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9)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9)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9)     

截教仙934 天地五方旗

陳九公大開山門、廣納良才,在黃崖山中教導門人弟子,一晃就是三年。
  這三年,陳九公可是沒少下工夫,每隔十日就登壇講道三天,就連袁洪都說,他老師今時遠比當初教導他們幾個更用心。
  對于袁洪說出的大實話,陳九公聽了也只是笑笑,昔日于峨眉山,舉目望去四野遍敵,哪里有心思教授門人弟子?而今耗費苦心,倒不只是閑的,更因洪荒只余數十載安寧,在這兒磨蹭個百八十年,可就什么都晚了。
  止于今日,陳九公已將三卷《上清仙法》與《黃庭》三卷盡數傳下,看著臺下徒子、徒孫,陳九公道:“法門煉道、《黃庭》修心,三載學道,修行由己,望爾等好自為之。”
  陳九公話音一落,以袁洪為首的眾門人紛紛起身,拜道:“弟子謹記老師(師祖)教誨。”
  陳九公微微頷首,揮手道:“爾等都散了去吧,從今往后無吾相招,就不要來黃崖山了。”
  “老師!”京丘聞言大驚,他知道陳九公口中的“爾等”說的是自己這些人,袁洪、黃千目他們并不在其中。
  京丘高呼一聲就要上前,卻叫他妹子一把拉住。
  看見京丘滿臉急色,京巳心中無奈得很,自己這個大哥說好聽了是單純,說不好聽就是傻,你看那邊上陽天三兄弟多淡定,你急個什么勁兒啊。
  京丘被京巳攔住,盤恒三天都眼觀鼻、鼻觀心,他們五個不說話,其他天地生靈也不敢吭聲。
  這時,黃千目轉身,示意一眾三代隨自己離去,許多人看著生活了三年的黃崖山雖有不舍,可也只能跟著黃千目離開,出混沌珠入洪荒大道天。
  “都坐下吧。”陳九公擺了擺手,示意眾弟子坐下。此時除袁洪、常昊等人,天地生靈只剩京丘、京巳、三天上人和玄奎、昴亢。
  玄奎、昴亢不是別人,正是丘引代師收徒的兩個幸運兒,這二位資質不咋地,可輩分在面上擺著呢,看京丘等人留下,他倆都沒動,而黃千目也沒叫他倆。
  對這兩個師侄,陳九公是沒什么別的想法,既然名分已定,那師弟的徒弟就和自己徒弟一樣,資質差又如何,他陳九公門下又有幾個資質好的?
  沒過多久,黃千目去而復返,看見師兄、師弟們都坐好了,他只向臺上一拜,就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黃千目歸來,陳九公繼續開講,此時講的是截教陣道之五行大陣。
  太煥炫耀天中。
  倚帝耳朵動動,發現自己再也聽不見陳九公的聲音了。
  倚帝緩緩起身,左手抬起往頭上一指,一抹青光閃過,半畝慶云乍現,慶云上三朵青蓮如磨,三朵青蓮各托一寶,一劍、一槍、一圖。
  倚帝哈哈大笑,笑聲之中三花旋轉,放射道道光芒。
  紅蓮白藕青荷葉,太清赤、玉清白、上清青,截教自金仙起,慶云三花皆呈青色,三花綻放之光芒也是青光。
  但在倚帝這里,三花所放光芒五顏六色,而且慶云如海,道道光芒如魚,在三花周圍游走。
  “道!法!道!法!哈哈哈……”倚帝念叨兩聲,又忍不住狂笑,大袖一甩,整個人化作一道青光而走。
  自陳九公開始給弟子講說五行陣法,他所說的話,倚帝全都聽不見了。可倚帝一動,遠在洪荒大道天的陳九公卻已知曉。
  陳九公淡淡一笑,口中話語不止,“水曰潤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從革,土爰稼穡……應五方五相,又互有生克……”
  陳九公又講了半個時辰,然后從法臺上站起。陳九公起身,眾弟子紛紛慌忙起身。
  陳九公點名道:“京丘、京巳、陽天、曇天、彌天。”點到此處,陳九公頓了頓,便把玄奎、昂亢也叫上,“玄奎、昂亢,你們七人隨我來。”
  七人小心翼翼地進在洞中,只聽陳九公道:“京丘,你上前來。”
  京丘急忙緊走幾步,躬身揖道:“老師,弟子在。”
  陳九公招手,一道金光憑空落下,在他掌中化作一支小旗,旗面黃光隱現,一看就絕非凡品。
  陳九公道:“此乃頂級先天法寶中央坤靈至圣旗,為師將它賜你應劫擋災。”
  “老師,弟子……謝老師。”京丘似乎很激動,躬身接過,雙手攥著寶貝再拜。
  陳九公微微一笑,自己新收這五個弟子,就數這京丘實在。想到此處,陳九公又取了些法寶給京丘,這些都是他于天地初開時收取的,比不上中央坤靈至圣旗神妙,但終歸是先天之物。
  “京巳。”陳九公又喚京巳。等京巳上前,陳九公手里又多了面旗子,“為師知你不喜爭斗,這萬木震巽旗正好予你護道。”
  京巳謝過,上前接過旗子,又從陳九公這里得些了寶貝,才拉著自己哥哥退到一旁。
  陳九公突然眉頭一皺,似乎察覺到了什么,連著叫道:“陽天、曇天、彌天。”
  三天上人齊齊向前一步,躬身參拜。
  陳九公大袖一揮,三道光華分別落在三天上人面前,赤光在陽天上人身前化作一旗,黑光在曇天上人身前化作一旗,白光在彌天上人身前化作一旗。
  陳九公道:“你三兄弟雖是盤恒元神三分,但入我門下,就是我陳九公弟子,為師賜你三人南離明火旗、壬水坎玄旗、乾天庚金旗。”說完,大袖連揮,道道靈光從袖中飛出,分成三股至三人面前,化作件件法寶。
  三天上人一起拜謝陳九公,之后才紛紛收了靈寶。
  陳九公目光一掃,看到兩個師侄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己,笑道:“玄奎、昂亢,你二人雖非我弟子,但我與你師乃同門手足,有了好處絕少不了你們。”說完,陳九公取出兩件寶貝,一印、一環,印乃三太神珍之太虛印,環乃太始劍之伴生神珍無質環。
  陳九公道:“玄奎,你外柔內剛,不通曲柔,這太虛印主攻,予你正合適。”
  “弟子拜謝師伯!”玄奎聞言大喜,跪在地上行了大禮,才起身從陳九公手里接過太虛印和一些不入流的先天法寶。
  “昂亢。”陳九公又對昂亢說:“你性情溫潤,合我截教《黃庭》本意,這無質環予你防身正好。”
  “弟子謝師伯賜寶。”昂亢也學著玄奎大禮參拜,然后才取過陳九公賞賜。
  給新入門的徒弟、師侄分了寶貝,陳九公起身,對七人道:“初得法寶,不試試怎行?今有一人,正可拿他試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