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4)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4)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4)     

截教仙881 追放岙遇闥非交換古之烙印

readx();紫光中,放岙大聲呼喊,同時雙手舞錘抵擋混元劍。只聽乒乒乓乓碰撞之響,一道人影自紫光中倒飛出去!
  混沌魔神放岙渾身是血,躺在混沌上。此時的放岙仍不死心,掙扎著要起身,可卻無那力氣,上身還未能坐起,就仰了過去。
  當放岙頭落在混沌上一剎那,看到一雙赤腳,放岙費盡地將目光往上移,看清了來人的面容。
  面赤如棗,無眉大眼,無鼻大口,長得好是古怪,有這般樣貌的,乃混沌魔神之闥非。
  闥非走到放岙身前停下,看到那站在不遠處手持混元劍的陳九公,點了點頭道:“嗯,盤古傳人,古之焰。”說完,用腳踢了踢放岙的胳膊,問道:“那亙古恒寰之烙印何在?”
  放岙艱難地抬起手,指向陳九公。其實啊,放岙根本不知道陳九公有古之烙印,只是想喊出一些人來對付陳九公。
  順著放岙所指,闥非又看了陳九公一眼,左腳踏出,一腳踩在放岙頭頂。只聽一聲悶響,放岙頭顱被闥非硬生生踩爆。
  闥非把腳從放岙破碎的頭顱上挪開,腳尖一挑侖錘,侖錘起,被他抓在手中。
  拿錘在手中掄了兩下,闥非抖手一錘打向放岙尸身,將放岙無頭尸身打爆。
  “嗯?”闥非在那一大團模糊的血肉掃了一眼,才將目光投向陳九公,問道:“太虛印呢?”
  陳九公沒有說話,只是將混元劍橫在胸前,他曾遍觀亙古恒寰之始,知盤亙、盤恒、盤寰、倚帝等十大混沌魔神,只不過是在盤古之后,最先生出意識的十個。并不是說,他們就是億萬混沌魔神中最強大的十個。
  準確的說,前五個是真的強大,三盤、倚帝、窳,威名赫赫。可后五個。就有些名不副實了。在亙古恒寰之混沌中,有不少混沌魔神比他們還要強大。
  就像此時陳九公眼前的闥非,他是最高參悟亙古恒寰之烙印的三位之一,他參悟的陳九公一樣。都是古之烙印。
  聽闥非問自己太虛印,陳九公笑道:“太虛印已入吾囊中,還差一侖錘。”
  “哦?”闥非聞言冷笑,抬手將侖錘向陳九公丟出,直插在離陳九公三丈之處的混沌上。
  見闥非此舉。陳九公不禁微微一愣,這闥非也太好說話了吧。自己就那么一說,他就把侖錘拱手相讓。是看自己殺敗放岙,不愿與自己為敵呢?還是自己的主角光環已經籠罩了亙古恒寰之混沌?
  這時,只聽闥非道:“侖錘,拿去。亙古恒寰之烙印,予吾!”
  陳九公聞言,方知闥非是信了放岙的鬼話,只是被放岙蒙對了,自己還真得到了古之烙印。
  見陳九公不說話。闥非身形一動,整個人瞬間來在侖錘前,一手抓住錘桿,翻手間錘向陳九公打來。
  闥非這一錘,看著并無威勢,錘落不沾一絲煙火,輕飄飄好似鴻毛緩緩而下。
  可面對他這“輕輕”一擊,陳九公突然有種自己觀看盤古開天烙印的感覺。
  陳九公單手持劍,使混元劍豎立胸前,此時侖錘至。離陳九公腦門不及半寸。陳九公將混元劍向上刺去。
  劍刃正刺中侖錘,悄無聲息,可陳九公身子一沉,腳已沉入混沌中。
  見自己一錘被陳九公接住。闥非竟然面露喜色,欣喜地道:“古之烙印,真是古之烙印!”說著,闥非將掌中錘一收,抬手向陳九公抓來。
  陳九公將身一縱,把沒入混沌中的雙腳抽出。凌空一轉,躲開闥非大手,反手一劍橫掃。
  闥非收手,侖錘出,擋住混元劍,對陳九公道:“吾亦有古之烙印,與汝交換如何?”說著,手上一用力,磕開混元劍,收錘而立。
  “換古之烙印?”陳九公同樣收手,琢磨著闥非的提議。如果是那倚帝、窳,甚至是盤亙、盤恒,陳九公都不會理他們。可這闥非不同,他和其他的混沌魔神不一樣,他追求力量的方式只有一個,就是參悟亙古恒寰之烙印。
  “對!”闥非眼中閃著光芒,那張無眉無鼻的臉看上去十分搞笑,可他卻再次將侖錘丟向陳九公,在那侖錘落在陳九公腳前后,闥非道:“吾闥非,不需要神兵、神珍,也不取古之焰,也不入盤古所開之……洪荒,唯需古之烙印耳!”說完,闥非一跺腳,腳前百丈混沌瞬間如被壓路機壓過一樣,變得整齊平滑。
  闥非伸出左手,遙指身前混沌劃動,一副圖案出現在陳九公眼前。
  古之烙印!
  雖然在亙古恒寰之始,陳九公沒能看到完整的古之烙印,可此時陳九公只用目光一掃,就知道闥非化的這副烙印與自己所得的乃是同源而出。
  闥非收手,目光炯炯地看著陳九公。
  不得不說,這闥非真有誠意,先是侖錘,后是古之烙印,就這么一一擺在陳九公面前。
  陳九公將那古之烙印記在心里,然后向闥非問道:“闥非,汝可知三千大道?”
  聽陳九公此問,闥非點點頭,甕聲甕氣地說著:“吾曾觀古之烙印,知何為道,亦有耳聞三千大道為盤古所化。終有一時,吾闥非亦如盤古,集三千大道于一身,開他一方天地!”
  陳九公被闥非的豪言震得一愣,可卻沒說什么,只是抬手發出一擊,將闥非畫在混沌上的古之烙印擊散。大袖一揮,收起那些風水地火,之后同樣在混沌上畫出一副圖案。
  陳九公注意到,在自己描繪古之烙印時,那闥非雙眼就直勾勾地盯著自己所劃。而陳九公收手的一瞬間,闥非身形一動,直撲過來。
  陳九公還以為闥非要向自己出手,忙將身一退,卻見闥非撲爬在那古之烙印上,瞪大了雙眼,好像要將它印刻在心里一樣。
  見闥非如此,陳九公對他肅然起敬,在他身上,陳九公看到了一個生靈對力量的虔誠。的確,混沌魔神無不追求無上之力。可他們吞食弱小,用盡陰謀詭計……和闥非相比,他們有的只是對力量的貪婪,而不是虔誠。
  陳九公一直沒有走,靜靜地看著那在混沌上不斷摩挲的闥非。
  過來好久,闥非張開雙臂,將陳九公劃在混沌上的古之烙印抹去。這才起身,對陳九公咧嘴一笑,他沒有鼻子,嘴又大,在他笑的時候,上嘴唇都要挨上下眼皮了。
  陳九公沒有嫌棄闥非的樣貌,沖著闥非一笑,然后問道:“闥非,汝將侖錘和古之烙印都先予吾,就不怕一無所獲么?”
  此時二人交易已經完成,闥非似乎心情很好,聽陳九公所問,當即應道:“很久以前,有個叫戈休的,從吾手中騙取一份亙之烙印。”說到此處,闥非冷冷一笑,才繼續道:“然后,他就被吾撕了。”
  戈休,十大混沌魔神之六,排在窳之后,尚在放岙、無皋之前。
  闥非又對陳九公道:“盤古傳人,亙古恒寰之烙印,還有否?若有,吾再拿一份古之烙印與汝交換。”
  “沒有了。”陳九公搖搖頭,緊接著問道:“闥非,完整的古之烙印共有幾份?”
  聽陳九公說他自己再無亙古恒寰之烙印,闥非已經轉身要走,此刻聽到陳九公發問,頭也不回地應道:“九!亙、古、恒、寰,各有九份。”說完,闥非扭頭,道:“若無事,就快些離去吧。那九兒到處尋汝,那廝雖無恥,卻能隱忍,善藏拙,手段非凡。吾尚且非其敵手,汝……”說到此處,闥非似乎也感覺自己這么說有些不妥當,搖搖頭就走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