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7)     

截教仙932 人不負我我不負人

天地之始,先天生靈根性深厚,多是心志堅定之輩。
  陳九公又是誠心授業,詳詳細細地分說各教道統、教義,使很多期初一心想要拜入截教門下的人,觀念發生了改變。
  如此三千客多數散去,只有將近八百人留在玄穹宮前,不過八百人也不少了,超過總人數的五分之一還多。
  這些人在玄穹宮,幾乎都聚在一處,只有兩人你看我,我看你站在右邊。
  之前丘引說了,入截教的留在玄穹宮前,而愿入截教羅浮一脈的,劃分出來站在右邊。現在一看,情況似乎不是很好啊。
  看只有兩人,而且這二人在玄穹三千客中又是墊底的存在,丘引心中暗自苦笑。但各人有各人的緣法,這個不能強求,而丘引也不挑,有兩個人總比沒有強,能完成老師姚少司的吩咐就好了。
  “諸位道友,請隨我來。”這時,黃千目從玄穹宮中走出,沖那聚在一起的人群說道。
  目送黃千目帶著大幫人離去,丘引正了正神色,對面前二人道:“丘引奉老師之命收徒傳道,今引你二人入我截教羅浮一脈。丘引不才,代老師收二位師弟入門。”
  二人聞言大喜,他們知道自己的資質在所有人里不占優勢,混在人群中拜入截教也不會受重視,這才另辟蹊徑選入羅浮一脈,現在聽丘引說要代師收徒,二人都覺得自己是賭對了。
  天地三千客,洪荒六教分。
  在其他五教之中,像丘引這般獨立截教羅浮一脈的,還真不少。
  佛門大乘、小乘二教,教義都不同,那自然無需多言。闡教、魔教各支各脈各有傳承各自傳道,就連人教也一分為二,山河老祖傳的是人教媧皇宮道統;而長眉真人乃太清嫡傳,傳的是太清道統。
  彩鳳仙子不與山河老祖、長眉真人一路,她在大道天中開辟道場,擇天地草木精靈入門,授予他們洪荒妖族的修煉法門。
  ……
  陽天、曇天和彌天三人,跟著袁洪一步踏出,一步之外竟然是另一個世界。由天地間游離的絲絲靈氣,三兄弟能夠斷定這里已非盤恒所開之天地。
  腳下是山,站在半山腰看著前方道觀,陽天上人問身前袁洪:“師兄,這里是?”
  袁洪笑道:“三位道友,隨我入內拜見老師。”說完,袁洪便往道觀中走。
  截教上下不喜奢華,陳九公道場、行宮素顯古樸大氣,給人以莊嚴肅穆之感。
  三天上人跟著袁洪進到觀中大殿,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陳九公。此時陳九公站在殿中,門下三徒常昊、吳龍、戴禮分列左右,往下則是京丘、京巳兄妹。
  經過京丘時,袁洪給三天上人一個手勢,示意三人和京丘、京巳站在一起,而他自己走到陳九公面前,微微一揖,便走到一旁與戴禮并立。
  陳九公抬眼,目光從京丘等五人身上掃過,道:“都抬起頭來!”
  五人聞言,紛紛抬起頭,只見陳九公側身,在他身后墻壁上掛著兩幅畫像,他們卻不認得畫中之人。
  陳九公往右一步,站在通天教主畫像前,說:“此乃吾截教祖師、太上教主盤古上清圣人,爾等入吾門墻,當拜祖師!”
  這時,有常昊、吳龍指領五人參拜祖師畫像。
  兩幅畫像,一幅畫的是通天教主,那另一幅畫的必是趙公明。
  先拜祖師,再拜師祖。京丘等五人拜過祖師通天教主、師祖趙公明,接下來理應是向陳九公行拜師之禮,可陳九公卻在此時命袁洪宣讀截教教規。
  截教教規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無非是不可欺師滅祖,不可同門相殘,再就是不能行叛教之事。對于誠心入教者當然不是問題,可若有心懷叵測之輩,在聽了陳九公下一句時,都不免心驚膽寒。
  “吾截教規矩不多,然,叛教者必死。爾等想了清楚,如若不愿,大可離去。一入吾教,生死不可悔。”
  “弟子誠心入教,萬望老師收下我等!”京丘、京巳兄妹倆不想太多,雙雙跪在陳九公面前,像拜祖師、師祖那般九叩。
  從玄穹宮到了這里,京丘、京巳又已經拜師,三天上人要是再沒有行動,那可就尷尬了。
  陽天上人一拉兩個兄弟,向前拜道:“弟子陽天,拜見老師。”
  “弟子曇天,拜見老師。”
  “弟子彌天,心慕老師大道。”
  五個弟子都是拜師,言辭各有不同,陳九公卻不在乎,受了五人九拜之禮,臉上露出笑容,語氣平和地說道:“入我門下,為師便傳你們道法。從今起就留在山中,待明日為師開壇講道,傳你們我教上清仙法。”
  五人紛紛拜謝,陳九公叫袁洪領著他新入門的五個師弟出觀,將他們一一安頓在山中。
  眼看著袁洪帶著京丘等人離去,戴禮靠近陳九公,躬身道:“老師,弟子有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陳九公搖頭笑道:“說吧,你我師徒有什么不能說的。”
  聽陳九公如此說,戴禮也笑了,只是笑容很快散去,面色凝重道:“老師,依弟子看,京丘師弟和京巳師妹倒是誠心拜師,那彌天師兄也不似有假,只是另二位師弟就……”
  說到此處,戴禮的話就說不下去了,今天師弟、師妹們剛入門,他這做師兄的就在背后嚼舌根,確實是不好。他戴禮又是個實誠人,這么多年也沒跟哪個同門紅過臉,雖心里懷疑,但嘴上說出來,卻覺得心中有愧。
  “師弟,你多慮了。”看出戴禮的尷尬,一旁吳龍插話:“老師明察秋毫,豈會叫心有叵測之輩亂我門庭?只是……”
  吳龍說著,突然話鋒一轉,面向陳九公道:“老師,那三天乃盤恒元神三分,不可不妨啊。”
  “無妨。”陳九公擺了擺手,道:“我截教自祖師立教,從未有師徒隔心、手足猜忌。他或有二心,但入我門下,我等便誠心待他。人不負我,我不負人。人若負我,你我師徒清理門戶又有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