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7)     

截教仙704

c_t;如果說僅是元始等人,七大魔主還不會怕成這樣,實在不行拼命就是了。[想看的書幾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訪問:。但是當鴻鈞現身的一剎那,七大魔主心中的戰意頓時消散得一干二凈。
  人的名,樹的影。道祖之名,洪荒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魔界同樣是在天道之下,受天道掌控,七大魔主可沒有那與天爭鋒的神通。
  還好陳九公在最關鍵的時候沒有拋棄他們,聽陳九公的話,七大魔主心中雖仍有恐懼,但希望尚存。
  見陳九公如此強硬,不惜一戰,鴻鈞和老子相視一眼,老子點點頭,鴻鈞卻搖搖頭。
  鴻鈞道:“七魔可以離去,但一出魔界,就不再是魔界魔土之主。”
  聽道祖之言,陳九公道:“也罷,就依道祖。”說著,雙臂直直伸出,對著七大魔主虛抓一下。
  七大魔主身形齊齊一頓,如遭雷擊,面‘色’蒼白,口嘔鮮血。
  七大魔主噴出七口黑血,黑血出口即化作七塊鵝卵大小的黑‘色’石頭。
  陳¢79,m九公大袖一甩,七塊黑石一連串的向鴻鈞飛去。
  鴻鈞將手一抬,七塊黑石連續飛入鴻鈞袖中。
  眼看著鴻鈞收了黑石,陳九公收回目光,目光掃過面前七個面如白紙的魔主,然后將身一轉,飄然離去。
  原本是自己的領土,但現在卻成了虎狼之地,七大魔主不敢在魔界久留,連忙飛身跟在陳九公后面。
  當陳九公帶著七大魔主消鼠,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再一次恭恭敬敬地向鴻鈞老子行禮。就像七大魔主感‘激’陳九公一樣,他們同樣感‘激’鴻鈞和老子。
  鴻鈞道了聲免禮,一抬手臂,七點黑光飛至元始面前,元始忙不迭地將它們收了,同時心中一片火熱。算上自己殺‘波’旬‘女’媧殺天魔老祖的那兩塊,九塊魔主石都已入手。(廣告)接下來就是立九方魔主。待到九方魔主歸位,自己就可以集魔界氣運于一身,到那時身處魔界未必不能與陳九公一較高下。
  就在元始天尊心里盤算著要立‘門’下哪九個弟子為九方魔主時,就聽準提佛母道:“敢問兩位老師,為何不將陳九公與九方魔主留下?”
  聽準提佛母語氣中帶著幾分質問,阿彌陀佛不禁為自己師弟捏了一把汗,他們師兄弟可沒有陳九公的本事,沒有和道祖平起平坐的資本,萬一觸怒了道祖,可是不會有好果子吃的。不過想到師弟的‘性’格。阿彌陀佛又把心中的擔憂驅散了。
  這時元始天尊也反應過來,只要沒有陳九公,自己和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足以將七大魔主一一打殺。那么兩位合天道的圣人難道就敵不過?
  見鴻鈞老子沒有開口,元始天尊心里暗道不好,“難道那陳九公真能重現盤古神通?”想到此處,心急的元始天尊就想出言詢問,問問兩位老祖到底是有什么隱情,還是真的就怕了陳九公。
  還沒等到元始說話,就見道祖微微一抬手。止住了剛要開口的元始,“吾與師弟聯手,足以將截教教主鎮壓,但以其神通。一戰下來恐怕洪荒破碎,天地重演‘混’沌。”
  道祖說到這里,所有人就都明白了,以道祖和老子二人的神通。確實能拿下陳九公。但拿下陳九公的代價太大了,大的有些得不償失,是天道也不能承受的。所以才將與陳九公妥協。
  想想洪荒破碎,天地重演‘混’沌,洪荒億萬生靈寂滅,自己‘門’下弟子全部隨洪荒而損,無論是元始天尊,還是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全都不說話。
  半響,‘女’媧娘娘艱難地開口:“老師,難道就要任由那陳九公禍‘亂’洪荒不成?”
  如果說這世上有一個人最迫切地期望陳九公倒霉的話,那么這個人一定是‘女’媧娘娘。相比和陳九公有血海深仇的元始天尊,‘女’媧娘娘的心思更為迫切,因為她的妖教即將為陳九公所滅。
  在‘女’媧娘娘期盼的眼神中,老子微微搖頭,“陳九公竊天道氣運于己身,此時氣運正盛,神通無量。想要將其鎮壓,著實不易。”
  “不錯!”老子話音剛落,就聽鴻鈞道:“自此劫后,天道不再限制爾等,去爭氣運吧,去與陳九公爭洪荒氣運吧。待到截教衰頹,就是吾與師弟出手鎮壓陳九公之時。”
  非天地大劫,圣人不可現身洪荒。這是封神之戰后,天道對圣人的約束。但隨著陳九公游離在天外之外,再這樣約束的話,人教佛‘門’妖教的道統就怕就都要滅絕了。
  道祖這一句話,讓四圣喜不自禁,就連阿彌陀佛也是笑容滿面,雖然笑容在他那疾苦的臉上顯得十分怪異,但能看得出阿彌陀佛真的是在高興。就好像去了身上的一道枷鎖,整個人頓時充滿了力量。
  和元始天尊他們不一樣,出了魔界的七大魔主可不敢向陳九公多問什么,在那樣的局勢下,陳九公沒把他們丟下已經是天大的恩典了。
  陳九公并沒有將七魔主帶上金鰲島,而是一路往北,來在北俱蘆洲將他們安頓在光明山上。
  對于陳九公的任何安排,七大魔主都沒有反抗的資本,出了魔界的他們,也就是斬二尸的準圣,還是極普通的那種,也就相當于燧木道人,甚至無法與孔宣‘玉’帝相比reads;。
  在光明山為七大魔主開辟出七個‘洞’府,將他們一一安頓好后,陳九公回到金鰲島。
  等到了羅浮‘洞’前,無當圣母和孔宣早已等候多時,見陳九公回來,連忙一起躬身行禮。
  將二人讓入‘洞’中落座,陳九公道:“今逢量劫,我截教弟子入劫,眼下還要與妖教做過一場,方能得享一時安寧。”
  “妖教……”孔宣聞言眼中寒光一閃,咬牙道:“妖教與我截教因果頗深,是到了了結的時候了!”
  ……
  就在這一天,魔界變了天,上到無極老祖,下到九大魔主,在魔界全成了過去。
  同樣,玄‘門’四教之一的闡教,也消失在洪荒天地之間。
  昆侖山,洪荒萬山祖脈。
  山頂上的‘玉’虛宮突然拔地而起,脫離昆侖山,浮在半空向黑云山處的仙魔兩界通道飄去。
  ‘玉’虛宮動,東勝神洲南瞻部洲上,九仙山乾元山五龍山太華山九宮山清風山金庭山‘玉’泉山,一座座仙山連根拔起,齊飛至黑云山順著仙魔兩界通道進入魔界。
  魔界三重天上。
  原來無極老祖的無極魔道宮,以被昆侖山取代。還是昆侖山上的那座‘玉’虛宮,還是坐在云‘床’上的元始天尊和下方坐在蒲團上的云中子廣成子等人。
  見老師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廣成子忙起身,向前一步躬身道:“老師!”
  元始天尊微微點頭,屈指一彈,一道黑光飛出,飛至廣成子面前,化作魔主石,“汝為魔界魔主,掌中央魔土!”
  廣成子聞言大喜,忙將魔主石抓在手中,向元始天尊拜謝后退到自己的蒲團前坐下。
  緊接著元始天尊又封赤‘精’子為魔界東天魔主,文殊廣法天尊為南方魔主太乙真人為西方魔主‘玉’鼎真人為北方魔主普賢真人為東南天魔主慈航道人為東北天魔主道行天尊為西南天魔主清虛道行天尊為西北天魔主。至此,魔界九大魔主歸位。
  分封魔界之后,元始天尊命廣成子他們去煉化魔主石。此時的‘玉’虛宮中,就只剩下云中子和黃龍真人。
  “黃龍!”
  “弟子在!”
  元始天尊看著黃龍真人半響才說了一句:“黃龍,莫怪為師偏心!”
  “老師!”黃龍真人聞言大駭,連忙撩衣跪倒,大聲道:“老師待黃龍恩重如山,弟子豈敢有大逆不道的心思……”
  元始天尊揮了揮手,輕嘆一聲:“哎……元始‘門’下,皆乃福德之人,只有黃龍你根腳稍淺,災劫不斷。為師雖為你重塑‘肉’身,但你始終脫不得封神榜掌控!罷了!罷了!為師就予你番機緣,此去六道輪回轉世來過,日后可爭那代天封神之位!”
  代天封神之位!
  元始天尊此話一出,云中子眼中‘精’光一閃,黃龍真人更是不堪,身體竟不由自主地晃了晃,但好歹是三‘花’聚頂的金仙,很快就穩住心神,苦澀地道:“老師……”
  黃龍真人可是闡教核心弟子,豈能不知道代天封神是怎么一回事,況且當年闡教‘門’下還出了個姜尚姜子牙。但黃龍真人對代天封神的事并不感興趣,想想當年的姜子牙,的確是威風了得,統帥百萬大軍,統領八百路諸侯伐紂,但又能怎樣?幾個量劫過去了,姜子牙又在哪里?
  元始天尊知道黃龍真人怕什么,輕輕一笑:“代天封神,非大氣運者不可當之!功成之后,更勝火云宮三皇,天道不滅,萬劫不損!”
  “那姜師弟……”聽元始天尊這幾句話,云中子忍不住脫口問道,但話一出口就察覺到了不對,自己這么問不是再質疑老師么?
  元始天尊輕輕擺了擺手,示意云中子和黃龍真人坐下,待二徒在蒲團上重新坐定后,元始天尊才開口道:“當年子牙代天封神,功成后在齊地享四十年君王之福后,被道祖提入紫霄宮,享無量量劫之安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