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940 玄黃世界

百年,對于常人而言,是一生、一輩子。可對陳九公來說,說是彈指一揮也不為過。
  當年的一場大戰,為洪荒爭得百年安寧,如今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并立,亙古恒寰中又有無數混沌魔神,百年期滿等待洪荒的是什么,就是陳九公也不清楚。
  往日在洪荒,陳九公掐指一算就知風云變幻,可在洪荒之外,一切都是未知,不管遇到任何麻煩,只有靠手中劍才能斷得分明。
  將誅仙劍陣留在黃崖山,陳九公拒絕了眾人相送,孤身一人離了洪荒大道天,直上天上天。
  天上天,即不久前倚帝、石夷和京丘、京巳等人所開之天地,因為是在三十六天之上,所以被陳九公稱作天上天。
  天上天初開,生機盎然,草木精靈遍布期間。陳九公駐足想了想,大袖一甩,一布袋從袖中飛出,袋口打開,一個個黑點從袋中飛出,落在天上天四方大地,有頭,有身,有手,有腳,竟然是一個個活人。
  區區百人,落在廣闊天地之間,真乃滄海之一粟。但是陳九公相信這些人就是星星之火,燎原也只是時間問題。
  陳九公張手抓住飛回來的布袋,自言自語道:“東來佛祖有一人種袋,我這個倒是名副其實。罷了,就留給你們吧。”說完,手一松,布袋從空掉落。
  穿過云層,見十色天幕。混元劍憑空而現,陳九公抓劍在手,一劍斬出,劍光橫空,勢如破天。
  天幕泛光,如水波顫動,微微一顫,混元劍光即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劍無功,陳九公便不再強攻,他知道開辟天上天時,天地賞賜給眾人的天地法則只是一小部分,九成的天地法則都在這里,就如洪荒天道一般,守護著此方世界。
  陳九公收起混元劍,雙手合在一起一搓,再張手一道光柱直沖而立,光分十色,與天幕同源!
  這是陳九公得到的那份天地法則。
  陳九公沒有拿天地法則去碰天地法則,那道光柱沖起十丈,如匹練倒卷,似瀑布當頭而下,把陳九公罩住。
  陳九公起身,身外光華與天幕相合,陳九公瞬間消失在天幕之下。
  ……
  灰蒙蒙無盡混沌間,一道紫光劃過,所過之處混沌破開。
  紫光于風水地火間一搖,陳九公現身在混沌中,持混元劍一路掃蕩。凡是被他撞見的混沌魔神,全都難逃一死。
  混沌之中不計歲月,陳九公也不知道走了多少天,但能夠感覺到前面混沌越來越稀薄。陳九公翻手祭劍,混元劍起,劍勢如雷。
  混沌分開,化作風水地火卷至左右,混元劍飛擊萬里,卻在一處停了下來。混元劍所指,混沌如墻如壁。
  陳九公飛身過來,抓劍在手,整個人向上飛,長劍一揮,破空而上。
  萬里波光,赤、金、黃、玄、青、銀、紫、黑、白、九色涇渭分明。
  陳九公腳踏虛空而立,下方就是億萬里浩瀚九色波光。洪荒有天道,天地有法則,此為玄黃之本源。
  陳九公沒有嘗試著去破玄黃本源,因為他知道強攻也是枉然。
  想天道守護洪荒十二個元會,十大魔神都不能破開天道,這玄黃本源即是盤寰演化全部寰之烙印所成,那就絕不會比洪荒天道差。
  在玄黃本源前,陳九公收起混元劍,低頭看了看腳下波光,淡淡一笑:“你能擋得了別人,卻擋不住我陳九公。”說話間,陳九公張開雙臂,頓時周身紫光大作。
  籠罩陳九公的紫色光幕化作三千道紫光,陳九公微微一笑,道:“繩繩兮不可名復歸于無物,是謂無狀之狀無象之象是謂忽恍。”
  陳九公話音落下,三千紫光變了顏色,三千道玄光凝成光幕裹住陳九公。
  玄光下沉,落在玄黃本源上一閃而逝。
  陳九公身子一沉,人已出現在另一片天地。
  “哈哈哈哈……”陳九公哈哈大笑,當年被玄黃本源之力排斥出玄黃世界,今日故地重游,定要鬧他個天翻地覆。
  從天而降,降至一座山前,陳九公瞳孔一縮,他看見了城池村落,看到了玄黃人族繁衍生息。
  “這怎么可能?”陳九公大驚。他知道盤寰辟玄黃時,就有了玄黃人族。可是這才二三十年,玄黃人族就有了自己的文明,就算開了掛也不可能這么快啊!
  “不對!”陳九公登高遠觀,看城內城外人族生活狀況,片刻之后便得出個結論,玄黃人族文明進步,已經跨越奴隸制度,現正處于封建制度階段。
  陳九公身形一閃,人已出現城門口,他剛要抬頭去看城門上的字,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連忙飛身躲閃。
  轟!
  城門內爆出一團火焰,一人浴火而出。
  刷!
  道道劍光緊隨其后,蘊藏無限殺機!
  劍光吞吐,撕碎火焰,火花飛濺。
  火焰被破,一個瘦小的身形落在地上,一個青衣小道童就地一滾,抬起頭看見陳九公時,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狗賊!哪里跑!”
  “狗賊休走!”
  聲聲喝罵從城門內傳出,數道身影魚貫而出。
  那小道士縱身一竄,撲到陳九公身前,大叫一聲:“師父救我!”
  陳九公:“……”
  就在此時,追兵至矣。追兵共計十三人,有男有女,個個腳踏飛劍御空而行。
  “賊道,看你教的好徒弟!”人群中,一白衣女人指著陳九公喝道。
  “呵呵。”陳九公搖頭笑道:“我門人弟子雖多,但卻不曾出過偷盜之輩,道友莫要被他唬弄了。”
  “呸!”有人啐了一口,怒道:“徒弟是個賊,師父也不是什么好東西。諸位師兄、師姐,你我將此二人拿下,交由教主發落。”
  “師父!”又一聲“師父”響起,小道童從袖子拽出個黃布包,往陳九公這邊一推:“這是騰云教鎮教之寶,徒兒給您偷出來了。”
  小道童說這話時,也不管陳九公接沒接東西,他說完就松手,把布包往陳九公腳旁一丟,然后將身一晃,一陣仙風憑空而起。
  “別急著走啊。”陳九公輕輕一撫,小道童招出的仙風隨即而散。小道童就覺得身子一輕,人已到了陳九公近前,正好一屁股坐在黃布包上。
[xxbiqu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