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8)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8)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8)     

截教仙885 尋闥非再遇窳洪荒仙術驚九兒


  陳九公別了儋耳、盤寰,不急著入混沌珠中參悟自己剛得到的亙恒之五份烙印,而是按著記憶的方位去尋闥非。
  盤寰和儋耳以為陳九公不知道亙古恒寰烙印之密,陳九公也的確不知道。但陳九公知道,在古之烙印有修煉元神之術,還有修煉三千大道之法門。古之烙印中有些,那其他三種烙印中有什么,陳九公很想知道。此時,亙、古、恒都有了,陳九公還想見識見識那寰之烙印。
  那盤寰能拿出二份亙之烙印和三份恒之烙印,難道就沒有寰之烙印不可能只是陳九公知道,能以二換五,自己已經占了很大便宜。而且,在這混沌之中,也不只她盤寰一人才有寰之烙印。
  這不,陳九公千里迢迢來找闥非了么。
  一開始,陳九公還有所顧忌,與闥非、盤寰交換烙印時還瞻前顧后的。可當他聽儋耳說,混沌魔神都知道洪荒與亙古恒寰混沌之阻隔不會長久存在,陳九公就預料得到,下次洪荒大劫將會比第一次兇險得多。所以,陳九公要取得更多的亙古恒寰之烙印,將它們傳于洪荒修士
  如果亙古恒寰之烙印落在那個混沌魔神手里,那他基本上不會于他人分享,畢竟像盤寰和儋耳那種關系的,還是少數。而陳九公若得之,就會遍傳洪荒,只要是洪荒生靈,你愿意學,陳九公就不會吝嗇
  亙古恒寰之烙印,好東西對洪荒修士而言,雖無助于悟道,但在提升戰力方面有奇效。
  所以,陳九公要去找闥非,找他換其他烙印,能換多少就換多少
  “嗯那是”眼看前方不遠就是闥非之所在,陳九公突然停下極飛翔的身體,側耳傾聽。
  這時,陳九公聽到了闥非的吼叫聲。只是聽他這動靜,似乎是在受人欺負。闥非的能耐陳九公見識過,能將他打得出吼叫的,會是怎樣的強者盤亙盤恒還是倚帝窳
  突然。一個聲音隨著闥非的吼聲傳入陳九公耳中,“闥非,吾之要一份古之烙印汝若識相,還則罷了如若不然哼”
  “窳”陳九公眉頭一皺,此時他單聽聲音。就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沒想到自己不久前剛將古之烙印換給闥非,這窳就找上門來了。
  據說,十大混沌魔神都得到過亙古恒寰之烙印,那么窳一定也不例外。可是,陳九公會與闥非做交換,也會與盤寰、儋耳互換烙印,可他決不會與窳談交易。想若無他窳,洪荒豈會有劫
  “窳闥非”立在混沌中,陳九公眼中精光閃爍。慢慢地算計著自己出手的得失。
  這時,耳邊傳來闥非不甘的咆哮,陳九公心頭一動,抬手在身旁混沌上抓了一把,三兩下捏成人形,沖其噴出一口上清仙氣,上清仙氣卷著那混沌小人落在陳九公身前。然后就見青光一閃,混沌小人化作一背背大刀的青衣女子,樣貌與那盤寰一般無二。
  陳九公大手一揮,“盤寰”大步向前走去。
  此刻。闥非正處于危難之間,就像他曾經和陳九公說的那樣,他不如窳。
  再看窳,也不現任何分身。就持一雙太素叉,將闥非殺得只有招架之功,而無還手之力。當日那個在陳九公面前霸氣驍勇的闥非,在窳面前,就像個小孩子一樣。
  十大混沌魔神中,戈休、放岙都死在闥非手里。而他闥非也是身經百戰的主。面對窳蹂躪,闥非也曾暴起反擊,想要和窳拼命。可窳呢,將一雙太素叉使得出神入化,攻擊如潮,綿綿不絕,將闥非狠招全化解于無形之余,還在他身上劃出一道道深見骨肉的傷口。
  太素叉一挑,在闥非背上取下一塊血肉,窳猙獰笑道:“闥非,那古之烙印雖好,又豈有性命”
  就在窳一邊攻擊,還一邊勸說闥非之時,一個冷冰冰的女聲傳入窳耳中,“九兒,汝太囂張了”
  “盤寰”聽到這個聲音,窳心頭一顫,顧不得自己叉下的闥非,將身一晃,飛退出百丈之外。
  窳一退,不再遭受折磨的闥非身形一晃,險些栽倒在地。
  窳抬眼,望著那向自己走來的“盤寰”,心中暗道:“她怎么又來了”
  “盤寰”自闥非身旁走過,從背上摘下大刀,握在手中,迎著窳走去。
  窳心中憤恨,眼中寒光閃爍,怒道:“盤寰,汝又來壞吾好事”
  “盤寰”道:“吾來此只為向這闥非討上一份古之烙印,與汝九兒何干”
  窳深吸一口氣,心想這“盤寰”只差古之烙印,就能亙古恒寰齊全,到時候就會更難對付。等到那時,自己的日子就更不好過了。
  可這時,那闥非就像是故意和窳作對一樣,沖著“盤寰”喊道:“盤寰,吾有古之烙印,汝助吾擊退窳,吾就將古之烙印與汝”
  聽闥非之言,窳大怒,這闥非真是不識時務,自己那么“勸”他,他都油鹽不進,現在卻要將古之烙印拱手相讓,真是不為人子
  “盤寰”聞言,一震手中刀,刀刃上寒光流轉。“盤寰”沖著窳喝道:“都聽見了”
  “都聽見又如何”此時的窳,色厲而內荏,大聲應道。
  “盤寰”聲音不大,但卻伴隨著無與倫比的霸氣,道:“既然聽到了,那就快滾”
  “盤寰”窳暴怒,緊握手中太素叉。
  “滾”“盤寰”猛地大喝一聲,將對面的窳喝的一愣,這時“盤寰”舉刀,遙指窳,“九兒,想好了若再不滾,就得再丟幾個分身”
  窳深吸一口氣,冷聲道:“好好好個盤寰”說著,身形一動,道道人影自窳背后飛出,一道道接連出現在窳身后,并越來越遠。
  須臾之間,窳消失不見,闥非長出一口濁氣,向“盤寰”道:“古之烙印,稍后奉上。”
  “盤寰”走到闥非面前,低聲道:“快走,那即刻就會再來”
  聽“盤寰”此言,闥非心頭一震,是啊,“盤寰”能驚走窳一時,卻不能驚走窳一世,自己若是不走,遲早為窳所害。
  想到此處,闥非才向“盤寰”道謝,可卻聽“盤寰”道:“與吾來。”說著,就向左邊混沌中飛去。
  闥非不知道盤寰要帶自己去哪兒,可他卻知道盤寰比窳還厲害,但此時卻不敢不去,這盤寰度亙古第一,自己跑也跑不掉。
  就這樣,闥非跟著“盤寰”來見陳九公。當他看到那“盤寰”站到陳九公身旁后,不禁大吃一驚。
  可接下來的一幕,更是險些驚掉了闥非的下巴。因為他看到,隨著陳九公一揮手,那“盤寰”就化作絲絲青氣溢散開來。
  看著那瞪大眼睛,并且張大了嘴巴的闥非,陳九公哈哈一笑,道:“微末手段,難登大雅之堂,讓閣下見笑了。”
  見笑了是嚇壞了才對
  此時的闥非,看著陳九公的目光,就像是在看怪物一樣。沒想到這人力量雖不如自己,卻有這般手段,能化成盤寰模樣驚走,真是了不起啊
  想起陳九公還救自己一命,闥非想了想,才道:“救命之恩,不可不報。除了兩份古之烙印,吾還有恒之烙印一份、寰之烙印一份,愿以此兩份烙印償救命之恩,不知汝意下如何”
  陳九公能說不愿意么自己不過用了些小手段,就弄來兩份烙印,這和空手套白狼有什么兩樣。
  陳九公剛要說話,突然心頭一動,連忙甩動袍袖,祭出混沌珠,然后整個人來在闥非身旁,急道:“那窳去而復返,閣下莫要反抗,且隨吾來。”說著,伸手拉起闥非,同入混沌珠中。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