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703 圣魔之戰下合道

魔界的天是黑的,地也是黑的。今日四圣八魔?戰于魔界天地之間,殺伐間煞氣滾滾,殺氣騰騰,更使昏天暗地,伸手不見五指。
  魔界生靈不知發生了什么了驚天動地的事,有的抬頭張望,有的戰戰兢兢的俯伏于地。
  圣人之下皆螻蟻。這些爭斗的人,哪里會顧忌魔界生靈,只想著如何能夠取勝。
  女媧娘娘獨斗琴魔云魔圣女?ahref='/txt/28797/9392047/'>.乾坤鼎造化鼎懸于其上空護住周身,手持造人鞭不住地攻擊兩大魔主,嘴上還不斷地嘮叨著,勸這二位“棄暗投明”,不要再“助紂為虐”了。
  如果是別人勸,琴魔和云魔圣?ahref='/txt/28797/9392406/'>.或許還能聽進去點,但那天魔老祖的血還沒干,琴魔云魔圣女又豈會相信女媧娘娘。
  見久攻不下,云魔圣人有些著急,口中發生聲聲凄慘的叫聲。
  云魔圣女面相丑陋猙獰,發出的聲音也難聽至,但卻貫穿天地,震耳欲聾。
  琴魔和云魔圣女是魔界九大魔主中僅有的兩位女性,想來互為閨蜜什么的,彼此之間很有默契。聽云魔圣人一叫,琴魔捧著魔琴向前沖去,將云魔圣女護在身后,奮力將女媧娘娘發出的攻擊擋下。
  滾滾魔氣自云魔圣女身上散發出來,轉眼間就將其中的云魔圣女包裹得嚴嚴實實,又聽到一聲凄慘的嚎叫聲,洶涌的魔氣鼓蕩,瞬間更盛。
  魔氣凝實,生出雙臂頭顱,但無下身。這是魔界最常見的天魔,但這只天魔大了,身高千丈,周身燃燒著熊熊魔焰,天魔張開大口,向周圍一轉頭。鯨吞一般將彌漫在方圓里之內的魔氣吸入腹中。
  云魔圣女化作的天魔吞吸了魔氣后,身形又長,轉眼間拔至千丈。似乎還想吞吐魔氣,但見與女媧娘娘爭斗的琴魔已有不支之相,龐大的身軀一動,帶著滔天魔氣滾滾魔氣,就向女媧撲去。
  看到云魔圣女化身千丈天魔,女媧娘娘猜測這是云魔圣女壓箱底的手段,也不敢怠慢,揮手催動雙頂。造化鼎放出玄光護身,乾坤鼎出擊,化作一道黃光擊出。
  天魔長開了大口,一口將乾坤鼎吞入腹中,女媧娘娘頓時就失去了與乾坤鼎的聯系。
  女媧娘娘臉色頓時大變,粉面變得蒼白,大叫一聲,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樣,棄了面前琴魔。拼命向云魔圣女化作的天魔沖去。
  “哪里去!”琴魔輕哼一聲,將手中魔琴往半空中一拋,天魔琴上猛地迸發出一陣黑光,黑光如墨水抖動。抖動間綿延千里,橫在女媧娘娘面前。
  女媧娘娘使造人鞭左右連揮,造人鞭還沒抽在黑光上,就被天魔抓在手中。
  女媧娘娘銀牙緊咬。低喝一聲,運轉玄功,造人鞭上玄黃色光芒流轉。這件功德至寶一頭在女媧娘娘手中,一頭被云魔圣女所化天魔抓住,二人好像角力一般,拉扯著造人鞭。
  別忘了女媧娘娘現在是,琴魔豈會放棄攻擊女媧娘娘的機會,羊脂玉一般手連招,天魔琴化作的黑光緩緩下沉,向女媧娘娘壓下。此時若站在女媧娘娘所在之處,就會有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
  琴魔和云魔圣女發威,將女媧娘娘壓制。但無論是佛門二圣,還?ahref='/txt/28797/10000444/'>.元始天尊,都無法去助她一臂之力,因為他們此時也面臨著對手猛烈的攻擊。
  知是生死存亡之際,不光琴魔云魔圣女會拼命,殺魔滅魔等魔主也不含糊。各個都拿出看家的本領,全力與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廝殺。
  眾人中最拼命的,還得說是元始天尊,此時的他仍保持著剛才的瘋狂,但?ahref='/txt/28797/9392151/'>.陳九公越來越穩,元始天尊心里難免有些著急。
  正所謂:剛不可久,柔不可守。元始天尊也知只要陳九公穩住陣腳后反攻,就是自己落敗之時。此時的元始天尊,暗暗在心里呼喚,呼喚他那大哥,也就是那位即將合道的清圣人。
  清算是胞胎,但顯然不存在什么心電感應之類的東西,元始天尊心底的呼喚不過是一種美好的盼望罷了,盼望老能像前兩次一樣及時趕來。
  可是,當陳九公開始全力反擊時,老也沒有來。按理說魔界打成這樣,老不會不知道。大赤天離魔界雖遠,但對老而言,千萬里途與咫尺無異。
  “清怎還不來?”不光元始天尊在惦記老,陳九公心里也盼望著他能插足魔界,左等右等老也不來,陳九公心中冷哼一聲:“倒要看看你能忍到什么時候!”
  想到此處,陳九公手上一松?ahref='/txt/28797/9392355/'>.盤古幡脫手而飛,向懸于他慶云上的混沌鐘飛去。
  同時弒神槍落下,被陳九公抓在手中,抬手舉槍向元始天尊刺去。
  元始天尊連忙催動萬魔旗,萬魔旗飛至身前,旗面上黑光陣陣,擋住弒神槍。元始天尊抖手將寶混元劍祭起,寶混元劍懸于空中,化作千萬道紫色劍氣,一條劍氣洪流向盤古幡襲去。
  這時陳九公以收回弒神槍,扶槍而立,那盤古幡以至混沌鐘前。盤古幡在鐘前搖了搖,幡面上射出一道混沌劍氣。驚人的是,這道混沌劍氣不是射向元始天尊,而是射向了混沌鐘。
  混沌鐘一直守護著陳九公,任元始天尊如何攻擊,也不動分毫。可此時,盤古幡發出的混沌劍氣射來,混沌鐘外繚繞的混沌氣流遇混沌劍氣而散。
  混沌劍氣毫無花哨的擊在混沌鐘上,混沌鐘發出“鐺”的一聲,緊接著就化作一大團混沌之氣。
  盤古幡飛入這團混沌之氣中,霎時間一道古樸蒼涼的氣息席卷魔界,一些普通的魔族雙膝一軟,趴在地上連指頭都動彈不得一下。
  這股氣息不但驚動了魔界魔族,正在爭斗中的圣和七大魔主也紛紛尋著氣息望去。
  七大魔主或許不認得,但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看到那懸于陳九公慶云上的斧頭時,都感覺到一股涼意涌上心頭。
  盤古斧!
  盤古斧的斧頭,雖然少了斧桿。但那斧頭是真實的,盤古幡與混沌鐘一起返本還源,為盤古斧頭。
  已然不見了盤古幡的蹤影,由寶混元劍所化的劍氣長河滑向那呈混沌色的斧頭。但見斧頭微微一沉,一道半月形混沌之氣斬出,所過之處,道道紫色劍氣碎作光點。
  元始天尊心中大駭,連忙招手收回寶混元劍,但見那斧頭落下,落在手中。
  少了斧桿。斧頭被陳九公直接抓在手中,將身一晃,整個人瞬間來在元始天尊近前,手舉斧頭落,直接向浮在元始天尊身前的萬魔旗劈去。
  萬魔旗發出的黑光在斧頭面前,和紙糊的沒什么兩樣,斧落而破。
  元始天尊知萬魔旗擋不住盤古斧頭,連忙祭起十二魔道黑蓮。十二魔道黑蓮化作一道黑光飛至萬魔旗上空,蓮臺上沖起十二道黑色氣柱。十二道黑色氣柱圍成一圈,圈中飛出朵朵黑蓮。
  斧頭劈下,什么黑蓮,什么黑色氣柱。全都破碎。盤古斧頭狠狠地劈在十二魔道黑蓮上,十二魔道黑蓮仿佛受到了重創,化作黑光沒入元始天尊體內。
  似乎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至寶受損,元始天尊持劍向陳九公頭上砍去。雖然此時面對盤古斧頭的攻擊。但同時也是陳九公沒有混沌鐘防御的時候,搏上一搏,或許能夠反敗為勝。
  可是隨后出現的天地玄黃玲瓏塔。讓元始天尊的寶混元劍無功而返。在他惱怒的時候,那個雖然不全,卻可以稱作是洪荒第一至寶的斧頭直奔面門劈來。
  十二魔道黑蓮擋了一下,就傷了本體。元始天尊連噴口魔氣,將萬魔旗天魔塔玄黃功德鼎的威力催動到了致。
  道道魔氣托著黑光,外面又有一層玄黃色光芒籠罩,層防御擋在盤古斧頭前,將其硬生生的擋下。
  擋下陳九公一擊,但元始天尊面上沒有絲毫得色,反倒更為凝重,又是噴出口氣,全力催動寶嚴陣以待。
  一擊無果,陳九公不急反笑,淡淡一笑,右手抓在斧頭,左手在斧頭上輕輕一抹,一道耀眼至的紫光自斧頭上竄起,貫穿天地,掃射四。一時間,魔界天地震動,仿佛世界末日來臨,天上雷聲滾滾,大地龜裂,河水倒灌。
  面對陳九公之威,元始天尊面色蒼白,知道接下來的一擊自己擋不住。心中哀痛之時,眼中閃過一絲癲狂之色。
  陳九公微笑著看著咬牙切齒的元始天尊,似乎在等待著什么一樣,始終沒有出手。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自高天上傳來:“吾,清!今合天道,從此天道為吾,吾為天道!”
  話音落下,魔界天地復原,還是那黑蒙蒙的天,但層層黑云凝聚。
  老合天道!
  作為元始天尊唯一的援兵,老沒有來魔界參戰,卻舍身合了天道。
  老曾說過,他要?ahref='/txt/28797/9392195/'>.量劫結束后才會合道,不知為何會提前合道。
  看了眼手中的盤古斧頭,陳九公抬頭向高空望去,只見魔界的黑云上,站著兩個老者,一個是剛剛合道的老,另一個則是鴻鈞。
  “老師!”
  “拜見老師!”
  元始天尊和圣連忙飛到鴻鈞面前,向鴻鈞恭恭敬敬地行禮。拜過鴻鈞后,四人又拜老,無論是圣,還是元始天尊,同樣稱老為師。
  老和鴻鈞,除了樣貌不同之外,表情神態簡直是一模一樣,面對向自己行禮的四人,都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什么也沒有說。
  與鴻鈞老相望,陳九公輕聲道:“恭喜道友了!”
  也不知道陳九公恭喜的是老,還是在恭喜鴻鈞,對于陳九公的“好意”,那兩位不約而同地點頭。然后,鴻鈞道:“截教教主,汝以不在天道之下,此間事與汝無關,快快退去吧。”
  鴻鈞老一現身,七大魔主就像見了貓的老鼠一樣,全都跑到了陳九公身后。聽道祖之言,七大魔主都小心翼翼地看著陳九公,生怕他放棄自己。
  背對著七大魔主,陳九公看不到他們的目光,但能感受到他們的期盼,“天道之下,自有一線生機,還望道祖高抬貴手,放過這幾位魔主。”
  陳九公話音剛落,不等鴻鈞開口,老就硬生生地道:“陳九公,汝逼迫吾提前合道,端得不為人。天道之下,為吾與鴻鈞道兄所掌,豈容汝指手畫腳。”
  “莫不是還想做過一番不成?”陳九公一瞪眼,眼中紫光流轉,手中盤古斧頭上也閃過幽幽紫光。
  毫不退讓的與陳九公對視,老左臂緩緩抬起,把手伸向了元始天尊。
  雖然老沒說話,但元始天尊心領神會,手上玄黃色光芒一閃,一個白森森的圈現于其掌上。
  功德至寶金剛鐲!
  當年老西行,化胡為佛立小乘佛教,立教功德降下,被老祭煉,煉出這功德至寶金剛鐲。
  后有人教護法麒麟王入魔,將金剛鐲帶入魔界,在麒麟王被元始天尊控制后,金剛鐲又落入元始天尊手中。直至今日,這寶貝才物歸原主。
  一手提著扁拐,一手抓著金剛鐲,身上道袍無風自動,白發白須飄揚。雖然是一臉的淡然,但顯而易見的是,老是要和陳九公做過一場。
  看了老一樣,鴻鈞右手一抖手中竹杖,左手中白光一閃,左手上現出造化玉碟。“截教教主,退去吧!”
  “教主慈悲,救救我等啊!”
  “無天愿奉教主為主,只望教主……”
  鴻鈞話音剛落,就見七大魔主一一跪倒,向陳九公哀求。他們都知道,陳九公要是放棄他們,他們就會像波旬和天魔老祖一樣,落得個神形俱滅的下場。
  “都起來!”陳九公頭也不回的說了一句,然后左手不斷地在盤古斧頭上摩挲,“吾若就此離去,豈不會被人說是怕了爾等?要戰,便戰,且來做過一番就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