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7)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7)     

截教仙931 羅浮一脈

readx();峨眉大羅仙,坐虎掌金鞭。
  眼看丘引掌上托著的那條金鞭,袁洪暗吸一口涼氣,心道不對:“丘師弟怎把祖師神兵給帶出來了?”
  這時,丘引手上微動,蟠龍盤消失,金鞭被他半抱在懷中。
  丘引一路走過,所有人分開兩旁,給他讓出去路。
  此時丘引與之前在門外接引八方來客時判若兩人,一臉肅穆無悲無喜,徑自來在袁洪面前。
  “師弟,你……”袁洪眉頭緊鎖,怔怔地看著丘引,不知道他要搞什么名堂。
  自出洪荒起,丘引就有些不大對勁,就是一根筋的袁洪也看出來了。今日,老師陳九公第二次講道,這丘引不是要鬧什么幺蛾子。
  只是丘引懷抱趙公明生前兵器,讓袁洪不敢橫加攔阻。
  趙公明,截教二代弟子,隕落于封神之劫。生前在截教地位不低,但也絕對不高。但如今,已不在人世的他,于截教有超然的地位。
  八賢王有御賜金锏,上打昏君,下打讒臣。丘引懷里這條金鞭,足以壓制陳九公、姚少司兩脈門人弟子。
  在袁洪身前停下,丘引轉身,昂首朗聲道:“貧道奉師命傳我羅浮道統,丘引不才,于此代師收徒。愿入羅浮者,皆可入我門墻!”
  一石激起千層浪!
  丘引一番話,驚呆了玄穹宮中數百人!
  許多人都曾親耳聽見丘引喚陳九公為師伯,那他老師豈不就是陳九公師弟?道祖的師弟,那應該也是不亞于至人的存在吧?
  還是那句話,能來在玄穹宮中者,必是天地億萬生靈之翹楚。所有人都能看出那六個蒲團的意義,只是其中五個有主,剩下的那一個被袁洪踩在腳下,想來已是有主。
  無緣拜道祖為師,何不退而求其次,成為道祖師侄也不錯啊。
  一時間,有三人先后來在丘引面前,自稱愿入羅浮門下。
  今日的袁洪已非往日,他是整個洪荒,第一個以力證道的人。可此時,袁洪懵了,眼睛瞪得溜圓,一眨不眨地看著丘引。
  羅浮……
  丘引他要做什么?準確的說,師叔姚少司要做什么?
  這時,一聲嘆息傳入袁洪耳中,袁洪緊忙回身,向法臺作揖,“老師。”
  “拜見老師,老師圣壽!”玄穹宮中,眾人齊聲高呼。不用問,這規矩、禮數,都是丘引教給他們的。
  見陳九公現身,丘引面露苦笑,剛要上前行禮,就聽陳九公道:“免了。手捧吾師金鞭,誰敢受這一禮?”
  “師伯……”丘引聞言,神色頓顯慌亂,慌忙道:“弟子不敢……”
  陳九公微微一笑,抬手一招,金鞭自丘引懷中飛出,直上法臺,落在陳九公手中。
  拿過金鞭,陳九公輕輕摩挲,喃喃道:“師弟,你我手足情深,你若與我分說,師兄豈會不應?何必如此?”
  “師伯明鑒!”丘引大呼一聲,緊走幾步,來在法臺下,屈膝跪下重重叩首,“老師命弟子如此,是不想讓師伯為難。”
  “有何為難?”陳九公笑著反問道,可是話剛出口,陳九公就覺得就察覺到一絲不對,他感覺到這天地在排斥自己。
  “倚帝、石夷。”兩個名字出現在陳九公心頭,只是圣人喜怒不顯于色,陳九公突然開口:“道者,自然。佛者,本相。妖者,性靈。人者……”
  陳九公開講,此時玄穹宮中不過五百人,聽道者比之上次講道少了二千之多。
  但陳九公一開口,宮中所有人都忙著坐下。這時有人注意到,最前方的六個蒲團還有一個無主,只是緊接著袁洪的舉動,打破了許多人的幻想。
  袁洪落座占了那個蒲團,就坐在彌天上人與京巳之間。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來在洪荒大道天,進入玄穹宮中。當他們知道自己來晚時,都不禁惋惜、悔恨,只是聽了一會兒后,神色才漸漸舒緩。
  今日陳九公開壇,不是講道,而是說道。為天地生靈講說截、闡、佛、人、妖、魔的不同之處。這一講,足足講了兩個時辰,此時玄穹宮內外都坐滿了人。
  “三千大道,入道從一。”陳九公道:“各人有各人的緣法,不擇善而擇那適合自己的。在吾洪荒大道天,各家各教都有傳承者在。人教在南,闡、魔在東、佛門在西,妖教在西,截教在此。道道各不同,爾等好自為之吧。”
  話音落下,法臺上已無了陳九公的身影。
  “恭送老師!”眾人紛紛起身作揖。
  袁洪對京丘、京巳道:“師弟、師妹,老師喚你們呢。”
  “啊?”京丘、京巳都怔怔地看著袁洪。
  袁洪道:“出了玄穹宮門,你們就能見到老師了。”
  京丘、京巳將信將疑地起身,往玄穹宮外走出。袁洪將目光投向盤恒三天,笑道:“三位道友,入哪一教啊?”
  “陽天愿奉道祖為師!”盤恒三天之首,陽天上人斬釘截鐵地道。同樣在他左右,曇天上人、彌天上人齊齊頷首。
  “好,那請隨我來吧。”袁洪淡淡一笑,對三人說道。說話同時,袁洪左腳一跺,玄穹宮地上那屬于三天上人的蒲團飛起,化作三道青光一一入得三人體內。
  青光入體,三人先是面色大變,但很快就面露喜色。此刻,另三個蒲團仿佛融入地面,俱都無影無蹤。
  袁洪不理會玄穹宮內其他人,帶著盤恒三天出玄穹宮,在剛踏出玄穹宮的那一刻,袁洪、三天都憑空消失。
  有不少人跟著一起出宮,可是仍留在原地,即使站在袁洪消失的位置,他們也不曾去往另一個世界。
  這時,丘引自宮中走出,朗聲大笑:“師伯教誨,諸位各有緣法,請往四方尋道。愿入我截教者,列于宮前。嗯……有愿歸我羅浮者,請站在我右邊。”
  眾人聽丘引之言,面色各異,有的想了想,便起身往其他地方尋找機緣。有的按丘引所指,入截教或羅浮,也有些人一直在原地不動,他們是沒想清楚,自己究竟該如何選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