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614 東歸

鐺……鐺……
  當鐘聲響至七十三下的時候,羅浮洞前站滿了人。¤小,
  玉帝、王母、鎮元子、無當圣母、云霄娘娘、燧木道人、盤庚老祖、盤王老祖、白憬道人、赤松老道、長子、霹靂道人、玄水真君、亓子、昶巨力,截教一方準圣齊聚,聚在羅浮洞前。
  “諸位久等了!”陳九公的聲音從洞中傳進,眾人連忙止住閑談,將目光投向羅浮洞。
  還是一身白色道袍,陳九公緩步從洞中走出。在身后,跟著袁洪、金霞童子、水火童子。只見袁洪提著定海神針,金霞童子懷抱青萍劍,水火童子手捧毀天劍。
  今日陳九公敲鐘聚眾人,剛才眾人都在議論,猜測陳九公將眾人叫來的用意。現在見陳九公將袁洪都給叫回來,想來是出了大事。
  陳九公指了指水火童子,“去,將劍交予大天尊!”
  水火童子連忙走過去,將手中的毀天劍捧起。
  見玉帝接過毀天劍,陳九公指了指金霞童子,又指了指盤庚老祖,“童兒,劍予老祖!”
  金霞童子連忙捧劍上前,盤庚老祖向陳九公一禮,然后才接過青萍劍。
  陳九公上來就發裝備,眾人就知道這是要有大戰了。有些人心神澎湃,有些人心中畏懼。也有那么幾個人,心里想的是如何躲過一劫。
  陳九公回身,從洞上方摘下混沌鐘,一抖手,混沌鐘脫出而出,飛至鎮元子面前。
  “兄長!都交給你了!”
  鎮元子雙手捧住混沌鐘,鄭重地點了點頭,“賢弟放心!”說完,鎮元子對眾準圣道:“諸位道友,隨我來!”
  眾準圣有些人知道今日要做什么。也有些人不知道。但陳九公已經將一切都交給了鎮元子,由鎮元子領頭,眾人離了金鰲島,直往東海之外飛去。
  站在坐忘巖上目送眾人離去,陳九公返身回到羅浮洞前,來到通天教主畫像前,撩衣跪倒,連拜三拜,“師祖,今乃我截教危急存亡之時。九公決意拼死一搏,無論成與不成,還望師祖莫怪!”說完,陳九公轉身出洞,直接來在坐忘巖上,盤膝而坐,周身紫氣繚繞。
  ……
  靈山,八寶功德池。
  二圣坐在蓮臺之上,只聽一陣腳步聲傳來。二圣齊齊睜開雙眼。
  只見孔雀如來穿婆娑樹林,來在準提佛母面前,撩衣袍跪下,向準提佛母連拜三拜。“多謝佛母傳法之恩。”
  “要走了?”看著孔雀如來,準提佛母面上笑容柔和,但眼中閃過不忍之色。
  孔雀如來抬頭看了看準提佛母,沒有答話又拜三拜。“佛母厚恩,無以為報!”
  準提佛母張了張嘴,想要說的話沒有出口。化作一聲嘆息。伸手在孔雀如來頭頂一撫,“去吧,一路小心!”
  孔雀如來聞言,又拜三拜,“佛母,孔宣去也!”說完起身,深深地看了準提佛母一眼,轉身大步離去。
  “哎……”一直目送孔雀如來消失在婆娑林中,準提佛母長嘆一聲,搖頭不語。
  阿彌陀佛也微微搖頭,然后又閉上了雙眼,但閉上眼睛后,卻說了一句話。“多寶薨,量劫起!”
  準提佛母聞言一怔,微微抬頭,深邃的目光如星空般神秘。
  七寶浮屠之上,小乘佛教諸佛、眾菩薩、金剛、羅漢皆在,僅少了孔雀如來。
  一道五彩霞光落在釋迦牟尼身旁,化作孔雀如來坐于蓮臺之上。
  “師弟,準備好了?”孔雀如來歸來,釋迦牟尼睜開雙眼,淡淡地問道。
  孔雀如來點了點頭,“師兄,都準備好了!”
  “好!”釋迦牟尼先是道了聲好,然后說:“師弟,這一路上,還不知道有多少人等著對咱們下手呢。”
  “哈哈哈……”孔雀如來臉上露出桀驁的笑容,“師兄,不如師弟我先行一步,為我同門殺出一條血路!”
  釋迦牟尼點了點頭,對孔雀如來道:“也好,師兄還有些事,處理了就與眾同門離去。”
  “好!”孔雀如來從蓮臺上站起身,雙手抱拳向眾人一拱手,“諸位同門,孔宣先行一步!”說完孔雀如來周身金光大作,將其整個人掩蓋在金光之下。在那強盛的金光中,一抹青光破開金光而出,青光離開金光,化作一道人。
  頭戴鐵冠,身披五彩道袍,腳踏麻鞋,面如美玉,眼如晨星,兩道劍眉朝天。此人不再是佛門教主孔雀如來,而是返本還源的截教孔宣。
  伐罪吊民誅獨夫,西周原應玉虛符。五色神光誰敵手,圣人之下萬古無!
  孔宣還了真身,只覺得渾身上下無比的舒坦,將身一晃,整個人憑空而起,飛出七寶浮屠。
  飛出婆娑凈土,孔宣止住身形,回身眺望。深深地看了婆娑凈土一眼,深吸一口氣,之后張口一吐,鼓氣吐出。
  只聽得一聲長嘯,不似鶴戾,不似鷹啼,也不似鳳鳴,穿金裂石的聲音之中,帶著無比的霸氣。這股蘊藏在長嘯之中的霸氣,當真應了那七個字:飛揚跋扈我為雄!
  孔宣長嘯之后,全力向東飛去。
  長嘯之聲回蕩在萬里之內,傳入婆娑凈土,在七寶浮屠中的小乘佛教眾人都有耳聞。
  釋迦牟尼淡淡一笑,“無天!”
  “老師!”無天來在釋迦牟尼身前跪下,眼中流下兩行熱淚。
  釋迦牟尼眼中充滿了慈愛,伸手在無天頭上摸了摸,“無天,從今日起,你為我小乘佛教過去佛!無天智慧圣佛!南無無天智慧圣佛!”
  眾人一起高呼:“南無無天智慧圣佛!”
  無天向釋迦牟尼一拜,周身金光一閃,金光中現出佛陀。
  受了佛位,無天坐上孔雀如來留下的蓮臺。
  看了無天一眼,釋迦牟尼笑道:“無天,保重!”說完,釋迦牟尼身上金光大作,也同那孔雀如來一樣。金光中沖出一道青光,青光化作一道人,正是截教首徒多寶道人。
  “不二門中法更玄,上清相見結胎仙。生成碧游宮中客,不記金鰲幾萬年。哈哈哈……”多寶道人作歌一首,在哈哈大笑中,飛出七寶浮屠。
  “大道非凡道,玄中玄更玄。誰能參悟透,咫尺見先天。”又是一陣道歌聲,虬首菩薩身上青光一閃。虬首微搖,面如藍靛,赤發紅髯,長須飄動,大袖飄飄,一身道家裝扮,正是截教虬首仙。
  眼看著眾人一個個返本還源相繼離去,偌大個七寶浮屠之中,只剩下無天一人。望著空蕩蕩的大殿。無天淚流滿面。
  乘風御空,一路狂飛,孔宣不是發出那帶著霸氣的長嘯。
  眼前前方黑煙滾滾,孔宣哈哈大笑。身卻不停,一往無前。
  前方黑煙中傳出一聲獸吼,一只巨大的九頭鳥惡狠狠地向孔宣撲來。
  孔宣身后沖起赤、青、黃、白、黑五色神光,五色神光當空一絞。血染長空。
  那九頭鳥身長千丈,如山岳一般,被五色神光絞碎。化作漫天血雨散落在西牛賀洲的大地之上。
  九頭鳥命喪五色神光之下,那股黑煙中仿佛有什么東西,在九頭鳥死后,連忙往南方逃竄。
  “想走?”孔宣眼中寒光一閃,五色神光刷出。
  被五色神光一刷,黑煙消散,一個身著黑袍的男人張惶逃竄。
  妖族鬼車!本是洪荒散妖,女媧娘娘立妖教后,拜在女媧娘娘門下,于人間劫后斬出一尸。今日聽說小乘佛教東歸,潛伏在此想要打個埋伏,看看能不能撈些寶貝什么的。
  誰知,這鬼車點子不好,直接撞上了一位殺神。剛一撞面,自己借本體斬出的惡尸就被孔宣斬殺。
  天地之地第一只孔雀,飛行速度直追鯤鵬、三足金烏。只見孔宣將身一晃,后發先至,直接將鬼車截住。
  鬼車張口噴出一道黑氣,黑氣如箭,直奔孔宣射去。
  孔宣不躲不閃,大袖一揮,一道五彩霞光擊散了黑氣。欺身而上,大手一抓,五指成爪,直接將鬼車的頭顱抓在掌中。
  鬼車發出一聲驚叫,雙臂亂輪去打孔宣。
  孔宣手上五色光芒大作,只聽啪嚓一聲,鬼車的頭顱在孔宣掌中化作一團血霧。
  鬼車的無頭尸體從空中落下,一道黑光從其中射出,沒跑出多遠,就被五色神光絞碎。
  妖教準圣鬼車,斃!
  殺了鬼車,孔宣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想要動身,卻猛地一回頭,直向下方一座荒山撲去。
  轟!
  一聲巨響,山崩地裂,山石在空中翻滾,一塊塊巨石當空,齊向孔宣砸去。
  一道黃光橫空掃過,將那些巨石一掃而光。孔宣見一青衣老道,直往西南方飛去。將肩膀一抖,一道黑光從背后飛出,照著那青衣老道一刷,天地間就無了此人身影。
  袍袖連揮,五色祥云在身前凝聚,孔宣一抖肩,黑光一閃,那青袍老者被丟在五色祥云上。
  “爾乃何人?”孔宣冷冷問道。
  青袍老道連忙賠笑,“道友,老兒我當年可是與上清圣人交情不淺,我……”
  青衣老道還沒說完,整個人嘭得一聲炸開。
  屈指一彈,一道上清神雷將那老道元神轟碎,孔宣飛身,往東方疾飛。
  還未飛出多遠,就見前方金光閃閃,耳邊傳來梵音陣陣。孔宣毫不在意,面上微微帶笑。
  “道友慢走!”
  孔宣在空中止住身形,見藥師王佛手持七寶妙樹杖攔在前方。
  “不敢勞佛祖相送!”孔宣向藥師王佛一拱手,淡淡說道。
  藥師王佛雙手合十,向孔雀如來還了一禮,“道友客氣了,藥師此行除了為道友送行,也要阻你一阻!”
  孔宣聞言輕笑,“那就做過一場?”
  藥師王佛搖了搖頭,一晃手中七寶妙樹,“道友出身截教,截教陣道洪荒無雙,我佛門有一陣,只要道友能破此陣。藥師立刻放道友東行。若是不能,那就留下來吧!”
  “好!佛祖請!”
  藥師王佛袍袖一卷,金光席卷千里之內,藥師王佛將七寶妙樹祭起。七寶妙樹直入金光中,金光抖動,化作一片天地。正是佛門鎮教大陣:般若菩提大陣!
  藥師王佛布下般若菩提大陣,阻擋眾人東歸,可孔宣反倒向藥師王佛一拜,“多謝佛祖成全!”說完,飛身直入陣中。
  能從孔宣嘴里說出一個謝字。那可真是不容易。藥師王佛有這榮幸,但臉上沒有絲毫喜色,苦笑著搖了搖頭,藥師王佛輕聲說道:“不是我要成全你,是師叔要成全你。”說完,藥師王佛閃身沒入陣中。
  進到般若菩提陣中,見前方菩提樹層層重重,孔宣用手一指,背后飛出一道金光。向前方幾乎無盡的菩提樹刷去。
  五行之中金克木,孔宣以他那道金行神光來破菩提樹,倒是符合五行相克。
  金光刷過之處,出現大片大片的空地。孔宣哈哈大笑。先前飛去。
  可孔宣一動,那片空地上菩提樹拔地而起,直接將孔宣困在菩提樹林中。
  收了五色神光,孔宣落半空中落下。直接盤膝坐在地上,雙目一閉神游天外去了。
  菩提樹林外,藥師王佛見孔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用手一指,空中有無盡的曼陀羅花灑落。
  那朵朵曼陀羅花閃著金光,齊向孔宣飛去。
  孔宣連眼睛都沒睜,只是背后有紅光沖起。紅光將孔宣護住,將那些曼陀羅花全部擋在紅光之外,根本近不了孔宣的身。
  孔宣也不破陣,好像把這般若菩提大陣當做了自家道場,坐在陣中就是打坐煉氣,直至多寶道人帶著截教眾仙來在般若菩提陣前。
  “哦?般若菩提,這佛門倒是用心。”在陣外,虬首仙看著般若菩提大陣,向身旁眾同門說道。
  多寶道人聞言,微微一笑,指了指般若菩提大陣,“諸位同門,我等共破此陣如何?”
  “大師兄此言不妥!”多寶道人話音剛落,旁邊就傳來了反對聲。
  多寶道人一看,見是金光仙,不禁笑道:“怎么?師弟不會是想比試一場吧?”
  “為什么不呢?”金光仙哈哈一笑,“小弟倒是想向大師兄討教一二!”
  聽金光仙此言,多寶道人不由得一滯,他似乎想起,當年在金鰲島,這些師弟最喜歡向自己這個大師兄發起挑戰了。想到此處,多寶道人袍袖一卷,負手而立,“還有哪個不服,不妨一起過來,好叫爾等知道為兄的手段!”
  眾仙紛紛大笑,金箍仙馬遂上前,“大師兄,師弟也想跟您過上兩手?”
  沒想到出來的是馬遂,多寶道人指著他,笑罵道:“師弟,你也懂陣法?”
  馬遂似乎惱羞成怒,“大師兄,且看小弟手段!”說著,大袖一揮,從他袖中飛出五道金光,每一道金光化作一個金箍,齊向般若菩提大陣飛去。
  馬遂,自號金箍仙,那金箍是他的看家法寶,也可以說馬遂一身本事,八成都在這金箍上面。
  五個金箍向般若菩提大陣飛去,可還沒觸到大陣,就有一道金光從陣中沖出。金光當空一掃,將那五個金箍全都收了。
  “這……”見自己的金箍都被人收了,馬遂不由得一愣,想發怒吧,但又不能。
  孔宣從般若菩提陣中飛出,馬遂那五個金箍套在孔宣左手上。
  “師兄!”從孔宣手中接過金箍,馬遂瞪了孔宣一眼,“師弟我正想破這大陣,不想被師兄給攪了。”
  “行了,師弟。”聽馬遂之言,孔宣連連搖手,“師弟,你我都不通陣法,就別在這兒攪合了。”說著,孔宣一把攬住馬遂肩頭,拖著他往人堆里走去。
  “師兄!放開!放開我!”
  看著在孔宣手中不斷掙扎的馬遂,眾仙紛紛大笑。
  將馬遂拉到一旁,孔宣小聲對馬遂說:“師弟,你我都不懂陣法,何不讓他們試陣?”
  馬遂聞言,不由得抬頭,眼中盡是崇拜的目光。
  緊接著就是截教眾仙依次入陣,試陣、觀陣。而那藥師王佛呢,在陣中主陣,卻不激發大陣攻擊,任由他們在陣中往來。
  再后來就是群仙紛紛出手,各樣的攻擊如潮水般,向般若菩提大陣轟去。
  坐在菩提樹林中,藥師王佛搖頭苦笑。當年孔宣拿住彌勒,威脅他立約,就是在截教眾仙東歸之時,佛門不但不能為難,還要為截教湊足三災七難。而這般若菩提大陣,就是第一難。在佛門有意放水之下,般若菩提大陣根本難不住截教眾仙。
  可看著那興致高昂的截教眾仙,藥師王佛就覺得心里堵得慌,但想想自己師叔的吩咐,藥師王佛知道自己就好似演戲也得演全套的。
  就這樣,當般若菩提大陣支撐不住截教群仙輪番轟炸搖搖欲破之時,孔宣突然殺出,五色神光齊出,直接破了般若菩提大陣。
  眾仙忙活了半天,被孔宣摘了桃子,紛紛出言聲討孔宣。可孔宣毫不在意,反倒哈哈大笑。
  持七寶妙樹在手,藥師王佛雙手合十,向眾仙道:“諸位道友,東歸之路坎坷,藥師不送了。”
  “多謝佛祖!”截教眾仙也并非不知好歹之輩,紛紛還禮,向藥師王佛道謝。
  藥師王佛化作青光離去,截教眾仙東歸路上三災七難,第一難般若菩提,已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