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929 圣嬰收紫河上

readx();隨著時間的推移,玄穹宮中人越來越多,先來的還好,后來的中這一幕,又哪里知道發生了什么?
  今日來在玄穹內外者,都是奔陳九公來的,來此都是為了聽陳九公講道。請大家搜索(品#書……網)!更新最快的小說◎,
  梵王也不例外,他渴慕能像好友京丘一樣拜入陳九公門下。但此時面對地藏王佛,梵王不敢直接回絕。
  原因無他,達者為先!
  地藏王佛是混元大羅金仙,如果洪荒天道尚在,那他就是圣人!而梵王呢?不止是他,在這天地初開時,此世間無一人是地藏王佛敵手。
  正因地藏王佛神通廣大,遠在自己之上,梵王不愿得罪對方,所以不敢貿然拒絕。
  面對地藏王佛,梵王沉默以對。
  梵王不言不語,地藏王佛并不見怪,臉上笑容不減一絲一毫,靜靜地王。
  無形的壓力撲面而來,不多時梵王額頭滲出汗珠,不禁面露苦笑,“敢問至人,何為佛?”
  地藏王佛笑道:“不可說!”
  梵王臉上的苦笑凝固,怔怔地藏王佛。
  “南無阿彌陀佛!”地藏王佛收起臉上微笑,高聲念佛號,雙手合十向梵王道:“小友靈慧,真與我佛有緣!”
  佛曰:不可說!
  五字道出佛意,佛者,從人從弗,有“不清楚”之意,這不就是不可說么?
  緣分這東西,說不清,道不明。冥冥中,梵王靈臺清明,似有所悟。
  一時間,玄穹宮中無人說話,顯得異常寂靜。
  很快就有人打破了沉靜,玉帝一步跨出,人已出現在皇玄面前。
  玉帝道:“小友與我有緣,可愿入我門下?”
  皇玄聞言,面色大變。不久前他還在和梵王等人爭那蒲團機緣,如果拜在玉帝門下,那將再與陳九公無緣。
  地藏王佛說梵王和他有緣,有金花金蓮相應,又有九寶印證,算是有理可依。但玉帝說皇玄和他有緣,倒像是信口開河一樣。
  如果單憑一句話就被說動,皇玄也不會有今日之成就。稍稍往后撤了一步,皇玄直視玉帝,正色道:“皇玄心慕大道,只愿追隨道祖座前。”
  被皇玄拒絕,玉帝也不惱怒,負手立于皇玄面前,淡淡道:“道者,自然。不知自然之意,難成大道。”說到此處,玉帝頓了頓,環視玄穹宮中眾人,又道:“道祖功參造化,遠勝吾等,但未必適合爾等。”
  說著,玉帝將目光投向皇玄,堅定地道:“爾若隨道祖修道,必然無果。若拜朕為師,他日自有一番造化!”
  玉帝說這話時,臉上無悲無喜,語氣緩緩淡然,但在他面前,皇玄只覺得一股奇異的力量自玉帝身上勃發而出。渾然浩大,讓人心生敬畏,生不起反抗之心。
  感受著這股奇異的力量,皇玄心中生死一絲畏懼,同時也有一絲渴望。玉帝話音已落,但方才所言不住地在皇玄耳旁回蕩。
  這一刻,不只皇玄如此,很多人都在回想玉帝所言。其中,以梵王最有感觸。
  盤恒,參恒之烙印,修九千**。天地開辟,內有絲絲法則存在。所以,道對于天地生靈而言,是神秘而陌生的。
  “道”在很多人眼中,帶有無盡的傳奇色彩。那么何為道?又有幾人能說分明?
  道者,自然!
  這四個字闡述了道的本意,不是說道就是大自然,這里的“自然”二字并不像我們想的那么簡單。自然者,自,自己;然,如此,那樣。
  一切是非皆自然,日月無人燃而自明,星辰無人列而自序,風無人扇而自動,水無人推而自流,等等不可盡言皆自然。
  玉帝剛才明擺著告訴聚在玄穹宮中的天地生靈,你們如果搞不清楚自身如何,那么即使拜道祖為師,也成不了大道。
  大道三千,條條通混元,只有清楚自己如何,才能從三千大道中選出適合自己的。不是有那么一句話么,最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弟子梵天,拜見老師!”
  突然,一個聲音響起,梵天屈膝下拜,俯伏于地藏王佛面前。
  “南無阿彌陀佛!”地藏王佛面露喜色。
  這時,梵音聲響于玄穹宮內外。曾記否,佛祖出行,千萬佛子佛兵相隨,金蓮漫天,曼陀羅遍地。而今日,佛祖收徒,梵音初次起于天地間,卻只有寥寥幾人之音。
  玄奘孫悟空優婆離如來大目犍連尊者無天狻猊敖正敖方,佛門八佛齊齊現身,一同向地藏王佛道賀。
  地藏王佛謝過眾人,大袖一甩,一陣金光把梵天罩住。金光散去后,梵天變了個模樣,頭上抓髻不變,身上青袍變作僧衣,外罩袈裟。
  地藏王佛對梵王道:“此間事了,隨為師去吧。”
  “弟子遵命。”梵天恭順地跟在地藏王佛身后,出了玄穹宮大門,佛門八佛卻仍留在玄穹宮內。
  見梵王入得地藏門下,皇玄心里拿不定主意,他隱約有拜玉帝為師的沖動,可心底深處又有一絲不甘。
  在皇玄未拿定主意時,一道青光憑空而現,于法臺前一轉,化作一身長四尺的童子。
  童子粉嘟嘟,煞是可愛。頭梳雙丫髻,身著紅色小襖,頸帶金圈,赤著一雙小腳幾步來在紫河老祖面前,脆生生地道:“小友,你與我有緣,可愿入我門下?”
  紫河老祖懵了,懵逼了都。前面地藏王佛收梵王,玉帝欲收皇玄,都被他里。無論是地藏王佛,亦或是那玉帝,氣度風采俱都非凡,讓人見之心折,舍棄大機緣入他們門墻也無不可。
  可怎么到自己這兒,就成了一個童兒呢?孩兒那稚嫩的小臉,紫河老祖好是無語,他仿佛孩兒臉上寫著三個字:不靠譜。
  紫河老祖往后一仰,整個人跌坐在蒲團上,在那玄穹宮中第四個蒲團上,紫河望著紅孩兒道:“我得道祖所賜之機緣,當入道祖門墻,隨他老人家參悟大道,怕是與你無緣。”
  紫河這一番話并不強硬,算得上是婉拒,可紅孩兒聞言,小臉上露出與樣貌極其不符的冷笑:“想做我師弟,你沒那福分,做我徒弟還差不多。”話說完,紅孩兒大張口,一道火焰自他口中噴出,射向紫河。(未完待續。)
  本書來自/book/html/6/6805/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