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6)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6)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6)     

截教仙858 殺出洪荒去戰于混沌中下

大日如來一走,眾準圣議論紛紛,出洪荒戰外道邪魔,聽著就讓人熱血沸騰。,只是有危險,自己實力不夠,不能跟著教主們一起去,只能將羨慕的目光投向玉帝、孔宣等人。
  此時,山河老祖正被孔丘、墨云、鄒鵬、彩鳳仙子等人圍在中央,孔丘拿出儒道尺,墨云拿出天地硯,鄒鵬拿出陰陽雙劍,彩鳳仙子拿出河圖洛書,都交給山河老祖,讓他帶著護身。
  山河老祖欣然接受眾同門的好意,就在他向孔丘等人道謝時,身后傳來一個聲音,“老祖。”
  眾人齊齊望去,只見馬有恒向山河老祖走來。孔丘、鄒鵬連忙讓開,他們知道山河老祖和馬有恒之間的恩怨頗深。
  山河老祖望著馬有恒,神色同樣復雜。卻見馬有恒雙手齊齊翻動,寶光大作。
  還以為馬有恒要動手,孔丘忙上前一步,可當他看清馬有恒手中的兩件寶貝,又退了回去。
  馬有恒左手持一劍,右手托一鼎,孔丘不認得那鼎,卻認得那劍曾為山河老祖所有,名喚山河劍,為其山河三寶之一。
  孔丘不認得馬有恒右手托的那鼎,山河老祖卻認得,那是他被馬有恒前身紅云老祖奪走的山河鼎。
  馬有恒雙手向前,將山河鼎、山河劍送到山河老祖面前,同時道:“老祖將出洪荒戰邪魔,此二寶或可助老祖一臂之力,只愿老祖能持此二寶誅殺外道邪魔,為我洪荒死難之千萬生靈報仇雪恨。”
  山河老祖與馬有恒四目相對,見他目光誠懇,便伸手接過山河二寶,并將它們收起,然后山河老祖向馬有恒一揖,道:“道友海量。山河慚愧,昔日得罪之處,還望道友恕罪。此二寶山河厚顏愧受,他日必報此恩。”
  馬有恒什么也沒說,只是笑了笑,向山河老祖一抱拳,便轉身飄然離去。
  過不多時,大日如來與鎮元子聯袂而至,匯同玉帝、王母、孔宣、袁洪、山河老祖、地藏王佛,一行八人直上混沌。
  人已到齊。九大教主與七大強者,一起向上,只來在三色光幕前。
  他們剛到,就見光芒閃爍,老子現身。
  眾人紛紛向老子行禮,感謝老子為洪荒做出的犧牲。
  老子坦然受了眾人一禮,問他們這是要干什么。老子心理清楚,如果只是為了感謝自己,九大教主來救好了。沒有必要帶孔宣他們過來。
  聽老子問自己一行人來意,元始天尊應道:“大兄,我等欲出洪荒,與那些外道邪魔做過一場。”
  “此事萬萬不可!”元始天尊此言一出。就被老子拒絕了。老子道:“諸位雖不差,但修煉時日不如那些外道邪魔,此去恐有損傷。”
  老子這話很委婉,說他們修煉時日不如那些混沌魔神。其實是為了給九大教主留面子,沒有直說你們打不過人家。
  幾位教主也不傻,能聽得出老子言外之意。只是心有不服。
  準提佛母上前,對老子道:“太清道友,我等此去,一報洪荒千萬生靈血仇,二探外道邪魔虛實,還望道友容我等出洪荒去。”
  “不可!”任準提佛母巧舌如簧,老子的回答依舊斬釘截鐵。見準提佛母還要說什么,老子直接搖頭,道:“此事萬分兇險,不可莽撞。只有身具先天不滅靈光,能保得元神不滅,方可出洪荒去。”
  “先天不滅靈光?大兄,我有!”老子話音剛落,就聽元始天尊大聲說道。
  “我也有!”緊接著是大日如來。
  大日如來之后,是女媧娘娘,這位至圣人娘娘上前一步,對老子說:“大師兄,師妹我也有不滅靈光。”
  這時,阿彌陀佛才想起被自己鎮壓在三十六品混沌蓮臺之中的紫,忙對陳九公道:“還請教主出手,打殺紫,取出先天不滅靈光。”
  “佛圣放心,那紫活不了。”陳九公先安撫了阿彌陀佛一句,然后對老子道:“太清道友,我也可以出洪荒吧?”
  老子見陳九公眼中有混沌之火跳躍,當即頷首道:“教主亦可。”
  聽老子答應,陳九公對元始天尊、女媧娘娘和大日如來道:“既然如此,那事不宜遲,天尊、娘娘、佛祖,你我四人出洪荒,會會那些混沌魔神!”
  “好!”元始天尊大聲叫好,女媧娘娘、大日如來雖不說話,但他們臉上盡是躍躍欲試之色。
  “教主,這……”聽說他們四個這就要走,阿彌陀佛連忙上前拉住陳九公衣袖,想請他先將紫打殺。
  陳九公笑道:“佛圣莫要心急,且容那紫多活片刻。待九公歸來,再取他性命不遲。”
  見陳九公不答應,阿彌陀佛急的直跺腳,他倒不是多么渴求那先天不滅靈光,只是單純的想出洪荒看看。
  看到阿彌陀佛很著急,大日如來對他說:“師兄,不必心急。且待師弟先出洪荒,斬他一二外道邪魔,就回來將先天不滅靈光予師兄。到時師兄再出混沌,戰外道邪魔,為我洪荒千萬死難生靈報仇。”
  “這……師弟,外道邪魔兇狠,不如師兄代你……”阿彌陀佛很想替大日如來去,可大日如來就怕這一點,慌忙和陳九公、元始天尊、女媧娘娘一起,在老子幫助下往洪荒外行去。
  穿過三色神光,陳九公、元始天尊、女媧娘娘和大日如來來在洪荒外。這里是無盡之混沌,與洪荒混沌同源,可不知道為什么,四大教主在這里就覺得渾身都不舒坦。
  剛剛這些混沌魔神用盡手段也未能破開三色光幕,眼見四人自洪荒出來,一道道目光射來,落在四人身上。
  “盤古老友!”儋耳大叫一聲,向元始天尊撲來。
  眼看儋耳來在元始天尊面前,陳九公和女媧娘娘想要阻擋,卻見元始天尊迎了上去。
  “儋耳,站住!”
  儋耳停下腳步,側目見是窳,不禁笑道:“怎么?九兒,還想與吾為難?”
  窳知道儋耳依仗的是盤寰,他窳是真怕盤寰,但此時窳卻動了腦筋,只見他指著元始天尊道:“盤古,既是故人相見,何不邀吾等入汝開辟之洪荒瞧瞧?”
  “呵呵……”聽窳要入洪荒,元始天尊搖搖手中盤古開天劍,冷笑道:“今日有陽入洪荒,死于吾劍下,窳,你也想試試?”
  “陽是……”窳虎目中寒光一閃,飛身直奔元始天尊撲來,手中現出一條大棒,立劈而下打向元始天尊。
  窳一動,盤寰連忙出手,將儋耳拽到一旁。她知道窳父子之間沒什么骨肉親情,可他那六個兒子對他都有非凡的作用。現在聽陽死在元始天尊手中,窳是一定會拼命的。盤寰雖不怕他,可卻不會為了元始天尊和窳死磕。
  元始天尊抬手,盤古開天劍出,化作盤古信念射向窳眉心。
  窳仗棒抵擋,窳這棒,通體漆黑,也不知道是由2什么材料鑄成。
  盤古信念與窳手中棒相碰,順棒迅速纏繞而下,向窳握棒之手而去。
  窳冷哼一聲,一震手中棒,黑色的盤古信念如蛇一樣,自棒上彈下,向后一縱,落在元始天尊手中化作盤古開天劍。
  窳將棒高舉,要打元始天尊,可就在這時,一堆黑色粉末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自窳頭上灑落。
  窳一怔,只聽四周觀戰之人無不大笑,窳也覺得手上一輕,抬眼望向被自己舉起的大棒,只見上頭空空,原本丈八長棒,只剩下手中這半截,而剛才落下的黑色碎末就是少的那半截。
  “啊呀!”窳大叫一聲,將手中斷棒一丟,只聽耳旁傳來聲聲笑聲,氣得窳火冒三丈,雙手齊翻,一雙短叉現于掌中。
  見窳手中叉,元始天尊心頭一凜,“太素叉!”(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