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7)     

截教仙942 風卷百劍

當陳九公踏上九色仙氣的一剎那,仙氣翻滾如浪,浪中蛟龍抬頭,蛟爪驟臨。
  陳九公抬手,并指如劍,手起,劍氣橫空,蛟龍遇劍氣,連掙扎都不曾掙扎,就從中間斷成兩段。
  只是這蛟龍乃仙氣所化,仙氣聚而蛟龍化形,蛟龍散而散作仙氣。
  九色仙氣猛烈的翻滾,一條條蛟龍呼嘯而起,起于空中即變作鵬鳥,震翅翔于陳九公頭頂上空。
  只見九只鵬鳥張翼,遮天蔽日。
  陳九公不理鵬鳥,把身一降,穿透滾滾仙氣直入城中。
  這內、外兩城,就好比是紫禁城和四九城的關系,內城里住的不是王公子弟,就是達官貴人,或許還有這仙城的土皇帝呢。
  陳九公入城的一剎那,內城四角鐘聲齊作。
  什么叫鐘聲四起?這就是了。
  鐘聲一起,萬劍齊出。
  一口口仙劍從四面八方飛起,于空中飛舞,劍光璀璨,劍氣縱橫,劍光成幕,劍氣成網。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都不到,這玄黃世界就發展到這個程度,那盤寰和儋耳是怎么做到的?
  陳九公眼中寒光爆射,一時間他竟有了屠城的念頭,但轉瞬間便將這個念頭打散了。
  “我與鴻鈞不同,我與那些混沌魔神不同。”陳九公在心里對自己說道。
  這時,劍氣成網罩下,那恐怖的劍氣交織成網,將是何等威力?
  可是,陳九公所關注的根本不是這些劍氣的威力,他目光透過劍氣、劍光,落在那籠罩城池的九色仙氣上。
  “這城里還有人懂陣法,真是不錯,不錯啊。”
  劍網臨身,卻在陳九公之身三尺外如雪遇驕陽烈日,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陳九公收回目光,大步向內城中央走去,那個叫他師父的小童兒就在那里,既然已經收了拜師禮,那這徒弟就不能不認,更不能不救。
  更何況,所有的帝王、大boss不都坐鎮中央么,相信在那里必能遇見這仙城之主。
  陳九公腳步不快不慢,一步百丈。同時有劍氣從四面八方不斷射來,可卻沒有一道劍氣能入他身外三尺之內。
  當一座道宮出現在陳九公眼前時,漫天劍氣、劍光都不再落下,陳九公沿階而上,一路目不斜視。
  道宮前,一座仙門拔地而起,兩根高大石柱頂起一塊匾額,匾額上寫三個大字:劍仙門。
  “劍仙……”陳九公把目光投向門內。
  仙門內,破空聲不絕于耳,數百人踩著仙劍成群結隊地向陳九公飛來。
  陳九公背著手站在門前,望著那如潮水般涌來的劍仙們,陳九公淡淡一笑,道:“太弱,都太弱了。”說完,陳九公張開手臂,左臂一揮,大袖展開,霎時狂風呼嘯卷入門內。
  陳九公又揮右臂,大袖獵獵作響,狂風又起。
  陳九公左右開弓,雙臂連連揮動,劍仙門前風起云涌,劍仙宮門,天昏地暗,飛沙走石,狂風如浪,一浪高過一浪,一浪更勝一浪。
  那些腳踏仙劍英姿瀟灑的劍仙,在狂風中亂作一團,一個個自仙劍上栽落。
  不一會兒,已無一人立于劍上,狂風卷著一個個人與一口口仙劍掠在半空。
  聽著門內傳出的風聲、叫聲,陳九公雙臂沉下,雙手又搭在了背后,邁步就進了劍仙門。
  陳九公踏入劍仙門那一瞬間,門內風止,數百人從半空墜落,喊叫聲此起彼伏;數百仙劍從半空墜落,有的砸在地上,而有的卻砸在了人身上,這便又引起聲聲哀嚎。
  在那劍仙宮中,七人并排而出,這七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皆負仙劍于背后。
  可當他們看到宮前的一片狼藉時,臉上的風輕云淡、坦然自若全都一掃而空。
  “掌教!”這時,齊師兄提著小童兒樂平從后殿過來,當他看清宮前一切,還有那負手而立的陳九公時,抓著岳平的手不由得一松。
  “哎呦!”一聲慘叫將宮門前的七大劍仙從驚愕中喚醒,為首的白眉老者猛地抬起頭,怒視陳九公,“何方妖孽,膽敢闖我劍仙宮!”
  陳九公沒有理他,只把目光投向那趴在宮前,卻將一雙眼珠轉的飛快的小童兒身上,“徒兒,到為師這兒來。”
  劍仙宮前的一幕同樣震住了樂平,此時他聽到陳九公的話,才知道這個便宜師父是來救自己的。但是劍仙宮七大劍仙就在身旁,樂平生怕自己稍有動作就會被大卸八塊。
  所以,樂平聰明地把頭一低,兩眼一閉開始撞暈。
  “豎子。”陳九公直接被這小子給氣樂了。
  劍仙宮前,那身背雙劍的女劍仙見陳九公毫不將他們掌教放在眼中,頓時勃然大怒,再因寶貝被盜、門人被欺,不禁喪失了理智,只見她玉手一揚,背后雙劍齊齊出鞘,劍光暴起。
  “妖孽!受死!”女劍仙話音落下,雙劍齊出,拖著長長劍氣斬向陳九公。
  陳九公平靜地看著女劍仙,對襲來的雙劍視而不見,面上無悲無喜地說:“我自出世至今,罵我的人不少,但還沒有人罵我是‘妖孽’呢。”
  陳九公聲音不大,但卻清晰的傳入在場每個人耳中。
  這時,兩口仙劍一前一后殺至,雙劍首尾相連,后劍緊隨前劍。
  前面這一劍劍體湛藍,劍身浮幽幽藍光,劍刃鋒利泛光,直刺陳九公胸膛。
  “刺中了!刺中了!”
  在劍仙宮所有人的注視下,仙劍穿胸而入,自陳九公背后射出。
  一劍、二劍,兩口仙劍接連射出,去勢不停,一直沖出陳九公背后那座劍仙門。
  女劍仙:“……”
  她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一對仙劍飛出了劍仙門,任她如何掐動劍決、念動劍咒,都不能將那雙早已祭煉如意的仙劍招回。
  劍仙宮所有人都蒙了,因為他們沒能看到陳九公橫尸在地,而是看到了讓他們不敢相信的一幕。
  在幾百雙眼睛的注視下,連根頭發絲都不曾落下的陳九公緩緩抬頭,看著那個向他出手的女劍仙,開口問道:“你可認得儋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