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7)     

截教仙570 蜀山遭劫

距離兩派的百年斗劍之期還有七十來天,顯真派這邊來了一千多閑著沒事兒的截教弟子,相反蜀山派這邊卻還沒有等來人教中人。|.[2][3][w][x]}
  長眉真人不知道他老師太清圣人處心積慮地給他找了一批豬一樣的隊友,此時關鍵的是,顯真派勢大,自己蜀山這百十弟子根本都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長眉真人化光而走,搶先趕回蜀山派,在凝碧崖上空打出一道太清神雷。
  雷聲一響,蜀山門下眾弟子紛紛從各峰趕來。可在這個時候,那些離凝碧崖近的還好,那些離得遠的,可就遭了大劫了。
  上清神雷如雨,星辰之力縱橫……慘叫聲遍布峨眉山,這座有名的仙山,今夜被血光籠罩,從山頂到山腳,彌漫著濃重的血氣。
  “老師!”
  玄真子,長眉真人首徒,曾在相柳手下遭劫,經過輪回轉世重歸蜀山門下。
  和人教不一樣,作為長眉真人的弟子,玄真子、齊漱溟、苦行、李元化……這些地仙界蜀山派的弟子,早早地就來在了人間,等著與顯真派的斗劍。
  來得早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這幾天沒少聽長眉真人講道,壞處可就大了,李元化、許元通二人因為住的稍微遠了些,被截教幾百人圍攻。雖然朱子真、楊顯丘引他們三人沒出手,就有數百截教弟子圍了上去,道道上清神雷傾下,那李元化的護身法寶就如同紙糊的一般,護體仙光也根本無法抵擋,整個人瞬間化為飛灰。
  比起李元化,許元通死得就有些慘了。一百多把星辰劍加身,他許元通又不是大巫之身,直接化作漫天血肉。
  李元化、許元通都尚且如此,那些蜀山派晚輩弟子就更別提了。截教弟子遇敵就蜂擁而上。就如同蝗蟲過境一般,只要被他們盯上,連全尸都是奢望。
  作為蜀山派掌教,又是三花聚頂的金仙,長眉真人對峨眉山北山的境況了如指掌。他知道今夜自己門下弟子死傷眾多,但又能怎樣?現在不是報仇的時候,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盡可能地守住凝碧崖。這有如此,蜀山派在人間的道統才不會滅亡。
  見玄真、苦行等人從四面八方趕來,長眉真人二目一掃,不禁心中悲憤不已。自己蜀山共有兩脈。一脈是地仙界的蜀山派,一脈是在人間的蜀山派。在今天白天的時候,兩派弟子加在一起還有一千來人,可眼下在自己周圍的只有不到三百人。
  長眉真人心頭滴血,強忍住心中悲意,怒吼一聲:“走!”說著,大袖一揮,朵朵赤云在凝碧崖前凝聚,連成一大片。
  蜀山眾弟子都知道發生了什么。忙爭先恐后地上了赤云,長眉真人雙手一震,太極符印從袖中飛出。
  長眉真人用手一指,太極符印上赤光大作。隨著赤光升起,太極符印化作一巨大的陰陽魚,緊接著陰陽魚不斷轉動,散發出陰陽二氣。
  隨著陰陽二氣籠罩整個凝碧崖。生出一片新天新地。
  凝碧崖為長眉真人修道之處,在凝碧崖下保存著蜀山派多年來積攢的天材地寶。蜀山弟子知道只有逃到凝碧崖才會安全,這才拼了命地向凝碧崖飛去。
  而朱子真和楊顯。二人帶著截教弟子,一座峰頭一座峰頭的橫掃過去。在他們的帶領下,截教弟子對蜀山門人進行著圍、追、堵、截。不管你躲到哪里,都能把你翻出來,然后弄死。這些蜀山弟子死后,他們身上的寶物、丹藥當場被截教弟子瓜分。而歸蜀山派所有的藥園、靈根,則有顯真一脈弟子接管。蜀山派走了,這峨眉山以后就是顯真派的了,自己家的東西當然不能禍害了。
  當截教大部隊來到凝碧崖時,映入眾人眼中的,是那兩儀微塵大陣。
  “師兄,這便是那人教兩儀微塵?”望著兩儀微塵陣,丘引向朱子真問道,同時在他眼中流露著三分好奇和七分喜色。
  沒有對人教鎮教大陣的畏懼,也沒有流露出一絲不屑。雖然截教陣法洪荒第一,但陳九公時常教導門下弟子,修道不可固步自封,要取長補短。對于其他四教的護教大陣,陳九公一直以來都是持肯定態度的。那幾位圣人在陣法一道上,是沒有辦法與陳九公、通天教主比較,但圣人手段豈是非凡?妖教的五行大陣就不說了,那純粹是靠寶物之威。除此之外,無論是人教的兩儀微塵陣,還是闡教的混元一氣大陣、佛門的般若菩提大陣都精妙非凡。
  丘引拜在姚少司門下學藝多年,精通截教兩儀陣、三才陣、四象陣、五行陣,更是自創一陣,名喚白光陣。陳九公觀此陣后對丘引大加贊賞,稱贊他是截教四代弟子中陣道第一人。
  所以,對于丘引而言,能見識見識人教護教大陣,對自己以后鉆研陣道是有好處的。要是能親身入陣走上一遭,那就更好了。
  想到此處,見獵心喜的丘引搓了搓手,對朱子真道:“師兄,小弟久聞兩儀微塵陣之玄妙,今日有此機會,想要入陣走上一遭!”
  朱子真聞言一愣,還沒等他說話,就聽見一旁的楊顯哈哈大笑,“師弟,忘了剛才那些蜀山門人是怎么死得了?”
  丘引一愣,不禁搖頭苦笑。雖然剛才殺了不少蜀山弟子,但這兩儀微塵陣中應該還有不少。自己入陣觀陣,恐怕會被那些人一擁而上,打成飛灰。
  想明白了楊顯話中的含義,丘引搖了搖頭,不再提入陣的事,帶著門下徒子徒孫繞著兩儀微塵陣觀看。
  顯真、蜀山二派爆發流血沖突,以蜀山派死傷近千人,長眉真人帶殘余弟子退守兩儀微塵陣而告終。這場戰斗進行的很快,饒是陳九公和老子也沒有反應過來。以他們的道行,在朱子真誅殺王柏時,卻有天機指引。可是還沒等他們召集門下弟子下達命令,戰斗就已經結束了。
  大赤天八景宮中,玄都**師看著面色鐵青的老子,心中也不由得發憷。自己老師一向無為,很少有事能讓他上心。玄都**師在老子還未證道時就拜入他門下,這么多年來,這還是玄都**師第一次看到老子露出這般臉色。
  玄都**師不敢說話,垂手而立,只等老子下令。
  老子那雙渾濁的眼睛中不斷閃爍著精光,這位白發白須的圣人往日就如同農家老翁一般,只有在很少的時候才會顯露崢嶸。可以說這位號稱無為的圣人平日真的是太低調了,他不像元始天尊那樣喜奢華排場,也不像女媧娘娘那樣動不動就召集群妖,也不像準提那樣喜好交際,更不像通天教主和陳九公那樣的強勢。
  但是,只要老子每一次顯露崢嶸,必然會對洪荒大勢產生巨大的影響。巫妖劫時,是他提議三清往媧皇天錦繡宮堵門。封神劫,若是不是他倒向元始天尊,四五個闡教也不夠截教滅的。人間劫時,他更是棄了元始天尊,聯手陳九公。
  時至今日,蜀山派在人間的道統雖未滅,但也差不多了。連帶著蜀山派在地仙界的道統,也因大部分弟子亡于人間而變得岌岌可危。如今截教一千多人圍困凝碧崖,兩儀微塵陣又能護得了蜀山多久?
  老子了解陳九公,那個玄門三代弟子一步步地,從個炮灰一樣的小角色成長為混元圣人,這些年來死在陳九公手里的人有多少?恐怕一時很難數清楚了!就單說死在他手里的準圣,恐怕都有好幾十了。心狠手辣,這是老子早年間對陳九公的評價。老子也怕,他怕陳九公連夜派人趕往蜀山破兩儀微塵,誅殺蜀山派滿門!
  眼中神色變幻的同時,老子不停地推算天機,盤算著得失。老子沒有想到陳九公門下弟子會不顧兩教圣人定下的百年之期,而提前向蜀山動手,這樣一來,自己可是太被動了。
  說起來,老子還是小瞧了陳九公的心狠手辣。他不知道的是,陳九公教徒弟不光傳授道法、神通,還教他們一些對付敵人的法則。其中有一條就是,該出手時就出手,千萬不要顧及太多,什么約定啊,什么禮節啊,比起截教弟子的性命來說,根本不值一提。
  “玄都!”思索再三,老子決定不能等了,再等自己在人間的道統就完了。
  “弟子在!”聽老子出言呼喚,玄都**師微微一頓,連忙躬身聽命。
  “你且速往人間,護住蜀山一脈!”
  “弟子遵命!”
  玄都**師領命離去,老子吩咐左右,“金角!”
  “老爺!”
  老子:“你速往昆侖山,見闡教圣人,請他派遣門下弟子前往人間為蜀山助拳。”
  金角童子向老子一拜,躬身退出八景宮,下三十三天往東勝神洲趕去。
  “銀角!你去敲響紫金鐘!”
  “是!”
  銀角童子出到八景宮外,敲響懸掛在八景宮外紫金鐘。
  玄都**師最先出了大赤天,穿過混沌,下三十三天,來在地仙界上。他此時所在之處正是南瞻部洲,找好了方向,玄都**師直往人間飛去。可是眼看著就要進入人間,玄都**師卻突然停了下來。
  深吸一口氣,玄都**師臉上有怒容閃現,“截教圣人莫非當真要趕盡殺絕?”(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