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6)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6)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6)     

截教仙666 煉化開天烙印

人族不絕,人教不滅。『,
  自老子立人教至今,歷經巫妖之劫、封神之劫、人間之劫,佛門賢者劫,人教從不為量劫主角,卻也永遠不會衰落。因為人教,以洪荒主角人族為基。只要人族還是洪荒主角一日,人教的地位就不會動搖。
  身為人教教主,老子獨享人族氣運,氣運之雄厚,讓眾圣眼紅。
  今日,老子當著眾圣的面,要將人教教主之位傳于玄都,眾圣知道他將要合道,但心中難免為之驚訝。
  玄都**師聽了老子的話,慌忙跪下,道:“老師,弟子何德何能,此事萬萬使不得啊!”
  老子沒說話,只是把袖一揮,玄都**師只覺得身體不受自己控制,一下子就從地上站了起來。
  玄都**師撲到老子腳前,苦苦哀求,“弟子不才,還請老師收回成命!”
  伸手輕撫玄都頂門,老子淡淡道:“癡兒,為師即將合道,這人教教主之位空出,你不接任,又有何人能傳為師道統?”
  玄都**師怔怔地望著老子,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才好。
  想老子門下兩大弟子,玄都和長眉真人,那長眉真人還未斬尸,總不能叫他接任人教教主之位吧。
  為人教教主,享洪荒主角人族六成氣運,玄都**師如何不知這是天大的好事?但一想到洪荒中復雜的形勢,和那兇殘的陳九公,玄都**師心里一個哆嗦。連自己老師都斗不過陳九公,自己連三尸都未斬,不得陳九公虐死啊。
  一想到這個,玄都**師誠恐地向老子道:“老師,弟子無才無德,恐難當大任啊。”
  老子知其心中擔憂,翻手取出太極圖。左手持圖,右手在太極圖上一抹,太極圖上金光一閃,一道赤光從太極圖中飛出,沒入老子體內。
  老子這是抹去了自己在太極圖中的元神烙印,此時這太極圖成了無主之物。
  將太極圖塞到玄都**師懷里,老子輕聲道:“回你玄都宮,將這太極圖煉化,此寶將為你鎮壓人教氣運。”
  “老師……”手捧太極圖,玄都**師熱淚盈眶。不能自已。
  “去吧!”老子輕輕一揮手,玄都**師就消失在八景宮中。
  送走了玄都**師,老子抬頭將目光投向女媧娘娘,看著一臉不忿的女媧娘娘,老子笑道:“女媧師妹可是心有不甘?”
  “哼!”女媧娘娘冷哼一聲,沒有說話。當年女媧娘娘得天道指引,明自己證道之機緣,才造出洪荒人族。證道后女媧娘娘就將人族丟棄,任他們自生自滅。直至老子以人教為本立下人教,天機才顯示出,當時弱小的人族,將頂替巫妖二族。成為這洪荒天地的主角。
  人族自自己手中出,卻讓老子得了便宜,女媧娘娘心里能好受就怪了。特別是巫妖二族退出洪荒舞臺后,人族遍布三界每一個角落。人教氣運穩固,無人能動搖其根基。這讓獨自待在錦繡天黯然神傷的女媧娘娘,心里更是不忿。
  見女媧娘娘忿忿不語。老子微微搖頭,“師妹不必如此,此劫后師妹可入人教,與玄都同為教主,共掌人教。”
  老子此言一出,女媧娘娘不喜反怒,唾道:“我為妖教教主,入你人教作甚?”
  老子眼中莫名之色一閃,神色一正,“妖教氣運不足,必為他人所滅,師妹好自為之。”
  “什么!”女媧娘娘直從蒲團上站起,氣呼呼地一指老子,就要開罵。
  “娘娘!”
  “娘娘不可!”
  看到女媧娘娘氣急而怒,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連忙上前阻攔。以前也就罷了,現在這老子可是能與陳九公斗個半斤八兩的主,這大赤天又是他的道場,在這兒和他斗,不等著讓他鎮壓呢么。
  人的沖動,就是一陣兒。如果沒有佛門二圣拉著,女媧娘娘肯定已經向老子出手了。但被佛門二圣攔住的一瞬間,女媧娘娘頓時冷靜下來,在心里計較了一下得失,順著佛門二圣下了臺階,重新坐回蒲團上。
  當在蒲團上坐定之后,女媧娘娘的心漸漸平穩下來,當她心平氣和之下,突然明悟過來,老子剛才說的話,雖然不中聽,但恐怕是真的。
  只覺得心頭劇痛,女媧娘娘暗自神傷,自己出身于妖族,為妖族圣人。巫妖劫后,洪荒妖族十不存一,退出洪荒舞臺,隱于北俱蘆洲。直至人間劫時,自己立下妖教,教化洪荒妖族。可僅僅幾千年,妖族又要遭受一場大劫,不是洪荒主角,難道就要被這樣遺棄么。
  感覺到女媧娘娘身上涌出一股凄涼蕭瑟之感,元始天尊微微搖頭,“師妹,守住道心!”
  “哎……”女媧娘娘從傷感中掙脫出來,長嘆一聲,向元始天尊點頭以示感謝,然后向老子道:“方才多有冒犯,師兄莫怪。”
  老子神色如常,不以為意地擺了擺手,卻聽女媧娘娘問道:“還有一事請問師兄,那滅我妖教之人是誰?”
  其實不用問,女媧娘娘心里也隱約能猜得出來。眼下的人教,是不可能了,不說有沒有那個實力,以現在老子的狀態,女媧娘娘就知道他不會與自己為難。作為多年的盟友,雖然奪混沌鐘時發生了些齷齪,但女媧娘娘相信,佛門不會那么做。
  那么,有嫌疑的,就只有闡截二教了。別看元始天尊現在和藹可親的,但在東海上見元始天尊破混沌鐘,女媧娘娘就知道這位師兄詭計多端不可小覷,一定要對他好生防范。但比起元始天尊,最有可能滅妖教的,是那陳九公。
  相比元始天尊,陳九公有那實力,也有那可能。想想幾年前,陳九公對自己的拉攏,女媧娘娘鳳目中寒光一閃。
  還沒等老子開口,就聽一旁的元始天尊道:“師妹何必明知故問,除那陳九公。還有誰人能下這般狠手?”
  元始天尊的話,女媧娘娘根本沒放在心上,依然將目光投向老子,想從他口中得知答案。
  可惜,老子也沒能給女媧娘娘她想要的答案,“此乃天道大勢,他日自知,師妹莫要強求。”
  女媧娘娘聞言,粉面瞬間一片煞白,從蒲團上起身。失魂落魄地走出八景宮。
  見女媧娘娘如此,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相視一眼,都有一股無力感涌上二圣心頭。老子說這事是天道大勢,那么混元圣人也無法改變,此劫之中,妖族必為人所滅,洪荒五教將變為四教。
  這些年,妖族一直依附于佛門之下。女媧娘娘立妖教后,也沒有與佛門分開。妖教興,佛門會隨之受益。妖教若亡,也會有損佛門氣運。而且,想到妖教要為人所滅。二圣心里難免有一種兔死狐悲的凄涼之感。
  與二圣一樣,元始天尊心里亦有同樣的感受。他真的清楚,那滅妖教的,一定是截教。因為他從來沒想過要算計女媧娘娘的妖教。那么破滅妖教的,一定是截教,一定是陳九公。
  想到自己闡教和截教之間的因果。元始天尊心里更加擔憂,雖說闡教有混沌鐘鎮壓氣運,但在如今的陳九公太強大了,強大到超乎元始天尊所想,讓他心中畏懼,不敢掉以輕心。
  “請問兄長,我闡教將如何?”最后,元始天尊還是向老子問出了心中的疑問,想知道自己闡教會不會也遭妖教那樣的厄運。
  在元始天尊失望的目光中,老子搖了搖頭,“不知,真的不知。”
  元始天尊悵然起身,向老子一拱手,轉身出八景宮離去。
  女媧娘娘走了,元始天尊也走了,佛門二圣也起身,告辭離去,但當要跨出八景宮時,準提佛母腳步一頓,頭也不回地說道:“量劫時,還請道友出手對付陳九公。”說完踏出八景宮,與阿彌陀佛一起出大赤天,回靈山去了。
  四圣一一離去,老子坐在宮中,目光掃過八景宮每一個角落,輕嘆一聲:“舍身合天道,不知是對是錯,但愿吾不會后悔。”
  金鰲島,羅浮洞中。
  陳九公坐在蒲團上,雙手將盤古幡按在雙膝上,陳九公連同盤古幡上紫光繚繞,紫光不斷繞動間發出呲呲聲。
  一股青氣自陳九公頂上沖起,青氣化作慶云三花,三花上一團混沌之氣飛起,落在陳九公雙手之間。
  混沌之氣中,是那奇異的景象。其中主角,是那**著身軀,手持開天斧的盤古。
  只見盤古揮斧破開混沌,盤古斧上紫光閃閃,撕開混沌。混沌分開,上方是風火地火,下方鴻蒙未判。
  盤古大吼一聲,將手中盤古斧一震,盤古斧上紫光一閃,化作三道流光,流光沖起,化作一圖、一幡、一鐘,正是那三大先天至寶太極圖、盤古幡、混沌鐘。
  盤古指了指太極圖,手揚起指上,太極圖飛起,發出萬丈金光,金光所過之處,風水地火平息。風水地火平息之后,上方混沌化作清氣上浮。
  盤古又指了指混沌鐘,混沌鐘向下垂去,垂下條條混沌之氣,鎮壓鴻蒙。鴻蒙被混沌鐘鎮壓之后,下方混沌化作濁氣下沉。
  盤古大手一招,盤古幡入手,盤古將手中盤古幡一震,盤古幡暴長,從三丈長直至三千丈,盤古又是一震,盤古幡從三千丈長至六千丈,再震,盤古幡直至萬丈。
  盤古持萬丈盤古幡在手,向上方混沌掃去,盤古幡所過之處,混沌破開,分為上下。太極圖在上清理風水地火,混沌鐘在下鎮壓鴻蒙。
  清氣向上為天,濁氣向下為地。
  陳九公猛地睜開雙眼,見那團開天烙印緩緩向上飛去,陳九公抬手揮幡,盤古幡至,將那團開天烙印打碎。
  開天烙印破碎,化作點點青光,陳九公持幡在空中一掃,那點點青光盡入盤古幡中。
  手上一動,將盤古幡收起,陳九公眼中紫光流轉,口中喃喃道:“若想破開天道,還差兩份開天烙印與開天二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