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7)     

截教仙706 妖魔血戰

自陳九公在北俱蘆洲光明山立道場,先有佛門討伐,后有上古飛禽一族攻山。
  今日,光明山前妖云滾滾,妖氣彌漫。
  浩浩蕩蕩的妖氣仿佛實質,不斷幻化出一只只巨獸,呼叫咆哮著。
  光明山中,曾經的魔界七大魔主聚在一起,望著山外凝聚成型的妖族,不禁面露難色。
  文魔無天掐指推算半響,輕嘆一聲:“剛離了魔界,就遇截妖之戰,真叫一個晦氣!”
  群魔聞言都不由得紛紛叫苦,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魔心童子的小臉更是皺的跟包子似的,“此時山中無人,不如我等趁機離去?”
  “萬萬使不得!”魔心童子話音剛落,那邊的殺魔就好像被火燒了屁股一樣一蹦三尺高地叫道:“如今我等為各教所不容,貿然離開光明山只有死路一條!”
  “不錯!如今洪荒四界,恐怕只有截教教主能護我等周全,萬萬不可尋那取死之道。”
  被殺魔、滅魔一說,魔心童子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放眼洪荒四界,能保全自己等人的就只有陳九公,出了光明山還能去哪兒?與其是被人抓住打死,還不如死戰于光明山。
  這七個老魔當初在魔界都是一方霸主,執掌億萬里浩瀚魔土,統領無以計數的魔族,都是心志堅定之輩,此時知自己處境,心底爆發出巨大的求生**,也生出決死一戰之心。
  緩緩地從蒲團上站起,魔天王冰冷的眼神從六魔身上掃過,寒聲道:“既然如此,不如死戰!”說著,左臂狠狠一甩,大槍現在掌中。魔天王提槍在手,長出一口氣,向洞外走去。
  所有的事都以經擺在明面上了,而且現在還有帶頭的。六魔不甘示弱,跟在魔天王身后走出洞府。
  七魔站在洞外,隔著光明山的護身大陣就能看到那滾滾妖云和妖云中密密麻麻的妖族。
  魔天王最先出來,在六魔出洞時。他回頭道:“未曾見妖教強者身影,看不出虛實來!”
  文魔無天觀望片刻,正色道:“無有異象,圣人未至,兄長還怕什么?”
  無天此言一出。魔天王微微一怔,緊接著哈哈大笑,將手中大槍一挺,腳下黑風陣陣,卷著魔天王沖起沖出光明山撲入群妖陣中。
  魔天王走的是以力證道的路子,逢戰必先,有他在前面做先鋒,六魔也放心。只見這魔天王殺入群妖陣中,如猛虎入羊群,大槍所過之處。槍芒四射,個個妖族化成肉泥。魔氣縱橫,只要沾到一絲魔氣就會隨之化為膿血。
  妖教教眾多是血性之輩,眼看著一個個袍澤命喪魔天王手下,群妖如潮水般向魔天王涌去。
  魔天王肉身之強不亞于袁洪,此時圍攻他的群妖中最厲害也就是幾個修為等同于玄門大羅金仙的妖圣。他們的攻擊落在魔天王身上,根本破不得魔天王肉身。
  而魔天王呢?長槍之下無有一合之妖,一招一式之下,喪命的妖族都不止一個。
  見魔天王如此驍勇,觀戰的六魔倒沒感覺到什么。魔天王有什么樣的能耐,他們是最了解不過了。可是到現在妖教一個強者都沒出現,讓他們心中很是疑惑。
  不過這樣的疑惑沒有在他們心中持續太長時間,突然遠方傳來一聲長嘯。群妖如海水退潮一般退去,一道血光穿過兩個妖族中間的縫隙,直刺魔天王前胸。
  “嗯?”魔天王神色一凝,極其敏銳的嗅到一絲血腥味,將手中大槍在胸前一橫,襲來的血光撞擊在槍桿上。竟然發出鑌鐵相交之聲。
  魔天王二目一瞪,猛地張口吐氣,氣息如箭與血光相對同時泯滅。
  這時群妖已退,周身十丈之內空蕩蕩的,但魔天王卻揮槍向身前刺去。
  槍至人至!落在旁人眼中就好像有一道金色虹光自天外飛來,恰巧不巧地就落在魔天王槍前。
  虹光化作金烏太子,剛一現身就大槍向自己眉心刺來,金烏太子一手輕推頭上羽冠,一手橫劍抵抗。
  屠巫劍擋下大槍,金烏羽冠上放出道道太陽火光,晃得魔天王雙眼一花,金烏太子抓住機會,屠巫劍斜向魔天王臉上削去。
  魔天王身經百戰六識敏銳,眼前一花就心知不好,有察覺到一絲殺氣,雙臂一用力,將手中槍輪開,舞的如同風車一般,只聽得乒乒乓乓聲響,將金烏太子的攻擊一一擋下。
  “來了!”魔天王與金烏太子交戰之時,在后面觀戰的六魔感知到數股強大的氣息自西方而來。
  殺魔遙望西方,苦笑道:“妖教強者至矣,截教門下怎么還沒來?”
  “巫族祖巫也沒來。”
  殺魔、滅魔兄弟倆一唱一和的,聽的無天心里發寒,但想想自己等人的處境,無天將心一橫,冷冷地說:“事已至此,多說無益!動手吧!”
  無天說完,整個人沖起,越過魔天王和金烏太子,直往西方迎戰。
  自波旬、天魔老祖死后,六魔以無天為首,此時無天一動,殺魔、滅魔、魔心童子、琴魔、云魔圣女紛紛起身迎敵。
  “老祖,是這幾個魔崽子!”
  一個洪亮的聲音在空中炸響起,緊接著就是一陣破空聲呼呼作響。
  只見一條鐵棒如傾斜的撐天柱,當頭向無天砸下。
  面對這一棒之威,無天臉色一變,知來人和魔天王一樣,都是錘煉肉身以力證道的強者,自己要想硬擋這一棒恐怕要費些手段。
  就在這時,身后傳來殺魔的聲音:“無天速退!讓我兄弟來!”
  無天聞言想也不想立即飛身暴退,那鐵棒砸了個空,卻在半空中止住下落,順勢向前一捅。足有十人合抱粗細的鐵棒,帶著惡風直撲而來,似要將無天吞噬一般。
  無天自知剛才一退就失了先手,但有殺魔、滅魔在后,也不在意,將身一擰,如游魚一般在空中靈活的一轉。就在無天身子轉動的同時。一刀從右,一劍從左,掠過無天,迎上鐵棒。
  刀劍與鐵棒相遇。隨即兩聲巨響震天。刀劍齊退,鐵棒卻只是頓了頓,直立而起,一頭在下,一頭直入云端。
  “好一只兇悍的猴子!”看著那握著鐵棒的赤尻馬猴。殺魔、滅魔對視一眼,兄弟兩個的戰意在一瞬間達到了頂點。
  抖手將手中劍往空中一拋,殺魔長嘯一聲,身形暴長,長至千丈之高不亞于赤尻馬猴。這時被殺魔祭在空中的魔殺劍緩緩墜下,此時殺魔多高,魔殺劍就多長,殺魔雙目中射出兩道血色光柱,口中念道著一些晦澀的東西,魔殺劍上無數魔道符文游走。
  殺魔抬頭仰天長嘯。霎時間風云變色,天上血光陣陣,將殺魔頭頂一方天地染成了血色,殺魔抓劍在手,揮劍向赤尻馬猴橫斬。
  “來得好!”赤尻馬猴大叫一聲,全力催棒向外一封。
  一個是妖教護法,一個是蓋世魔頭;一個是天生地養的靈猴,一個是應魔界而出的魔主;一個通曉陰陽,避死延生;一個魔功造化,兇焰滔天;一個筋骨強橫。棍棒兇狠;一個神通廣大,劍下走殺機!
  赤尻馬猴和殺魔交手之后,二人一會兒硬拼武技,一會兒又各顯神通。精彩程度根本不是金烏太子和魔天王能夠比擬的。因為金烏太子不過是大日如來的惡尸分身,根本不是魔天王的對手,只能仗著靈寶和化虹之術硬撐。
  赤尻馬猴和殺魔在一旁打得熱鬧,早就驚動了魔天王,魔天王一看赤尻馬猴,心中戰意萌生。想與這肉身強橫的猴子比上一場。洪荒修士億萬,但專修肉身試圖以力證道的卻沒幾個,魔天王看到赤尻馬猴怎能不見獵心喜?此時的魔天王,恨不得頂替殺魔,與赤尻馬猴大戰一場。
  可現在面前有這么一個金烏太子,就像討厭的蒼蠅一樣轟都轟不走。
  既然轟不走,那就把他打死!魔天王這等老魔,絕對是心狠手辣之輩,將身一搖,手中槍一振,整個人氣息大變。
  一瞬間,金烏太子心頭一顫,冥冥中有種不妙感覺。
  刷!
  魔天王一槍刺出,這一槍迎面刺來,槍還未至,金烏太子就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
  膽寒之下,金烏太子連忙施展三足金烏的獨門神通化虹之術,化作一道長虹就走。
  一槍刺空,魔天王毫不在意一抖大槍,手臂用力往前一送,大槍脫手。
  槍離了魔天王手的一瞬間,竟然消失在眾人視線中,再出現時槍已在三千米之外,在那金烏太子化作的虹光上方一槍刺下!
  槍刺虹光,那虹光就好像被捅破的氣球一樣,嘭的一聲炸開,一個人影從虹光滾出。早先一身火紅袍服的金烏太子,此時一身血紅。
  鮮血染紅衣衫,金烏太子也顧不得妖族太子的顯貴身份,在空中連打兩個滾堪堪躲過致命的一槍。但還沒等他穩住身形,魔天王已至,抓槍在手狠狠地向金烏太子刺下。
  “太子!”妖教陣中,妖圣陸吾見金烏太子將遭厄難,急的他就要沖過去猛襲魔天王背后,試圖圍魏救趙解金烏太子之危。
  可陸吾身形剛剛沖起,就覺得身子一沉,一下子落回原位。
  “妖師!”陸吾妖圣大急,不解向鯤鵬妖師道:“太子他……”
  “住口!”鯤鵬妖師毫不留情地喝止陸吾妖圣,見陸吾妖圣還要說什么,鯤鵬狹長的眸子中幽光一閃,狠狠盯著陸吾道:“且看太子取那魔頭性命!”
  被鯤鵬妖師眼中的狠戾嚇了一跳,但陸吾妖圣也聽明白了鯤鵬妖師的意思,就安靜地站在鯤鵬身旁觀戰。
  只見那一槍又玄又妙又狠又辣,一槍之下讓人無處可避。而金烏太子剛剛被破了法術,此時身負重傷,想要騰挪躲避卻發現自己無論怎么躲也難避這一槍。如果再施展化虹之術的話,恐怕還沒遁出就已經被大槍穿了。
  身臨死劫,金烏太子猛地將頭一抬,二目噴出兩道太陽真火。周身袍服粉碎,火光繚繞間,一只巨大的三足金烏沖起,迎著魔天王大槍,凜然無懼。
  金烏太子似乎是在尋死。看得那陸吾妖圣驚叫一聲,也讓魔天王心神為之一顫。可也就是在電光火石之間,魔天王面露猙獰,手上加勁兒。槍勢又猛三分。
  眼看著金烏太子就要被長槍刺穿,金烏太子突然化作火焰。金色的火焰,是為太陽真火,這火除了盤古左眼所化太陽星上有,再就是身為太子之子的三足金烏一脈才有。
  本來是要刺穿金烏太子的一槍。最后刺穿了那團太陽真火。被大槍刺穿后,太陽真火仿佛有生命一樣,順著槍桿往上竄去,瞬間就來在魔天王握槍的雙手上。
  “啊!這是什么火!”魔天王握槍的雙手被燒焦,一雙能生撕仙佛的手竟被燒的枯焦,枯焦的手抓不住槍,大槍脫手墜下。而那穿在槍上的太陽真火沖起,凌空一轉化作金烏太子。
  金烏太子二目如電死死地盯著魔天王,左手一翻,一個黃皮葫蘆現于掌心。金烏太子輕聲道:“寶貝請轉身!”
  金烏太子話音剛落。葫蘆塞開,一道白光從葫蘆中飛出。同時,金烏太子張口噴出一口鮮血,鮮血與白光相合,那白光變得耀眼至極,直撲魔天王近前,白光生出二目,盯住魔天王泥丸宮如風車般轉動。緊接著只聽魔天王一聲慘叫,碩大的頭顱從脖子上脫離,被沖起的金烏太子一把抓在手中。
  抓著魔天王人頭。金烏太子飄然落入群妖之中。
  金烏太子逆襲成功斬殺魔天王,前后不過幾個呼吸的功夫,在那邊觀戰的無天、滅魔、琴魔、云魔圣女都傻眼了。明明是魔天王大占上風,怎么瞬間局勢逆轉。最后魔天王還把命給丟了,這是什么情況?
  與四魔不同,金烏太子斬殺魔天王,剛剛被魔天王屠戮的群妖士氣大振,無數妖族振臂高喊:“太子威武!太子威武!……”
  回身看了看瘋狂的族人,陸吾妖圣心神激蕩。忍不住對身旁鯤鵬妖師喚道:“妖師……”這剛一開口,陸吾竟然看到兩行清淚自鯤鵬臉上流下。
  陸吾早已斬出惡尸化身,也是準圣級別的強者,雖然此時鯤鵬妖師一瞬間就將臉上的淚水蒸干,但陸吾心知自己不會花眼。
  陸吾剛想說些什么,卻見鯤鵬妖師雙眼一瞪,不知不覺地陸吾就將下面的話咽了回去。
  群妖仍處在瘋狂之中,多少年了,多少年沒有這么揚眉吐氣了。遙想當年,上古洪荒之時,妖族如日中天,妖皇帝俊、東皇太一率億萬妖族征戰洪荒,誰人敢試妖族鋒芒?即使是混元圣人,也不得不退避三舍。甚至在妖族最強盛的時候,三清與那西方接引、準退都不在洪荒傳教。
  可巫妖劫后,妖族就沒有再風光過,隱居在北俱蘆洲十萬大山茍延殘喘,還被玄門三代弟子一人一劍殺入十萬大山,逼得萬妖遷出北俱蘆洲。雖然后來女媧娘娘立下妖教,但妖教仍然不是這天地主角,不但老對頭巫族還在,而且還有一個更厲害的對手截教。人間劫時,隨女媧娘娘下凡間布下先天五行大陣,卻被截教教主強破,妖教妖眾死傷無數。
  直至今日,上古妖皇血脈,妖族的太子親手斬殺魔族魔主,看著那渾身是血提頭在手的太子,群妖仿佛回到了那個戰火紛飛卻充滿激情的上古洪荒,雖然天天在征戰,但天天都能享受勝利的喜悅,看著妖族強者將敵人斬于陣前,就會高呼威武,就像現在一樣。
  “太子威武……”
  威武聲仍不絕于耳,金烏太子眼中流下兩行血淚,微微昂首,目光穿透云層直達高懸天上的太陽星,臉上露出和煦的笑容,心中默道:“父皇!叔父!這一次小十沒有退縮!”說完,金烏太子將手中提著魔天王頭顱一舉,高呼:“妖族威武!”
  話音一落,金烏太子整個人散開,化作點點金色火星,飄散開來!
  妖族太子,戰死!
  金烏太子一死,魔天王的頭顱從空中掉落,金烏太子隨身靈寶金烏羽冠、屠巫劍、斬仙紅葫蘆一起飛起,向西方靈山飛去。
  “啊!太子……”
  “太子殿下……”
  即使是妖族小妖也能知道,自家太子逆襲斬殺魔天王付出的代價絕不會小,但當他們激動地高呼威武時,就很自然的將這事拋到了腦后。現如今金烏太子隕落,剛剛感覺到上古妖族榮光的妖族,難以忍受這樣的失落,竟然失聲痛哭起來。
  金烏太子不但是妖教副教主,更是上古妖皇血脈,是許多上古妖族的精神寄托。前一刻的金烏太子如天神下凡刀斬魔頭,后一刻就身死道消,一瞬間妖教的士氣從頂點跌落至谷底!
  金烏太子和魔天王的死,讓那還在廝殺的赤尻馬猴和殺魔都受到了影響,二人的爭斗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棍來劍去招招狠辣,二人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勢,有時為了打你一棒,甚至不惜挨你一劍;有時為了刺你一擊,竟不惜受你一棒。
  “哇呀呀!痛煞我也!”滅魔怪叫一聲,持刀沖到陣前,怒道:“爾等哪個過來受死?”
  此時妖教士氣已經低落到了極點,陸吾妖圣忍住心中哀痛,就要上前。雖然有鯤鵬妖師在旁,但陸吾妖圣知道,這位妖師是個窩里橫的主,對內作威作福,到了外面見硬就卷,相信有金烏太子在前,他是不會出頭了。
  可是陸吾妖圣的這一步始終未能跨出,一只枯干如雞爪卻有力的手牢牢將他抓住,陸吾扭頭一看,見鯤鵬妖師沖自己搖頭,“陸吾,你不是他的對手,讓本妖師來吧!”
  “妖師……”
  鯤鵬搖了搖頭,示意陸吾不要說話,然后將身一轉,向身后的山河老祖打一稽首道:“緊要關頭還請道友保我妖教血脈!”
  山河老祖受了鯤鵬一禮,應道:“妖師放心,山河曉得!”
  從山河老祖口中得到保證,鯤鵬妖師淡淡一笑,猛地將身一轉,面向滅魔,張口長嘯。
  鯤鵬妖師尖銳的嘯聲穿金裂石,直入九天。霎時間滾滾碧色妖云凝聚,浩瀚千里,鯤鵬妖師狹長的眸子兇光閃耀,口中發出嬰孩兒般尖銳的聲音:“洪荒億萬妖族之師鯤鵬在此,魔族小兒受死!”
  “一個扁毛畜生也不怕……”聽鯤鵬妖師叫囂,滅魔忍不住出言回擊,可他剛一開口,就見眼前一花,身體竟然不如自主地向后飛去。還好有無天出手,將他穩穩接下。
  一擊擊退滅魔,一身淡藍色長袍的鯤鵬妖師負手而立,傲然道:“四只小魔崽子,爾等一起上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