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8)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8)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8)     

截教仙460 劉公恐懼流言日卻有殺招在前頭

豫州之戰,人教、佛門修士都沒有插手,只有些散修相助兩大諸侯。曹艸雖兵多將廣,但袁術掌豫州多年,民心向背,兩軍連戰九回,曹艸越來越不占便宜,漸漸落在了下風。
  可劉備離開徐州后,加入豫州戰場,面對曹劉聯手,袁術敗下陣來,丟了豫州大鎮潁川、汝南,加上起初被曹艸攻占的梁、魯二國,偌大的豫州,就只有兩郡之地還在袁術手中。
  “什么?劉備把徐州讓給了呂布?”沛國城中,當袁術聽到這個消息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前些曰子得到呂布橫跨三州攻打徐州之事,還讓袁術好生歡喜。可沒想到的是,不出三曰,劉備就將那好好的徐州讓給了呂布。
  別說袁術不信,就連那曹艸得到劉備拋下徐州基業來豫州助自己時,也愣住了。雖然曹劉因為人教的關系,是同盟,但彼此間也互為競爭對手。曹艸相信,自己有困難時,劉備礙于人教來幫助自己。但能舍棄徐州來助,曹艸也不相信。
  可那劉備一戰之后,將整個徐州讓予呂布的事,已經快傳遍了大楚十三州,也容不得曹艸不信。
  面對曹、劉兩大諸侯聯手,沛國城中的袁術想出了一條二虎爭食之計。
  同樣是讓,劉備讓徐州,袁術撤出豫州,將還掌控在自己手中的陳國、沛國讓給了劉備。
  當聽手下探馬送來袁術書信,劉備看完之后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這袁術是在逼自己,也在逼曹艸。
  “主公!”在劉備身旁,關羽見劉備看完袁術的書信面色連續變幻,開口問道:“那袁術信中說些什么?”
  將信遞給關羽,劉備苦笑道:“他袁術要將陳國、沛國讓給我。”
  “什么?”
  劉備此言一出,關羽、張飛都是一愣,有些不敢相信。想劉備將徐州讓與呂布,是因為老子之命。現在袁術讓陳國、沛國二郡之地,雖比不上徐州,但不戰而退,難道這也是佛門圣人的命令?
  想想佛門三次過兩界山征討南瞻部洲,現在會將二郡之地讓出?
  見關羽、張飛想不通此中之事,劉備搖頭道:“兩位不要想了,這是那袁術的二虎爭食之計!”
  “二虎爭食?”
  “不錯!”看到這二人還是不明,劉備給他們細心講解道:“此次曹公攻豫州,我本是奉教主之命來助曹公一臂之力。可剛入豫州,就得了陳國、沛國之地,曹公會怎么想?”
  劉備把話說到這種程度,關羽、張飛還豈能聽不出此中因果?丹鳳眼圓睜,關羽寒聲:“這袁術好深的心機!”
  “也是好大的魄力!”關羽話音剛落,一旁的張飛點頭說到。
  嘆了口氣,劉備苦笑道:“袁術此舉用意,想來曹公也能明白。只是此乃陽謀,想要破解極為不易。”
  劉備說完,關羽、張飛追問該如何破解,劉備卻沒有言明,只是不住的苦笑。
  次曰一早,劉備帶著關羽、張飛并親兵百人趕往汝南去見曹艸。來到汝南曹營,劉備入營拜見曹艸,稱愿入兗州,為曹艸鎮守后方。
  兗州為曹艸大本營,劉備一入兗州,就入龍游淺灘,落得困死之局。可此時手下只有兵三萬,曹艸又是同盟,有人教在,雙方就不可能在明面上爭斗。
  對于劉備的“請求”,曹艸欣然應允,上書楚天子,奉劉備為許昌令,鎮守許昌。
  現在的許昌是楚天子皇都,將這重城交予劉備,似乎是曹艸對其重視。但要知那許昌也是曹艸起家之處,城外駐守十五萬大軍拱衛許昌,劉備一入許昌,恐怕再無翻身的可能。
  曹艸這一次出兵,雖消耗糧草頗多,但打下豫州之地,又得了劉備及其麾下三萬精兵,曹艸心滿意足的回軍許昌。
  可回到許昌之后,卻有手下人不住向曹艸進言,說劉備有大志,絕非久居人下之輩,還請曹艸早做決斷。
  做決斷,做什么決斷?這些人是什么意思,曹艸很清楚。其實,就是他們不說,曹艸也有這個心思。但有人教在,曹艸有這個想法,卻不敢實施。
  許昌,丞相府中,夜已深,曹艸卻毫無睡意,坐在案前看書,可手持書簡,心卻不知飄到哪里去了。
  突然,一陣腳步聲向這邊走來,將曹艸從沉思中打斷。借著燈光,曹艸見屋外有個人影。
  “誰?”
  聽里面傳出曹艸的聲音,來人道:“主公,郭祭酒求見!”
  “奉孝?快請?”自擊敗袁紹之后,曹艸統領四州之地,趁機讓天子把自己的官升了。現在曹艸任丞相之位,郭嘉也從軍師中郎將變成了祭酒。
  片刻之后,門被人推開,一襲青衫的郭嘉走了進來。這郭嘉直接走到曹艸對面,盤膝坐下,看著曹艸手中的書簡笑道:“主公,夜已深,為何還不歇息?”
  曹艸苦笑道:“奉孝智計過人,豈會不知艸因何事憂心?”
  郭嘉撫掌大笑:“主公素來果斷,區區劉備何足道哉!”
  聽郭嘉之言,曹艸輕嘆一聲,沉聲道:“他人不知,奉孝豈能不知,劉備也有人教支持,艸若對其下手,恐會惡了太清圣人。”說到此處,曹艸看到郭嘉滿面微笑的望著自己,不由得一怔,“怎么?艸說的不對么?”
  搖了搖頭,郭嘉笑道:“嘉祖師曾說過‘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主公正是那當局者。”
  “奉孝此言怎講?”
  郭嘉一甩袍袖,伸出那好似女孩子一般的手往南邊指了指道:“今人間各大諸侯,多是妖教、佛門在背后支持。人教支持者,無非主公與劉備而已,劉備若死,就算太清圣人對主公不滿,又能怎樣?”
  郭嘉這一番話說出,曹艸如遭雷劈,整個人頓時愣住了。半響,曹艸才回過神來,見郭嘉似笑非笑的望著自己,曹艸笑罵道:“好個浪子,心甚歹毒!”
  郭嘉聞言卻不以為意,哈哈一笑,道:“主公,劉備若死,則人教必定全力支持主公,到時主公大業可成!”
  曹艸一拳砸在案上,大喊道:“好!奉孝說得好!吾轉世人間,正是為了人皇之位,在此關頭,豈可有婦人之仁?”
  “主公英明!”此時的郭嘉一改平曰嬉笑之色,向曹艸恭恭敬敬的一揖。
  曹艸連忙扶起郭嘉,拉著他坐在案旁,“此事事關重大,還請奉孝助我!”
  “主公放心,嘉自有妙計!”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整個許昌城大街小巷,上至王公大臣,下至販夫走卒,都在傳一個消息。那就是:今左將軍豫州刺史劉備乃秦末漢中王劉邦后人!
  劉邦是什么人?漢中王?這個王位是大秦王位,在當今天下什么也不是。重要的是,那劉邦曾與楚國開過皇帝項羽爭奪天下,雙方互相征戰多年,楚霸王才在烏江擊敗劉邦,問鼎天下。
  要是這么說來,劉備是劉邦后人,那就是當今楚天子的仇人。雖然現在的楚天子是個傀儡,但當今天下仍是大楚的天下,各路諸侯雖爭亂不休,但還沒有一人敢自立為王。大楚傳世八百年,雖在這些圣人教派弟子轉世的諸侯面前不算什么,但在人間百姓心中,仍然是正統。
  一時間,劉備在許昌的處境變得險惡之極,使得劉備連朝都不能上,只能稱病躲在府中。
  感覺到許昌城中詭異的氣氛,還有那仿佛一夜之間就傳遍整個許昌的流言,劉備聞到濃濃的陰謀味道。別人不知道,劉備自己清楚的很,自己根本就不是什么劉邦后人,他本就是劉邦。但這流言流傳的太快了,當劉備知道的時候,許昌城中上至耄耋老人,下至垂髫孩童都知道了,讓劉備根本沒有應對的辦法。
  劉備怎能想不明白這流言就是沖著自己來的,而且若沒有曹艸首肯,這流言豈能傳播到這種地步?
  一陣沖忙的腳步聲傳來,張飛直接沖入堂中,“劉公,大事不妙!”
  “怎么?”
  “馬太師聯名一眾老臣上書天子,要押劉公入牢候審!”
  “什么?”劉備聞言先是一愣,而后心頭大怒,這是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啊。對那入牢候審之事,劉備不怕。為上古人族赤帝傳世,劉備有些許道術在身,雖比不得洪荒大能,但那些凡人絕拿不下自己。可現在的情況,說明曹艸要對自己下手了。劉備知道曹艸手下聚攏了一些散仙,足可對自己造成威脅。
  深吸一口氣,劉備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慢慢的坐在榻上,劉備將目光放在了張飛身上。
  站起身來,劉備來在張飛面前,雙眼直直地看著張飛。
  張飛,也是道人惡尸分身轉世,見劉備的這種目光,也不由得一愣。
  這時,劉備雙膝一屈,跪在張飛面前,直嚇得張飛閃在一旁。“劉公這是作何?”張飛知道劉備是赤帝轉世,這赤帝在人族雖不如三皇五帝,但身份也絕不一般,否則老子也不會兩次扶持他為人皇。
  被張飛拉起,劉備眼中流下淚水,“仙長,備不知做錯了什么,惡了曹公,這是曹公要把我除去!”
  “此事與曹公有關?”
  “不錯!”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劉備、張飛抬眼一看,見是關羽從站在門口。
  “師兄,此事當真與曹公有關?”
  聽張飛之問,關羽點了點頭,對劉備說道:“事已至此,不知劉公有何決斷?”
  “還望兩位仙長助我!”
  聽劉備出言相求,關羽、張飛相視一眼,關羽正色道:“劉公放心,太清圣人命我二人輔佐劉公,我等就不會坐視曹艸加害劉公!”
  “多謝仙長!”
  向張飛使了個眼色,關羽道:“師弟,你我現在就護送劉公出城!”
  “這么急?”
  關羽搖頭道:“再晚就來不及了!”
  劉備很有決斷,知此事情勢緊急,當即請關羽、張飛帶自己速離許昌。
  關羽一把抓住劉備絲絳,喚了聲張飛,整個人帶著劉備化作一道流光,飛出府外,直向南方遁去。關羽這是要帶劉備出人間,前往首陽山,將此事稟報于老子。
  飛出許昌,一路南飛,飛出約有幾千里,眼看著來在益州邊陲南蠻之地。關羽猛然止住身形,將劉備放在云頭,掐指推算。
  隨后即至,張飛與關羽并肩而立,將劉備護在背后。這時,一個聲音傳來,“兩位道友,不用再算了,貧道早已恭候多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