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5)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5)     

截教仙899 有八份亙之烙印的盤亙

readx();盤亙將身一動,憑空消失在眾人視線之內,更是越過窳五大分身,直接趕在窳本尊近前,張手就抓。
  此刻窳半邊身子已入混沌間,但卻感覺到盤亙來抓自己,身似游魚扭動,回身將雙叉刺出,一刺盤亙那向自己伸來的右手,一刺盤亙面門。
  剛才盤亙放下了盤亙劍,但卻一直用左手提著倚帝。眼下太素叉刺來,就見盤亙將那抓向窳的手一翻,將手前太素叉抓住,手臂用力向上一抬又將另一柄太素叉也撈在手中。
  “啊!”雙叉被盤亙所奪,窳怪叫一聲,將全身氣力灌注于一雙手臂之上,拼盡全力試圖從盤亙手中抽出太素叉。可盤亙之手似鐵鉗,死死箍住太素叉,任窳百般用勁,那太素叉紋絲不動。
  見窳面露猙獰,盤亙哈哈一笑,大手一松,一拳轟出。
  嘭!
  這一拳,打在窳面門,直將窳打翻在混沌間。
  “道友,這……”見盤亙將窳打倒,闥非向陳九公開口,只是他并沒說出什么。
  陳九公微微搖頭,示意闥非不要出手了。剛才那盤亙和窳之戰,陳九公全都看在眼里。他清楚地聽到盤亙說窳藏拙了,可陳九公以為,單就方才一戰,窳已經展現出了他最強的手段,如果有保留,那也是搏命的招式,不可輕易動用。
  其實,真正沒出全力的是盤亙。想那萬宙轉輪何等神妙,硬生生將時空倒轉,可在盤亙面前,就像小娃娃過家家一般幼稚,被他翻手之間破得一干二凈。
  今日斗敗了倚帝,可此時陳九公心里卻沉甸甸的,亙古第一強者盤亙,足以讓自己仰視。
  “盤亙!”
  這時,一聲大叫傳來,陳九公抬頭望去。只見盤亙抓著窳左小腿,將他從混沌中拎起。此時的盤亙,就像是個上山打獵滿載而歸的獵人一樣,一手提著山雞。一手拎著野兔。
  和倚帝不一樣,窳并未昏迷,被盤亙抓著左腿,卻抬右腳、揮雙叉向盤亙身上擊去。只是,他手上發出的攻擊落在盤亙身上。即使是被那太素叉刺中,盤亙也面無表情,仿佛這窳真是落入獵人手中的野兔一般,怎么蹬腿也無濟于事。
  陳九公手探入袖中,握住混沌珠,緩緩向后退。卻見盤亙向他所在望來,準確的說是看向空桑。
  只聽盤亙道:“空桑,聽聞汝有亙之烙印?”
  空桑聞言,下意識地就想要跑,但看到被盤亙倒拎在手中還不斷掙扎的窳。空桑靈機一動,對盤亙道:“亙之烙印,已獻于吾家教主。”說著,空桑將目光投向陳九公,明擺著是告訴盤亙,想要亙之烙印,別找自己,去找陳九公。
  聽空桑之言,陳九公心中暗恨,恨不得一劍把他劈了。
  “哦?”盤亙把目光從空桑身上挪開。看向陳九公。他二人四目相對,亙之焰、古之焰齊齊跳動。
  盤亙對陳九公道:“盤古傳人,古之烙印,吾有其三。與汝換一份亙之烙印如何?”
  盤亙此言一出,陳九公有些不敢相信,看他剛才對空桑那個樣子,似乎是想強搶啊。可到自己這里,盤亙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直言要拿古之烙印與自己換亙之烙印。
  重要的是。這交換還不是簡單的交換,是要以一換三。而且是他盤亙出三份古之烙印,換取自己一份亙之烙印。
  還有這好事兒?
  是,陳九公曾以一份古之烙印從盤寰那里換取五份烙印,可那五份烙印無論是對盤寰,還是對陳九公,都沒什么用。什么亙古恒寰齊聚,有無上之大機緣,純是胡說八道的。
  可是,這盤亙不同,要拿三份古之烙印換陳九公一份亙之烙印,這對陳九公而言,無疑是賺翻了的買賣啊!
  此時此刻,闥非、空桑都看著陳九公,只是闥非眼中滿是火熱。而空桑目光中卻包含很多,有羨慕,有嫉妒。當然,還有恨!空桑只怪自己這張破嘴,要是剛才不往陳九公身上推,那與盤亙互換亙之烙印多好?
  只是,現在一切都晚了,在空桑復雜的目光注視下,陳九公上前一步,對盤亙道:“如此甚好,就依……”
  “且慢!”盤亙突然開口,打斷了陳九公的話,只聽他道:“且聽吾,把話說完。”
  “請講。”
  盤亙道:“亙之烙印,共有九份,吾得其八,只缺其一。汝若有那一,吾則與汝交換,若無有,則作罷。”
  陳九公聞言,眉頭微皺,反問道:“汝缺哪一份亙之烙印,吾又從何而知?”陳九公這話問的沒錯,這亙之烙印又沒有編號,誰知道你缺的是哪一份啊?
  聽陳九公此問,盤亙也是一愣,這時那窳還在他手里撲騰,盤亙冷哼一聲,抬起一腳,直將窳踹飛出去。
  窳被盤亙一腳踢飛,直入混沌間,只是此時的窳昏死過去,即使脫離了盤亙的魔爪,也無法逃脫。
  無了窳鬧騰,盤亙立刻想到了一個好辦法,他對陳九公說:“盤古傳人,汝有幾份亙之烙印,可一一繪出,若有吾所缺,則與汝相換?”
  盤亙自認為自己想到了一個絕佳的主意,可他說完,就見陳九公冷冷一笑,不住地搖頭。
  見盤亙一臉不解的樣子,陳九公也不給他解釋,這盤亙也不知道是天真,還是拿自己當三歲孩童唬弄?還先把亙之烙印繪給他看,自己畫完了,他看過了不認賬怎么辦?打?陳九公還真打不過他,所以說此事萬萬不可。
  這時,盤亙也意識到了自己所說有些不妥,當即又想到一個好辦法,“吾盤亙,已有八份亙之烙印,盡知其形。汝只需將每份烙印繪出少許,吾就知是否為吾所缺。”
  “哦?”陳九公眼前一亮,這才是好法子啊!便應道:“此言大善,可以一試。”說完,陳九公大袖一甩,一道紫光自袖中出,這紫光開始只有一尺長,迅速長至三尺,在空中勾勒成型,乃一份亙之烙印的四分之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