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4)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4)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4)     

截教仙933 竊道

“太元初判而有太始,太始之中而有太無,太無之中而有太虛,太虛之中而有太空,太空之中而有太質者,天地清濁之質也……”
  青山古洞前,陳九公盤坐高臺,臺下眾門人按輩分排排就坐。
  早年在洪荒人間大劫以先,陳九公收宋度入門時,曾明言宋度將是自己的關門弟子。
  如今在洪荒之外,截教教主再開山門,收京丘等五人為座前弟子。而由黃千目引入門內的七百三十五人,為截教三代弟子,由袁洪、常昊、吳龍、戴禮和黃千目五人擇徒收授。
  再算上在玄穹宮前由丘引代師收徒的二人,截教在天地間的所有門人弟子都聚集于此聽圣人講道。
  陳九公現在所傳,正是當初九大教主布道洪荒之時,通天教主所講內容中最淺顯的那部分。可就是這些東西,天地生靈聽得如癡如醉,一個個沉浸其中無法自拔。
  他們沒聽過,有如此反應也不足為奇。但對于袁洪、常昊等人而言,聽這些東西無異于是浪費時間。最初還在峨眉山時,姚少司就給他們講。等搬到光明山,從陳九公廣開山門,到無當圣母、烏云仙入光明山,無論是誰,每逢講道都要把這些基礎的東西過上一遍。
  萬丈高樓平地起,最基礎的東西才是根本,可等聽了千八百遍,這些東西都滲入骨子里了。特別是常昊、吳龍、戴禮,他們三人不光聽道,還要給徒子、徒孫講道,講一遍勝過聽一遍。
  所以和那些天地生靈不同,袁洪、常昊等人雖然都規規矩矩地坐著,可他們的心思更多的在陳九公身上。
  就連憨直的袁洪都看出來了,今天自己老師有點不大對勁,講道之中不時地舉目遠眺。
  袁洪偷偷地轉過頭瞧瞧,不見天邊有什么異樣,心里更是奇怪。他雖然是以力證道,但道行也不差,不算洪荒來客,這天地之間的生靈,能瞞過他袁洪眼目的,還真沒幾人。
  太煥極耀天。
  倚帝滿面凝重。
  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倚帝不知道這句話,但一定明白這個意思。所以這幾次陳九公講道,他都在暗中偷聽,聽著聽著還真聽出些門道。
  特別是陳九公剛才一句“太元初判而有太始,太始之中而有太無”,著實讓倚帝受益匪淺。
  這時,石夷憑空出現在倚帝身后,他目光落在倚帝背上太始劍,心中閃過一句話:“太元初判而有太始!”
  倚帝何等人也?
  石夷現身,倚帝頓時有所察覺,猛然起身、轉身,目光犀利地與石夷對視。
  石夷蒼老的臉上毫不掩飾地露出一絲不屑,“倚帝,也想入盤古門下?”
  聽石夷諷刺,倚帝冷笑,道:“石夷,太煥極耀天豈是你想來就來。”倚帝話音剛落,背上太始劍微微一震,道道劍氣憑空而現,齊向石夷疾射。
  石夷一怔,左手探出一抓,一團玄光于掌心顯現,玄光如輪旋轉,劍氣不等近身便被玄光一掃而空。
  “如何?”倚帝笑問,不等石夷答話,又道:“聽那大道天中有一人言:‘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果不欺我!”
  “你瘋了?”石夷大驚,難以置信地看著倚帝,忍不住脫口問道。
  “哈哈哈……”倚帝低聲獰笑,“他既然想教,吾為何不學?”
  石夷聞言,身形一動,瞬間消失在倚帝面前。
  對于石夷的說走就走,倚帝并不在意,他重新坐下,眼中光芒閃爍不定,口中喃喃:“煉元神,修天地之道;凝神意,追天地之法。道,法;道,法,對,那廝說道法自然。”嘴里念叨著,倚帝眼前一亮,仿佛捅破了那一層窗戶紙。
  洪荒大道天中,人、闡、佛、魔、妖各教主事者都在抓緊時間講道。
  截教這邊,穹天披彩霞,仙山涌青蓮,異象疊疊,層出不窮。
  陳九公這一講,足足講了七七四十九日,不但讓所有新入門的弟子知曉了修道的法門,還把截教上清仙法上卷一股腦地授予他們。
  當陳九公口中吐出最后一個字后,止住話語之時,漫天遍地異象消失,但眾門人弟子仍沉浸于大道之中。
  截教上清仙法博大精深,直通混元。雖說只有上部,但混元之下,誰也不敢說自己全懂。所以就連道行最深的常昊,也是在陳九公停講半個時辰以后,才將所得所悟全部領會。
  常昊看了看左右兄弟,見大哥袁洪閉著眼睛咧嘴傻笑,常昊笑著搖搖頭。再轉向吳龍時,正好吳龍睜開雙眼,兄弟二人相視一笑,齊齊起身,拜謝恩師授道。
  陳九公淡淡一笑,對二徒微微頷首,隨即擺了擺手,便消失在法臺之上。
  常昊、吳龍再拜,拜過便并肩離去。
  時間流逝,截教眾門人逐個轉醒,在向洞口一揖之后,便各離去。
  三天過后,洞前再無一人。而在太煥極耀天中,倚帝盤膝而坐,一層青光罩在臉上,頭頂絲絲青氣時而聚散,聚則成形,散則成氣。
  隨著倚帝面上青光越來越盛,他頂上青氣越聚越多,青氣凝聚,形如云。如果有洪荒六教門人在此,定能看出這是截教上清仙法修煉到登堂入室的體現。慶云一成,三花可就不遠了。
  忽然,青氣散開,絲絲溢散,倚帝面上青光更是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差一點就能凝聚慶云,卻在最后關頭功虧一簣,但倚帝絲毫不感到惋惜,因為他覺得自己收獲的已經足夠多了。
  “無時不生,無時不化。不生者凝獨,不化者往復……原來如此!”
  “陰陽交合,混而為一,自一而生形,雖有形而未有質,是曰太始。太始,有形無質。妙!妙!妙不可言!”
  以陳九公所傳印證自己生來所知,倚帝發現以前許多似是而非、模棱兩可的東西,如今已一一明了。一時間,倚帝陷入了巨大的喜悅之中,不時地搖頭晃腦、撫掌大笑。
  黃崖洞中。
  陳九公坐于蒲團,輕笑道:“竊鉤者誅,竊國者候,竊道者……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