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0)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0)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0)     

截教仙488 巫妖之戰一

長江之上,金光散去,青光籠罩了整個江面。.
  在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離去之后,陳九公立在青光上,望著那向西方飛去的一片金光,不禁搖頭苦笑。
  這一戰勝得蹊蹺,這一戰勝得詭異,這一戰勝得也有些莫名其妙。
  可陳九公卻知道準提佛母是什么意思。
  這位佛門圣人以自己的面皮換陳九公欠下他一個因果,雖然知道自己被準提佛母算計了,但陳九公卻不感到憤怒,也沒有什么不好的情緒,只是慨嘆這位佛門圣人真是果斷,真有大智慧。
  陳九公回到蘆蓬,見無當圣母、云霄娘娘,還有自己那五個**都是一頭露水,陳九公道:“此戰已了,回去吧!”
  聽陳九公之言,截教眾仙紛紛應聲稱是。在來之前,就聽陳九公說此戰不用大動干戈,看剛才陳九公與準提佛母比劃兩下,就了了二教之爭,眾人不由得慨嘆陳九公神機妙算。
  可只有陳九公知道,神機妙算是不假,但稱得上這四個字的是準提佛母。今曰,此戰全完是準提佛母一手導演的。在來之前,陳九公算到了截教和佛門自封神之劫至如今積累的因果,在此量劫無法了結,也就料到了準提佛母也會保全門下**實力。可怎么也沒想到,準提佛母在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敗戰的準備,而且還是必敗無疑。
  見陳九公要走,諸葛亮連忙追上,“祖師!”
  “有事?”
  向陳九公一拜,諸葛亮小心翼翼的問道:“祖師,**想問劉公與孫策這一戰可是還要繼續?”
  陳九公一擺手,道了句“你們自己看著辦吧”,就帶著無當圣母、云霄娘娘和朱子真等人飄然離去。
  看著那一朵青云消失在天邊,劉備來在諸葛亮身旁,“孔明,是否還要與江東交兵?”
  “不!”諸葛亮眼中精光一閃,對劉備道:“主公,我們與孫策聯盟!”
  “聯盟?”
  ……
  陳九公一行人回到東勝神州,朱子真等人向陳九公告辭回花果山,無當圣母與云霄回三仙島、瀛洲島,陳九公落在金鰲島,緩步來至羅浮洞前,對在洞前的金霞童子道:“去,將那項羽喚來。”
  隨著金霞童子去叫項羽,陳九公進到羅浮洞中。片刻之后,項羽進到洞中,向陳九公一揖,“項羽拜見教主。”
  “項羽,你回徐州吧。”
  “啊?教主……”
  項羽剛一開口,就被陳九公打斷,“此量劫巫族當興,巫族欲興,就要與妖族了結因果。不久之后,巫族與妖教當有一戰。”
  “原來如此!”雖然想在金鰲島上聽道,但聽說巫族與妖教有一戰,不管金鰲島上有什么**,項羽也不會留在此地。當即,項羽向陳九公一拜,大聲道:“項羽去也!”
  “去吧。”陳九公用手一指,一道青光飛至項羽身前,化作一枚青色玉符落在。
  項羽下意識的將玉符接在手中,一看這玉符,頓時心中大喜。項羽認得這玉符正是截教**通行金鰲島的玉符,有此玉符,可暢通無阻的通過守護金鰲島的誅仙劍陣。
  又向陳九公一拜,項羽轉身離去。在項羽走出羅浮洞的一瞬間,陳九公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太清圣人既然已經布好了局,吾就行這推波助瀾之事。”
  ……
  這一年初春,先是孫劉爭斗于長江之上。劉備駐軍烏林,孫策屯兵赤壁,在對峙了整整三個月后,孫劉兩家罷兵。劉備轉攻益州,孫策揮軍攻打徐州廣陵城。
  當年孫堅就曾兵犯廣陵,但無功而返。今孫策親率大軍十萬,詐稱三十萬。以大將太史慈為先鋒,統兵三萬,攻打廣陵。
  廣陵城頭,巫族大巫旱持大刀立于城頭,望著城下二十里外的大營,大聲道:“兒郎們!隨我出城!”
  當曰白起率巫人一千入人間,這幾年陸續又從東勝神州祖巫殿調來三千巫人,各由大巫帶領駐守徐州各郡。在巫族幾大祖巫商議后,在這臨近江東之地,由今曰巫族第一大巫旱親率五百巫人坐鎮,并城中精兵三萬。相信只要不是準圣前來攻城,這廣陵城就能安如泰山。
  哪有巫族不好戰?哪有巫族不好斗?見敵軍在不遠處安營扎寨,旱點齊三百巫人,三千精兵出城叫陣。
  此時太史慈大營,中軍大帳之中,孫策帳下第一勇將太史慈正在與五人說話。若是朱子真、楊顯他們在此,一定認得這五人正是當曰逃走的南海五鯨仙。
  就在太史慈與五鯨仙說著什么的時候,有手下人來報,“將軍,廣陵城中殺出一隊人馬,正在營外叫陣。”
  太史慈聞言,就要出營應戰,可卻被鯨一所阻,“將軍,這一戰由我兄弟五人出戰可好?”
  聽鯨一此言,太史慈眉頭一皺,沒有說話。
  見太史慈沒說話,鯨三忙道:“將軍放心,我兄弟五人出戰必破敵軍。”
  鯨三不說話還好,他這一開口,就聽太史慈冷笑道:“當曰與劉備對戰,你們幾個請戰時,似乎也是這么說的。”
  五鯨仙聽太史慈此言,紛紛面色大變,鯨四立馬不干了,“將軍可是不信我兄弟手段?”
  知道這兄弟幾個都是渾人,看他們似乎有發飆的跡象,太史慈心里暗暗搖頭,“罷了,隨你們去吧。”
  “將軍答應我們出戰了?”
  “去吧,去吧!”太史慈不是怕這五鯨仙,而是來的時候孫策交代了,只要這五人不犯大錯,太史慈能容忍就盡量容忍他們。現在這五人要戰,太史慈也就由他們了。若是能贏最好,不能贏,死了,太史慈也不在乎。
  五鯨仙大喜,紛紛向太史慈道謝,出營來到兩軍陣前。
  見敵方大營中就出來五人,旱哈哈大笑,“怎么?孫策軍中無人了么,怎么就派出這么幾個來,還不夠我一刀砍得!”
  旱話音剛落,鯨二暴喝一聲,“呔!休得猖狂,納命來!”言罷,揮刀直奔旱斬去。
  “來得好!”見鯨二出手,旱連搶幾步,同樣是一刀斬出。
  雙方皆是揮刀向對方斬去,可鯨二中途膽寒,收刀去擋旱刀。雙刀相碰,鯨二只覺得雙臂如遭雷擊,險些握不住手中刀。
  見鯨二吃虧,鯨三、鯨四一起殺出,鯨三持槍,鯨四揮雙劍,兄弟三人將旱圍住,一頓狂風暴雨般的攻擊向旱襲去。
  旱被人圍攻,他手下那些人卻絲毫不以為意,那些巫人雖一個個摩拳擦掌,但不是擔心旱,而是手癢。
  就見旱手中一口大刀輪開,完全是大開大合的招式,只守不攻,抓住三鯨中的鯨二,就是一頓狠殺。鯨三、鯨四的兵器砍殺在旱身上,別說砍傷了,就連個白印都沒能留下。而處于旱猛攻之下,鯨二早已沒有了在太史慈帳中的狂妄。
  鯨一、鯨五相視一眼,鯨五來在鯨一身旁,“大哥,怎么辦?”
  鯨一眉頭緊皺,沉聲道:“有些扎手,只能智取,不能力敵。”
  聽鯨一的話,鯨五眼前一亮,急忙問道:“大哥,如何智取?”
  看著那在旱攻擊下苦苦支撐的鯨二,鯨一小聲對鯨五說了一句話,直聽的鯨五眉開眼笑。
  “呔!休傷我二哥!”見旱一刀劈下,鯨二舉刀相迎,手中大刀在旱刀下化作碎片散落,鯨五大喝一聲,揮雙錘直奔旱頭顱砸去。
  旱聽到鯨五呼喝聲,本不想理會。但感覺到一陣惡風傳來,側眼望去,見鯨五手中大錘似有數千斤,也不敢怠慢,揮刀去擋。
  一聲刺耳的鑌鐵交加聲在陣前響起,這聲音特別難聽,讓人忍不住直捂耳朵。
  感覺手上一沉,旱望向鯨五的眼中閃爍一絲紅光,這大巫殺的興起,咆哮一聲,手臂發力,一刀斬出,直奔鯨五殺去。
  南海五鯨仙,鯨五力氣最大,有他在前面與旱對抗,其他四鯨在旁游斗,將旱圍著一頓亂打。
  這時,那鯨一猛然縱身躍起,頭頂上藍光陣陣,一股水流自其頭頂沖出。突然,滔天大水從天而降,向那三百巫人和三千精兵沖去。
  這些人還在看旱大戰四鯨仙,不想大水突至,還沒來得及多閃,就被大水沖得四散。那些巫人各顯真身,一個個身形拔起,立在大水之中。可那三千精兵,盡數覆于洪水之中。
  那鯨一突然弄出這么一出,旱大怒,手中大刀狂舞,口中發出一聲尖銳的長嘯聲。只見旱周身紅光沖天,紅光所過之處,洪水蒸干,化作蒸汽飄散。
  旱身上發出的紅光瞬間籠罩方圓百里之內,洪水迅速蒸干,旱大吼一聲,三百巫人各持兵器殺上,將五鯨仙圍在中間。
  “完了!”不想法術被破,看看將自己五兄弟團團圍住的巫人,五鯨仙面如死灰。
  就在這時,太史慈大營上一道青光沖起,青光瞬間將紅光驅散,身穿金盔金甲,手持龍首金槍的太史慈帶著三千鐵甲士騰空而來,直奔群巫殺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