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5)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5)     

截教仙701 波旬之死

不是什么人都有陳九公的本事,波旬道行不過斬二尸的準圣,能敵圣人不過是仗了地利罷了,哪里敵得過佛門二圣聯手。@@點@小@說,
  阿彌陀佛攻,準提佛母守,好像欺負人似得把波旬打得頭破血流。
  從十二品血蓮上躍起,波旬發瘋似得向阿彌陀佛撲去,手中巨鐮挾血氣橫斬,其威赫赫。
  準提佛母早就祭起了十二品三色蓮臺,放出三色光芒,阻擋波旬。又將七寶妙樹杖隱于暗中,偷襲在波旬背上。
  被七寶妙樹杖打得一個踉蹌,波旬險些跌下十二品血蓮。剛剛穩住身形的波旬,察覺到一絲殺機,連忙催動十二品血蓮護身。
  “爾等身為混元圣人,竟然……”看著被血色光幕阻攔下來的三寶混元劍,波旬悲憤萬分,要是圣人都墮落到偷襲的地步,那真是……。
  還沒等波旬將心中的憤怒用怒罵表達出來,阿彌陀佛的戒刀至,戒刀上白森森的光芒流轉,十二品血蓮催發出血色光幕遇戒刀而散。
  以寂滅之道破開十二品血蓮的防御,阿彌陀佛大喝一聲,那三尺長的戒刀暴長,直至百丈,兇猛地向波旬斬去。
  前有戒刀,后有三寶混元劍,又有七寶妙樹杖隱于暗中,波旬心知無法脫難,眼看一些族人趁機逃走,將心一橫,腳下十二品血蓮猛烈轉動,托著波旬向阿彌陀佛撞去。
  眼看波旬要拼命,阿彌陀佛連忙抽刀退走,在他后面不遠處,有貼心的準提佛母沖上前,大手一揮,青、白、紅三色佛光流轉,形成一道三色光幕。
  波旬的修羅鐮斬在光幕上,在波旬拼命時。修羅鐮爆發出遠勝往日的銳利,撕碎光幕,狠狠地向準提佛母斬去。
  準提佛母冷哼一聲,將手中七寶妙樹杖一搖,七寶妙樹杖上七彩光芒大作,杖上七寶齊動,發出清脆的響聲。迎上阿修羅一刷,波旬只覺得手上一輕,修羅鐮被七寶妙樹杖刷得一沉,連帶著持鐮的波旬也跟著往下一墜。
  波旬大叫一聲。揚起修羅鐮,卻覺得頭上光亮一暗,一寶如泰山壓頂般砸下。
  波旬抬頭一看,見那高聳的天魔塔落下,忙將十二品血蓮祭起。
  十二品血蓮上光芒大作,去托落下的天魔塔,卻有三寶混元劍、戒刀齊齊襲來。
  波旬揮刀連斬,左右抵擋,可擋住三寶混元劍。卻沒擋住戒刀。戒刀在空中轉了一個圈,刁鉆地劃向波旬肋下,瞬間在波旬肋下開了一道口子。
  波旬下意識地低頭一看,只見傷口處白光流轉。鮮血自傷口潺潺流出。
  波旬催動魔功,試圖止住鮮血,但傷口處的白光隱隱間更盛,疼得波旬嘴角一裂。
  “波旬!還不束手就擒!”見時候差不多了。元始天尊大喝一聲,用手一指,天魔塔上有道道黑氣垂下。黑氣壓得十二品血蓮發出的血光下沉,致使十二品血蓮往波旬頭頂壓下。
  波旬剛要抵抗,就見七彩光芒一閃,被迎面而來的七寶妙樹杖擊中面門,打得仰面栽倒。
  擊倒了波旬,手持七寶妙樹杖的準提佛母,如柳絮般隨風向十二品血蓮飄來,揮七寶妙樹杖向十二品血蓮連刷。
  又有阿彌陀佛雙手結印,泛著白、金二色佛光的佛印重重地壓在十二品血蓮上。
  起身的波旬又驚又恐地看著不斷縮小的十二品血蓮,頂上沖起一股血氣,血氣化作一只三足異獸,向十二品血蓮撲去。卻有三寶混元劍凌空飛至,將血獸斬做兩段。
  三寶混元劍又奔波旬而來,劍身上迸發出耀眼的紫光,,力劈而下。
  波旬將修羅鐮一橫,去擋三寶混元劍。不想那正在鎮壓十二品血蓮的阿彌陀佛,抬手祭起戒刀,一刀斬來。
  戒刀破開波旬的護體魔光,逼波旬以修羅鐮抵擋。元始天尊趁機催動三寶混元劍,三寶混元劍微微一震,一化為三,三道紫色劍光直刺,被波旬擋住一道,躲過一道,剩下的一道卻自其眉心刺入。
  劍光刺破波旬頭顱,自眉心入,從腦后出。再看波旬,生機全無,手一松,修羅鐮滑落,被元始天尊收起。
  看著從空跌落魔土上的波旬尸身,元始天尊眉頭一皺,取出萬魔旗一搖,無數魔頭自旗面上飛出,撲下波旬尸身。
  這時有散落的阿修羅眾未走,爭相向波旬尸身沖去,遇從四方呼嘯而來的魔頭,這些阿修羅眾全都被魔頭吞噬了生機。
  魔頭們撲到波旬身前,大口地在他身上撕咬,將波旬血肉吞食得干凈凈,只剩一塊黑色的石頭孤零零的留在地上。
  吞吃波旬后,魔頭飛回萬魔旗中,有一只卻將那黑石叼到元始天尊面前。
  伸手將黑石握在手中,元始天尊哈哈一笑,這黑石乃魔主之根本。當年陳九公斬殺殘缺魔主后,得到這塊黑石,將其予了波旬,使波旬成了魔界西南魔主。也就是說,有了這黑石,就能叫自己門下眾弟子中的一位成為魔主。
  波旬死后,十二品血蓮自然成了無主之物,被七寶妙樹杖一刷,化作面盆大小,落入準提佛母懷中。
  手捧十二品血蓮,準提佛母大喜,連忙分出一縷元神進入十二品血蓮中。這十二品血蓮不過頂級先天靈寶,圣人煉化起來非常容易,轉眼就被準提佛母煉化。
  煉化十二品血蓮后,準提佛母驚訝地發現,在十二品血蓮中,還有一件先天靈寶。只是有元始天尊在一旁,準提佛母沒敢聲張。
  十二品血蓮是元始天尊早就答應佛門二圣的,自是不會反悔。現在眼看準提佛母收了十二品血蓮,元始天尊心念一轉,想繼續利用他們師兄弟,幫助自己將魔界眾魔主一一打殺。
  元始天尊剛要開口,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抬頭向南望去。
  南方飛來一道玄光,玄光中傳來熟悉的氣息,正是女媧娘娘。
  女媧娘娘出現與否,元始天尊并不在意,讓元始天尊在意的是,在女媧娘娘身后緊追不舍的七大魔主。
  東方琴魔,西魔無天,殺滅雙魔、云魔圣女、魔心童子、魔天王,波旬身死后,除天魔老祖之外的七大魔主,全跟在女媧娘娘身后。見他們一個個不斷催動魔法攻擊前面逃竄的女媧娘娘,這明顯不是簡單的追逐。
  “這女媧……”見女媧娘娘引動七大魔主追殺,元始天尊恨得咬牙切齒。按他的打算,是不斷出擊,前往各方魔土襲殺各方魔主,不讓他們聯手。誰想女媧娘娘偏偏惹出禍端,將七大魔主全都引來。
  雖然不知道女媧娘娘到底做了什么,讓眾魔主如此憤怒,但此時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眼下局面該如何應對。
  “元始師兄!”女媧娘娘往西南魔土來,就是要與元始天尊和佛門二圣匯合,見他們就在眼前,女媧娘娘長舒了一口氣,本身速度頓時提升三成,一直飛至元始天尊面前,翻手取出一物,遞到元始天尊面前。“師兄,小妹為你取來了此物!”
  看著女媧娘娘掌心上,那鵝卵般大小的黑石,元始天尊嘴角一扯,臉上強擠出一絲笑容。
  目光掃過那追來的七大魔主,元始天尊知道女媧娘娘掌上這塊魔主本源是天魔老祖的那塊,雖然不清楚女媧娘娘為什么要殺天魔老祖,但不用問也知道這娘們心里的小算盤肯定敲得啪啪響。
  這魔主本源就放在面前,你說元始天尊是拿還是不拿?要是拿,就得為女媧娘娘扛下后面的麻煩。要是不拿,那又是不可能的。
  “真是勞煩師妹了!”元始天尊強忍著不發火,伸手從女媧娘娘接過魔主本源,暗自長舒一口氣,免得忍不住怒火沖女媧娘娘動手。
  這時,七大魔主已至,見西南魔土上一片狼藉,阿修羅眾尸橫遍野,七大魔主雖厭惡波旬,但此時心中也不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當眾魔主看到元始天尊頭上懸著的天魔塔、萬魔旗后,更是又驚又懼。魔道至寶出現在元始天尊手中,那就意味著魔界之祖無極損落,這對眾魔主而言,就仿佛天塌一樣。
  腳踏十二品魔道黑蓮,元始天尊“義氣”的將女媧娘娘擋在身后,對眾魔主道:“吾元始,為元始天魔,掌魔道,行魔劫。爾等還不皈依,更待何時?”
  元始天尊的話,讓七大魔主心中微涼,但彼此以眼色交換了一下意見,又都堅定起來。
  文魔無天冷哼道:“洪荒仙魔皆知元始無義,少拿話來誆騙吾等!”
  仙魔兩界雖有通道阻隔,但阻隔不了消息的流傳,元始天尊名聲不好是一方面,關鍵的是眾魔主都知道,元始天尊不是孤身一人,他入魔界,肯定會使自己的門人弟子搶占魔主之位。
  橫豎都不會有好,為何不拼上一拼?
  被無天嘲諷,元始天尊頓時火冒三丈,抬手以三寶混元劍遙指無天,“無天小兒……”
  “無天魔主所言大善!”一個清亮的聲音,打斷了元始天尊的怒喝,一道青光自天邊飛來,其速極快,眨眼間就到了陣前。
  青光當空一轉,陳九公出現在眾人面前。
  陳九公沖著無天道:“魔主之言大善,此等無義之人也妄想篡奪魔祖之位,諸位魔主何不與吾截教聯手,將這元始轟出魔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