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890 毀滅之道降空桑第三份古之烙印


  陳九公一掌拍在空桑頭頂,空桑頓時一顫,全身上下紫光一閃,然后就聽空桑慘叫一聲,仰面栽倒在混沌上,口中發出哀叫連連,仿佛受到極大痛苦一樣。
  陳九公自削慶云三花,上清仙氣盡失,陳九公身上無一絲法力,也布不得兩儀陣衍化兩儀之氣。可陳九公還有毀滅之道,三千毀滅之道,雖只有一條完整,其他尚且不全,但怎么都要比兩儀之道強的多。
  陳九公將一毀滅之道打入空桑體內,頓時化作一道道細小紫光于其體內游走,毀滅著空桑血肉骨骼,疼得空桑死去活來,痛不欲生,為了避免疼痛,空桑下意識地用拳頭,巴掌在自己身上各處猛砸、猛拍,只聽得嘭嘭聲響,空桑全身血肉磨糊。
  看到陳九公把空桑治成這個樣子,在一旁看熱鬧的闥非也不禁被陳九公的手段嚇了一跳,真是太殘暴了
  !
  也感覺有些差不多了,陳九公左手指頭掐在一起,霎時間,空桑身上疼痛感全部消失,可此時的空桑已經變成了一個血人。
  空桑抬起頭,憤怒地望著陳九公,他不知道這個人是用了什么手段,把自己害成這個樣子。
  陳九公對上空桑仇視的目光,見他似乎對自己不大友好,不禁微微一笑,再次抬手向空山一指。
  見陳九公用手指向自己,空桑連忙翻身躍起,跳在空中閃躲。他還記得剛才那到紫光就是從陳九公手指上發出來的,也就是那道紫光險些將自己活活疼死。
  可是這一次陳九公之間并沒有紫光射出,就只是那么隨隨便便的一指,就聽空桑慘叫一聲從半空中跌落,栽倒在混沌之間,痛苦地哀嚎起來。
  “怎么樣?”陳九公走到那在地上翻滾的空桑身前。蹲下身輕聲的問道。
  “啊!”空桑大叫一聲,忍住全身疼痛,掀身向陳九公撲去。翻動間,他那雙手變作蒲扇大小。狠狠向陳九公拍去,似乎要用這雙大手將陳九公拍成肉餅。
  陳九公哪里會讓他得逞?飛身就退,這一退,直退出百丈之遙。于空中屈指一彈,一道紫光快如一道紫電,直入空桑體內。
  霎時間,只見空桑整個人于半空中一頓,自渾周身千萬毛孔中往外滲血。緊接著空桑口中又發出更凄慘的叫聲。
  就這樣過了半個時辰之后,就看見,一個血呼拉的人形生物躺在混沌中,在他左邊站著的是陳九公,而在他右邊,以一種同情目光望著他的,正是闥非。
  “怎么還想試試?”陳九公望著空桑,笑吟吟的問道。
  此時的空桑,雙眼迷離,胸脯上下起伏不定。但聽見陳九公之言,眼中頓時兇光四射。
  見空桑野性難訓,陳九公微微搖頭。輕聲道:“無數載苦修,一朝付之東流,可惜了!”說著,只見陳九公雙肩一抖,一道道紫光從他身體中飛出,于他身外旋轉,粗略望去有將近三千來道。
  空桑心神劇顫,只那兩三道紫光,就把自己禍害個半死。如果這三千道紫光全……空桑想想。就覺得可怕。想到此處,空桑連忙開口。忍住身上劇痛,從齒間蹦出幾個字來:“且……且慢。”
  空桑一開口。陳九公抬起左手,只見那一道道紫光全部定住不動。這時,只聽陳九公道:“吾修三千毀滅之道,可將其一一打入汝體內,只是不知汝能受得多少?”
  空桑聞言,不禁膽寒,終于知道自己艱難至極的處境,忙道:“汝等所欲,無非古之烙印耳。空桑愿將古之烙印拱手相讓,還請解空桑之痛。”
  陳九公不置可否,抬腳在身前一掃,腳前混沌變得平滑起來,“先拿古之烙印來。”
  空桑心中含恨,但不敢向陳九公出手,只是費勁的起身,站直身子后把身一抖,他身上那些黏糊糊呈白色的血液又全都順著千萬毛孔滲入體內。
  這時,有一些以為能占到便宜的混沌魔神從四面八方趕來,可一看到空桑、闥非在此,忙又匆匆離去。
  陳九公向周圍掃了一眼,以目光詢問闥非,意思這些混沌魔神中,有沒有層次高的,身上有亙古恒寰烙印的。
  闥非沖著陳九公搖搖頭,又向陳九公使個眼色。
  陳九公微微頷首,才低下頭去看空桑所畫,這空桑還算識相,沒有在古之烙印上做手腳
  。陳九公將古之烙印牢牢記在心中,才向闥非點點頭。
  見陳九公表示這古之烙印沒問題,闥非上前將古之烙印記在心里。
  空桑緊張的看著陳九公和闥非,在這亙古恒寰之混沌中,他空桑也是一方強者,他自認為自己不怕死,可那非人的折磨,他確實是受不了。他現在就怕陳九公得了古之烙印,也不肯放過自己。
  事實證明,空桑的擔心不是毫無根據的。在觀完古之烙印后,闥非那張奇怪的臉上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輕輕一跺腳,將古之烙印跺散,扭頭對空桑道:“空桑,將汝那亙之烙印畫來。”
  “闥非……”聽闥非在得了古之烙印后還要亙之烙印,空桑大喝一聲,口中發出咆哮:“吾與……”
  空桑想說的話意思是要和闥非拼了,可他話還沒說完,就見陳九公體外道道紫光向自己飛來,同時一直在體內的那毀滅之道開始發作,空桑哀嚎一聲,更加悲哀的是發現,因為血肉間充斥著毀滅之力,自己想自爆都是奢望。
  “慢著!”眼睜睜地看著一道道紫光飛入自己體內,又無法阻攔的空桑大叫一聲。
  陳九公招手,那一道道紫光又從空桑體內飛出,環繞在自己身旁。這些毀滅之道還未完整,陳九公不想輕易動用它們,只有空桑體內那道完整的毀滅之道怎么用都行。
  被陳九公的三千毀滅之道嚇了個半死,空桑不敢再和陳九公較勁,卻狠狠地剜了闥非一眼,然后出手在混沌上繼續描繪亙之烙印。
  對空桑不友好的態度,闥非也不生氣,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空桑手下,眼見亙之烙印成型,闥非連忙上前觀看,亙、古、恒、寰,他唯獨沒有亙之烙印。
  記下亙之烙印后,闥非咧開大嘴,繼續逼問空桑,“空桑,除此二份烙印,還有其他的么?”
  “闥非!”
  “夠了!”這時,陳九公大喝一聲,對著闥非搖搖頭,然后才對空桑道:“空桑,從今往后,就跟在本教主身旁吧。”
  “好。”空桑垂頭喪氣的應了一聲。
  見空桑興致不高,陳九公淡淡一笑,指著空桑道:“空桑,不必如此。本教主非刻薄之輩,好生于吾身旁護道,他日必予汝一番機緣!”
  “那空桑就多謝教主了。”空桑并不信陳九公的話,可此時自己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只能有氣無力的應了一句。
  此刻陳九公也不在乎他空桑是真么想的,抬手一指,混沌珠憑空而現,陳九公對空桑道:“莫要反抗,隨吾來!”
  陳九公將闥非、空桑帶入混沌珠中,直接進入內部天地。
  剛得到一份古之烙印,闥非急著參悟,與陳九公別過,回他那山頭去了。臨走前,闥非還鄙視的瞪了四處好奇張望的空桑一眼,仿佛忘了自己以前是多么不堪了。
  陳九公沒將空桑帶去自己閉關的山洞,而是將他帶入一條大河河底,在這河底有一座水府,在入到水府中后,陳九公對那向四方觀望的空桑道:“空桑,亙之烙印有九,不算汝獻出來的,本教主還有兩份!”
  “什么!”(未完待續。)
  ps:昨天同學結婚,喝了些酒,喝多了胡亂吃些東西,有蝦,有西紅柿,然后就食物中毒了,折騰慘了,這會兒剛好點。昨天沒更新,實在抱歉。在此感謝兄弟們的支持,我不會tj的,另外說一下更新,除非有不可抗拒力量,否則每天定時定量。一更中午十二點(2500+)二更晚上六點整(2500+),每月逢五加更。吾心雖寒,血卻未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