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571 掃人教出局

被人攔路截住,玄都暗道不妙,隨手一招,一道紫光憑空而現,在手中化作玄都紫府劍。
  此時來人也現出身形,頭帶紫金道冠,身披無憂鶴氅,足蹬草鞋,腰束絲絳。體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顏,三須飄頷下,拂塵持手中。
  此人玄都如何能不認得,為了陳九公,為了截教,此人不惜數次與人教為敵。
  玄都冷聲道:“大仙須知因果循環,截教未必永昌,他日若有劫難,大仙豈不悔之晚矣?”
  聽著玄都略帶威脅的話語,鎮元子哈哈一笑,“世人都說我鎮元子膽小,我不否認。但結義之情不能不顧,想當年東皇太一何等了得,尚不能使我退縮,你玄都雖不差,但比東皇還差了些。”
  玄都聞言,就知今日是非要和這鎮元子做過一場了。鎮元子剛才說的話是什么意思,天皇之先就已得道的玄都心里清楚。當年妖族謀奪紅云老祖的鴻蒙紫氣,紅云老祖無奈之下,只能逃到結義兄長鎮元子的五莊觀中。這才引得妖族上下齊出,圍困萬壽山。誰也沒想到,一向膽小怕事不沾染因果的鎮元子,為了全兄弟情義,竟然以萬壽山為基,布下戊土大陣,抵擋妖族。直到通天教主出手,才退了妖族。
  正如鎮元子所說,同樣是八拜為交的兄弟,他能為紅云老祖與妖族死戰,就能為陳九公死磕玄都。比起妖族來,玄都又算得了什么。即使玄都身后有人教有老子,鎮元子也不怕,畢竟陳九公遠非紅云可比。
  知道自己再說什么都沒有用了,玄都也不廢話,持玄都紫府劍向鎮元子殺去。
  鎮元子甩開拂塵,蕩開玄都紫府劍,卻不趁勢攻擊。站在原地等玄都再次來攻。
  看到鎮元子的舉動,玄都心里又急又怒,他知道鎮元子根本就沒想和自己斗狠,不過是要把自己拖在這里,這樣一來,自己就不能前往人間解蜀山之危了。
  玄都也非等閑之輩,他清楚自己雖不怕鎮元子,但依雙方的實力來看,斗上百十來天也未必能分出勝負。當下沉下心來,與鎮元子耐心的廝殺。既然已經這樣了。自己是去不成人間了,只能寄希望于闡教,希望金角童子能將老子的口信送到昆侖山,搬來闡教救兵。
  就像玄都想的那樣,鎮元子根本就沒想將他怎樣。他玄都有太極圖和天地玄黃玲瓏寶塔在手,除了混元圣人,誰也傷不了他。不過鎮元子也不差,有地書和乾坤圖,圣人之下也沒誰能破得他防御。今日應陳九公之邀。前來阻路,只要攔住玄都就好。看此時玄都這架勢,是放棄去人間的打算,既是這樣。鎮元子也樂得與他比劃比劃。甩開拂塵,與玄都你來我往,斗得不亦樂乎。
  玄都被鎮元子攔住,那金角童子卻是一路順風。下了大赤天,一路狂飛,直接來在昆侖山。
  在山前有黃巾力士接引。將他帶到玉虛宮前,再由白鶴童子通稟之后,金角童子進到宮中拜見元始天尊,講自己來意道出。
  聽完金角童子的話,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上默不作聲。看到元始天尊不說話,金角童子急了。那蜀山關乎人教氣運,若有什么差錯,必損人教氣運。想到此處,金角童子跪倒在地,以頭碰地,懇求道:“愿教主念兩教之好,救救蜀山吧!”
  “起來說話!”此時闡教與人教重新結盟,金角童子求上門來,元始天尊感覺這事不好拒絕。更何況當日已經答應了前往人間,為蜀山派助劍。雖然日期提前了,但自己是混元圣人,這事是不能反悔了。
  “白鶴!你先去宮外敲響金鐘,然后再往西昆侖,請西昆侖一脈前往人間,相助蜀山派。”
  “白鶴謹遵老爺法旨!”白鶴童子躬身領命,快步走出玉虛宮,先敲金鐘聚集闡教弟子,然后再往西昆侖。
  吩咐白鶴童子,元始天尊見金角童子小臉上滿了急切之色,而且目光隨著白鶴童子,一直往宮外去了。元始天尊笑道:“童兒放心,此事我已應了你家教主,就絕不會反悔。只因事情突然,我闡教門下弟子要從各自道場趕來,恐怕要費些功夫。不過那西昆侖離此地不遠,你可與白鶴同往,邀那西王母前去助戰。”
  一聽元始天尊這話,金角童子心里高興,連忙叩謝元始天尊,起身出宮去追白鶴童子。
  兩童子往西昆侖,白鶴童子驚奇地現今日西王母非常好說話,一聽自己是來請他們往人間助戰,一口就答應下來,然后就召集門人弟子。很快,在白鶴童子和金角童子驚訝的目光中,西昆侖上下齊聚山前。近千人在西王母的帶領下,浩浩蕩蕩地向人間而去。
  “金角小哥兒這回該放心了吧?”白鶴童子拉了拉驚呆了的金角童子,笑著問道。
  金角童子長舒了一口氣,拍拍胸脯,說:“小弟你是不知道啊,這事關我人教氣運,不容小哥兒我不急啊!”
  “放心吧!”白鶴童子拍了拍金角童子的肩膀,指著遠去的人群,“西昆侖人多勢眾,絕對能解蜀山之危。”
  “嗯。”聽白鶴童子這么說,金角童子一顆心終于落了肚,“蜀山派有兩儀微塵陣,應該能等到救兵。”說到此處,金角童子向白鶴童子一拱手,“小弟,我還要回大赤天向老爺復命,就先走一步了!”
  “小哥兒慢走!”
  二童相處的十分融洽,互相道別,一個回昆侖山向元始天尊繳旨,一個回大赤天向老子復命。
  金角童子來時匆匆,歸時也匆匆。當他趕回大赤天八景宮后,現此時宮中坐著許多人。孔丘、墨翟。鄒衍、黿、、,六大準圣在老子面前坐成一排,聽老子吩咐一些事情。
  見金角童子歸來,老子止住話語,問金角童子:“童兒,闡教可應下往人間助劍之事?”
  金角童子忙點了點頭,答道:“回老爺。闡教圣人已敲響金鐘,聚門下眾仙。”
  老子聞言,卻覺得心里仿佛有什么東西堵著似得,于己身無甚大礙,可就是不舒服。
  混元圣人萬劫不滅,自然是不會有什么頭疼腦熱的,自己出現這種情況,肯定是將要有對自己不利的事情生。老子忙掐指推算天機,卻現天機晦澀,想來是有圣人出手攪亂了天機。具體是哪位圣人出手。不用說老子也知道,一定是陳九公。
  雖然算不出來,但老子憑感覺隱隱察覺到,此次二教爭端,人教恐怕要吃虧。可是以老子看來,人教和闡教聯手,或許不及截教勢大,但布下兩儀微塵陣,絕對可保蜀山派不失。那么。自己心里那種不妙的感覺又是從何而來呢?難道是那元始天尊還三心二意,明著答應暗里卻有什么小動作?
  老子心里想著這些,嘴上卻不能這么問,“童兒。你可親眼見到闡教圣人座前弟子敲鐘聚門人?”
  “是啊!”金角童子用力地點頭,一口咬定,“童兒親眼看著闡教圣人跟前白鶴童子敲響金鐘,然后我們才一起去的西昆侖。”
  “西昆侖!”
  聽到這三個字。不光老子眼中精光一閃,坐在宮中的黿、、臉上都閃現異樣之色。別忘了,這三個人可是出自西昆侖。是東王公和西王母的弟子。只不過被玄都生擒,強留在人教。老子又講無為而治,根本沒有施展手段收三人的心,只是以秘法強行將他們控制。現在這三人在人教,雖然都是準圣,但他們與孔丘、墨翟、鄒衍的待遇是千差萬別,他們就相當于高級打手,這還是往好了說。說不好聽的,就是奴隸、炮灰。
  將三人臉上的異色盡收眼底,老子根本不以為意,他自信憑自己在他們身上施展的手段,除非是道祖出手,否則就是其他的圣人也難以將他們身上的禁制除去。而道祖以身合天道,這三人雖是準圣,但在道祖面前就是螻蟻,道祖絕不會為他們三個破例出手。
  老子不在乎這三人的心思,可老子卻通過他們眼中的那一抹恨意,知道為什么自己會感覺不妙了。西昆侖一脈雖沒有圣人,但昔日的西昆侖,在洪荒各大勢力中,絕對是頂級的存在。除了沒有圣人,可其他方面決不弱于任何一圣人教派。他們的強大是毋庸置疑的,但卻隨著東王公的死,成了昨日黃花。
  直接造成這一切的是陳九公,是他殺了東王公。那么,間接造成這一切的是誰呢?沒錯,就是老子。要不是他當年把西昆侖一脈當成了棄子,東王公不會死,星辰道人他們也不會被玄都所擒。
  所以,可以這么說,殺東王公的兇手有兩個,一個是陳九公,一個就是老子。西王母,乃至西昆侖一脈既然重現洪荒,那么他們就做好了報仇的準備。他們復仇的對象,就是老子和陳九公。當然了,混元圣人不死不滅,你無法將他們怎樣?既然如此,他們想報仇,就只能對人教和闡教下手。
  不過,圣人教派也不是那么好算計的。要想與圣人教派博弈,除非有可與圣人匹敵的存在,像十二祖巫凝聚出來的盤古真身,或是魔族的幾大魔主。再有一種方法就是,加入到一個圣人教派中,有圣人做靠山,才能想以后。西昆侖已經被圣人出賣過一次了,他們決不想同樣的事情生第二次。這次是闡教元始天尊派云中子去請他們回來,他們當然要向闡教靠攏。
  可是,在闡教與人教重新結盟后,西昆侖一脈還會死心塌地的為闡教搖旗吶喊么?
  老子通過剛才黿、、三人臉上的憤恨之色,突然想到了,西昆侖的那些人恨人教,恐怕不亞于恨截教。此次元始天尊讓他們前往人間幫助蜀山派,恐怕會適得其反。不過,那西昆侖一脈也未必會反過頭攻打蜀山派,因為現在蜀山派的敵人是截教。
  老子講清靜無為,何況圣人喜怒不形于色,不管他心里怎么想,但面上絕不顯露分毫。
  可金角童子追隨老子多年,見自家老爺半響不說話,知道他還是擔憂蜀山派的安危。忙出言道:“老爺放心,金角曾往西昆侖走過一趟,親眼見那西昆侖上下齊出,足足有近千人,想來一定能解蜀山之危。”
  說者無意,聽者卻有心。金角童子這么一說,老子頓時明了因果,面上仍是風輕云淡,心底卻泛起了滔天巨浪。“完了!被算計了!”
  老子目光從面前的幾人身上掃過,眾準圣處在老子目光之下。就覺得渾身都不自在。孔丘連忙起身,躬身道:“教主若有差遣,吾等在所不辭!”
  老子心中微微輕嘆,吩咐道:“孔丘,你往南瞻部洲,迎玄都歸來!”
  “遵教主法旨!”孔丘雖不清楚玄都為什么現在還在南瞻部洲,但既然老子這么說,想來是不會有假,孔丘連忙往宮外走去。他也能感覺得到。此時老子的心情不好,生怕自己動作慢了惹得圣人不快。
  “你們五人往人間,去蜀山派凝碧崖,告訴長眉。就說吾命蜀山上下撤出人間,退往陽山!”
  墨翟等五人聞言皆驚,老子這么說就是要放棄人教在人間的道統,這樣一來人教氣運必損。自己依附于人教,于下次量劫中恐怕有身損之厄。
  “快去!”見五人沒動靜,老子一皺眉頭。出言喝道。
  “是,是,謹遵教主法旨!”
  看著五人忙不迭地走出八景宮,老子坐在蒲團上半響無語,然后搖頭道:“此次量劫,我人教不爭了!”
  “教主可是要效法人間劫前元始天尊所為?”一個聲音自宮外傳來,一個身著赤色袍,披頭散的高大男子不請自入,大步跨入宮中。
  對于此人的到來,老子似乎也很驚訝,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道:“你怎么……”
  赤袍男子哈哈一笑,一撩袍服,直接坐在老子對面,“教主,人間有一句話叫退一步海闊天空,人教退這一步,避過佛門大興,再與截教爭下一次量劫,才是明智之舉。”
  老子聞言,心頭微顫,緩緩閉上雙眼,以非常緩慢的語念道:“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處眾人之所惡,故幾于道。居善地,心善淵,與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動善時。夫唯不爭,故無尤。”
  赤袍男子聽地連連點頭,口中稱贊,“教主此言大善!”
  這時,老子睜開雙眼,沖赤袍男子點頭,說:“道友之言也大善!”說完,扭頭對身旁銀角童子道:“銀角,你下界往陽山,等到長眉后,讓他將蜀山門下帶上大赤天,此次量劫,我人教不爭了!”
  看著銀角童子出八景宮,紅袍男子笑道:“人間劫前,教主斷了與闡教之盟,那元始天尊恐怕是懷恨在心,才有今日之事。”
  老子點了點頭,應道:“不錯,就連我也沒想到,元始會與陳九公聯手算計我!”
  “哦?”紅袍男子聞言一怔,忙問道:“怎么?以闡截二教的因果,就算玉清圣人愿意,截教教主還會與他聯手不成?”
  老子搖了搖頭,“看來不光是我,就連道友也被他們蒙蔽了,以他們之間的因果,二教于此劫中,必斗個你死我活。但卻不妨礙他們私下聯手,掃我人教出局。此次若非兩人聯手,我又豈會遭了他們算計!”
  “二教中人老死不相往來,又是如何約定的?”
  老子也是一愣,是啊,以闡截二教的關系,莫說是雙方圣人,就是二教門下弟子碰見也不會有什么話說,就是一個字“打”,那他們又是什么時候攪在一起的呢?你要說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之間有這默契,老子還信。可陳九公和元始天尊,二人連面都沒見過十次,又怎么會這么默契?
  突然,老子心念通達,想起一事,瞬間恍然大悟,撫掌道:“好個元始!好個陳九公!吾認栽了!”
  昆侖山玉虛宮中,元始天尊端坐云床之上,下方坐的是闡教二代眾仙,再往下是三代弟子。
  元始天尊坐在云床上,雙目緊閉,神游天外。闡教眾弟子坐在大殿中,沒有一個敢出聲,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默默地坐著。
  這時,一陣腳步聲從殿外傳來,元始天尊猛然睜開雙眼,輕咳了一聲。
  圣人的一聲咳嗽,就好像是一個信號,闡教眾弟子紛紛向大殿門口望去。
  白鶴童子走進玉虛宮大殿,徑自來在元始天尊座前,向元始天尊長身一拜。
  “西昆侖上的人都走了?”
  “是。”聽元始天尊問話,白鶴童子恭恭敬敬地回答。
  元始天尊點了點頭,語氣平淡地問道:“吾命西王母帶門下往人間為人教助陣。他西王母將門下弟子全部帶去人間,這事你們怎么看?”
  元始天尊口中的你們,無疑就是闡教二代眾仙,他是混元圣人,萬般因果了然于心,他這么問,無疑是在考校門下弟子。
  見老師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廣成子暗中留意云中子動靜,現這位師弟眼皮下垂。雙眼微頜,仿佛一尊雕像,巍然不動。再看看一旁躍躍欲試的文殊廣法天尊,廣成子硬著頭皮道:“老師。依弟子看,那西王母平日桀驁,但今日一收到老師法旨,就帶門下弟子趕往人間。足見其對老師的恭敬。”
  元始天尊聽了不置可否,“文殊,你說說看!”
  文殊廣法天尊先向元始天尊一拜。然后道:“老師圣威,西王母恭敬是自然,但此次西昆侖上下齊出,連一人也沒有留下,其中必有蹊蹺。”
  “嗯,坐!”元始天尊很滿意地沖文殊點了點頭。
  文殊重新坐回蒲團,看了下右手邊的廣成子,師兄弟對視一眼,一起扭過頭去。
  以元始天尊的道行,即使不用眼睛看,也知道生了什么。但他卻不以為然,在元始天尊看來,門下弟子一團和氣是好事,互相競爭也是好事。
  這時,身為副教主的云中子說話了,“老師,想來那西昆侖一脈此時已入了西方,若入妖教還好,若入佛門,恐怕佛門勢力更盛。量劫一起,佛門再無人能敵。”
  “哈哈哈……”與眾人想的不同,元始天尊聽了云中子的話,不但沒有半分擔憂,反倒哈哈大笑。
  見眾人都有些疑惑,元始天尊道:“準提曾說過,說他西方廣大,無不可度之人。這次吾倒要看看,西昆侖這些人,他敢度不敢度!”
  ……
  “西昆侖一脈雖幾經劫難,但底子尚在。西王母、水母都是斬二尸的準圣,丙火道人的神通也不亞于盤庚道友。還有那些追隨他們多年的修士,近千人最差的也是天仙,無論哪教并了他西昆侖,實力勢力都會大增。可他佛門,絕不敢收!”
  上面這段話,是陳九公對無當圣母說的。
  此時截教兩大巨頭在羅浮洞中說話,無當圣母也擔心西昆侖一脈加入佛門,佛門勢力太大,遠非截教可敵。
  可陳九公剛才那翻話,無當圣母有些不理解,但以她對陳九公的了解,他既然這么說了,就不會無的放矢。
  看出無當圣母有些不解,陳九公卻也不解釋,反倒向無當圣母問起一事,“師伯,我曾聽我老師提起過,你是道祖第二次講道時拜入師祖門下的。”
  “是啊。”無當圣母雖不知陳九公為什么問起這個,卻點了點頭,“我是老師門下第二個弟子,僅次于大師兄。”
  “那師伯你對闡教教主又了解多少呢?”
  “元始……”提起元始天尊,無當圣母眼中明顯流露憤恨之色。但她清楚,陳九公問起元始天尊一定是有原因的,放下仇恨靜靜的思索道:“紅花白藕青蓮葉,三教原本是一家。這話早年間是說人、闡、截三教同在昆侖山,三教圣人將三教門下聚在一起,不分彼此的教導。那時,三位圣人輪流講道,我也聽過二……元始講道。但對這位圣人不甚了解,只是覺得他有些怪異。”
  “哦?有何怪異之處?”
  無當圣母搖了搖頭,眉頭微蹙,“這個……有些不好說,又不知該怎么說。”
  無當圣母這話等于沒說,陳九公也不能和她計較,擺了擺手示意無當圣母離去。在無當圣母出了羅浮洞后,陳九公靜靜地坐在蒲團上,回想著這么多年來自己心里的元始天尊。
  沒穿越到洪荒以先,陳九公看演義,覺得元始天尊這人腹黑到了極致,對晚輩出手以大欺小,邀外人對付自己兄弟,當真是無情無義之輩。就連他的親傳弟子也背叛他,叛入西方佛門,足以證明他做人的失敗。
  來到洪荒后,一直到封神量劫之后,陳九公也沒改變自己對元始天尊的看法。后來闡教依附于人教,做了老子手中的棄子,最后被逼得退出洪荒舞臺一量劫。這難免讓陳九公在心里,對元始天尊生出幾分輕視。
  其實不光是陳九公一人有這種想法,洪荒上數得著的大神通者,誰不在暗地里笑話元始天尊。堂堂的一個圣人,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可這一次,元始天尊悄無聲息地與陳九公達成默契,直接將人教掃出局,時機拿捏之準,出手之狠辣,讓陳九公暗自心驚。
  陳九公緩緩地閉上雙眼,卻清楚地看到一只匍匐的餓狼,在面對更強壯的同類時,它伺機而動。突然時機成熟,一躍而起,顯露出自己鋒利的爪牙。
  猛然睜開雙眼,陳九公暗暗感覺到自己心底有些涼。以前是自己小瞧那元始了,若不是這回老子頂在前面,元始天尊無法越過他來對付截教的話,自己非吃個大虧不可。
  當日玄都攜云中子來金鰲島見陳九公,就是說人教棄了截教,與闡教聯盟。可他們走后,原本云中子所站的地上迸出一道白光。白光最后化作五個字:掃人教出局。
  陳九公也不清楚元始天尊為什么要這么做,此次量劫人闡二教是盟友,人教出局對闡教來說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前次量劫,闡教最先退出,人教勢單力薄,才與陳九公聯手。雖然那時的老子也沒安好心,可現在的元始天尊呢?人教出局,他闡教還能與誰聯手?
  此時陳九公也想不明白元始天尊是怎么想的,他這么做會對自身有什么好處。可陳九公卻清楚,元始天尊既然敢這么行事,那么他的圖謀一定不小。
  如今人教出局,截、闡、佛、妖四教,佛教與妖教的聯盟穩固,牢不可分。截教和闡教又根本沒有聯手的可能。量劫一起,無論是截教,還是闡教,根本無法抵擋大興的佛門,更別說佛妖聯盟了。按理說,陳九公現在就應該開始布子,準備應對佛門的大興。可陳九公有一種直覺,此次量劫,截教最大的敵人還是闡教。自己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元始天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