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4)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4)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4)     

截教仙765 山河劍下靈根損盤古幡破混沌云

readx();大日如來和云中子的攻擊全被混沌鐘垂下的混沌氣流擋住,幾次出手都破不了混沌鐘防御,云中子冷哼一聲,一搖手中玄黃之氣,使其化回玄黃破法幡。
  云中子將玄黃破法幡壓在手臂后,同時拉住大日如來。陳九公都已經停手了,自己二人還破不了混沌鐘的防御,再打下去也是丟人。
  三圣人都不出手,靜靜地站著不動,看著遠處山河老祖與鎮元子之爭。
  靈光包著山河劍,向鎮元子慶云三花上的三件寶物砸下。
  身處千萬青蓮中的鎮元子,此時也不再試圖破開那一朵朵青蓮,此刻他眼中就只有那團巨大的靈光。
  鎮元子大手一揮,地書、杏黃旗一起沖起,二寶在空中放出黃光萬丈。
  人參果樹在下,整個樹冠都閃著碧光,碧光中果樹枝椏搖動,懸于枝椏上的一個個人參果飛起。
  人參果,又名草還丹,一個個如三朝未滿的孩童,有眉有眼,小腿盤著,一雙手臂抱胸成環。
  一個個人參果穿過戊土神光,又穿過地書、杏黃旗。就在這之后,那一個個人參果活了!
  細細彎彎的眉毛一挑一挑,小豆一般的眼睛滴溜亂轉,小腿在空中一蹬直立而起,雙臂張開,一雙小手抓在山河靈光上。
  鎮元子面色蒼白,仰頭望著那一個個撕扯著山河靈光的人參果,眼中盡是不舍。
  在遠處觀戰的云中子輕輕一嘆,“可惜了!”
  大日如來看了陳九公一眼,不住地冷笑。
  “幸災樂禍,不為人子。”陳九公反手甩毀天劍向大日如來抽去。
  大日如來仗屠巫劍抵擋,耳邊又傳來陳九公的聲音:“女自有孔宣師叔對付,你就不用再等了。”
  “嗯?”大日如來一怔,才發現沒龍谷周圍的各處戰場中都沒有孔宣的身影。
  陳九公淡淡一笑,又把目光轉向鎮元子。
  那一個個人參果好是兇猛,撕扯著包著山河劍的山河靈光,轉瞬之間就將那一道道靈光撤了個七零八碎。
  靈光散去。現出山河劍。
  山河劍橫掃,將一個個人參果腰斬。
  但見鎮元子一指,中央戊己杏黃旗飛起,旗面招展。一朵黃蓮自旗面飛出,飄至山河劍前,阻其退路。
  玄奘催動青蓮寶色旗,青蓮寶色旗一抖,千萬朵青蓮化作絲絲青氣溢散。
  無了那些青蓮阻隔。山河老祖飛身而起,向山河劍沖去。這寶貝對他至關重要,萬萬不可有失。誰知,山河老祖剛剛動身,就見一道黃光飛來,一道渾厚的土黃色光幕攔住山河老祖去路。
  玄奘一撮手,一道細細的青光自掌中射出。
  青光直射,射穿擋在山河老祖面前的黃色光幕。
  楊柳心針射在地書上,地書開,黃光一起。彈開楊柳心針。
  楊柳心針飛回玄奘手中,山河老祖揮掌擊出一道靈光,打碎阻擋山河劍的黃蓮。
  這時,鎮元子沖天而起,將袍袖輕輕一展,大袖飄飄。
  這一手,正是鎮元子威震洪荒的袖里乾坤。
  山河劍直入鎮元子袖中,鎮元子一攏袖口,雙手交于背后負手而立,地書、中央戊己杏黃旗飛在鎮元子左右。
  “鎮元子!還我劍來!”眼見鎮元子收了自己山河劍。山河老祖大怒,咆哮著向鎮元子沖去。
  鎮元子一杖砸出,擊飛山河老祖,“你失了山河劍找我來討要。那我失了人參果樹,又該去找誰?”
  鎮元子慶云三花之上,陣陣碧光之間,原本那高高聳立枝繁葉茂的人參果樹枯萎,好像扶桑樹一樣,枝條上光禿禿的沒有一片葉子。曾經虬結的枝干也在萎縮。樹體外碧光漸漸暗淡。
  鎮元子,風華絕代的地仙之祖,體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顏。可此時的鎮元子,容顏憔悴,黯然無光,早已無了往日的光彩。
  這時,那人參果樹已枯死于鎮元子慶云之上,曾經高大的人參果樹枯死后只有碗口粗細,僅剩的七條主杈全部耷拉向下。
  鎮元子伸手一招,枯死的人參果樹飛下慶云,落在他手中。摩挲著人參果樹裂開的軀體,眼中流過一絲晶瑩。
  刷!刷!刷!
  道道金色火焰從天墜下,眾人抬頭望去,只見高天之上兩團光芒絞在一起,一團是金色的火光,另一團呈赤、青、黃、白、黑五色。
  鎮元子眼中寒光爆射,頷下三須飄揚,向天大吼,“女,我人參果樹已死,你還想怎樣?”
  呼……
  熊熊火焰從天而降,女飄然落下,掌握彎刀指著鎮元子喝道:“人參果樹死了,就能了結你欠我的因果?”
  鎮元子一怔,面色一紅,嘴唇微微蠕動,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女!”一道紅光之上,馬有恒出現在鎮元子身旁,“道兄欠你的因果已由準提佛母接下,你休要在此無理取鬧!”
  “無理取鬧?”女冷冷一笑,“那爾等欠我先夫的呢?”
  “你先……東皇太一?”馬有恒眉頭一皺,琢磨著自己是欠下不少因果,可從來沒欠過東皇太一的啊。
  這時,馬有恒身旁的鎮元子悄悄拉了拉他衣角,馬有恒看了鎮元子一眼,見鎮元子目光挑向陳九公,不禁心頭微動,這才恍然大悟。
  馬有恒大笑,“你女對西方有恩,自有人承你的情。東皇太一卻想將因果強加于我,以此換我鴻蒙紫氣,真是癡心妄想!”
  “你……”女氣結,翻手取出一書,正是那釘頭七箭書。
  女剛要催動釘頭七箭書,耳旁傳來了大日如來的聲音,“叔母小心!”
  隨著大日如來話音落下,一道青光刷來,女只覺得手上一空,手上空空如也,釘頭七箭書不見了蹤影。
  空中灑下五色仙光,孔宣從天而降,手里抓著的正是前一秒于女掌上的釘頭七箭書。
  “敢奪我的寶貝?”女美目中閃著殺機,伸手一招,釘頭七箭書化作一道紅光欲走。
  孔宣翻手五色光芒噴出,將釘頭七箭書化作的紅光卷起。
  女將身一搖,眾人只見一團紅光向孔宣撲來,孔宣飛身暴退,五色神光于背后沖起,皆向女刷去。
  女張口噴火,金色的太陽真焰于胸前凝作火蓮。
  火光一起,五色神光中的黑色壬水神光向前,一刷一絞,火蓮破碎,化作點點火星消散。
  女離了太陽星,戰力銳減,遠不及當日力敵陳九公之時。她又五行屬火,被孔宣的五色神光克的死死的。
  見女落于下風,大日如來就想去幫女。可有陳九公在,哪里會讓他如意?
  陳九公一揚毀天劍,道道紫色劍光四射,將云中子、大日如來罩在圈內。
  戰又起!
  鎮元子一把推開馬有恒,掄摧天杖向山河老祖打去。
  失了山河劍,山河扇、山河社稷圖又損了元氣,山河老祖無寶貝在手,赤手空拳哪里攔得住兇狠的鎮元子。
  同樣失了靈寶,鎮元子形如枯槁,但卻好像擺脫了一層桎梏一樣,每一杖擊出,都打得山河老祖疲于防備。
  好在還有個玄奘,見鎮元子失了人參果樹之后戰力不減反增,連忙拔刀相助,一邊祭青蓮寶色旗護持山河老祖,一邊甩甲木靈光鞭向鎮元子抽去。
  地書、杏黃旗齊放光芒,擋住甲木靈光鞭,以鎮元子的道行加上這兩件寶貝,玄奘想破他的防御,恐怕不舍棄點是不行了。
  如果玄奘效法當年的西王母,或許能以楊柳心針破開鎮元子的防御,但玄奘會那么做么?
  鎮元子大發神威,震驚八方。眼見鎮元子越戰越勇,云中子一拍面前混沌云吞,混沌云團連轉三圈,一化為二,二化為四,四化為八……
  混沌云團朵朵,向四面八方飛去,去助佛、魔二教眾強者防身。
  陳九公見云中子還有心思幫別人,不禁微微一笑,右手揮毀天劍磕開大日如來的屠巫劍,左手自上往下一劃,一道狂暴的混沌氣流在陳九公左側化作盤古幡。
  陳九公抬手抓住盤古幡,狠狠揮動,幡面抖動,射出道道混沌劍氣。
  這波混沌劍氣的攻擊對象不是云中子,也不是大日如來,而是直接射向那飛往四方的混沌云團。
  混沌劍氣后發先至,追上一團團混沌之云。和毀天劍刺中混沌云團的效果不同,混沌劍氣射入混沌云團中,那一朵朵混沌云團直接中間散開,化作風、水、地、火擴散四方。
  陳九公一震手中盤古幡,幡面一絞,抽在云中子面前的混沌云團上。混沌云團被硬生生的抽散,化作紫、墨、紅三道流光沒入云中子體內。
  云中子臉色一白,暗罵自己不長腦子。混沌云團是什么,是盤古開辟混沌剩下的最后一點混沌所化。
  而盤古幡呢?這先天至寶就是盤古用來開辟混沌的,此寶又有開混沌,演風、水、地、火之妙用,不正是自己這混沌云團的克星么?
  就在云中子一愣神的功夫,陳九公將那剛剛抽散混沌云團的盤古幡一揚,正撩中云中子下巴。
  這一幡,掃的云中子猛地向后一仰頭,險些栽倒從空中墜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