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7)     

截教仙593 孫悟空豬剛鬣

“哦?真是件寶貝!”四象塔中,孫悟空聽孔雀如來說自己頭上戴著的頭箍是件寶貝,孫悟空很是高興。早就知道這位佛祖大方,可就是沒想到他會這么大方。
  可是,孔雀如來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孫悟空如墜冰窟。
  孔雀如來:“這寶貝是我用五行精氣所煉,專門拿來對付你的。”
  孫悟空本以為是佛祖賜寶,不想竟然是這么個結果,原本孔雀如來在他心中的高大形象瞬間崩塌了。
  “佛……佛祖,您不會是在說笑吧。這小小的頭箍怎么能對付俺老孫呢。”孫悟空有些怕怕的問道。
  見孫悟空不相信,孔雀如來淡淡一笑,默聲念咒。
  “啊!”孔雀如來那邊一念咒,孫悟空這邊頓時就有了反應,而且這反應還不大好,只覺得那頭箍越來越緊,緊得頭疼難忍,捂著頭嗷嗷直叫。
  原來孔雀如來一念咒語,孫悟空頭上的五彩頭箍就往緊了箍,饒是孫悟空修煉**玄功,也承受不住,頭疼得厲害,實在難以忍受。
  停了咒語,孔雀如來問孫悟空,“怎么?我這寶貝還不錯吧?”
  聽孔雀如來這話,孫悟空差點哭了出來,“老孫從未得罪過佛祖,佛祖為何如此對我?”
  “哈哈哈……”毫不理會孫悟空的哀怨?孔雀如來笑道:“這頭箍喚作五彩頭箍,是我采五行精氣,輔以馬遂師弟的獨門秘法祭煉而成。剛才我念的那段咒語喚作緊箍咒,我會將其傳給我那師侄玄奘,免得取經路上你不聽他話。”孔雀如來臨時弄出來的頭箍和緊箍咒,剛才在金山寺時并沒有將那緊箍咒傳與玄奘。但是這不重要,只要孔雀如來愿意。隨時可以將緊箍咒傳給玄奘。
  此時的孫悟空悲憤萬分,想死的心都有了,要是那和尚學了緊箍咒。那以后自己不得任他擺布?這讓老孫如何能忍?
  看到孫悟空臉色陰晴不定,孔雀如來安慰道:“猴兒。凡事忍耐,自有苦盡甘來日。但那時,我必予你一番正果。”
  “正果?佛祖,老孫不想要正果,也不想跟那和尚去取什么經,更不想做佛門行者。還求如來爺爺行行好,放過老孫吧。”
  孔雀如來搖了搖頭,“你這猴子。沒有正果,哪來的逍遙?你為何被人壓在這塔下?”
  “這……”聽孔雀如來提起自己平生最后悔的一件事,孫悟空一改常態的想了很久,才開口說:“是老孫擅闖天庭?”
  “哈哈哈哈……”仿佛聽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孔雀如來哈哈大笑,指著孫悟空道:“悟空,我告訴你,你被人鎮壓,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你本事不夠大!”
  “本事不夠大……”孔雀如來的話好似一道閃電。在孫悟空心頭炸開。
  “對!就是你本事不夠大,神通不夠強!”說到此處,孔雀如來昂起頭。周身僧袍股蕩。一時間,孫悟空感覺自己面前這位好像不再是佛門的佛祖,倒像是妖族絕世大妖,睥睨天下,敢與仙佛爭鋒。
  孔雀如來二目炯炯有神的看著孫悟空,“悟空,你記住,這世間唯有自身實力不會隨著外事外物而改變。你若夠強,莫非是闖天宮。就是把天捅個窟窿,也沒人能奈何得了你!”
  孫悟空被孔雀如來的話驚呆了。雙眼發直地盯著孔雀如來,心里卻翻起了滔天巨浪。是啊。自己被壓在這兒,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自己不夠強。自己實力不夠,打不破這塔,但佛祖卻能來去自如。
  孫悟空從來沒有像此時此刻這般渴望得到力量,而孔雀如來的話,仿佛是一顆種子,深深地埋藏在孫悟空的心底。相信有一天,這顆種子一定會生根發芽。
  孔雀如來一直留意著孫悟空,他雖然一直沒有說話,但孔雀如來知道,自己的話,他已經聽進去了。以后怎么做,就要看這猴子自己了。
  “**玄功雖好,也莫要棄了我當年傳你的法決。”孔雀如來給孫悟空留下最后最后一句話,就化作霞光而走。
  “佛祖!佛祖!”見孔雀如來說走就走,孫悟空不由得急了,他還有一些話想對孔雀如來說,可他卻就這么走了。
  不過孔雀如來最后的話,孫悟空卻是記下來了。當年自己被西牛賀洲大妖擒住,就是這位佛祖救了自己,后來還傳了自己一佛門神通。只是這么多年,從來沒有練過。抬頭環視四象塔內部,孫悟空自從入這四象塔后,臉上第一次出現笑容。
  盤膝坐下,孫悟空開始修煉當年孔雀如來傳他的菩提庚金身。荒廢了十八年時光,希望自己在出塔之前實力更有進步。
  ……
  西牛賀洲,靈山之巔,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各坐蓮臺之上,二人四目望著前面那面金色的鏡子。
  化虛成鏡之術,就好像直播一樣,出現在鏡中的正是剛才發生在四象塔中的事。
  當看到孫悟空努力修煉庚金菩提身時,準提佛母那冰冷的臉色終于緩和下來,略帶欣慰的說道:“這猴頭,終于有了長進。”
  聽到準提佛母說話,阿彌陀佛悄悄地看看師弟臉色,發現準提佛母臉色恢復正常,才勸說道:“師弟,那藥師……”
  “哎……”阿彌陀佛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準提佛母的嘆息打斷,“師兄,同樣的計謀連中兩次,藥師他……哎……”說到最后,準提佛母也只能搖頭嘆息,似乎是實在沒話好說了。
  見自己師弟如此,阿彌陀佛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在這兩次與截教的爭鋒中,藥師王佛表現的太不堪了,在遇到大場面時,沒等對手如何,他先就亂了方寸。行事又優柔寡斷,白白錯失良機。
  佛門已經開始興盛。以后應對場面會更大,藥師王佛明顯已經不勝任佛門副教主這個位子,在讓他執掌佛門。以后佛門吃的虧會更大,失去的也會更多。
  想通了這一點。阿彌陀佛也長嘆一聲,“罷了,師弟,就按你心意行吧。”
  ……
  孔雀如來離了四象塔,再往金山寺將緊箍咒傳給玄奘,然后就想要回婆娑凈土去。
  可是離開江州不久,孔雀如來突然心血來潮,停下腳步。立在云頭往下看去。
  一座平平常常的山,山勢不險峻,也不雄偉,沒什么奇景可賞可看。但在孔雀如來眼中,這山中隱約隱藏著什么東西,冥冥之中,就覺得這山里有什么東西和自己有緣。
  孔雀如來從天降下,落在山前,見山前有石碑,石碑上寫著六個大字:福陵山云棧洞。
  “倒是會取名字。”孔雀如來感覺到這石碑上六個字中蘊含的妖氣。就知此地有妖占山為王,而石碑上的六個字就是那妖以法力刻上去的。
  就在孔雀如來駐足這么會兒功夫,那不遠處的山洞中走出兩個人來。這二人一男一女。那男人,不,那男性生得是臉似豬臉,黑臉短毛,長喙大耳。穿一身青不青,藍不藍的梭布直裰,坦胸露乳,腰間系一條花布巾。女的貌美如花,身材婀娜。與她旁邊那位現在一起,真是美女與野獸。也可以稱作是一朵鮮花插在那啥上。
  看這二人手挽著手,應該是夫妻。可因為外貌上的極大差距。孔雀如來很有興致的打量著他們,當孔雀如來的目光落在那貌美女子身上的時候,卻是一怔。
  見孔雀如來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婆娘看個不停,那豬妖大怒,大手一揮,一把丈二長的九齒釘耙現于手中,嘴里不干不凈地罵道:“好你個花和尚,不守清規戒律,盯著人家女兒看,好不知羞恥!”
  孔雀如來正在打量著那卵二姐,突然聽到那老豬的呵斥,眉頭一皺,心中隱約有些不悅。
  卵二姐見孔雀如來氣度非凡,應該不是尋常燒香拜佛的和尚,又見自己相公連兵刃都亮出來了,連忙出言相勸:“剛鬣,不可亂來!”
  這豬剛鬣在這福陵山地界,可是有名的醋壇子,平日任誰多看他婆娘一眼,他就會以釘耙相向。也惹上過一些厲害人物,但他仗著手里釘耙,竟將那些人一一打死打服。漸漸的,福陵山豬剛鬣的名號在這一帶傳來,也沒誰敢去招惹他媳婦了。豬剛鬣一來護住了嬌妻,二來打出了名聲,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更是沾沾自喜。
  好久沒活動筋骨了,今兒見這和尚敢盯著自家婆娘看,豬剛鬣直接亮出釘耙,打算在孔雀如來身上開出九個窟窿,這樣一來可以活動活動筋骨,二來殺雞儆猴,省著別人忘了咱老豬的厲害。
  豬剛鬣的想法挺好,隨即也將自己的想法付諸于行動。只見他大喝一聲,縱身上前,揮釘耙向孔雀如來打去。
  以孔雀如來的眼力,一眼就看出這豬剛鬣不過是普通的白豬修煉成妖,根腳很一般,但能修煉到如此地步,想來是有什么奇遇,可即使如此也不過區區一大妖,在孔雀如來面前可以說就是螻蟻。
  如果是往日,有人敢在孔雀如來面前這么猖狂,孔雀如來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但這豬剛鬣有個好婆娘,孔雀如來決定放他一馬。
  見釘耙已經攻到了身前,孔雀如來一揮袖子,打算用衣袖將這釘耙擋開。
  凡大神通者,他們的隨身物件都不簡單。像那西游記中,能擒孫悟空的幌金繩,不過是太上老君束衣袍的繩子罷了。
  還有演義中廣成子的八卦仙衣,赤精子的紫綬仙衣,原來就是普通的衣衫,只是在這些仙人身上久了,隨著廣成子、赤精子長年煉氣修煉,這些衣服得靈氣錘煉,長年累月下來,自己就變成了后天靈寶。
  孔雀如來是上古大妖得道,他身上那件僧袍看似是佛門裝束,這等法衣是可隨主人心意所以改換模樣的。他身上這件法衣,是他用早年脫下的尾羽祭煉而成的,端得不凡。
  區區一個大妖,孔雀如來平日一揮袖都能殺死一小群,今兒孔雀如來特意收了些力,不想把這豬剛鬣打死。
  啪!
  孔雀如來的衣袖與豬剛鬣的釘耙相碰。發出啪的一聲,然后就聽呲嘎一聲,孔雀如來愣住了。
  原來孔雀如來的袖子被豬剛鬣釘耙的九齒劃出了九道大口子。
  “哈哈……你這和尚。知道老豬的厲害了吧,快快跪下給老豬磕幾個響頭。免得豬爺爺一不高興,一耙子刨死你。”見孔雀如來愣神,豬剛鬣還以為他是為自己給嚇唬住了,不由得心中得意洋洋。
  他高不高興不要緊,要緊的是孔雀如來不要高興。自出世至今,孔雀如來可謂是身經百戰。但就算是當年被玄都**師以太極圖鎮壓,亦或是被三大祖巫圍攻險些隕落,孔雀如來也沒有像今天這樣丟臉。
  且不說那玄都**師本就是玄門三教最頂尖的高手。還拿著太極圖,自己敗了也不丟人。那三大祖巫就更別提了,自己能以一敵三,足以自傲于世。
  可這豬妖呢,不過區區一大妖,自己一招不但未能將他拿下,反而被他毀了衣袍。此時孔雀如來就感覺面皮發燙,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似孔雀如來這等大神通者,最在乎的無非面皮二字。何況這位還是心高氣傲的主,哪里受得了這個?
  孔雀如來冷哼一聲。神念瞬間掃遍整個福陵山,霎時間福陵山上狂風席卷,風沙走石。樹木搖曳。福陵山上空,黑云凝聚,雷聲轟轟,閃電如金蛇漫天游走。
  看著那漂浮在半空,周身衣袍鼓蕩,背后赤、青、黃、白、黑五道巨大光柱沖天而起,好似魔神一般的孔雀如來。豬剛鬣嚇傻了。
  這豬剛鬣就是個聲色厲荏的主,別看剛才吆五喝六的,其實這廝一向欺軟怕硬。本以為孔雀如來是個軟柿子。誰想這竟然是塊鐵板。不,不是鐵板。而是先天靈寶。不但硬,而且還會發威。
  此時的孔雀如來是真怒了。他剛才以神念掃蕩福陵山就是要看看這山中是否還有其他人,如果有的話就一并殺了,免得自己丟人的事被傳出去。
  這豬剛鬣是個大醋壇子,平時守著這嬌妻,就一門心思想夫妻倆過二人世界,早就將福陵山上所有開了靈智的生靈全部趕出山去,此時這山中除了他和卵二姐之外,誰都沒有。
  既然就只有他們兩個,那么依著孔雀如來的意思就是一巴掌把他們挫骨揚灰,以消自己心頭之恨。
  孔雀如來絕對是心狠手辣之輩,而且心堅志定,從來是咋說咋做,咋想咋做。想到此處,爆喝一聲,五行精氣在空中凝聚成一只五色大手,從高處拍下,要將那豬剛鬣和卵二姐連同這座山頭都拍成灰。
  孔雀如來一掌之威可謂是驚天動地,以他和豬剛鬣、卵二姐的之間的差距,在孔雀如來發威時,那兩位在狂風驟雨一般的威壓面前,早已俯伏在地,根本沒有抵抗的能力。
  此時的豬剛鬣早已沒有了方才耀武揚威的架勢,手中的九齒釘耙也在慌亂之中丟了出去。但當危難來臨之際,那九齒釘耙微微一顫,一道青光從釘耙上射出。
  剛才被這釘耙毀了衣袖,孔雀如來已經注意到了這件兵器,此時它射出一道青光,孔雀如來有所警覺。剛想出手將這道青光絞碎,卻感覺這青光似乎是上清仙氣。
  “莫非這廝是我截教弟子?”微微一愣,孔雀如來望了那豬剛鬣一眼,然后任憑青光從自己額頭進入。
  青光進入孔雀如來頭頂之后,直接在他識海里化作一段文字,孔雀如來很快就將這段文字消化得一干二凈,然后看著那豬剛鬣,臉色陰晴不定。
  感覺那排山倒海的氣勢消失了,豬剛鬣和卵二姐小心翼翼地打量著四周,發現那和尚已經從空中降下,就站在前面不遠處,似乎神游天外。
  一把拉過豬剛鬣,卵二姐拽著豬剛鬣跪在孔雀如來前面,然后大聲呼喊:“佛爺饒命啊!”
  卵二姐大聲哀求,那豬剛鬣也反應過來。這和尚一怒,竟能引動天地變色,絕對是世間高人,不是自己能對付的。雖然不知他為什么停手,但趕快求饒絕對是沒有錯的。想到此處,豬剛鬣磕頭如搗蒜,“老豬一時迷了心竅,對佛爺不敬,還望佛爺恕罪啊!”
  “哼……嗯。”因為那道青光字,孔雀如來決定放過這豬剛鬣,而且還要予他一番機緣。“本佛祖素來以慈悲為懷,向來是掃地不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你這妖孽雖有冒犯,但本佛祖慈悲,就放過你們吧!”孔雀如來這一番話說出,他那張臉不紅不白的。也就是這山上除了他們三個外再無他人,如果還有熟悉他孔雀如來的人在,聽了他這話下巴都得掉在地上。你這號的,要能稱得上慈悲二字,那這洪荒恐怕就沒有兇人了。
  “多謝佛祖!”
  “多謝佛祖!”
  雖然也感覺這位佛祖不是什么善茬子,但他既然說放自己夫妻一命,豬剛鬣和卵二姐哪敢多做他想,只能感激涕零地叩拜不止。
  孔雀如來看他們認錯的態度尚可,不禁微微點頭,“但你這豬妖竟敢冒犯本佛祖,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就罰你予我充做個腳力吧。”
  “啊?”
  “啊!”
  孔雀如來此言一出,可是把豬剛鬣和卵二姐嚇了一跳,那卵二姐連忙拜道:“佛祖容稟,能為佛祖效力是小妖夫婦的榮幸,但我家老豬賣相不佳,恐怕有損佛祖顏面。”
  孔雀如來說要以豬剛鬣充做腳力,意思就是要豬剛鬣為他坐騎,這對洪荒修士而言卻是常事,但這豬剛鬣不過是頭普通的白豬得道,孔雀如來若是騎一頭大白豬,在洪荒四處走動,那畫面太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