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9)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9)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9)     

截教仙874 毀滅玉碟合烙印轟殺窳一分身

凡與他人合謀,引自己老爹入局,成功的將窳帶至陳九公劍下。
  混元劍斬,窳大駭,將身一縮,如一道利箭向后飛退,躲開混元劍。
  陳九公收劍,迅速將劍交予左手,右手猛地向前一推,掌心紫光一閃,一品造化玉碟現于紫光之中。陳九公右手小幅度晃動,造化玉碟于掌中飛速旋轉,放出陣陣紫光。
  那紫光凝聚在一起,一個巨大的紫色光球出現在陳九公右掌前。
  這時,飛退的窳剛剛落在混沌中,抬眼一看見是陳九公,不由得大怒,喝道:“汝,竊吾之寶,拿……”
  窳話還沒說完,就見那巨大的紫色光球向自己轟來。
  窳冷哼一聲,雙手持太素叉向前齊刺,向左右一分,要像破儋耳的太易鞭一樣,來破陳九公這一擊。
  太素叉一向左一向右,紫光隨之分開,紫色光球分作兩半,轟在左右混沌中。
  見自己太素叉再次立功,窳很是滿意,就想著從陳九公手中奪回那承載著古之烙印的巨石。可他一抬眼,一個小如拳頭的紫色光球已到了近前。
  窳祭出左手太素叉,太素叉出,使紫色光球定住。窳飛身上前,抓過太素叉,要向陳九公沖去。就在此時,窳沒有看到,在那被他定住的紫色光球中,一品玉碟旋轉。
  轟!
  一聲巨響,方圓千里混沌炸開,無盡風水地火狂涌而出,呼嘯八方。
  一品造化玉碟懸于風水地火之上!
  再看那窳,栽倒在風水地火之間!
  窳心中含恨,縱身躍起。他這一起身,對上的是陳九公那冰冷至極,無有一絲感**彩的目光。
  陳九公腦后,赤、白、青三色光芒輪轉,盤古烙印中。盤古開天,一斧揮出。
  陳九公手起劍落,動作和那盤古一樣。
  在這一刻,窳只覺得天旋地轉,四圍一片寂靜,剛剛還狂暴的風水地火瞬間平息安靜。此時窳眼中,看不見那古樸的混沌。看不到風水地火,只能看到那一把泛著紫光的長劍!
  窳下意識地架起雙叉。可這時只覺得身子一輕,那丑陋的頭顱連著半片肩膀飛出,落于風水地火之間。
  陳九公縱身向前撲去,來在窳那瞪大雙眼的頭前,一劍刺下,劍刃上三尺劍芒吞吐。只聽嘭的一聲悶響,窳頭顱爆開,紅的、白的四濺!
  陳九公落在風水地火之間,周身青光閃爍。使那風水地火無法近身。陳九公長出一口濁氣,腦后開天烙印消失,抬手招回造化玉碟,并將混元劍往身前一立,支撐住自己搖搖欲晃的身體,不讓遠處的凡看出自己的虛弱。
  方才出手,打殺窳分身。看起來挺容易。可只有陳九公知道自己消耗的有多少。蘊含毀滅之道的造化玉碟,衍化毀滅之道,強轟窳。盤古開天烙印,也被激發到了極致,才有斬殺窳的那一劍。
  陳九公暗中運轉玄功,將自己身形穩住。準備先回混沌珠中休養片刻。可還沒等陳九公回身,就聽身后傳來一聲大喝。
  “老賊!”
  陳九公一愣,聽出這是凡的聲音。一時間,陳九公只以為這凡要向自己出手。陳九公猛地把身一轉,就看見凡手持大槍,沖到窳那半截尸身前,舉槍在其上捅出幾個窟窿。
  陳九公微微搖頭。抬手發雷,盤古都天神雷天降,將窳尸身轟成灰燼。
  “教主……”凡正在用鞭尸的方式,來發泄自己心中怨恨。可那一道神雷,轟碎了凡的快感。如果那出手的不是陳九公,凡非在他身上也捅幾個窟窿不可。
  看了看凡那通紅的雙眼,陳九公道:“窳已召本尊和其余分身來此,此時不走,更待何時?”
  “啊!”陳九公這么一說,凡才想起來,那窳不久前召喚本尊與其余分身,若是再不快走,被堵到可就麻煩了。“教主所言甚是,那老賊手段殘忍,還是快快離去的好!”
  “慢著!”陳九公突然想起一事,喚住凡。然后轉身揮劍,一道紫色劍光出,橫掃那風水地火。
  劍光過處,那風水地火少了一半。可陳九公卻暗暗搖頭,他還記得盤寰一刀擊出,混沌破碎。第二刀出,那涌出的風水地火,連同窳分身一起化為虛無。她那兩擊,可比自己強多了。
  陳九公又出一劍,風水地火才完全消失,陳九公目光一掃,不由得神色微變。
  那窳尸身還在,太素叉卻不見了。
  陳九公心頭一動,急喚道:“凡!”
  聽出陳九公的聲音有些不對,凡連忙上前,問道:“教主有何吩咐?”
  陳九公抬手向前一指,對凡道:“那太素叉哪里去了?”
  “這個……教主難道不知?”
  “哦?此話怎講?”剛才陳九公一直在此,知道凡沒動那對太素叉,他問凡也只是想知道太素叉消失的原因。現在聽凡此言,這其中應是有另有緣由。
  這個時候,凡似乎感應到了什么,對陳九公道:“教主,快走!那老賊來了!”
  陳九公有些驚訝地看了凡一眼,自己還沒感應到窳的到來,這凡卻先自己一步有所察覺。想來應該是混沌魔神之間,一種特殊的感知方式。
  陳九公對這些很好奇,只是現在不是問這些的時候,陳九公大袖一甩,混沌珠出。
  陳九公拉起凡,縱身一躍,直入混沌珠中。而后,混沌珠沒入混沌中,與這無盡之混沌融在一起。
  陳九公、凡前腳離去,窳后腳即至。只見窳臉上,多了一道傷口,自左眼眼角至嘴,皮肉向外翻,鮮血流在衣襟上,那對陳九公怎么找也找不到的太素叉,此時就在窳手中。
  窳眼中寒光閃爍,向四周觀望。當目光落在自己分身那殘缺的尸身上時,窳冷哼一聲,將身一晃,一股黑煙自他身上涌出。
  黑煙滾滾,卷起窳分身那破碎的尸身,移向窳所在之處。
  此時,已經無了窳身影,黑煙中只見一張血盆大口,一口將兩截尸身吞下。
  混沌珠內,將這一幕看在眼中,陳九公有些無語,還好自己道行高深,否則非被窳惡心吐了不可。
  自陳九公斬殺窳一分身后,凡對陳九公態度似乎有所轉變。以前他雖然恭敬陳九公,但那是身不由己。而此時,能夠看出來凡對陳九公的尊敬是發自內心的,不知道是不是把除掉窳的希望寄托在陳九公身上了,自回到混沌珠中后,凡不住地向陳九公訴說窳的種種手段。
  眼看窳將自己分身殘骸吞下,凡對陳九公道:“教主,亙古混沌,恒寰億萬,孕育無數生靈,我等有時會靠吞噬其他生靈來增強自身力量。”說到此處,凡一指那混沌珠外的窳,繼續道:“可這老賊是個例外,他只吞過我九個兄長。而此時他這個分身,或許算得上第十個。”
  陳九公聽完凡這話,突然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陳九公當機立斷,忙以法力催動混沌珠,于混沌中悄然行走。試圖離窳遠遠的。
  混沌珠與這無盡混沌同源,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行動間既無聲響,也無一絲法力波動。可這時,窳猛然抬頭,將目光投向混沌珠之所在,并隨著混沌珠的移動而移動。
  窳本就丑陋無比,此時臉上又有一道猙獰的傷口,使他顯得更加恐怖。只聽窳獰笑道:“盜吾寶物,壞吾分身,該死!”說完,窳抬手,太素叉出,直向混沌珠刺來。(未完待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