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8)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8)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8)     

截教仙700 收回混沌鐘

混沌鐘飛起,正遇到沖起的老子。親,百度搜索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老子將手中扁拐一甩,扁拐上撲起一層赤色光幕,光幕仿佛有生命的物,向混沌鐘卷去。
  陳九公爆了元屠阿鼻雙劍,震散了混沌鐘內元始天尊的元神烙印,此時這先天至寶已是無主之物,若被老子收了去,陳九公的元屠阿鼻雙劍可就白瞎了。
  作為一個雁過拔毛的主,陳九公怎肯為他人作嫁?
  元屠阿鼻雙劍毀,誅仙劍陣已破。毀天劍、青萍劍恰好飛來,雙劍如龍沖起,撕破赤光,殺向老子。
  無了赤光阻擋,混沌鐘繼續向高空飛去。
  老子輪開扁拐,抵擋毀天劍、青萍劍,卻見一道紫光自眼前劃過,自己施展一氣化三清化出的三清道人,被紫光一一斬殺。
  老子嘴角一抽,抬起扁拐掃開襲來的弒神槍,抽身退到一旁,看著那將混沌鐘抓在手里的陳九公,眼中寒光流轉。
  這時元始天尊也從天魔塔下鉆了出來,見混沌鐘落在陳九公手里,怒火頓時滿了胸膛。
  一把拉住要沖上去和陳九公拼命的元始天尊,老子輕哼一聲,輕輕搖了搖頭。眼看著陳九公把那還沒煉化的混沌鐘收了起來,這樣再和他做過一場,也搶不下混沌鐘。也怪自己急著把太極圖予了玄都,現在手里沒有至寶,與陳九公相斗根本占不著便宜。
  “哈哈哈……吾去也!”看到元始天尊無比仇視的眼神,陳九公哈哈大笑,抬手一招,青萍劍、毀天劍入手,直接化作一道青光飛走。
  “大兄!”見陳九公離去,元始天尊急著向老子說道:“豈能放任這廝離去!”
  饒是現在老子心中情感已經極為淡薄,此時也不禁暗自埋怨元始天尊,這廝志大才疏,不但屢屢敗在陳九公手里,還總作資敵的事。上次是盤古幡。這回更是把混沌鐘也還給了陳九公,真是豬一樣的隊友。陳九公能有今日之強大,他元始天尊可真是沒少出力啊!
  不過眼下老子還未合道,就不是高高在上的天道掌控者。所以不管心里對元始天尊的有什么不滿,有些不怎么好的話也不能直接說出來。
  就在這時,西方傳來輕微的聲響,老子抬頭望去,見是佛門二圣與女媧娘娘趕來。不禁輕嘆一聲。
  “道友,這……”來在二清近前,見元始天尊臉上一片鐵青,阿彌陀佛心中隱隱感覺不妙,剛要開口詢問,身旁準提佛母輕輕一拉他衣袖,讓他把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
  準提佛母暗暗搖頭,看這局面即使是不問,也能看出來元始天尊又在陳九公手下吃了大虧。
  和佛門二圣不同,看著臉色陰晴不定的元始天尊。女媧娘娘心里暗自竊笑,雖然自己也被陳九公收拾過,但此時看到元始天尊在陳九公手下吃虧,女媧娘娘心里就感覺痛快。
  “師妹!”
  老子的聲音突然在耳旁響起,讓幸災樂禍的女媧娘娘心頭一顫,連忙回應道:“大師兄!”
  不知是否是看出了女媧娘娘的壞心眼兒,老子輕輕搖頭,“貴教還要與截教做過一場,師妹好自為之吧!”說完,腳下生出團團赤云。拄拐離去。
  呆呆地望著老子離去的身影,女媧娘娘心頭就像被一塊大石壓住一樣,剛才對元始天尊的幸災樂,現在消失得無影無蹤。
  每逢天地大劫。各圣人道統要了結一量劫積攢下的因果。此劫,人教退出洪荒舞臺,不爭氣運,不了因果。佛門已與截教做過三場,以佛門死傷慘重,兩位教主損落而告終。闡教呢。人間道統盡滅,三代弟子十不存一。元始天尊更是被陳九公逼得轉入魔道,闡教即將在洪荒消失,與截教之間的戰事也就告一段落。現在,也只有妖教未與截教了結因果。
  想想截教眾仙東歸時,妖教幾番滋事,周天星斗陣、先天五行大陣,還有西昆侖一脈阻路,女媧娘娘心里就是一陣冰涼,這么大的因果,恐怕不好了結啊。
  見女媧娘娘神色不安的樣子,元始天尊心里同樣的幸災樂禍,但嘴上卻說道:“師妹放心,陳九公若與師妹為難,愚兄必傾力相助!”
  “多謝師兄!”聽元始天尊此言,女媧娘娘連忙道謝。不管元始天尊心里打得是什么算盤,但他要幫著自己卻是真的。
  元始天尊都說話了,那佛門作為女媧娘娘的鐵桿盟友,二圣自然是不會落于人口。準提佛母連忙向女媧娘娘打包票,說他們師兄弟必會與妖教并肩作戰。
  對于三圣表達出來的善意,女媧娘娘倒也沒有多想,因為陳九公的強勢,導致三家不得不精誠合作,才能保證不在陳九公手里吃太大的虧。
  該說的話也都說的差不多了,元始天尊向三圣告辭,這就準備入魔界清剿九大魔主。因為還在心疼自己丟失的混沌鐘,元始天尊決定先拿波旬開刀。
  突然想起波旬的十二品血蓮,元始天尊有些后悔,后悔答應將十二品血蓮送給佛門。
  圣人言出法隨,當面說出的話又不能反悔,叫元始天尊好是郁悶。看著那面帶微笑的準提佛母,元始天尊心道:“也不能叫他們光占便宜!”
  想到此處,元始天尊止住腳步,對西方二圣道:“二位何不與我同去,取那十二品血蓮!”
  聽元始天尊這話,阿彌陀佛眼睛一亮,剛要開口應下,卻因準提佛母沒說話,他也就把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
  準提佛母淡淡一笑,應道:“道友相邀,我師兄弟自是恭敬不如從命。”
  元始天尊邀二圣同去,就是想讓他們為自己出力。如果單純的入主魔界,九大魔主或許不會有什么抵觸,但要想把九大魔主都換成自己的門人弟子,魔主們勢必要拼死抵抗。
  九大魔主在魔界,都能與圣人相爭,雖然不是不死不滅之身,但要讓元始天尊以一敵眾九,即使元始天尊再強,也有力不能及之時。如果邀上佛門二圣,那把握就大的多了。
  對于元十天尊相邀,準提佛母欣然同往,就在三圣肩并肩要入魔界時,女媧娘娘在后面喚道:“師兄,可要小妹同去?”
  “這……師妹有心了,請。”元十天尊心知女媧娘娘用心不純,平日她巴不得等著看自己熱鬧,豈會這么好心?但為了讓自己那些門人弟子盡快執掌九方魔土,元十天尊咬咬牙,也就沒有拒絕。
  四圣一起自黑云山處的兩界通道入了魔界,看著那黑色的天,還有黑色的地,元十天尊剛要說話,卻發現女媧娘娘不見了蹤影。
  此時不光是元始天尊,就連佛門二圣也無語了。誰都知道你主動要來魔界是有目的的,但也不用這樣吧。
  準提佛母干笑一聲,道:“娘娘還真是性情中人!”
  “哼!”元始天尊冷哼一聲,對佛門二圣道:“今日還要勞二位出力!”
  “道友放心!我師兄弟必出全力,相助道友!”
  “多謝!”
  心知女媧娘娘私自行事,必會驚動九方魔主,為今之計也只有快快出手,三圣簡單分說幾句,便向西南魔土飛去。
  當年魔界出,陳九公斬殘缺立波旬,將阿修羅族遷至西南魔土。不得不說,這魔界還真適合阿修羅族,在魔界這些年,阿修羅族繁衍生息,已經壯大。
  西南魔土幽冥宮中,波旬來回踱步,在陳九公強行煉化元屠阿鼻雙劍時,波旬留在劍中的元神烙印被他直接抹殺。知道自己丟了元屠阿鼻雙劍,波旬冥冥中感覺到不妙,已經派人去請大梵天、濕婆等阿修羅族強者。
  作為西南魔土之主,三圣破空而入,波旬就有了感應。當他感應到那三股強橫又熟悉的氣息時,波旬才知道,陳九公說的話是真的,真的是有大災臨頭。血氣上涌,面皮上一陣潮紅,波旬悲呼一聲:“老祖,波旬無用,至我族于死地,波旬有罪!”
  說話間,波旬將身一搖,全身骨節嘎嘣嘣作響,全身上下,從頭到腳,生出黑鱗。雙臂猛地向下一震,一道血光橫于掌中化作一二丈來長的鐮刀,修羅七寶之一修羅鐮。
  波旬遁出幽冥宮,懸于天上,聲音傳遍整個西南魔土,“修羅族聽令,出魔界,去人間鉆頭號山!”
  三圣殺入魔界,波旬就知道無極老祖是回不來了。深知道自己絕無生路,眼下能做的就是保全阿修羅族血脈,能保下多少就是多少。而阿修羅族出魔界后,也會如那過街老鼠人人喊打,自己又三番兩次拒絕陳九公的好意,阿修羅族也只能去投奔紅孩兒,希望看在紅孩兒份上,陳九公能顧念一二。
  波旬話音剛落,就見高天上黑光陣陣,魔氣條條。熟悉的天魔塔、萬魔旗和十二品魔道黑蓮,但站在魔道黑蓮上的,卻是不怎么熟悉的元始天尊。
  “波旬,汝若引頸受戮,吾就放阿修羅族一條生路!”
  高高在上,元始天尊望著波旬的眼神,就向看著螻蟻一樣。(未完待續。)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