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798 故人重現八景宮玉牒飛入大赤天

大赤天,玄都宮中,玄都**師正坐蒲團上參悟太極之道。突然,心頭一顫,周身赤光散去,玄都**師睜開雙眼,掐指推算。
  好像是算出了什么,玄都**師微微一皺眉,起身向宮外走去。
  出了玄都紫府,玄都**師緩步走向八景宮。
  玄都**師來在八景宮前,彎下腰在那打坐練氣的金角童子身上拍了拍。
  金角童子猛地睜開雙眼,見是玄都**師,連忙起身參拜,口稱:“金角拜見玄都小老爺。”
  玄都**師抬手虛扶,然后對金角童子道:“開了宮門。”
  “是!”聽玄都**師吩咐,金角童子上前,接下貼在八景宮宮門上的符印。
  符印一去,宮門上一陣赤光彈起,被金角童子揮袖擊散。金角童子推開宮門,閃在一旁,請玄都**師入內。
  玄都**師走入八景宮中,目光掃過八景宮的每一個角落。
  自老子合道后,玄都**師就封了八景宮,但此地曾是圣人居所,即使閉門多年,也不見灰塵,更沒有蜘蛛網之類的東西。
  玄都**師將整個八景宮盡收眼底,宮中空空如也,無有一人,卻聽玄都**師道:“來者是客,道友大駕光臨,玄都當盡地主之誼,道友又何必藏入吾師宮中?”
  聽著玄都**師像自言自語,可卻嚇壞了那金角童子,他奉命看守八景宮,若是八景宮進了賊,就是他看管不力,是要受罰的。同時,金角童子也暗道來人膽大,連圣人道場都敢闖。
  就在金角童子忐忑不安之時,玄都**師身前十丈之處,空間顫動,一人憑空而現。
  此人身材高大。足有一丈之高,頭上無冠,烏黑的頭發披散在后,容貌陽剛。臉似刀削,目若繁星,身著黑袍,上有金絲繡龍形。
  金角童子看清此人樣貌,不禁瞪大了眼睛。這人他見過。當年陳九公、元始天尊一起算計人教,于賢者劫前掃人教出局。金角童子奉老子之命前往昆侖山求助,在歸來之后,這人曾不請而入,進八景宮與老子論因果。
  時隔多年,即使他將身上的紅衣換成了黑袍,金角童子仍對此人記憶猶新。因為在金角童子的印象里,很少人能與自家老爺平起平坐。
  黑衣人現身,向玄都**師拱手見禮,“見過人教教主!”
  圣人之下皆螻蟻!在圣人面前還敢擺譜?況且還身在大赤天。此人不是尋死?可是,金角童子并沒感覺什么,因為當年此人面對老子,也是這種態度。
  玄都**師微微一笑,同樣拱手還禮,“道友來我大赤天,怎不讓玄都盡地主之誼?”
  黑衣人輕輕搖頭,道:“惡客臨門,不請自來,實在是無顏與教主相見。”
  聽黑衣人這句話。玄都**師暗暗覺得好笑,嘴上什么也不說,心中卻暗道:“你不是無顏見我,而是無緣見她吧?”
  有些時候。有些話能想不能說。玄都**師沒把心里話說話,只是向黑衣人道:“道友既然來了,不若往我玄都紫府坐坐?”
  “多謝教主美意,我于八景宮中即可,還望教主應允。”
  玄都**師點點頭,道:“大赤天為我師道場。既然我師留道友于此,那這八景宮就為道友所有。”
  “不敢,不敢。”黑衣人連道不敢,可卻真的將八景宮當成了自己的,還請玄都**師和他一起坐下談話。
  就這樣,玄都**師與黑衣人在八景宮中落座,相視坐于蒲團之上。
  見玄都**師一直看著自己,黑衣人面露苦笑,“教主心有疑問,只管明言就是。”
  “好!道友爽快!”玄都**師撫掌叫了聲好,然后說道:“年前吾師傳下口信,自陳九公試破天道之日,鴻鈞道祖就消失于紫霄宮內!”
  “鴻鈞消失了!”從玄都**師口中聽到這個驚人的消息,黑衣人大驚,差點從蒲團上站起,急切地道:“教主,此言當真?”
  玄都**師也沒想到,這黑衣人聽到鴻鈞消失的消息后,會如此驚訝,當即點頭道:“吾師親口所言,怎會有假?”
  黑衣人聞言,似發狂一般,揮舞著雙手,哇哇大叫,看得玄都**師直皺眉頭。
  過了好一會兒,黑衣人才停止了瘋狂的舉動,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斷斷續續地道:“鴻……鴻鈞野心極大……他……他要……”
  “嗯?”見黑衣人似乎要道出真言,玄都**師頓時挺起身,想要一聽究竟。誰知,一道玄光自宮外直入八景宮內,在玄都**師還沒反應過來前,直至黑衣人頭頂,一轉化作三品造化玉牒,灑下玄光罩住黑衣人。
  玄都**師反應過來,抬手一掌,向造化玉牒打去。這時,那黑衣人已于玄光中不見了蹤影,造化玉牒直接化作玄光遁走,叫玄都**師撲了個空。
  玄都**師也不看,直接將把身子向后一揚,直沖出宮去,大袖連揮,赤光閃閃,道道如匹,向造化玉牒卷去。
  造化玉牒于空中一轉,憑空消失得無影無蹤。
  玄都**師眼中赤光閃閃,向四周觀望,卻不見造化玉牒蹤影。玄都**師跺跺腳,剛想回八景宮中,只聽一聲巨響自自己玄都宮中傳出。
  玄都**師手掐法決,那在三寶城上護持戰場的太極圖化作一道金光沖起,直上三十三天。
  玄都**師飛入自己玄都宮中,就見八卦爐炸開,一團赤光化作老子模樣,“玄都,蘊含太極之道的造化玉牒不出,你不得出大赤天半步!”
  “老師!”玄都**師只覺得不好,剛向前踏出一步,就見那老子消散,化作點點赤光。
  “老師……”玄都**師知道不好,沖出玄都宮。這時,一道金光飛至玄都**師身前,化作太極圖,玄都**師抓太極圖在手,就要出大赤天去。但這時,玄都**師想起了自己老師的話。
  “玄都,蘊含太極之道的造化玉牒不出,你不得出大赤天半步!切記!切記!”
  玄都**師心中悲痛,眼中含淚,心里默念著:“鴻鈞!鴻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