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702 圣魔之戰上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而元始天尊和陳九公之間的因果恩怨,又豈是簡單的“仇人”二字能夠訴說得盡的?
  眼見陳九公去而復返,還要唆使七位魔主把自己轟出魔界,元始天尊又氣又怒。
  見元始天尊雙眼通紅,似乎有要發瘋的趨勢,準提佛母連忙道:“元始道友,且不可因小失大,叫陳九公鉆了空!”
  準提佛母的話,就好像一盆涼水,將元始天尊澆了個透心涼的同時,卻也讓元始天尊恢復了冷靜。
  “絕不能讓七大魔主和陳九公聯手!”元始天尊也不是莽撞之人,單就陳九公,他們四圣聯手都對付不了。要是讓他和七大魔主聯起手來,那被轟出魔界都是輕的,弄不好都得被他們給鎮壓。
  想到此處,元始天尊反手將寶混元劍收起,溫和地向七大魔主道:“七位魔主莫要聽陳九公胡言亂語,元始受天道之封,掌魔道,行魔劫,豈會傷害諸位?”
  剛才還是要打要殺的,轉眼間態就來了個一八十的大轉變,元始天尊變臉之快,讓七大魔主面面相覷,讓準提佛母暗暗搖頭。
  “諸位魔主,休要受這廝蒙蔽。”陳九公對七大魔主道:“這廝連同圣,殘害波旬,殺害天魔老祖,其人可恥,其心可誅。諸位魔主與他聯手,無異于與虎謀皮。”
  陳九公此話一出,七大魔主頓時反應過來,魔無天大聲道:“截教教主所言甚是,若叫元始入主魔界,我等必為其所害!”說完,無天將身一晃,人已出現在陳九公身旁。
  魔界魔主,同氣連枝。況且陳九公說的在理,所以在無天有所行動之后,其余六大魔主紛紛來到陳九公身旁。與陳九公并肩而立,虎視眈眈地盯著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
  “麻煩大了!”對上云魔圣女不善的目光,準提佛母心頭一顫,暗道不好。悔不該貪圖十二血蓮。而與元始天尊入魔界,現在可倒好了,進來容易,出去就難了。
  不是準提佛母膽小,而是對手實力強了。陳九公加七大魔主,根本不是他們四圣能應對得了的。就算老趕來,合五圣之力,也化解不了眼前的局面。
  以前總是被人群毆,今日好不容要圍毆別人,陳九公哪能放過這么好的機會,左臂如刀向下一揮,一道混沌氣流隨手臂而現,化作盤古幡被陳九公抓在手中,大喊道:“將元始鎮壓。諸位魔主仍可執掌魔界!”
  “教主所言大善!”
  “吾等就依教主之言!”
  ……
  陳九公的話得到了七大魔主的響應,七大魔主紛紛亮出魔寶魔兵。
  眼看著戰事一觸即發,但七大魔主默契的都沒有出手,而是目視陳九公。
  陳九公明白他們的心思,哈哈一笑,揮臂輪幡。
  盤古幡一動,幡面一展,射出道道混沌劍氣,鋪天蓋地的向四圣殺去。
  陳九公隨意的一擊,不見得有多大的威力。但對七大魔主而言,就好像米賽場上的一聲槍響,接收到信號的七大魔主紛紛出手,向四圣殺去。
  剛一交手。四圣就被七大魔主逼落下風。按理說以四圣的神通,不至于是眼下的局面,但有陳九公在一旁虎視眈眈,叫他們不敢放手一戰。
  “也叫爾等知道被人圍攻是什么滋味!”見四圣被七大魔主殺得手忙腳亂,在一旁悠然觀戰的陳九公暗笑,同時不時地催動盤古幡。發出一**劍氣,從旁騷擾四圣。
  “師妹小心!”見混沌劍氣襲來,元始天尊連忙催動天魔旗,為女媧娘娘遮擋住。此時女媧娘娘正被云魔圣女和無天圍攻,根本騰不出手來防御混沌劍氣。
  為女媧娘娘擋下混沌劍氣后,元始天尊又以玄黃功德鼎助準提佛母一臂之力。
  難得元始這么善良,陳九公大袖一甩,青萍劍毀天劍弒神槍摧天杖,四件靈寶相繼從袖中飛出,先后先元始天尊殺去。
  見道道寶光襲來,元始天尊就顧不得隊友們了,在陳九公的攻擊下,護住自己才是關鍵。
  施展靈寶逼住元始天尊,叫他無法支援佛門二圣和女媧娘娘,除此之外陳九公就再沒有多的動作。
  圣慢慢地穩住陣腳,漸漸地開始反攻,一時間陣中局面逆轉,七大魔主從上風落至下風,眼瞅著有不敵之相。
  全力擋住準提佛母一擊,被七寶妙樹杖擊退,披頭散發的無天怪叫一聲,一邊沖上去幫助魔天王,一邊沖著陳九公喊道:“洪荒皆知教主神通廣大,乃諸圣之首,為何拿不下個元始?”
  “魔主莫慌,且看本教主神通!”聽無天之言,陳九公神色一正,飛身而上,揮盤古幡向元始天尊殺去。
  “起!”元始天尊催動魔道寶,萬丈魔光暴起,魔光中億萬魔頭呼嘯,從四面八方向陳九公撲去。
  陳九公揮動盤古幡,盤古幡幡面展開,億萬紫色豪光閃現,紫光閃動間,一只只魔頭被紫光從中裂開。
  翻手輪幡向元始天尊橫掃間,陳九公同時催動青萍劍毀天劍殺向阿彌陀佛,以弒神槍去刺女媧娘娘,拿摧天杖去打準提佛母。
  因為剛才大發神威打退了魔無天,此時準提佛母正遭受無天魔心童和魔天王大魔主圍攻。雖然感覺到身后一陣陰風襲來,但準提佛母根本騰不出來抵御,被摧天杖擊在后背上,直將他打的一個踉蹌。
  身為魔主,又豈是等閑之輩?見準提佛母露出這么大一個破綻,大魔主豈能錯失良機?趁機出手,將準提佛母打的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一時間只見準提佛母狼狽不堪,十二色蓮臺以護不住周身,連連被大魔主打在身上。
  師弟受難,阿彌陀佛這做師兄的豈能袖手旁觀,連忙催動九金蓮去援助準提佛母。但他周圍也有殺滅二魔,還有陳九公的青萍毀天雙劍,僅靠十二造化青蓮防身。卻是有些吃力。
  不巧的是,殺滅二魔一個修煉殺戮之道,一個修煉毀滅之道,殺伐強利。見阿彌陀佛祭九金蓮去助準提佛母。兩大魔主非常有默契地一起發威,殺魔劍滅魔刀上兇焰滔天,瞬間撕開十二造化青蓮的防御,驚得阿彌陀佛飛身暴退,以戒刀連揮帶斬。奮力抵擋。
  阿彌陀佛道行高深,這是毋庸置疑的,全力以寂滅之道硬抗二魔,,顯盡一教教主之威,圣人之蓋世神通。
  “啪!”
  一聲脆響,擊碎了阿彌陀佛的雄風。不知什么時候,摧天杖繞到了他背后,化作一道紫光擊在阿彌陀佛后腦上。阿彌陀佛腦袋一疼,只覺得腦袋嗡嗡作響。整個人被打得五迷道七葷八素。栽兩栽,晃兩晃,險些撲倒在半空。
  十二造化青蓮浮在阿彌陀佛頭頂,垂下條條青氣,護住其身。阿彌陀佛周身金白二色佛光閃耀,讓他在頭暈目眩之下,也不致有失。
  殺魔滅魔心知今日是自己存亡之時,齊齊咆哮著催動殺魔劍滅魔刀,向阿彌陀佛狠狠殺去。
  殺魔劍滅魔刀撕破阿彌陀佛的護身佛光,斬碎了十二造化青蓮垂下的青氣。劍刺阿彌陀佛胸膛,刀劈阿彌陀佛左肩。
  混元圣人,萬劫不磨不滅。雖然這個神話已在陳九公劍下破滅,但對殺滅二魔而言。即使他們神通可比圣人,但全力出手之下,也不過刺破斬破了阿彌陀佛的僧衣罷了。
  被兩大魔主落了圣人面皮,阿彌陀佛疾苦的臉上一紅,又羞又怒之下,兇惡地向殺魔撲去。戒刀在阿彌陀佛手中長至千丈,挾萬丈白光向殺魔腰間掃去。
  白光映在殺魔臉上,照出殺魔恐慌的神色。魔主可敵圣人,但絕非不死不滅之身,面對阿彌陀佛全力一擊,殺魔只覺得自己在元神隨之震顫,心中下意識地想躲,但卻發現方圓丈盡被這一刀籠罩,根本無法脫身。
  “吾命休矣!”此時的殺魔不光覺得全身從頭到腳都在發冷,心底更是被寒意籠罩,撇了一眼那瘋狂向阿彌陀佛撲去的滅魔,殺魔將心一橫,決意不能束手待斃。
  “鐺……”
  一聲鐘響落在殺魔耳中,就仿佛是天籟之音,混沌鐘出現在殺魔頭頂,古樸的鐘聲上散發著幽幽光芒,垂下道道混沌氣流。
  “元始道友!”見自己全力一刀被混沌鐘擋住,阿彌陀佛沖著遠處的元始天尊大吼一聲。阿彌陀佛急了,不求元始天尊能壓制陳九公,甚至不求他能完全地將陳九公牽制住,無論是在進攻端,還是在防守端,只要在某一端牽制住陳九公,就有機會將七大魔主一一打殺。就像剛才,如果沒有陳九公的混沌鐘,殺魔必死。殺魔一死,局勢頓時就會逆轉。
  元始天尊輕哼一聲,手捧寶混元劍向陳九公殺去,出手間帶著幾分決然,寶混元劍上紫光凜冽,殺機四射。
  說起來元始天尊也是蠻郁悶的,入魔道斬無,立下魔劫補全天道,為魔界,在魔界中理當是無敵的存在。就像那些個魔主,出了魔界是準圣,但在魔界中就可與圣人爭鋒。按理說,元始天尊在魔界外是圣人,在魔界中理當是更強的存在。
  就像那無老祖,如不是被天道逼出魔界,在魔界中占據主場優勢的話,元始天尊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可現在呢,元始天尊覺得自己在魔界外什么樣,在魔界中卻還是什么樣,戰力沒有一絲一毫的增長。
  這讓元始天尊很是困惑,所以在剛才很長一段時間內,這位魔道圣人都在琢磨這個事。
  好在是入主魔界之后,本身氣運與整個魔界相連,元始天尊推算了半響之后,才有了結果。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還是出自他自己本身,因為他殺了魔主波旬,而魔主天魔老祖也間接因他而死,眼下魔界九方魔主不全,魔界氣運不全,他這個魔界之祖也就無法借魔界氣運為己用。
  當算清了這些以后,元始天尊也聽到了阿彌陀佛的吼聲,見混沌鐘將殺魔從戒刀下救出,元始天尊心念一轉,就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已至此,也不去懊惱,元始天尊直接合劍殺向陳九公。
  大衍五十,天道四九,遁去其一。天道之下,自有一線生機。元始天尊清楚得很,只要將陳九公牽制住,未必不能扭轉戰局。
  不得不說,這一次元始天尊真的是拼了,也是仗著四件防御至寶護身,元始天尊毫不顧忌的全力出手,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搏命的架勢,將往日的高貴拋得一干二凈,就像瘋狗一樣撲過去肆意撕咬,毫無章法。
  可就是這樣的無賴打法,才是最讓人頭疼的。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屢屢敗在陳九公手中,元始天尊可謂是將里面都丟了個干凈,現在也顧不得什么面皮了。但陳九公不行啊,作為諸圣之首,執掌大教的混元教主,要是一個不慎被寶混元劍擦上一點碰上一下,在袍服上撕開個口,也是丟臉啊。
  所以陳九公謹慎地將混沌鐘懸于頂上,抵擋元始天尊發瘋之下的亂劍。同時又持盤古幡主攻,催動青萍劍毀天劍摧天杖弒神槍輔攻,試圖破開元始天尊的層層防御。
  雖然無法集魔界氣運于一身,但身處魔界中,頭頂上是魔界的天,腳下方是魔界的大地,有源源不斷的魔氣為后盾,萬魔旗天魔塔和十二魔道黑蓮,魔道寶才展現出其玄妙之處,無數魔頭橫頭飛舞,滿布天際,呼嘯咆哮。又有魔光魔氣層層疊疊,守護著元始天尊。
  還有功德至寶玄黃功德鼎,在元始天尊頭頂黑云之上浮浮沉沉之間,散發陣陣玄黃功德之光,使元始天尊周身之外,永遠籠罩著一層堅實的防御。
  “越來越不好對付了!”陳九公搖起盤古幡,蕩開層層魔氣,斬破重重魔光,幡面上閃起的紫光將一個個魔頭撕碎,最后被玄黃功德之光所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