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7)     

截教仙935 圍攻倚帝

天地之天,有三十六重,在三十六重天上,另有天外世界。
  灰蒙蒙、空蕩蕩,視線不出三尺,人在其中仿佛四面圍城,可走過去卻暢通無阻,其實根本什么都沒有。
  在這辯不清方向的世界里,倚帝提槍一路行來,他腳步堅定,在這奇異的世界內行走,仿佛能看破一切。
  走著走著,倚帝停下腳步,單手使槍往腳下一劃。
  剎那間,光芒四射。
  赤、青、黃、白、黑,金、銀、紫、藍、玄,五光十色。
  赤光大作,重重景象在赤光中凝虛成實,火海、火山焚燒整個世界,倚帝立于火海巖漿之中,熊熊烈焰、滾燙巖漿傷不得他一絲一毫。
  倚帝背后,一道黃光沖起,霎時間黃光大作,黃光所過,火海、火山變作萬里黃沙、崇山峻嶺、戈壁陡崖。
  倚帝腳踏嶙峋怪石,腳前一步即萬丈深淵。
  倚帝抬槍一點,崖下石破驚天,一道白光沖起,凌空一絞,炸散來開。
  山石虛無,舉目皆白,白得耀眼,刺人雙目。
  可隨著倚帝一槍橫掃,剎那間極白成黑,整個世界伸手不見五指。
  一抹青光乍現,倚帝腳踏青蓮,頂上現慶云三花立于無盡黑暗之中。在這里,他就是唯一的光明。
  倚帝舞動掌中槍,青色槍芒四射。
  槍芒落在黑暗中,瞬間擴散,化作茫茫草原、密林灌叢。
  頃刻間,原本寂滅無垠的世界生機勃勃。
  倚帝橫槍而立,神色肅穆。
  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五行相生還差一步就將圓滿,倚帝在這最重要的時刻打起十二分精神。
  一槍即出,萬里草原化作火海,烈焰奔騰。
  此時此刻,倚帝的目光如火焰這般炙熱。隨著烈焰吞噬草木、生機化作灰燼,倚帝臉上浮現笑容。
  突然,倚帝臉上的笑容凝固。
  一道黑光仿從天外而來,至那四周被火焰圍住的最后一塊綠地。
  黑光至,火海停止蔓延。黑光凌空一轉,化作一面小旗。旗子無風自搖,一動則化作一桿大旗,旗面一展,黑光萬里,遮住火海間那一片綠洲。
  大旗一震,旗面一抖,黑光化作黑雨,傾盆而下。
  這雨雖是黑雨,卻和污染什么的不沾邊,此乃坎地之華、壬水之精。
  五行之妙,相生相克。
  壬水之精灑落,熊熊火焰瞬息而滅,是水克火;水潤綠洲,青色向四外擴張,乃水生木也。
  黑旗招展,黑光更盛,壬水之精傾瀉而下,火滅草木生。
  眼看著就要大功告成,終成一簣。倚帝勃然大怒,目中噴火,袍服鼓蕩,一槍朝天上大旗遙刺。
  槍芒疾射!
  虛空一閃,槍芒猛然一頓,仿佛被什么圈住一般。
  “無質環!”倚帝咬牙切齒。
  槍芒震,沖破束縛,直刺大旗。
  咚!咚咚!
  鼓聲自天外而來,一聲聲仿佛錘在倚帝心間。再看那道槍芒,如遭重擊破碎開來。
  “陳九公!”倚帝怒吼。這些年偷聽陳九公講道,也曉得了陳九公之名,不會再以盤古傳人相稱。
  “多年不見,道友別來無恙。”一陣青光閃動,陳九公現身,京丘、京巳、陽天、彌天、玄奎、昂亢在其身后一字排開。只有曇天上人站在陳九公身旁,手掐法決遙控壬水坎玄旗。
  彷如時光倒流,世界又恢復了烈火滅世前的樣子,草木充斥著世界的每一個角落,無盡的生機盎然。
  前功盡棄,一切努力成泡影,倚帝怒氣沖天,“陳九公,壞我好事,我豈與你善罷甘休?”說完,倚帝抖槍向陳九公殺去。
  陳九公聞言大笑,抬手一指,余娥鼓出,凌空向倚帝擊去。
  余娥鼓打來,倚帝渾然不顧,他慶云三花上天地清濁玲瓏寶塔浮起,十三層寶塔層層噴發清濁之氣,清者在上,濁者在下,猶如天地初開之時。
  余娥鼓被清濁之氣擋住,近不得倚帝之身,倒飛而回。
  陳九公張袖收了余娥鼓,對眾人道了一聲“布陣”,就見京丘、京巳、三天上人沖起,五人齊齊祭寶,赤、青、黃、白、黑五道光華如柱而至,結成陣勢罩住倚帝。
  “混賬!”倚帝身形不停,一槍狠狠刺出。長槍所指,黃色光柱旋轉,中央坤靈至圣旗展,黃氣氤氳如云,重重疊疊。
  噗!
  槍刺入黃氣之中,好像刺破了氣球,黃氣散開。槍刺在旗面上,坤靈至圣旗迸發出耀眼的黃光。黃光如幕,一分為五,赤、青、黃、白、黑。
  京丘等五人齊聲高喝,赤、青、黃、白、黑五色光柱自五方齊向倚帝轟去。
  倚帝仗有天地清濁玲瓏塔護身,不懼一切攻擊,舉槍再刺坤靈至圣旗。
  刷!
  坤靈至圣旗遁去,萬木震巽旗憑空現于殤神槍前。萬木震巽旗遇殤神槍,一觸即遁,可乾天庚金旗又至!
  天地五方旗不比殤神槍差,它們是同級別的法寶,可掌控五方旗的五人比起倚帝來,差的可就不是一點半點了。
  天地五方旗繞倚帝而飛,五色光華交織成光罩,將倚帝罩在當中,先天五行生生不息,又含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先天八卦鎮壓先天五行,陣法玄妙至極!
  “天地五方旗更勝洪荒先天五方旗。”陳九公帶著兩個師侄在遠處觀戰,看見五個徒弟將倚帝困住,不禁暗暗贊嘆。
  其實如果將天地五方旗和先天五方旗一一比較,分不出孰強孰弱,但天地五方旗應先天五行,還應五行所對之八卦。金應乾、兌二卦,水應坎卦,火應離卦,木應震、巽,土應艮、坤。
  天地五方旗相聚成陣,五行為主,主攻防;八卦為輔,主鎮壓,先天八卦鎮先天五行。如果說先天五方旗布陣非五圣不破,那天地五方旗布陣,聚集五圣怕也破不得。
  這時,陳九公喚道:“玄奎。”
  “師伯。”京丘等五人圍困倚帝,看得昂亢目瞪口呆,看得玄奎熱血沸騰,正如陳九公所言,這玄奎外柔內剛不懂曲柔。此時聽陳九公招喚,玄奎大步上前,躬身聽命。
  陳九公拉過玄奎,對他說:“師侄,你將太虛印準備好,等那倚帝破陣而出,你就用太虛印打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