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936 未盡之功

玄奎,先天異類成道,根腳淺薄,卻有其不凡之處。他聽了陳九公吩咐,右手向外一翻,太虛印現于掌上,咬破左手食指將他那褐色的血涂抹在太虛印上。
  很快太虛印染上了一層奇怪的鮮血,玄奎閉目默念法決,手中染血的太虛印上浮起一層薄薄的褐光。
  倚帝把殤神槍拋起,大槍化作一道烏光飛上倚帝頭頂慶云,浮在一朵青蓮上。倚帝隨手一招,慶云青蓮上的太始劍消失,劍光一閃便出現在倚帝手中。
  劍光閃,太始出。
  倚帝祭出太始劍,就像是一個信號落在所有人眼中,京丘、京巳、陽天、曇天、彌天五人手掐訣、口念咒,催動天地五方旗護住己身騰空而起。
  “師侄,打他!”這時,陳九公突然說道。
  陳九公的話傳入玄奎耳中,他玄奎也不應聲,只以行動響應陳九公的吩咐。見他手掌往里卷,以一種奇怪的姿勢把手中太虛印甩出。
  “想走!”倚帝恨的咬牙切齒,哪里能容五人安然離去?他將身一縱,揮劍就砍。
  一劍斬,五光分。
  倚帝破出大陣,飛身而起,揮劍砍向京丘。可他往上沖,正遇太虛印。
  察覺有寶貝向自己襲來,倚帝并不在意,他有天地清濁玲瓏寶塔懸于頂上,先就不敗。
  倚帝暗中催動,天地清濁塔浮起,垂下條條清濁之氣,護住倚帝周身。
  太虛印至,打在清濁之氣上,太虛印表面褐色光芒一閃而逝。再看太虛印,竟然穿透清濁之氣,正印倚帝額頭。
  砰!
  太虛印擊頂,倚帝額頭火星迸濺,心中怒氣更盛,催清濁之氣向太虛印卷去。
  “倚帝,看槍!”陳九公目光炯炯,高喝一聲,然后張手一抓,一條槍出現在掌心之下,被陳九公一把抓住用力擲出。
  聽見陳九公呼喊,倚帝舉目觀望,不由驚呼:“太極槍!”
  五太至尊太極槍!
  太極槍瞬息而至,倚帝揮劍抵擋,劍槍相擊,太始劍竟然劈空。
  再看太極槍刺破青光,直插慶云,刺中天地清濁玲瓏寶塔。
  天地清濁玲瓏寶塔劇烈震動,十三層塔身噴出清濁之氣,太極槍狠狠一攪,攪清濁如陰陽。無清濁之氣阻隔,太虛印化作流光遠遁。
  感覺到天地清濁玲瓏塔要離開自己頭頂,倚帝大駭,哪里還有心思顧太虛印,急忙運轉玄功,他頂上慶云三花瞬間化作青色光柱自塔底直上。
  寶塔搖動,清濁之氣脫離太極槍控制,清者上浮,濁者下沉。
  天地清濁玲瓏塔穩定下來,倚帝抬手往上一指,清光萬丈。
  清光抖動如波,將太極槍推離寶塔。
  嗡……
  太極槍震顫,槍作嗡鳴,槍尖噴黑白二氣交纏一起,凝作太極陰陽二氣球轟向天地清濁玲瓏塔。
  轟!
  清光破散,太極槍一頓,狠狠扎向天地清濁玲瓏塔。
  這時倚帝騰出手來,雙肩微微一抖,橫劍于面前,吟道:“無時不生,無時不化,不生者疑獨,不化者往復,其際不可終!”
  太始劍長鳴,白光劍影千萬道迎上太極槍。
  “倚帝!”陳九公飛身而至,只手抓過太極槍掄抽。
  “陳九公!”倚帝高聲應喝,張手間太始劍起,凌空一轉,一化千萬如雨驟向陳九公急射。
  “學的還真不錯。”見倚帝施展御劍之術,陳九公哈哈大笑,大袖一甩,混元劍起,劍光璀璨。
  紫白縱橫,劍氣交錯,須臾之間,劍光劍氣殆盡,只剩混元、太始二劍對砍拼殺。
  劍對劍,槍對槍。太始劍對混元劍,殤神槍對太極槍。倚帝頭頂天地清濁玲瓏塔,舞殤神槍緊攻陳九公。
  陳九公大袖飄飄,掌中太極槍或攻或守,揮灑自如。
  眼看陳九公敵住倚帝,京丘道:“三位師弟,莫大機緣就在眼前,我等速按老師吩咐行事!”
  “大師兄,請!”陽天上人聞言,當即出言響應。
  玄奎、昂亢退到遠處,京巳、陽天、曇天、彌天按四象之勢而立,京丘在當中雙掌合什,中央坤靈至圣旗被他合在掌中。
  當京丘翻開左手時,中央坤靈至圣旗化作一道黃光沖起。與此同時,乾天庚金旗、萬木震巽旗、壬水坎玄旗、南離明火旗在其余四人手中化作道道光華。
  金、木、水、火、土,赤、青、黃、白、黑五色光柱在高天匯聚一處,五色之光如幕如天。
  突然,陽天上人動了,他一步跨出,瞬間出現在京丘身旁。而京丘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現身于南頂替了陽天的位置。
  京巳、陽天看似簡單的換了下位置,遮天五色之光大部分變了顏色,漫天火紅從天而降,這個綠色的世界瞬間為火焰所充斥。
  置身火海,倚帝左手揮劍、右手掄槍,惡狠狠地殺向陳九公。
  倚帝之舉看似瘋狂,但落在陳九公眼中,卻并非如此。陳九公收了太極槍,一人一劍與倚帝對戰。
  火舌卷過世間最后一抹綠色,烈焰接天連地,昂亢把玄奎拉到身邊,以無質環護持,師兄弟滿是羨慕地看著那布陣焚燒天地的五人。
  陽天上人又和京丘換了位置,五人再成五行之勢,五道流光穿火焰而至,化作五方旗被五人接在手中。只聽五聲暴喝,五面大旗立于火焰之中,赤、青、黃、白、黑五光大作。
  “道友,事已至此,何須再耗無用之功?”陳九公仗混元劍磕開太始劍,反手一劍架住殤神槍,對倚帝說道。
  倚帝冷哼一聲,手腕一抖,殤神槍一震,飛身退在數十丈外,冷笑道:“陳九公,看好你那幾個徒弟!”
  “多謝道友美意。”陳九公淡淡一笑,混元劍劍交左手,右手朝上一揚,一團青光閃過,沒于火焰之間。
  再說京丘等人布陣施法,五色神光席卷,如梳如蓖,焚世之火分流而息。
  嗖!
  一道烏光憑空而現,無聲無息直襲京巳。
  咚!
  鼓聲震,烏光滯。青光劃過,余娥鼓向烏光撞去。
  烏光一搖,化作一把二寸來長的匕首和余娥鼓激斗一處。
  見此情景,倚帝冷笑,陳九公卻搖頭,道:“石夷,既然來了,就快快全了盤恒未盡之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