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667 鴻蒙紫氣

昆侖山,玉虛宮中。
  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上,正在做和陳九公一樣事煉化開天烙印。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
  什么兄弟之情,元始天尊根本就不信。元始天尊心里清楚得很,老子將這開天烙印給自己,無非就是要自己欠下他因果,日后好還給他那弟子玄都。
  所以起初元始天尊真不想要這份開天烙印,但聽老子說通天教主將自己得的那份開天烙印予了陳九公,元始天尊這才將開天烙印收下。
  沒有了盤古幡,元始天尊廢了好大勁才將開天烙印煉化,之后就坐在云床上沉思。得了混沌鐘,失了盤古幡,在別人看來,是不陪不賺,但對自己而言,卻是賠大了。
  元始天尊袍袖一卷,一堆碎片出現在他面前,這堆碎片又大有小,都呈混沌之色。
  元始天尊雙手連連打出一道道法決,只見白光閃閃,那堆碎片一塊塊浮起,在空中拼湊在一起。當所有的碎片拼在一起后,化作一長劍,竟然是那被陳九公毀掉的混元劍。
  陳九公爆了混元劍,奪下盤古幡后,就沖入誅仙劍陣去了。三圣緊追其后,元始天尊則留在誅仙劍陣外煉化混沌鐘。煉化了混沌鐘后,元始天尊沒有立即入誅仙劍陣,而是將散落東海海水之中的混元劍碎片收起。
  一塊塊碎片拼接出混元劍,元始天尊打出道道玉清仙氣,一連十三道玉清仙氣打在混沌劍上,眼看著劍身上一道道裂痕隱隱消失,當元始天尊打出第十四道玉清仙氣時,混元劍猛地一顫,散做碎片紛紛掉在云床上。
  元始天尊眉頭一皺,伸手抓起一把碎片,喃喃道:“看來還得返本還源重新來過……”說著。元始天尊消失在玉虛宮中。
  女媧娘娘剛從大赤天歸來,魂不守舍地回到西極萬妖山妖圣宮中,跌坐在云床上,雙眼無神,心思不知道飛到何處去了。
  見女媧娘娘這般模樣,彩鳳仙子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連忙揮手,示意宮中眾女仙退下,然后彩鳳仙子自己也悄悄地退出妖圣宮。
  剛一出妖圣宮,彩鳳仙子看見彩鵲仙子慌慌張張地跑了過來。“彩鵲,出什么事了,如此慌張?”
  彩鵲仙子忙道:“彩鳳姐姐不好了,闡教教主來了,說是要見娘娘!”
  “什么!”聽彩鵲仙子說元始天尊來了,彩鳳仙子神色一變,慌忙回身進到妖圣宮中。
  彩鳳、彩鵲,還有妖圣宮中女妖,多是女媧娘娘成圣后收入宮中的。在女媧娘娘座前服侍多年。這些女妖都經歷過當年三清堵門,在她們心里,盤古三清是最惡毒的存在。
  進到宮中,來在運床前。彩鳳仙子輕聲喚道:“老師,老師……”
  “嗯?何事?”女媧娘娘回過神來,抬頭看著彩鳳仙子問道。
  “老師,闡教教主來了。”
  “嗯。請!”女媧娘娘淡淡說了一句,讓彩鳳仙子去請元始天尊。此時的女媧娘娘也沒心思思索元始天尊來意,想的是如何在量劫中保全妖教教眾。
  身為女媧娘娘唯一的門人弟子。彩鳳仙子身份也不算低,由她去請元始天尊,也不會叫元始天尊面上掛不住。
  引著元始天尊進到妖圣宮中,彩鳳仙子向女媧娘娘一拜,躬身退出宮去。
  元始天尊也不客氣,用手一指,一道白光自指尖射出,化作一個蒲團。元始天尊在蒲團上坐定,才對女媧娘娘道:“我今日來此,是要向師妹借一件寶貝。”
  見元始天尊如此直接,正合了女媧娘娘心思,此時的女媧娘娘還真沒心思跟他兜圈子,“師妹已自顧不暇,還有什么能幫師兄的?”
  聽女媧娘娘這話,元始天尊心中暗暗冷笑,臉上卻露出和準提佛母一樣溫和的笑容,“師妹只需將乾坤鼎借我用上一用,他日必有厚報!”
  “好!”女媧娘娘要的就是他這句話,玉手一揚,一道黃光落在元始天尊面前,化作那先天靈寶乾坤鼎。
  “多謝師妹!”元始天尊揮袖收了乾坤鼎,向女媧娘娘道了聲謝,然后告辭離去,回昆侖山煉寶去了。
  回到昆侖山后,元始天尊封了玉虛宮,在宮中開鼎煉寶,一煉就是九九八十一。
  八十一日后,九九之數已全,萬里昆侖山盡被紫光籠罩,紫光直沖斗府,映的天地皆紫。
  玉虛宮中,元始天尊捧著一把晶瑩剔透,長約三尺,通體如紫玉的寶劍,自言自語:“嗯,雖不入先天之流,可也不亞于弒神槍、摧天杖。此劍是我融三寶如意與混元劍碎片所得,不如就喚三寶混元劍好了。”
  為了煉制此劍,元始天尊不惜毀了成道之寶三寶如意,連同那些混沌劍的碎片,在乾坤鼎返本還源,又祭煉九九八十一日,才成此劍。
  元始天尊用手不斷地在混元劍上摩挲,真叫一個愛不釋手。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入元始天尊耳中,“速來紫霄宮!”
  “老師……”聽出是鴻鈞道祖的聲音,元始天尊連忙收起愛劍,出玉虛宮,直往三十三天外混沌中行去。
  道祖召喚,不光元始天尊聽見了,老子、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也都聽到了。但不知為何,陳九公卻什么也沒聽到。
  巧的是,此時陳九公剛從金鰲島出來,往天庭去會玉帝、王母。
  剛上了雷火層,陳九公感應到了什么,往西方望去,只見三道光華穿破三十三天,直往混沌中行去。
  “那是……”陳九公看出那三道華光是西方二教三圣所化,不由得一怔,他們去混沌中干什么?
  又感應到了元始天尊的氣息,陳九公扭頭望去,見那一道白光直沖上三十三天。
  見四圣都去往混沌中,陳九公隱隱地猜到了什么,“莫非是道祖相招?”想到此處,陳九公冷哼一聲,化作一道青光,向元始天尊追去。
  當陳九公發現元始天尊的時候,元始天尊同樣也發現了陳九公。察覺到陳九公跟在自己身后,元始天尊也沒在意,他哪里知道道祖相招,只招了他們四個,根本就沒叫陳九公。
  飛著飛著,就見前方天光大亮,紫霄宮就在前方。在紫霄宮前落下,元始天尊向后看了一眼,就走入紫霄宮中。
  陳九公落在紫霄宮前,眼中紫光流轉。突然向南方望去,只見一道赤光破開混沌飛來,陳九公將身一晃,消失在紫霄宮前。
  赤光中,老子眉頭一皺,喃喃道:“陳九公?”來在紫霄宮前后,老子向左右觀望,沒看到陳九公的身影,進入紫霄宮后,見陳九公也沒坐在宮中,這才放心。
  離開了紫霄宮,陳九公沒有上天庭,而是回到羅浮洞中。坐在羅浮洞中,陳九公掐指推算天機,雖然天機模糊一片晦澀,但陳九公右手拇指、食指不斷掐動,左手不斷揮出一道紫光,撥云破霧,在晦澀天機中揪出一絲絲頭緒。
  半響過后,陳九公面色凝重,苦笑道:“卻是有些麻煩了。”話音剛落,就有一道紫氣從陳九公頂上飛出,消失在羅浮洞中。
  紫霄宮中,望著最后那個空蕩蕩的蒲團,除老子外的四圣有些難以相信,道祖相招,陳九公竟然遲遲不來。此時他們還不知道,陳九公已經被天道排擠了。
  當道祖出現在法臺上時,四圣更是震驚。以前都是諸圣齊聚,道祖才會出現,今日陳九公還沒來,道祖就來了,這是怎么回事?
  眾圣參拜過道祖之后,一一坐回蒲團之上,期間有人不住的目視第七個蒲團,想叫道祖收拾那個拒不奉召前來的陳九公,最好能像老子說的,將陳九公鎮壓才好。眾圣相信道祖有這實力,因為那通天教主仍在被道祖鎮壓當中。
  誰知道祖什么也沒說,自顧開始講道,這次講道七七四十九日。好像是從道祖講道中獲益匪淺,元始天尊、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女媧娘娘臉上都掛著笑容。
  七七四十九日一滿,道祖止住話語,停了講道。
  道祖止了講道,眾圣卻都意猶未盡,都在細細體悟這些日子的所得,不知不覺就過了半個時辰。當元始天尊反應過來時,見老子閉目,似乎是神游天外去了,準提佛母欣喜不禁,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阿彌陀佛面色疾苦,皺眉深思。女媧娘娘一會兒面露喜色,一會兒又秀眉輕蹙。
  元始天尊輕輕咳嗽一聲,三圣都回過神來,這才發現道祖仍在。以往道祖講道之后,就兀自離去,今日卻仍在原處不走,著實讓人費解。
  就好像是在等他們一樣,道祖突然睜開雙眼,聲音中不帶一絲感**彩地說道:“天道運轉,天道之下有圣為七。”說到此次,道祖用手一指那第七個蒲團,也就是本來屬于陳九公的那個。
  隨著道祖一指,那個蒲團上沖出一道混沌氣流,混沌氣流有三尺來長,瞬間散開。原來在那混沌氣流中,隱藏著一道紫氣。
  看到這紫氣,四圣皆驚。這紫氣他們認得,不是毀滅之氣,而是那天道至寶鴻蒙紫氣。(未完待續……)i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