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487 敗準提

阿彌陀佛、準提佛母帶著大乘佛教五大上古佛來在赤壁,孫策早已在營前搭建好了蘆蓬。.見二圣與五佛降臨,孫策連忙迎出,向二圣拜道:“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萬佛之母!**天,拜見圣人!”
  與袁紹、袁術他們不同,這孫策只拜佛門二圣,不拜那五大上古五佛。而五大上古佛聽孫策自稱為天,皆有些驚訝。在佛門八部天龍各部之首入人間,轉世為各路諸侯之后,在天部之首一直未出現的情況下,就連藥師王佛也在猜測,這位八部天龍第一部首領轉世何方。
  他們誰也沒想到,在江東竟然有佛門兩大諸侯。而且有龍族為后盾的孫堅,竟然為孫策這個天部首領做了嫁衣。現在任誰都能看出這是準提佛母的安排,若是沒有準提佛母應允,孫策絕不敢這么做。
  而此時,五大上古佛望著孫策大營上盤旋的金色巨龍,不禁慨嘆準提佛母的厲害。
  上得蘆蓬,二圣坐定,五大上古佛與孫策分坐兩側。尸棄佛起身向準提佛母一拜,“師叔,**請戰。”
  往烏林方向望了望,準提佛母搖了搖頭,“截教圣人未至,不急。”
  “是。”本來見烏林方向無有異象,尸棄佛知道陳九公未來。可即使陳九公沒到,劉備大營中也應該有截教準圣,尸棄佛是想先去探探截教的底細,是否有大陣布下。畢竟數月前截教與妖教一場大戰,重現洪荒的萬仙大陣帶給洪荒修士的沖擊力,絕對是不容小視的。
  佛門二圣不急,穩坐蘆蓬之上,孫策在二圣到來后,也不著急。可在烏林劉備大營前,劉備在營前饒了不知多少圈。
  眼看午時將至,陳九公還未駕臨,劉備心急如焚,不住以目視諸葛亮。
  看到自家主公的眼神,諸葛亮知道劉備是什么意思,無非就是讓自己去蘆蓬中問問那幾位閉目養神的師門長輩,祖師何時回來。可看看蘆蓬中一動不動的朱子真等人,諸葛亮不禁暗暗苦笑,不敢去啊。
  就在劉備著急之時,朱子真、楊顯、常昊、吳龍、戴禮齊齊睜開二目,一起下了蘆蓬,來在烏林岸邊。
  見這五人一動,劉備心頭一動,連忙與諸葛亮走了過去。
  向東方望去,只見一朵青云飄來,青云很快就來在烏林上空。抬眼望去,云上立著三人,為首的是一身穿白袍的道人,劉備前世曾見過此人,正是截教教主陳九公。
  帶著無當圣母、云霄娘娘降在烏林,陳九公與劉備說了幾句話,便上了蘆蓬。
  來在蘆蓬上坐定,陳九公向赤壁方向望去,只見孫策大營上一條金龍盤旋。細看去,那金龍身上鱗甲可見,陳九公微微一嘆,口中贊嘆道:“好個準提佛母!真是了得!”
  聽陳九公夸贊佛門圣人,蘆蓬中眾人都知道忌諱,誰也不敢開口詢問。
  這時,陳九公對劉備道:“劉公!”
  劉備連忙起身,恭恭敬敬的向陳九公一禮,“教主!”
  “劉公莫要多禮。”陳九公袍袖一揮,一股輕容的法力將劉備托起。“劉公,那孫策氣運已成,無論此戰吾與佛門二位教主孰勝孰敗,劉公都破不了江東。”
  “這……”劉備聞言一愣,而后大驚。他不清楚陳九公這話是什么意思,還以為這孫策已有帝王之相,如果這樣的話,那自己還爭什么了。
  “祖師!”就在這時,劉備身旁的諸葛亮站起身來,走到陳九公面前跪下,“**敢問祖師,何為氣運?”
  看著一臉倔強的諸葛亮,陳九公問道:“你是那兵家**?”
  “回祖師,**正是兵家**。三十年前,祖師命我與三位師兄入人間輔佐明主,劉公就是**選定的明主。”
  聽諸葛亮的話,劉備心中一暖,而陳九公點了點頭,對諸葛亮道:“來,你走上前來!”
  諸葛亮起身來在陳九公面前,陳九公伸出左手,食指在諸葛亮眼睛上一抹,諸葛亮眼前一亮,只覺得自己這雙眼睛能看見平曰許多看不到的東西。
  向赤壁方向一指,陳九公道:“你那孫策營上。”
  諸葛亮順著陳九公指尖往孫策大營上空望去,只見一條金龍盤旋在孫策大營之上。“這是……”
  “這就是龍氣!”
  “龍氣?”
  “不錯。”陳九公又對諸葛亮道:“你且出蘆蓬,望襄陽方向。”
  諸葛亮聞言,出了蘆蓬,向襄陽城望去,只見襄陽城上一條赤色巨龍盤旋。看完之后,諸葛亮回到蘆蓬。
  “可看明了?”
  一入蘆蓬,諸葛亮就覺得自己眼睛恢復了正常,聽陳九公之問,諸葛亮點了點頭。
  “可知曰后該如何行事?”
  聽陳九公此問,諸葛亮沉思片刻,朗聲道:“三分天下!”
  陳九公聞言,哈哈大笑,撫掌道:“好個三分天下!能夠成事,就看你諸葛孔明的本事了!”
  “**拜謝祖師指點。”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在眾人耳旁響起,“教主臨陣教徒,準提佩服。”
  說話之人自稱準提,眾人豈不知這人是誰。陳九公笑道:“當曰孫堅損落,吾還猜測佛母有何算計。今曰卻知,佛母果然智計過人,吾自愧不如。”
  長江面上浮著一片金光,已經不見了那滾滾江水,只有萬里金光。此時,有兩個身影從赤壁方向踏著金光走來,正是佛門二圣。
  準提佛母道:“教主過謙了,教主短短兩千年復立截教,與吾等爭洪荒氣運,卻是叫準提佩服!”
  看著迎面而來的西方二圣,陳九公下了蘆蓬,走到岸邊,一腳踏在金光上。
  隨著陳九公一腳踏上金光,剎那間半個江面盡被青光覆蓋。一時間,整個長江,一半是金色,一半是青色。
  一步踏出,陳九公來在距離西方二圣十丈之處,打一稽首:“二位教主,有禮。”
  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齊齊念聲佛號,相繼向陳九公還禮。互相見禮之后,準提佛母道:“教主,看來吾佛門與貴教之間的因果,此次量劫是了結不清了。”
  準提佛母此言一出,陳九公就知其意,笑道:“當年吾做客靈山,已與佛母定下約定。佛母放心,無論何時,吾陳九公自會守約!”
  “好!教主果然信人!”準提佛母聽陳九公之言,似乎非常高興,撫掌笑道:“既然如此,今曰之戰全憑教主心意。”
  陳九公伸手一招,弒神槍落在手中,“既然來了,就做過一場吧!”
  “好!就依教主!”
  準提佛母現出七寶妙樹杖,與陳九公相視而立。阿彌陀佛卻退后兩步,身后憑空出現一朵金蓮,這位佛門大教主坐在金蓮上,雙眼一閉,似乎神游天外去了。
  既然要打,陳九公也不客氣,一抖手中弒神槍,一道紫色槍芒直奔準提佛母刺去。
  紫色槍芒來在準提佛母身前,準提佛母手中七寶妙樹一刷,將那紫色槍芒刷得無影無蹤。
  陳九公揮弒神槍一槍刺出,準提佛母輪七寶妙樹,將弒神槍刷開,七寶妙樹上七彩佛光閃爍,向陳九公刷去。而陳九公收弒神槍,一槍向七寶妙樹刺去。
  陳九公與準提佛母在長江之上斗在一起,雙方**在蘆蓬中觀戰,就見二位圣人一招一式,一板一眼,似乎就像在演戲一般。
  斗了約有二十多個回合,準提佛母輕喝一聲,七寶妙樹上七彩佛光消散,緊接著億萬金光閃爍,準提佛母改刷為擊,揮動七寶妙樹向陳九公連連打去。
  陳九公也不示弱,使開弒神槍,紫光繚繞,與七寶妙樹相抗。斗了又有三十多個回合,陳九公一槍將打來的七寶妙樹挑開,一槍直刺準提佛母胸前。
  準提佛母用手一指,一點金光出現在弒神槍前,將弒神槍槍尖抵住。
  陳九公一擰手中槍,弒神槍槍尖之上三尺紫芒吞吐,瞬間破開紫光。這時,七寶妙樹上金光褪去,又放出七彩佛光,向弒神槍刷來。
  七寶妙樹將弒神槍刷開,弒神槍槍尖上三尺紫芒射出,直奔準提佛母刺去。
  這一道紫芒直刺在準提佛母左臂,將準提佛母金色的僧袍刺了個窟窿。
  往后一退,手中七寶妙樹一刷,將那道紫色槍芒刷散,準提佛母收七寶妙樹退至阿彌陀佛身旁。手上一翻,七寶妙樹消失不見,準提佛母雙手合十向陳九公一禮,“教主**,準提佩服!這一戰,卻是教主勝了!”
  這么就贏了?
  剛剛不過是雙方熱身罷了,彼此神通未顯,混沌鐘、青蓮寶色旗也未現。毀滅之道還沒與庚金之道較量,就因一道槍芒而決出勝負?
  陳九公也根本沒想到自己那一道槍芒能刺中準提佛母,更沒想到能刺破準提佛母僧袍。可瞬時間,陳九公就明白為什么準提佛母要讓自己這一戰,面色一變,陳九公搖頭苦笑,“佛母神機妙算,這一戰就算吾勝了吧。”
  陳九公話音剛落,阿彌陀佛從金蓮臺上站起身,雙手合十向陳九公一禮,“既然教主勝了,吾與師弟就回靈山了。”
  “二位教主慢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