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4)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4)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4)     

截教仙664 寶塔歸截

血灑東海!
  萬里海水面上浮著一層鮮血。
  雙手死死抱住混沌鐘,元始天尊飛出海面,只見他渾身是血,鮮血將那一塵不染的白袍染得血紅,此時抓著混沌鐘的雙手也在顫抖。
  “道友!”阿彌陀佛踏九金蓮飛到元始天尊身旁。他倒不是多么關心元始天尊,而是想看看元始天尊被陳九公打成什么樣。
  元始天尊手上白光一閃,混沌鐘消失在其懷中,沖阿彌陀佛搖了搖頭,悵然說道:“悔恨當初,未將其打殺,反叫他成了氣候。”說著,轉身就走。
  見元始天尊跑了,阿彌陀佛也很想跟他一起走,但是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還在和陳九公爭奪天地玄黃玲瓏塔散去后化作的玄黃之氣。
  阿彌陀佛看了看那消失在天邊的白光,又看了看準提佛母,狠狠一咬牙,將接引寶幢祭起,向陳九公砸去。
  此時陳九公站在那團玄黃之氣上空,揮動盤古幡,獨斗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
  剛剛還刀兵相向的準提佛母、女媧娘娘,眼下早已忘記了不久前的齷齪,現在是一心一意共抗陳九公。一個牽制,一個不斷地向那團玄黃之氣下手,好叫陳九公分心,無法全力對付他們。
  聽到身后傳來破空之聲,陳九公暴喝一聲,手中盤古幡一掃,盤古幡向女媧娘娘面上扇去。
  女媧娘娘素手一揚,先天五方旗一起消失,混元劍出現在其面前。
  把混元劍抓在手里,女媧娘娘嬌喝一聲,混元劍上紫光一閃,向盤古幡迎去。
  陳九公手上微微一震,盤古幡一顫,幡面上紫光流轉。
  幡劍相碰,女媧娘娘只覺得抓著混元劍的手一麻,只見一道紫光劃過。手上又是一輕。女媧娘娘定睛一看,自己手中的混元劍竟被盤古幡掃折了,斷做兩截。
  女媧娘娘連忙伸手一招,斷開的混元劍。化作二十四顆造化珠,飛入女媧娘娘手里。
  女媧娘娘鳳目中閃過一絲黯然之色,她的二十四顆造化珠沒事,但是修煉多年的造化之道,卻被陳九公一幡掃破。想自己是諸圣之中第一個證道的。現如今反倒不如最后一個證道的陳九公。
  破了女媧娘娘的造化之道,陳九公猛然回身,輪開盤古幡,盤古幡在其手中暴長,直至十丈,一下將阿彌陀佛的接引寶幢抽飛。
  抽飛接引寶幢后,陳九公雙手持幡劈下,向那不斷拿七寶妙樹杖去刷玄黃之氣的準提佛母劈去。
  準提佛母知陳九公一擊之威,連忙飛身暴退。
  盤古幡劈了個空,陳九公持幡的手往上一摟。將盤古幡輪在空中,在空中一轉,打出道道混沌劍氣,向四面八方掃射。
  趁著圣抵擋混沌劍氣,陳九公以盤古幡向下一卷,幡面一卷就將那團玄黃之氣卷在幡中。
  陳九公深吸一口氣,張口吐出一道青光,青光直入玄黃之氣中,那大團玄黃之氣猛地一顫,直化作一尊寶塔沖起。直懸在陳九公頭頂。
  看到陳九公在一瞬間就將天地玄黃玲瓏塔煉化,阿彌陀佛知道這是因為他得盤古幡后道行大進,面色疾苦無比地搖了搖頭,“娘娘、師弟。咱們走吧!”
  戰至此時,四圣沒有破了誅仙劍陣,更沒能滅了截教,甚至連陳九公的面皮也沒能落了。這還不算,反倒讓陳九公道行大進,反倒讓陳九公得了天地玄黃玲瓏塔。
  阿彌陀佛的話傳入女媧娘娘、準提佛母耳中。也被陳九公聽了個正著,抬頭望向阿彌陀佛,陳九公二目之中射出尺紫光,“想走?將你那蓮臺留下再走!”
  “不好!”見陳九公望向自己,嚇得阿彌陀佛心里一哆嗦,大袖一翻,一陣金光護體,向西方飛去。
  不光是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也一起西逃,一個想回靈山,一個想回西萬妖山。
  圣奪而逃,陳九公在后緊追不舍,催盤古幡發出混沌劍氣,向圣襲去。
  “陳九公,休要行兇!”一個冰冷的聲音自九天上飄下,一道金光隨聲落下,在空中一卷,萬丈金光奪人二目。
  混沌劍氣至,打散金光,同時也消失不見。
  萬里赤氣橫空,一老翁住扁拐,踏赤氣而來。
  “清道友……”阿彌陀佛定睛看去,見是老不由得松了一口氣。萬里之,老須臾即至,就當老來在身前時,阿彌陀佛驚訝地發現,自己竟然看不清老的面容。
  不但阿彌陀佛如此,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也都只能看到,在老面上赤光閃閃,看不分明。
  頭頂天地玄黃玲瓏塔,手持盤古幡,陳九公死死盯著老。
  老一手扶扁拐,一手持圖,淡然地與陳九公對視,好不在意被陳九公奪去的天地玄黃玲瓏塔。
  陳九公和老對視,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和女媧娘娘位圣人,就在一旁看著。不知為何,同為混元圣人,圣就感覺在陳九公、老面前弱了一頭。
  如果是往日,在他們心里絕不會有這樣的想法,但今日陳九公得盤古幡之后,展現出來的神通,的確不是自己能匹敵的。
  半響,陳九公幽幽道:“清,你也想合天道?”
  陳九公的聲音很小,但卻仿佛春雷,在耳旁炸響。驚訝地看了看陳九公,又把驚訝的目光轉向老,圣心里翻起了滔天巨浪。
  老神色淡然地微微點了一下頭,手中扁拐指著陳九公頂上懸著的天地玄黃玲瓏塔,“因果已了,吾即將合道!”
  陳九公聞言冷笑,“雖無了這寶塔,但你清乃盤古元神分所化,這因果豈是這般了得?”
  老也不答話,將身一轉,面向圣道:“量劫后,我即合道,合道之日,爾等可來大赤天!”
  老一句話,驚醒了沉思中的圣。準提佛母上前一步,向老一揖,然后道:“道友合道……”
  “清!”陳九公突然開口,打斷了準提佛母的話。一抖手中盤古幡,上前一步對老道:“你為了合道,不惜舍了一切,莫不如將那圖送我好了。”
  聽陳九公的話,老一揚手中圖。“汝要它作甚?”
  陳九公臉上露出莫名的笑容,“我不光要圖,不日還將奪回混沌鐘,到時重現盤古幡,破開這天道,重煉風水地火!”
  陳九公此言一出,圣神色大變,老眼中寒光一閃,“陳九公,好大的野心。”說罷。手中扁拐直向陳九公打去。
  一拐擊出,赤光千里。
  陳九公抬手以盤古幡相迎,盤古幡與扁拐相碰,又發出道道混沌劍氣。
  見混沌劍氣將赤光撕開,老把圖一抖,被混沌劍氣撕碎的赤光全向下一沉,又合在一處。
  陳九公眼中紫光一轉,盤古幡上迸發出耀眼的紫光,連連揮動盤古幡,盤古幡帶著紫光不住劃動。幾下就將千里赤光破的一干二凈。
  破了赤光,陳九公揮幡向老掃去。
  老將圖一抖,圖化作一道金光被老抓在手中,盤古幡掃在圖所化的金光上。老隨手一撥,將盤古幡撥到一旁。順勢揮扁拐向陳九公打去,老喝道:“不識天數,妄想行那逆天之舉,今日就將汝鎮壓。”
  聽老要將自己鎮壓,陳九公不怒反笑。“你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有何手段盡管使來!”說著,右手揮幡向老打去,左手一指頂上高懸的天地玄黃玲瓏塔,天地玄黃玲瓏塔垂下條條玄黃之氣,將老的扁拐擋住。
  老狠狠揮動扁拐,連連向玄黃之氣打去,卻怎么也不破開玄黃之氣。這時,盤古幡擊來,便催動圖發出金光,將盤古幡刷開。
  被老將盤古幡刷來,陳九公微微一怔,猛地一輪盤古幡,盤古幡泛著紫光向圖掃去。“看來道祖講道,這清獲益不淺啊!”
  見陳九公這一擊威力巨大,老隨手把圖一拋,圖在空中展開,圖上陰陽魚轉動,垂下陰陽兩儀之氣,將盤古幡擋住。
  圣在一旁觀戰,見那把自己人殺得落荒而逃的陳九公與老殺得難解難分,準提佛母暗暗向阿彌陀佛和女媧娘娘使個眼色。
  阿彌陀佛輕輕眨了下眼,女媧娘娘微微一笑,圣在無聲之中做出約定,不需要老能戰勝陳九公,只要他能和陳九公斗個半斤八兩,圣就一擁而上,助老將陳九公鎮壓。
  沒錯,就是鎮壓。剛剛聽老說要將陳九公鎮壓,這位圣人就心動了。如今的陳九公,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匹敵的了,甚至四圣齊出,也奈何不得他。截教有這樣一位教主,絕非其他圣人之福。如果能將陳九公鎮壓,截教即使再強大也不足為懼。
  不過圣還是理智的沒有出手,他們在陳九公手中吃虧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誰知道下一秒陳九公會不會大展神威,把老撂倒。所以,圣還在一旁觀望。
  突然,一道玄光從天落下,化作一竹杖,打在陳九公背后,直將陳九公打得一個踉蹌。
  圣看到那竹杖,不禁大喜,相視一眼,齊向陳九公沖去。(未完待續。)
  ps:最近總有兄弟詢問我以前斷更的原因,想想確實是欠大家一個解釋。
  去年曾發過單章,解釋過一次,說自己做了腦垂體手術,身體不好。后來怕這個影響大家心情,就刪掉了那個單章。
  老朋友都知道,在新書期,我更新穩定,一天更新一萬字,二十幾天就超過了字數,下了新書榜。所以,不是我懶,小弟自認人也不錯,但真的是身體受不了。手術了之后,盯著電腦、手機,不一會兒就頭疼、眼睛疼,又時還惡心。斷更期間,無數次想要撿起來,但堅持個一兩天,就受不了了。最后一拖再拖,就拖到現在。
  這期間用了不少中醫療法,也堅持去做按摩,年后感覺不錯,上個月試了試,感覺還能承受得住,就想把這書寫完。
  可能說這話,有人不信,小弟現在真的不是為了賺錢,就是為了把它寫完。前后拖了兩年,這書現在人氣低,根本沒有什么收益,上月甚至有人請我去當槍手,要以一千字四塊錢的價格雇我,我只能呵呵了之。
  以前答應過兄弟們,不斷更、不爛尾、不監。不斷更,是打臉了。但我能不爛尾,不監。xh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