洪荒時,洪荒人族的生活水平、修煉水平也比不上現在的玄黃世界。
  要知道,洪荒封神大劫距離盤古開天辟地可是隔了十幾個元會,那是多少個三千五百年啊!
  將心底疑問暫時壓下,陳九公又問樂平,“徒兒,你既然知道盤寰,那應該知道儋耳吧?”
  “儋耳?那是誰?”樂平聞言,眨著眼睛看著陳九公,他那眼神真切地告訴陳九公,這小子確實不知道儋耳是誰。
  見樂平不認得儋耳,陳九公就問他有關盤寰的問題,“徒兒,你可知道盤寰在哪兒?”
  “盤寰圣祖早已隕落。”樂平神情古怪地看著陳九公,那小臉上仿佛寫著:師父,這你都不知道?
  可陳九公哪里注意他的神情,只喃喃自語:“隕落……她竟然死了。”
  陳九公的聲音雖小,但卻清晰地傳入樂平耳中,這孩子心神一震,難以置信地看著陳九公,心中無比地震驚:“難道我師父還認識盤寰?”
  這時,樂平又驚又喜又是忐忑,他小心翼翼地對陳九公說:“師父,盤寰圣祖雖然隕落,但她肉身化作九位巫神,元神化作九位先天圣人。”
  “巫神?先天圣人?”陳九公記得樂平剛才說過,在十八澤下,有十八位巫神。而九位先天圣人又是什么?
  “徒兒,九位先天圣人可是你剛才說的九大天帝?”
  “不是!”樂平斬釘截鐵地答道:“九大天帝是后天圣人。”
  陳九公來了興致,問道:“那九位先天圣人今在何處?”
  樂平皺著小眉毛,想了想才說:“徒兒只聽人說過,九位先天圣人好像在九重天外……在紫霄宮中隨道祖修行。”
  “紫霄宮!道祖?”
  陳九公失聲道,他多少年不曾如此驚訝,可當聽到這兩個熟悉的稱呼,而且他們還連在一起時,陳九公也難以自持。
  陳九公慢慢地平復下心境,盡量讓自己語氣保持自然,“徒兒,那道祖又是誰?”
  “道祖?”樂平感覺自己越來越不懂這個師父了,“道祖就是鴻鈞道祖,傳道、傳法于玄黃的鴻鈞道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