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7)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7)     

截教仙462 青蓮機緣準提因果

見老子開爐為劉備煉丹,玄都**師在老子背后向其一拜,“老師,赤帝是死于曹公之手。”
  “嗯。”聽玄都**師之言,老子只是嗯了一聲,就繼續扇火煉丹。
  對于老子這種態度,玄都**師頗為無奈,但想起剛才見到的曹艸,玄都**師又道:“老師,那曹公有準圣修為。”
  玄都**師此言一出,那背對著他的老子眼中精光一閃而逝,“玄都,此事為師知道了!”
  玄都**師聽老子這么說,躬身向老子一禮,退出八景宮。
  玄都**師躬身離去,是怎么也不會看到背對著他的老子,臉上流露出來的笑容是那么的詭異。
  ……
  劉備被玄都**師帶走,其留在許昌的三萬精兵被曹艸下令打散,混入自己軍中。現在的曹艸,執掌青、并、幽、冀、兗、豫六州之地,已經占有半個天下。
  望著地圖上其他幾州,曹艸命人喚來郭嘉問計。
  “奉孝,今豫州以下,是該攻壽春袁術,還是該取荊襄之地?”
  聽曹艸此問,郭嘉沉思片刻,正色道:“主公當攻壽春袁術!”
  “好!”曹艸聞言撫掌大笑,“奉孝此言正合吾意!”
  三曰后,曹艸起馬步軍共二十萬,號稱五十萬,以大將夏侯為先鋒,統兵三萬,出兵揚州。
  得到曹艸再次興兵南下的消息,袁術不由得大罵劉備。罵劉備婦人之仁,不但將二郡之地讓與曹艸,還入許昌,這回好。
  可罵劉備總歸是無用的,面對曹艸兵鋒,袁術只能拼死抵抗,因為此時他已退無可退。
  壽春城下,夏侯立于城下叫陣,袁術見夏侯只帶三萬人,就想趁曹艸未至,先吃他三萬人馬。
  可點兵出戰之后,袁術連派大將張勛、陳紀、雷薄、韓暹、陳蘭,可這5將皆為夏侯斬殺。
  “不對!”在紀靈出戰,與夏侯惡戰之時,袁術終于看明白了,這夏侯修煉了類似佛門護教神功**玄功這樣的煉體之術,只是修煉的不深,讓人看不出來罷了。
  壽春為揚州第一大郡,壽春城也是揚州第一大城,袁術心里清楚若此城有失,自己恐怕就要和袁紹一般下場。想到此處,看到手下將士因被夏侯連斬五將而氣勢跌到了冰點,袁術忙下令鳴金收兵。
  回到壽春城中,袁術連忙焚香,求告西方二圣。
  八寶功德池前,阿彌陀佛、準提佛母齊齊睜開雙眼。而一旁的青蓮造化佛感覺二佛有動靜,從入定中醒來,向準提佛母問道:“師兄,又出什么事了?”
  “曹艸起兵二十萬征壽春,袁術求告吾等!”
  “曹艸!”青蓮造化佛臉上一片青光閃過,“師兄,可要青蓮先行一步,去人間助袁術一臂之力?”
  “不用。”準提佛母搖頭道:“佛門與人教因果已了,這一場不宜再大動干戈,吾遣白澤大智勢佛與計蒙無量功德佛下界即可。”
  “師兄……”
  青蓮造化佛似乎要說些什么,卻被準提佛母打斷,“師弟莫要爭一時意氣。”
  聽準提佛母此言,青蓮造化佛先是一怔,而后雙手合十向準提佛母一禮,“師兄,青蓮受教了!”
  見青蓮造化佛理解了自己的用心,準提佛母淡淡一笑,“師弟,造化之道可衍化完全?”
  青蓮造化佛聞言,面上閃過一陣喜色,“不錯,與那麒麟王一戰,雖敗于其手,但青蓮已將造化之道衍化完整。只要機緣一至,即可斬出自我!”
  “好!”聽青蓮造化佛已經將造化之道衍化完整,不光是準提佛母,就連阿彌陀佛也為他高興。青蓮造化佛的造化之道已經完整,只要能以這完整的造化之道為寄托,斬出惡尸,那佛門就又多了一個圣人。到佛門賢者劫時,有三圣坐鎮,佛門可一躍成為洪荒第一大教。
  事關佛門大興,阿彌陀佛少有的出言向青蓮造化佛詢問:“師弟,這些曰悟道,可有天機指引師弟該如何斬去自我?”
  “這……”青蓮造化佛搖了搖頭,面露難色道:“不瞞師兄,造化之道完全后,青蓮反倒覺得有些迷茫,不知該從何悟道。”
  聽青蓮造化佛此言,阿彌陀佛和準提佛母相視一眼,皆搖頭不語。
  見二人這般舉動,青蓮造化佛一愣,而后大急,“師兄,可是青蓮證道之事有何不妥?”
  看著一臉急色的青蓮造化佛,阿彌陀佛念聲佛號,垂首不言。而準提佛母搖頭道:“師弟且莫著急,且待師兄與你說來!”
  “師兄請講!”畢竟是大神通之輩,青蓮造化佛平復下心情,向準提佛母請教道。
  “道祖第三次講道時曾傳證道法門,師弟與吾等一樣,走的都是斬三尸之法。如今已到最后一步,只要自我一斬,就可如那截教教主一般證道混元。”
  說到此處,準提佛母頓了頓,看著青蓮造化佛道:“可想斬自我,非有大智慧、大毅力、大氣運、大機緣者不可!”
  “師兄,我……”
  準提佛母搖了搖頭,沉聲道:“吾知師弟要說什么,師弟乃十二品造化青蓮所化,得天獨厚,大智慧、大毅力、大氣運,師弟皆不少。但,師弟卻沒有那大機緣!”
  “大機緣?”
  “不錯!”這時,阿彌陀佛插了一句,“或許師弟認為這四者以氣運為首,智慧次之,毅力再次,然后才是機緣。但在吾等圣人眼中,沒有機緣,任汝有大智慧、大毅力、大氣運也是枉然。”
  準提佛母和阿彌陀佛都這么說了,青蓮造化佛怎能聽不懂,但此時的青蓮造化佛心中卻有不甘,“師兄,青蓮不知那截教教主有何大機緣,能證道混元。”
  聽青蓮造化佛提起陳九公,準提佛母搖了搖頭,“那截教教主雖是應運而生,氣運十足,但卻并非身具大氣運。當年爭奪混沌鐘時,其氣運就已散盡。”
  準提佛母這么說,青蓮造化佛反倒糊涂了。你一會兒說必須有大氣運才能證道成圣,一會兒又說陳九公沒有大氣運,但也成圣了,這不是自相矛盾么。想到此處,青蓮造化佛直接問道:“師兄,既然如此,那截教教主為何能證道成圣?”
  對于青蓮造化佛的刨根問底,準提佛母知道他心中有些不甘,向其解釋道:“師弟可記得當年道祖分封圣位,那圣位共有七尊!”
  “七尊圣位……”
  見青蓮造化佛似乎明白了,阿彌陀佛念聲佛號,“南無阿彌陀佛!能得鴻蒙紫氣,截教教主就當得是大氣運之輩!”
  阿彌陀佛此言一出,陷入的青蓮造化佛倒沒什么反應,反倒是準提佛母眼前一亮,“師兄所言甚是!”
  阿彌陀佛疾苦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但這時這位圣人好像想起了什么,笑容退去,面色又變得疾苦無比,“師弟,紅云道友的因果又該如何了結?”
  聽阿彌陀佛這句話,準提佛母面上的笑容散去,少有的眉頭緊皺,“師兄,紅云道友或許已經魂飛魄散了。”
  阿彌陀佛輕嘆一聲,“師弟心里明知,又何必向為兄隱瞞。”
  “哎……”準提佛母也是幽幽一嘆,搖頭不言。
  看了準提佛母一眼,阿彌陀佛緩緩閉上了雙眼,口中卻說道:“師弟,不管何時何事,為兄都與你一起面對。”
  “師兄……”準提佛母看著那坐在九品金蓮上,面色疾苦,身如山岳的阿彌陀佛,心里感到十分溫暖。
  這時,一朵婆娑花從婆娑樹上飄落,落在八寶功德池中,隨不斷起伏的池水時上時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