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7)     

截教仙780 盤古秘法周山翻天

連山國三山相連,自西向東,一曰樂游,山中多白玉;二曰長留,山中多文玉石;三曰上申,山中有獸,其狀如牛,白身四角,其豪如披蓑,獸名曰因。
  孟墨飛出王宮,直至上申山,落在山腰處。
  在山腰處,有一洞,洞前左右有小妖把守。這些小妖修為都不高,妖身還未完全化去,一個個大眼翻鼻,招風耳,頭生四角,都是這上申山中獨有的因獸成精。
  小妖們見是孟墨,紛紛丟下兵器拜倒,高呼大王。
  應是聽見洞外群妖喊叫,一人一妖自洞中走出。那妖外形如眾小妖,乃因妖王。那人頭戴金翅寶冠,身著錠銀甲,外披道衣,穿著不倫不類,左手托塔,右手持三叉戟,背背寶劍。
  見是孟墨,一人一妖齊拜,口稱:“弟子拜見老師。”
  孟墨道:“有強敵來犯,爾等準備隨為師迎敵!”
  “弟子遵命!”
  孟墨吩咐道:“敖勝!”
  “弟子在!”那因妖王聞聲而應,他受孟墨點化成精,拜入孟墨門下做個記名弟子,孟墨此他姓名,以與同音的敖字為姓,以示其不忘根本。
  “速率山中妖兵嚴守上山各條要道,不論見到何人,一概殺之!”
  因妖王領命,招呼眾小妖和他一起在山中布防。此時洞前只有孟墨和那人,只聽孟墨道:“李靖,為師傳你的九轉玄功修煉到何境界了?”
  “回老師,弟子修煉玄功,已達二轉。”此人正是李靖,曾經的天庭鎮殿天王。此人是典型的墻頭草。早年間拜度厄真人為師,封神劫前投入燃燈門下。封神劫后,李靖奉元始天尊之命上天庭為官掌控天庭兵馬。不想陳九公橫空出世,截教總攬天庭大權。燃燈在叛出闡教之后。更是先輪回,后隕落。
  當時,天庭鎮守凌霄寶殿的兩大天尊,一為薩真人,另一位就是李靖的第一任師父度厄。
  在燃燈轉世時,李靖就重投度厄真人門下,靠著度厄真人庇護在天庭為官。
  后魔族出世,度厄真人死于黑云山。李靖再無靠山,于天庭夾著尾巴做人。
  直至玉帝鞭打封神榜,六部天君、周天星君脫離封神榜,闡教眾仙下天庭,李靖才發現天庭中再無一人愿與自己親近。
  度厄不在,燃燈隕落,李靖思前想后,最后決定去投奔自己兩個兒子金吒、木吒。
  這時的金吒、木吒已隨文殊、普賢入魔界,李靖入魔界尋子。元始天尊念他可用,命其前來守護轉世地仙界的孟墨。李靖為抱魔教大腿,哭著喊著要拜入孟墨門下。
  孟墨也知道李靖非善類,但自己身邊確實需要得力的幫手。就勉為其難收他入門。
  聽李靖修煉九轉玄功已達二轉,孟墨還算滿意地點點頭。這李靖未經上榜之劫,一直在天庭借星辰之力修煉,修為已達金仙頂峰,如今修煉了九轉玄功,戰斗力不會亞于尋常大羅。
  將孟墨請入洞中,李靖問:“是何人膽大妄為,敢與老師為敵?”
  孟墨搖搖頭,道:“為師推演天機。只知有人欲對我不利,但算不出此人是誰?”
  “不會是截教……”
  孟墨抬眼看看李靖。“怎么?怕了?”
  “不,不……”當著孟墨的面。李靖就是怕,也不敢說啊。
  孟墨揮揮手,輕嘆一聲,“也罷,強敵當前,為師就傳你些手段。”
  李靖聞言大喜,他知道孟墨的真實身份,休看他此時不過天仙,但別忘了他真正的身份是玉虛宮首徒。
  孟墨沖李靖一招手,“上前來!”
  李靖學道心切,快步走到孟墨面前。
  孟墨翻手間,翻天印飛出,在李靖頭頂盤旋。
  李靖抬頭去看翻天印,誰知就在他一抬頭的瞬間,看到的是迎面砸來的翻天印。
  “啊!”李靖大驚,下一刻已失去了知覺,迷迷糊糊之間,李靖出現在了一個陌生天地。
  天地飄渺虛幻,蒼涼古樸,好似傳說中的太古洪荒。在這片天地之間,只有一座高山直插天心。李靖抬眼望去,目光穿過厚厚云層,卻看見不見山頂抵于何處。
  “不周!”李靖微微一怔,想起了一個傳說中的名字。
  突然,一股龐大的吸引力自不周山上傳出,李靖整個人不由自主的向不周山靠近。
  不周山山體微微顫動,李靖整個人沒入不周山中。
  恍惚間,李靖覺得自己化身成了不周山,整個人不斷的上長,沖破云層,刺破九天……
  突然,李靖所臨的奇異景象全部消散,眼前一花,人又出現在上申山腰處的那個山洞中。
  “嗯?”李靖晃晃頭,站立而起,李靖突然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充滿了力氣,一抖身,全身骨節齊動,噼啪聲響,靖的九轉玄功連連突破,直達四轉巔峰。
  “老師,這是……”
  孟墨淡淡一笑,摩挲著手中的翻天印,“天地分,唯一山不可折,曰不周。下接幽冥,上達九天,亙古撐天。”說到此處,孟墨自得一笑,“三千大道,為師不取,唯取不周之靈,取盤古撐天之意,凝盤古秘法!”
  什么三千大道,什么不周之靈,這些李靖聽不明白,但能聽出孟墨語氣中的得意,連忙稱贊道:“老師神通廣大,法力無邊……”
  孟墨本就高興,現在受李靖奉承,不禁哈哈大笑。
  “鼠目寸光之輩,也敢言勇,貽笑大方!”突然,一個冰冷傳入孟墨、李靖耳中,孟墨的笑容凝固,抓著翻天印向洞外飛去。
  孟墨一出洞,就見洞前的大槐樹上站著一童一貓,那童子年紀不大,看上去與自己相差無幾,那貍貓也不知何等異種,背生四翅。
  李靖緊跟孟墨出洞,看到那一童一貓,大喝道:“你是何人?”
  陸波關沒理李靖,與孟墨對視,冷冷一笑,“你是何人轉世?”
  孟墨傲然道:“魔界東方之主廣成!”
  陸波關皺皺眉,問道:“魔界有九方魔主,你是其一?”
  “正是!”
  陸波關揮揮手,“地皇之位,不是誰都能染指的,哪里來,回哪里去吧。”
  孟墨一愣,眼前這童子好大的口氣,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真叫一個可惡。孟墨也暗暗猜測此人身份,看他對自己的態度,應該不是出自人教。佛門呢,似乎也不像。
  “你是截教弟子?”孟墨問道。
  陸波關搖搖頭,側目向北方瞥了一眼,“吾為巫!”
  “巫?”
  “巫!”陸波關二目一瞪,人自樹上撲下,雙手握拳攻向孟墨。
  李靖身形一動,攔在孟墨面前,手中三叉戟刺出,直向陸波關。
  一寸強一寸長,李靖的三叉戟比陸波關的胳膊長,一定會在陸波關的拳頭打中自己前,就刺穿陸波關的腦袋。
  “徒兒,留心!”在李靖身后,孟墨心頭一顫,冥冥中嗅到一絲恐怖的氣息,這氣息是上古祖巫的氣息。
  聽到孟墨的提醒,李靖手上又添氣力,刺出的三叉戟上射出三道尖銳的寒光。
  寒光觸到陸波關額頭,陸波關的腦袋沒有被射爆,爆開的卻是三叉戟射出的寒光。
  嘭!
  響聲發悶,不是陸波關腦袋被三叉戟刺暴的聲音,而是他那一對拳頭打在李靖身上的身影。
  此時的李靖左手于腰間脫塔,右手舉著三叉戟,那三叉戟從上端向下彎。陸波關在李靖身前,身高三尺的他雙拳打在李靖腹部。看他那小胳膊小腿的,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誰家孩兒在與大人戲耍。
  下一秒,李靖向后飛出,手中的寶塔、折戟全都丟了出去,一道血箭自李靖口中噴出。
  李靖仰天栽倒,二目圓睜,神情僵硬。
  孟墨一掃,心中大駭,金仙頂峰、九轉玄功四轉巔峰的李靖,在這娃娃面前連一招都沒頂住,就被打破了五臟六腑。
  一道黑影自上竄下,貍貓叼起被李靖丟出的寶塔,翻身上樹,嘴巴一動,將塔吞入腹中。
  “你……欺人太甚!”孟墨暴怒,那寶塔是李靖的靈寶,在李靖肉身死后,應由它護著李靖元神轉世,可現在卻被貍貓給吞了。
  陸波關看了樹梢上的貍貓一樣,對孟墨道:“它是我兄弟,吃你一寶又如何?”
  如何?
  孟墨二目噴火,將手中翻天印祭起,抬手指點,喝道:“去!”
  翻天印于空中一轉,直向樹上貍貓打去。
  貍貓嘶叫一聲,從樹上跳下,落在陸波關身后尋求庇護。
  “好寶貝!”見翻天印落下,陸波關抬手一拳轟出。
  孟墨眼中精光流轉,低喝一聲:“翻天!”
  孟墨話音落下,翻天印上玄光陣陣,玄光之中,翻天印化作磨盤大小。
  此時的翻天印比陸波關整個人還要大,但見翻天印砸下,陸波關又出一拳,雙拳齊轟。
  轟!
  一聲巨響,洞前飛沙走石,陸波關雙腿陷入地下,土沒過膝,小臉猙獰,兇狠地呲著牙,順著他頭頂往上看,天柱!
  一座高山直拔而上,下壓陸波關雙臂,上入云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