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7)     

截教仙454 或許

截教無數弟子,恰似那開了籠的小鳥,紛紛出了金鰲島,向四面八方飛去。有的御劍,有的乘風,有的駕云,有的施展遁術。只見各色劍光、寶光、遁光,交織相應,轉眼之間便各奔東西而去。
  此時羅浮洞前,除了陳九公之外,臺下還坐著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無當圣母、云霄娘娘,還有那六耳與宋度。
  前面五人就不用說了,并非陳九公門下弟子,而且他們各有機緣,也不會去參悟毀滅之道。那宋度是因為不會法術,根本出不得金鰲島。六耳么……
  陳九公將目光落在六耳身上,開口道:“怎么不去?”
  聽陳九公問到自己,六耳正色道:“老師,毀滅之道雖好,但與徒兒無緣。”
  “哦?”陳九公聞言,眼中精光閃爍。那燧木道人、盤王老祖、盤庚老祖、無當圣母、云霄娘娘也紛紛轉過頭去,看著那一臉的六耳獼猴。
  見老師與諸位前輩、長輩都這么看著自己,六耳不由得一怔,一時間心中有些忐忑。
  這時,只聽盤庚老祖對陳九公道:“恭喜教主,有徒如此!”
  陳九公哈哈一笑,喜道:“三千年后,吾門下眾徒,當是此子執牛耳!”
  六耳開始聽到盤庚老祖夸自己,還有些高興,可聽到陳九公說的話后,大吃一驚。
  “宋度!”
  “弟子在!”聽到陳九公叫自己,宋度連忙起身,向陳九公一作揖。
  陳九公用手一指,一道青光從指間射出,落在宋度后背,化作一雙青色羽翼。
  陳九公道:“去吧,你也去試試機緣!”
  突然多出雙翼,宋度只覺得身子輕飄飄的,低頭一看,自己已離地三尺。又聽陳九公讓自己出去試機緣。宋度想起剛才無數人急匆匆離去,就知老師口中的機緣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
  但宋度卻道:“老師,弟子不知道要找什么啊。”方才只聽陳九公說要門下弟子找什么紫電錘,他哪里知道什么紫電錘?
  陳九公淡淡一笑,大手一揮,“去吧,去吧。不是你的,再怎么找也沒用。,是你的,就是你的。你不認得它。它卻認得你。”
  “可是……”宋度還想說些什么。就覺得一陣狂風吹來,整個人不知飛出多遠。等停住身形時,整個人已經在東海之上。險些跌入海中,宋度連忙震動雙翼。飛在空中。
  試了試這雙羽翼,發現其可隨心所欲,宋度只覺得好玩,在海面上一圈圈地飛著。
  見陳九公做法將宋度吹走,盤王老祖心頭一動,笑道:“教主,莫非剛才那子會傳承教主毀滅之道?”
  陳九公微笑著點了點頭,二目之中兩道紫光流轉,“或許吧。”
  無當圣母聞言輕笑。這位師侄教主什么脾氣,她再了解不過了。若不是那宋度與紫電錘有緣,恐怕陳九公不會讓他出去尋機緣,也不會著急把他帶回金鰲島。
  陳九公二目望著前方,沉聲說道:“賢者劫后。一會之后,為天地大劫,玄門三教為量劫主角,望那時吾截教能為洪荒第一大教!”
  聽陳九公說起量劫,眾人心頭一顫,那無當圣母剛想說些什么,卻見陳九公道:“師叔,且回三仙島,放那玄都入金鰲。”
  “是!”陳九公話音剛落,云霄娘娘忙起身離去,回三仙島去了。
  今日陳九公召集截教上下聚于羅浮洞前講道,那玄都**師從首陽山來見陳九公。入了東海就發現無數截教弟子在海上飛來飛去,似乎是在尋找什么東西。
  等玄都**師到了三仙島,發現云霄娘娘不在。雖然玄都**師不是來找云霄娘娘,但云霄不在,玄都**師就無法穿過誅仙劍陣,來到金鰲島。
  見云霄娘娘離去,無當圣母有些疑惑,“教主,這玄都又有什么事?”當年玄都**師奉老子之命來金鰲島借弒神槍時,無當圣母也在場。后來,就是無當圣母去將玄都**師追回,陳九公讓他轉告老子去闡教借盤古幡。
  聽無當圣母之問,陳九公笑道:“借寶來了。”
  無當圣母輕哼一聲,似乎對玄都**師很是不滿。
  不一會兒,玄都**師來在羅浮洞前,向陳九公一拜,口中道:“玄都拜見截教圣人!”
  “道友無需多禮。”陳九公微微抬手示意,而后袍袖一卷,一道黑光從袖中飛出,飛至玄都**師面前。
  黑光散去,是一張黑色的陣圖。玄都**師將陣圖接在手中,打開卷著的陣圖,發現陣圖中包著的是十二尊三寸來高的金人。
  小心翼翼的將陣圖卷好,收入袖中,玄都**師向陳九公一揖,“多謝教主!”
  陳九公道:“道友無需客氣,他日還要借人教太極圖一用。”
  “教主放心,此事老師已經應下,斷不會有變。”
  “那就好!”
  借到了十二尊金人,玄都**師此行任務已經完成,向陳九公告辭離去。
  待玄都**師離去后,無當圣母笑道:“原來教主將十二都天神煞陣借與人教,是要用他人教太極圖。”
  “不錯。”陳九公點了點頭,“佛門賢者劫時,吾截教要與闡教做過一場,吾欲以太極圖定萬仙陣!”
  這時,云霄娘娘已從三仙島歸來,聽陳九公說下一量劫要與闡教做過,與無當圣母相視一眼,朗聲道:“教主,若與闡教一戰,當報封神之戰諸位同門之仇!”
  “正當如此!”
  ……
  西極之地,媧皇宮中,女媧娘娘坐在云床之上,神色不斷變幻。想了想,女媧娘娘運轉玄功,頓時周身黑光繚繞,頂上沖起一股黑光,凝結成黑云,有二畝大小。黑云中,上身為女子。下身為蛇尾,生有四臂的真身睜開二目,眼中射出兩道黑芒,透過宮殿,沖霄而上,直上斗府,隨后又朝四方八殛觀望,龐大無匹的氣息隱隱在其中流轉,混元圣人的風采顯露無遺。
  片刻之后,女媧娘娘收了什么。開口喚道:“彩鵲!”
  隨著女媧娘娘一聲呼喚。彩鵲仙子走入宮中。向女媧娘娘一拜。
  “去準備車架,雖吾往靈山一行!”
  “是,娘娘!”
  聽女媧娘娘之命,彩鵲仙子連忙下去備車。等女媧娘娘從宮中走出,車已備的。女媧娘娘上了七彩錦繡車,由彩鵲仙子駕車,直往靈山而去。
  靈山與西極離得不遠,越過一個西海即至,來在靈山前,早有藥師王佛在靈山前等候。
  親自引女媧娘娘來在八寶功德池,剛穿過婆娑樹林,就見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青蓮造化佛已在那里等候。
  互相見禮。相繼落座。阿彌陀佛在這種場合是不會說話了,準提佛母命白蓮童子奉上果品,才向女媧娘娘問道:“娘娘親臨靈山,可是有事?”
  “不錯!”女媧娘娘也不相瞞,直接對準提佛母道:“洪荒皆道佛母智計無雙。女媧今日來有一事求教!”
  自與女媧娘娘相識以來,準提佛母還是第一次見女媧娘娘如此低姿態。但面對這樣的女媧,準提佛母卻感覺到有些麻煩。都說反常必有妖,女媧娘娘這般反常,豈不會遇到了難事?
  準提佛母心念急轉,心中念頭已經轉了好幾個個,但面上絲毫不顯,只是對女媧娘娘笑道:“娘娘莫要如此,若是有事盡管說來。”
  女媧娘娘聞言,姣好的面容上露出笑容,向準提佛母道:“卻要問佛母,此劫中吾妖教與人教相爭可有勝算?”
  聽女媧娘娘此言,準提佛母心中暗暗苦笑,心道:“早你怎么不來問我,這時候來問我,還有什么用?”心里這么想,準提佛母卻不能這么說,只能道:“娘娘,豈不聞天道大勢如一,小勢可改?天機已顯明,此劫中截教興、巫族興,妖教、人教勝者興。三年后決戰,只要勝了人教,妖教自會大興!”
  這番話說完,準提佛母見女媧娘娘無有一絲表情的望著自己,準提佛母恍然大悟,不由得苦笑道:“娘娘既已明了天機,又何必問我?”
  女媧娘娘搖了搖頭,正色道:“佛母,吾為妖教教主,與妖教氣運相連,才感知一線天機。天機顯現,佛門賢者劫后十萬八百年,玄門三教弟子應殺劫,人教興,闡教、截教勝者興!”
  準提佛母聞言,心頭一顫。看似這天機顯明之事與妖教無關,但賢者劫后再一萬八百年,玄門人、闡、截三教弟子應劫。在眼下這場量劫中,若妖教勝,則人教一定不復存在。再看天機顯示,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人教不會在眼下這次量劫中滅教,那就是妖教敗。第二種是妖教勝,人教被滅,而人教會在那次量劫之前復立。
  在準提佛母看來,可能的只有第一種情況,那人教與截教不同。人教以洪荒人族為根本,而如今女媧娘娘憋足了勁兒與人教爭奪人族氣運。人教若敗于妖教之手,則人族氣運全加在女媧娘娘這人族圣母身上。日后老子怎么跟女媧娘娘爭?就算他太清門下也出一個陳九公,也無法使人教復立。
  這么一想,這一次女媧娘娘與老子之爭,妖教與人教之爭,女媧娘娘這一方是必敗無疑。
  見準提佛母不言不語,女媧娘娘幽幽一嘆,“事已至此,還望佛母教我!”
  “娘娘,哎……”準提佛母本想說些什么,但話到嘴邊卻是一聲長長的嘆息。
  女媧娘娘見準提佛母如此,面色一暗,沉聲道:“佛母,莫不是再無轉機?”
  “娘娘,且聽準提一言。”
  “佛母請講。”
  此時的準提佛母面色十分嚴肅,向女媧娘娘說道:“娘娘為混元教主,想來心中早有定計,只是猶豫不定罷了。”
  女媧娘娘聞言,不禁苦笑道:“佛母果然厲害!”
  準提佛母搖了搖頭,又道:“娘娘,不妨想想那上清圣人。”
  “通天?”女媧娘娘面色一變,瞬間明了準提佛母意思,但坐在蓮臺上半響無語,面上神色不斷變換,似乎心里在不斷的掙扎。
  這時的準提佛母不再多言,與阿彌陀佛一樣閉上了雙眼,像是神游天外去了。只有青蓮造化佛,一會兒看看自己兩位師兄,一會兒看看女媧娘娘,這三位圣人說的,他能聽明白,他卻是好奇女媧娘娘會做出怎樣的決定。
  最后,女媧娘娘長嘆一聲,從蓮臺上站起身來,向準提佛母一拜,“多謝佛母指教!”說完,女媧娘娘轉身離去。
  就在女媧娘娘沒入婆娑樹林的一瞬間,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齊齊睜開雙眼。阿彌陀佛淡淡說道:“師弟,女媧娘娘會那么做么?”
  “或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