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4)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4)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4)     

截教仙645 貍貓換太子上

無天帶著蕭淑妃等人回到了婆娑凈土,面對師弟期冀的目光,無天心感慚愧。m..c移動網想自己去人間送寶,寶貝沒送出去不說,還把人給帶回了了。對了,寶貝沒送出去,還丟一件了。自己那佛珠,也不知被誰給收走了,還不知道日后能不能找回來了。
  聽完無天講述他往人間的經歷,玄奘不由得眉頭緊皺,“師兄,此事麻煩了!”
  蕭淑妃是佛門爭奪人皇之位的重要棋子,她現在出了事,那么佛門之前的努力就都付之東流了。想到此處,玄奘連忙邀上無天,二人一起往須彌山,去見彌勒尊王佛。
  小乘佛教三大教主齊聚小雷音寺,無天又將自己在人間的經歷講述一遍,但聽無天說完之后,彌勒尊王佛沉思片刻,才道:“如今截教教主強勢無比,闡教萬不會在這個時候還算計我佛門,那軒轅墳三妖恐怕是轉投到了截教門下。”
  “不錯!”彌勒尊王佛話音剛落,就聽玄奘道:“師兄在人間也遇到了截教門人,想來那軒轅墳三妖已被截教門人收服。”
  彌勒尊王佛眼中精光一閃,“以詭計除了蕭淑妃,就去了武人皇路上的絆腳石。好計謀!好手段!”
  玄奘神色凝重,向彌勒尊王佛道:“蕭淑妃一去,我佛門多年謀劃前功盡棄,日后行事恐怕多有不易。”從點化蕭淑妃,到送蕭淑妃入宮,再到將她扶上四妃的位置,佛門可是花了不少力氣。現在蕭淑妃一去,那真叫前功盡棄,佛門再想從頭謀劃一番,恐怕就難了。
  就在這時,那始終只聽不說的無天開口說道:“師弟看那王皇后如何?”
  無天此言一出。玄奘、彌勒齊齊一怔。彌勒尊王佛仿佛抓住了什么,但又覺得云山霧罩,看不分明,便向無天詢問:“無天佛祖的意思是……”
  無天淡淡一笑,輕聲道:“皇后無子。”說罷,起身離去。
  看著無天離去的背影,彌勒尊王佛正色道:“旃檀功德佛。依你看無天佛祖之計如何?”
  玄奘心念急轉,沉思片刻才道:“此計甚妙,只是……”
  彌勒尊王佛一指身旁狴犴。“狴犴尊者可當此重任!”
  玄奘聞言,眼前一亮。笑道:“佛祖此言大善!”
  ……
  當初王皇后召武入宮,是想行那驅虎吞狼之計,驅武斗蕭淑妃。不想武沒入宮幾日,蕭淑妃就出事兒了。自這之后,王皇后發現自己的斗爭對象從蕭淑妃變成了武淑妃。可氣的是,這武淑妃還是自己弄進宮里來的。
  最讓王皇后不忿的是,那武進宮還沒多久。竟然懷上了龍子。子嗣永遠是王皇后心中的痛。若不是膝下無子,她豈會受簫淑妃欺負。眼看著武越來越得寵,王皇后也束手無策,只能整日在宮中生悶氣。
  這日,王皇后剛用了膳,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一閉眼,就做了個夢,還是個美夢。
  夢里王皇后看見一金身佛陀,佛陀手捧一物,對王皇后說:“皇后,接著孩子。”說著,就把懷里的東西沖著王皇后一丟。
  王皇后只是下意識的伸手一接,就將佛陀丟來的東西抱在懷中,之后王皇后就覺得肚腹之中劇烈的疼痛。這一疼,就把王皇后給疼醒了。
  醒了之后,王皇后就覺得肚子不舒服,傳來御醫一號脈,這才知道原來自己有喜了。
  早在李治做太子時,王皇后就是太子妃。這么多年了,也沒能給李治給出一兒半女,藥也沒少吃,香也沒少燒,但肚子就是不鼓。漸漸的,王皇后也死心了,可萬萬沒想到的是,竟有神靈托夢,給自己送來子嗣。
  王皇后深諳后宮斗爭之險惡,沒敢把夢中的事對人說,只是把自己有子的消息放了出去。
  一石激起千層浪,皇后懷孕這是大事。在這個年代,嫡庶有別。皇后之子就是嫡子,無論此子日后是良是莠,都會有得到大唐正統勢力的支持。特別是王皇后出身太原王氏,這個千年世家早在將王皇后嫁給李治的時候,就盼著這一天呢。雖然這一天來得晚了一些,但得到這個消息后,整個王家都沸騰了。
  武得到這個消息后,驚得從軟榻上坐了起來,此時她身旁沒有別人,只有九尾妖狐一人,武直接問道:“此事是真是假?”
  “千真萬確!”九尾妖狐肯定地說道:“昨日二妹傳來消息,說王皇后午睡時,身上曾有一陣金光閃過。”
  “佛門?”武早就想到自己除了蕭淑妃后,佛門必然還會有動作,不想佛門竟然王皇后身上作文章。無論是身份,還是地位,那蕭淑妃都無法與王皇后相提并論,如果真讓王皇后產下嫡子,即使李治再怎么寵愛自己,也拗不過大唐五姓七家,也擰不過滿朝文武。
  武眼中寒光一閃,對九尾妖狐道:“讓小九在王皇后飯菜里做些手腳!”
  九尾妖狐聞言,微微點頭,悄悄地退了下去。
  就這么三天過去了,武從寢宮中出來,抬頭向皇后寢宮望去,只見金光繚繞,隱隱有真龍凝聚之相。
  這時,九尾妖狐出現在武身旁,輕聲喚道:“娘娘!”
  “嗯。”武心不在焉地應了一聲。
  “娘娘,那王皇后腹中子嗣有真龍之氣相護,二妹連著三天下藥,也未能傷她母子分毫。”
  武道:“今天夜里,你親往皇后宮中走上一遭。”
  “小妖遵旨!”
  當天夜里,武派人請李治前來飲酒賞月。這是怕李治去皇后宮中,到那時有真龍在側,九尾妖狐的妖法傷不了皇后母子。
  在李治入淑妃宮中,直至子時,九尾妖狐化作一道玄光,直入皇后宮中。
  此時皇后已經睡下,在她床前服侍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九頭雉雞精。就這么里應外合的。九尾妖狐就來在了皇后床前。
  九尾妖狐指尖輕指,一道烏光自指尖射出,直向王皇后射去。眼看著烏光將碰到王皇后時,王皇后身上金光一閃,聲聲龍吟,無盡的威嚴撲面而來,直將那九頭雉雞精壓得跪倒在地。
  “不好!竟然是這寶貝!”見王皇后身上發出的金光中。一尊大
  印若隱若現,九尾妖狐見那大印上九條金龍盤踞,不由得大驚失色。
  人族至寶崆峒印!
  見那崆峒印上光華越來越盛。九尾妖狐連忙拉起那癱倒在地九頭雉雞精,化作華光消失在皇后宮中。
  次日。武送李治去上朝后,命人招九尾妖狐過來,待九尾妖狐入宮之后,武揮退了下人,向九尾妖狐問起昨夜之事。
  九尾妖狐苦笑道:“娘娘,那皇后之子乃佛門大能轉世,已將人族至寶崆峒印煉化。小妖實在是無能為力。”
  當日陳九公傳軒轅劍時。就將爭人皇的一些要點告訴了武,武知道龍氣加身之后。萬法不沾。準圣之下,不能傷其分毫。準圣出手倒是可以,但那因果太大了,不但應在那出手的準圣身上,還會牽連他所在的教派。破龍氣誅人皇,這樣的因果,即使圣人也不愿沾染。圣人教派沾了這等因果,大劫之時門下弟子必要遭殃。所以武才能安然地待在皇宮中,不怕佛門、闡教前來加害。
  見武面露難色,九尾妖狐進言道:“娘娘,何不像對付蕭淑妃一般,收拾了王皇后。”在九尾妖狐看來,此事仗著法術是不行了,就只能用凡間的手段。具體什么手段,她雖然是禍亂成湯的天下的主,但手段也就那么幾招,無非就是:栽贓陷害。
  武冷笑:“你道那李治是紂王不成?李治雖當不得明主之稱,但也非昏君。那計謀害蕭淑妃還成,王皇后想都別想。”說到此處,見九尾妖狐臉上一片茫然,武輕嘆一聲,指點她道:“你也不想想,那王皇后已經正宮娘娘,如今又身懷六甲,若生下龍子,那就是嫡子,你說她陰謀作亂,又有誰信?”
  九尾妖狐聽完武的話,連忙低下頭,武說的一點也不假,只要王皇后生下龍子,她那兒子不是太平庸,就不會有失,又何必去鋌而走險,行那謀逆之事?這讓誰一聽,都會感覺其中有陰謀。如果是紂王那亡國之君,聽信讒言的事不足為奇。可李治雖有些軟弱,但絕非昏君。而且此時大唐氣運正盛,對君王斷明是非也有很大的幫助。不像那紂王,他在位時,大商氣運已經消耗殆盡了。
  “娘娘,那該如何是好?”此時九尾妖狐也有些著急,向武道:“要不小妖再往武當山走上一趟,請彌天道尊前來?”
  武搖了搖頭,“此事師兄恐怕是不行了。罷了,你去叫人準備,待我沐浴焚香之后,向老師祝禱,請老師定奪!”
  九尾妖狐連忙去召集宮女,為武燒了香湯,服侍武沐浴。在武出浴后,九尾妖狐將宮女們趕出,為武取出一身白色的道袍。
  武穿好道袍,用根帶子束上頭發,來在九尾妖狐擺好的香案前,燃香祝禱:“老師在上,弟子武誠心叩拜!弟子奉老師之命……”
  武的聲音在宮中回蕩,寢宮早已被九尾妖狐用法力封住,就站在門外的宮女也休想聽見里面一絲聲響。但是,遠在東海金鰲島上的陳九公,卻聽到了武的聲音。
  一邊聽著武的話,陳九公一邊默算天機,半響之后,武的聲音消失,陳九公也算明了前因后果,“好個佛門,竟舍得要準圣轉世,看來這真是要將人皇納入門下了。”說著,陳九公從蒲團上起身,走出羅浮洞。
  “老爺!”羅浮洞外,金霞童子見陳九公出洞,連忙躬身行禮。
  陳九公伸手拉起金霞童子,對他說道:“你好生看守洞府,若有人求見,就讓他明日再來。”說完,陳九公消失在金霞童子面前。
  這時武還在香案前跪著,她是想好了,若是自己老師沒有回應。自己就長跪不起。不行再大哭上一場,不信老師不來。
  當一道青光落下時,武眼前一亮,連拜九拜,“老師!弟子想您了……嗚嗚……”話剛出口,武就發現自己止不住淚水,淚水從眼中流下。
  “哎……癡兒!”陳九公袍袖一甩。將武托起,這武的前身蝎玉,可以說是自己門下唯一的女弟子。別看陳九公對袁洪他們嚴厲的很,但對蝎玉。卻從沒有說過重話。在陳九公心里,徒弟們就是自己子女,窮養兒富養女,女孩兒就得嬌慣一些。
  武起身之后,用袖子拭去淚水。陳九公拿她當女兒,她又何嘗不拿陳九公當父親看。正所謂: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句話在洪荒中更是永遠不變的真理。心狠手辣者不知幾許。但背叛師門者卻寥寥無幾。像那闡教四仙,雖暫時入了佛門。但最后不也歸回闡教門下了么。那懼留孫,更是為此付出了性命。
  陳九公盤膝坐在香案前,往身旁一指,溫和地說道:“坐下說話。”
  武乖巧地跪坐在陳九公身旁,擺了擺手示意九尾妖狐過來拜見。
  能有一個拜見圣人的機會,九尾妖狐心里別提有多激動了,感激武的同時,九尾妖狐來在陳九公面前,鄭重地跪倒,連拜九拜。
  陳九公知道她的根腳,見她向自己跪拜之后,才開口道:“你本出身妖族,曾奉女媧娘娘詔命禍亂人間江山,幾經周折皈依我截教門下。今日有我做主,準你拜我這徒兒為師,不知你可愿意?”
  九尾妖狐聞言,心中大喜。雖說武修為低,輩分也不高,但她可是圣人親傳弟子,自己入了她門下,那就是圣人徒孫,這可了不得了。況且這武還有人皇之命,自己跟著她豈不是前途無量?雖說現在王皇后腹中孩兒也有人皇之相,但在九尾妖狐看來,截教教主都臨凡了,那王皇后和她背后的佛門就如那秋后的螞蚱,蹦不了幾天了。
  九尾妖狐忙不迭地道:“小妖愿意!小妖愿意!”
  陳九公聞言,不禁一皺眉頭,“入我截教,豈可以妖自居。”
  武看了一眼那被嚇得臉色蒼白的九尾妖狐,向陳九公道:“老師,我這弟子無名無姓,還請老師開恩,賜她個名。”
  “原來如此。”陳九公略一思索,道:“你乃九尾狐成道,不可忘本,就以胡為姓。名么,名如何?”
  圣人賜名,是何等大的榮耀?就是要你叫旺財、大黑,你也得認。九尾妖狐,不,胡豈敢說不,連忙拜謝,“弟子胡,拜謝教主!”
  一旁的武連忙也奉上馬屁,“神珠為,老師這名字起的好啊。”
  陳九公微微搖頭,向武問道:“還記得我截教規矩么?”
  武連忙起身,向陳九公拜道:“弟子不敢忘。”
  “好!那就引她入門吧!”
  “弟子遵命!”武又向陳九公一拜,接著就引胡入門,先是拜見祖師陳九公,然后又命胡行拜師之禮。
  入伙之后,接下來就該發裝備了。陳九公袍袖一甩,三點流光從袖中飛出,化作二劍、一幡浮在胡面前。“入我門下,賜你三寶。陰陽二劍,乃我取首山之銅,采后天陰陽二氣所煉,成劍后一陰一陽,不但可助你殺敵,還能布兩儀劍陣御敵。”說到此處,陳九公向武問道:“沒忘了我截教兩儀陣法吧?”
  武連忙搖頭,以她對陳九公的了解,凡事都好說,但截教十大基礎陣法,你不能不會,不會就要挨罰。所以,武別的不會,十大陣法可都學明白了。
  “那就好!”陳九公又說那幡,“此幡乃我截教同門采星辰之精所煉的星辰幡,此寶不光可用來護身,也是我截教門人的憑證。見幡如見人,有此幡就是我截教弟子。”
  “多謝祖師賜寶!”胡心里高興,收了三件寶物向陳九公拜謝。
  陳九公又取出兩把星辰劍、兩支星辰幡遞給武,“軒轅墳三妖,其余二妖也入你門下吧。”
  “弟子代兩位妹妹,拜謝祖師!”聽陳九公要武收九頭雉雞精和玉石琵琶精也入門,胡連忙又拜。
  至此拜師的事告一段落,陳九公想起自己來意,對武說:“你的事,為師都知道了。盡管放心,只要有為師在,那人皇之位必然是你的。”
  “謝老師!”從陳九公口中得到應許,武大喜,但想到事情的棘手,便向陳九公問道:“老師,您莫不是要親自出手吧?”
  陳九公笑著搖了搖頭,“徒兒,為師若出手,豈不叫人恥笑?”
  武想想也是,雖然爭人皇是大事,但自己老師是混元圣人,要是出手對付個婦人,會被其他圣人笑話死的。
  在徒子徒孫面前,陳九公也沒什么好隱瞞的,直接將自己心中算計道出。陳九公說完以后,抬頭一看,只見武、胡都目瞪口呆的望著自己。
  “難道我剛才的話太驚世駭俗了?”陳九公心里想著,同時輕咳兩聲。
  回過神來,武撲到陳九公面前,美麗的大眼睛中閃著小星星問道:“老師,您太厲害!您這想的都是什么招啊?”
  陳九公哈哈一笑,朗聲道:“這叫貍貓換太子!”(未完待續。(lwxs520。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