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9)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9)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9)     

截教仙496 人間遇故人

此次下界,陳九公似乎很悠閑,也不動用神通,一步步向白馬寺方向走去。還沒到近前,就能看到遠處層層殿閣,迭迭廊房。又見那鐘鼓樓高,浮屠塔峻。
  陳九公不禁想起后世佛門寺院遍布名山大川,口中輕聲道:“上剎祗園隱翠窩,招提勝景賽娑婆。果然凈土人間少,天下名山僧占多。
  陳九公聲音雖不大,但卻沒有加以掩飾。這時,耳旁傳來一個聲音,“道人,不可詆毀佛門清譽。”
  “嗯?”陳九公轉身一看,只見一男子約五十左右歲,身穿灰布長衫,衣衫上盡是補丁,腳上穿著一雙草鞋。看起來有些落魄,但卻是一身的正氣。
  望著此人,陳九公笑道:“我說的不對?”
  聽陳九公之言,那人笑著:“果然凈土人間少,天下名山道居多!”
  “哈哈哈……”陳九公聞言哈哈大笑,撫掌道:“小友說的不錯,卻是道居多!”如今洪荒三界,不管是地仙界,還是人間,占據名山大川的多為玄門道家,而不是佛門。陳九公說的日后,這男子說的是眼前。
  聽陳九公喚自己為小友,這男子一愣,看著面容似乎比自己小的陳九公,搖頭道:“你這小道士,年紀輕輕,怎得滿嘴胡話?”
  陳九公聞言一怔,又是哈哈大笑,那男子似乎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端著瓦罐向南面走去。
  見這男子衣衫襤褸,陳九公知其也是去白馬寺取粥,就跟在其身后往前走去。
  那男子在陳九公前方,走了幾步,回身對陳九公道:“孔子云,道不同,不相為謀。你是道家弟子。怎么去受那和尚施粥?”
  陳九公二目之中兩道青光流轉,見這男子雖身上無有一絲法力,但卻有隱隱紫光流轉,知其是儒家弟子,便沒有與他說話。
  那男子見陳九公不搭理自己,覺得無趣,就轉身前行。行不一會兒,就見前方路兩旁有一片片粥棚,不少人排著長隊領粥。
  陳九公自是不會去跟著領粥,直往白馬寺前行去。從正門而入。直來在大殿前,只見大殿中供的是大乘佛教諸佛。
  此為佛門之地,卻有一道人站在大殿前,來白馬寺上香的香客都感覺有些怪異。
  這時,從大殿中走出一年輕和尚。這小和尚歲數不大,約十七八歲,頭戴左笄帽,身穿無垢衣,腳踏一雙灰布鞋。這小和尚一出來。眾香客紛紛向其行禮,稱其為圓覺大師。
  這小和尚如此年輕,卻被稱為大師,必有不尋常之處。陳九公一眼望去。就看破了這小和尚真身。
  這時,圓覺穿過人群,正好看到了站在面前的陳九公。但對陳九公二目對視在一起后,圓覺激靈靈打了個寒顫。面露恐慌之色。
  陳九公淡淡一笑,口中道:“佛祖莫怕。”
  圓覺小和尚深吸一口氣,雙手合十向陳九公一禮。口稱:“見過圣人!”
  陳九公向其點了點頭,笑道:“吾見這白馬寺上空一柱金光沖天,就知此地有佛門大能,不想是你。”
  圓覺小和尚聞言,連忙道:“不敢,不敢。不知圣人來此,是為何事?”別人不知,圓覺小和尚可知陳九公的厲害,更知其狠辣。想當年,白蓮童子于途中截走了戮仙劍,陳九公以釘頭七箭書祭拜白蓮童子,險些要了白蓮童子性命。后來準提佛母化身須菩提祖師親上光明山,歸還了戮仙劍,收回了白蓮童子一縷氣息。
  可陳九公怒佛門從中作梗,親往靈鷲山誅殺了佛門七大上古佛之首的燃燈古佛,將那燃燈古佛殺的神形俱滅。
  如今陳九公已為混元圣人,圓覺小和尚卻是怕陳九公一高興,把自己給滅了。要知他當年輪回轉世,不也是陳九公所為么。
  可讓他松了一口氣的是,陳九公似乎沒有殺人之心,往白馬寺上空望了望,對其道:“下一量劫為佛門賢者劫,佛門大興勢不可擋。而佛門大興之重,一在你,二在那孫悟空。”
  圓覺小和尚聞言,干笑一聲,不敢多說什么,只是靜靜的聽著。陳九公說的沒錯,自己就是佛門賢者之一。但陳九公這話沒法接,要是承認自己是佛門大興的關鍵,最為佛門大敵的截教教主,殺你沒的說。可當著圣人的面,又不能開口否認。
  陳九公見這小和尚不說話,知其想的是什么,當即笑道:“吾陳九公一言既出,說不殺你,就不會殺你。”
  聽陳九公這話,小和尚長舒了一口氣。可這時,又聽陳九公道:“不過今日不殺,他日你要助我門下弟子成道。”
  “這……”沒想到陳九公是有條件的,圓覺小和尚面色一變,但不答應就是不要命了,他又不能不答應。當即雙手合十念聲佛號,“南無阿彌陀佛,圓覺遵命!”
  “好!”陳九公聽這小和尚答應,道了聲好,袍袖一卷,兩點黃光飛在圓覺小和尚面前,是那先天靈根黃中李。
  看著面前的黃中李,圓覺小和尚沒敢拿,抬頭望著陳九公。只聽陳九公道:“這兩枚黃中李,一予你,一予你師兄。”
  “是……是……”此時陳九公贈他靈果,這圓覺小和尚反倒有些驚慌。
  看了圓覺小和尚一眼,陳九公轉身離去。望著陳九公消失在眼前,圓覺小和尚長出了一口氣,整個人癱坐在地上。
  這時,大殿中傳來一陣腳步聲,一個身穿灰色僧衣的和尚來在圓覺身旁,“師弟,你這是怎么了?”
  在灰衣僧人的攙扶下,圓覺站起身來,從袖中取出一黃中李遞給他。
  “這是……”看著圓覺手中的果子,灰衣僧人雖不認得,但卻聞到一股誘人的香氣。
  “圓鳴師兄,先把這果子吃了。”
  “嗯。”不知為何,圓鳴就感覺到十分想吃這個果子,聽圓覺之言,接過果子咬了一口。
  在圓鳴咬了一口黃中李之后,圓覺手上金光一閃,拍在圓鳴后心,圓鳴雙眼一翻,昏昏沉沉睡去。這時,圓覺將圓鳴手中剩下的半個黃中李塞入他口中,然后用手一指,昏睡的圓鳴飛起,飛入大殿之中。
  陳九公離了白馬寺,卻見剛才碰到的那個儒家弟子正捧著瓦罐往回走。陳九公心頭一動,掐指推算。
  推算了一番,陳九公面上露出一絲笑容,用手一指,道邊的一塊西瓜皮嗖得一下飛出,正落在那儒家弟子邁出的腳下。
  一個出溜,這人跌坐在地,手中的瓦罐扔出老遠,啪的一聲摔在地上。瓦罐摔做數塊,里面的粥灑落在地上。
  看著摔碎的瓦罐和流淌在地上沒有幾粒粟米,卻是自家唯一能用來果腹的粥,這人大叫一聲,悲聲痛苦。不久前這人還與陳九公調笑,現在這一哭,哭聲那叫一個凄慘。
  路旁人們都拍著隊領粥,突然一陣哭聲傳來,紛紛轉頭去看。在這一片認識這人的應該不少,眾人見是他紛紛竊竊私語,又有那管粥棚的和尚來在其身前,念聲佛號,輕聲安慰道:“施主莫哭,且再歸家取一盛粥之物,貧僧讓門下弟子在為你盛上一些。”
  一聽和尚此言,這人止住哭聲,起身向和尚拜謝,然后轉身向家中跑去。
  看著這人背影,和尚念聲佛號,搖了搖頭走回粥棚之中。
  雖然干了壞事,但沒有一人知是陳九公所為。陳九公也不離去,就站在那里等著。
  等著?等什么?
  等那人從家中又取來一罐,跟著排隊,排了約有大半個時辰,終于領了粥。這回這人小心翼翼的捧著瓦罐向家中走去,似乎捧著不是破瓦罐裝的粥,而是金子。
  這人每走一步,都望著前方道路小心翼翼,生怕再有西瓜皮什么的。
  陳九公淡淡一笑,用手一指,剛才搬到這人的西瓜皮嗖的一下飛出,正落在這人腳下。那速度之快,任誰也看不分明。
  本來這一路上沒有西瓜皮,突然有一塊西瓜皮憑空出現在落腳之處,這人哪里躲得開?
  這一跤摔得那個慘,摔得那個碎。摔得慘是說這人摔得半天沒起來,摔得碎是說這人手中瓦罐摔得稀碎。
  得,剛領到的粥又沒了。
  見這人摔暈了,不少人圍了上去,也驚動了粥棚中的和尚們。有好心人把他抬到粥棚,那在這粥棚主事的大和尚似乎會些醫術,一把脈道:“無事,應該是餓的。”說著,命人舀來一大勺粥,灌入其口中。
  “咳……咳……”一勺熱粥下肚,這人幽幽轉醒,向大和尚道:“宋忠多謝大師救命之恩。”
  這人的聲音傳入陳九公耳中,陳九公心頭一動。這名字在前世記憶中似乎有些印象,怪不得剛才推算,發現此人身上有儒家大興之機。
  要知道剛才陳九公的舉動,可不是沒事兒閑的,也不是因為這宋忠說了什么。以陳九公的身份,與凡人計較豈不是自降身份。可那時心頭一動,卻算出此人身有大機緣,與儒家大興有關。這么一來,陳九公可就要動些手段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