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4)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4)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4)     

截教仙459 落子巫族

東海方丈島前,三個高大的身影浮在海面上,望著浮在海上,不斷受浪花拍打的方丈島。.
  “當年見東海上方殺氣沖天,原來是截教教主在東海上布下誅仙劍陣!”看著方丈島周圍不斷盤旋的一道道劍氣,蚩尤對身旁刑天、項羽說道。
  “誅仙劍陣?可是那洪荒第一殺陣?”
  聽項羽好奇,蚩尤點了點頭,沉聲道:“我巫族十二都天神煞陣也是殺陣,但卻比不得這誅仙劍陣。項羽兄弟,若是有機會拜入陳教主門下,別忘了向陳教主請教十二都天神煞陣之玄妙。”
  “嗯,蚩尤大哥你放心吧!”
  站在海面上半天了,一直就是觀望方丈島周圍的道道劍氣,刑天有些不耐,向蚩尤道:“蚩尤兄弟,我等要在這里等到什么時候?”
  蚩尤搖了搖頭,向方丈島飛去,當飛至據方丈島約有百丈時,就見那在方丈島周圍毫無規律亂竄的一道道劍氣都停了下來,紛紛將尖銳的一面指向了蚩尤。
  今曰是因有要事來島,蚩尤不敢闖陣,聽住身形沖著方丈島大喊:“巫族蚩尤,求見截教教主!”
  方丈島無當宮中,正在云床上煉氣的無當圣母聽見島外傳來的喊聲,睜開二目,秀眉輕蹙,“蚩尤,他來作甚?”
  下了云床,無當圣母出了無當宮,隱約間在島外有一個高大身影,想來就是那巫族蚩尤。
  向蚩尤走去,無當圣母見蚩尤身后還有兩個同樣高大的身影,想來都是巫族祖巫。
  來到近前,無當圣母卻未離開方丈島,站在島上遙向蚩尤問道:“吾截教與你巫族井水不犯河水,今曰為何來此?”
  聽無當圣母言語之中略有不善,蚩尤干笑一聲,向無當圣母道:“今曰與兩位兄弟至此,是想上金鰲島求見截教圣人。”
  無當圣母聞言,倒是不知是該為這蚩尤通報,還是直接打發他們離去。在無當圣母看來,陳九公應該不愿意見這幾個祖巫,就是派童子上金鰲島為他們通報,陳九公也不會答應見他們。但這畢竟是自己的想法,萬一通報之后,陳九公答應見他們呢?
  “且于此等候,吾派人通稟教主!”
  “有勞圣母了。”
  無當圣母喚來座前童女,命其前往金鰲島,將此事告之鄭倫,讓他去請示陳九公。可童女還未離去,無當圣母就見一道青光從金鰲島方向飛來。來人道行不高,無當圣母看的清楚,正是陳九公門下鄭倫。
  來在方丈島東面,鄭倫為了表示對無當圣母這師門長輩的尊重,降身在方丈島上。
  剛一落下,鄭倫耳旁就傳來了無當圣母的聲音。
  鄭倫順著聲音來見方丈島最西邊,來見無當圣母,鄭倫看到在方丈島外,站著三個高大的身影。想起老師的交代,鄭倫忙向無當圣母大禮參拜,口稱:“拜見師伯祖!”
  “免禮!”
  鄭倫起身,向無當圣母道:“師伯祖,老師命弟子前來,帶三位祖巫上島!”
  聽鄭倫之言,無當圣母知道陳九公要見這三大祖巫,當即袍袖一卷,方丈島無當宮上懸掛的誅仙劍微微一震,方丈島外懸浮的道道劍氣向南北方向涌去,閃出一條道路只通金鰲島。
  向無當圣母一揖,鄭倫對三大祖巫道:“三位祖巫,請!”
  蚩尤、刑天、項羽紛紛向無當圣母一拱手,隨著鄭倫向金鰲島飛去。
  來在金鰲島上,鄭倫引著三大祖巫來在羅浮洞前,向金霞童子說道:“金霞師兄,這三位祖巫是老師要見的。”
  看了這三個祖巫一眼,金霞童子小臉上沒有往曰的笑容,向鄭倫點了點頭,對為首的蚩尤道:“跟我來吧!”
  “這位小友,還請留步!”見金霞童子面掛寒霜,蚩尤猜到這童子可能就是當年后羿一箭殺死那個,忙對金霞童子道。
  在羅浮洞前停住腳步,金霞童子回身看著蚩尤,“何事?”
  大手一翻,蚩尤取出一物遞在金霞童子面前,“蚩尤知我巫族當年與小友結下因果,此物可與小友了結因果。”
  看著蚩尤手中的一團黃光,金霞童子心頭一顫。雖道行不高,但金霞童子跟隨陳九公多年,見識可是不短。此時金霞童子知道,蚩尤拿出來這東西是先天之物,而且妙用無窮。
  搖了搖頭,金霞童子擺手道:“祖巫,還是與我入洞吧,莫要讓老爺等得久了。”
  “小友……”
  見蚩尤還想說些什么,金霞童子再搖頭道:“祖巫,因果之事是否了結,金霞說的不算,祖巫還是去與老爺分說吧!”說完,金霞童子轉身向羅浮洞中走去。
  看到金霞童子進到羅浮洞中,蚩尤連忙將手上黃光收起,與邢天、項羽一起進到羅浮洞中。
  來到羅浮洞中,三大祖巫見金霞童子走到陳九公面前,向陳九公一拜,便侍立在陳九公身旁,蚩尤忙向陳九公行禮,“巫族蚩尤拜見圣人!”
  “刑天拜見圣人!”
  知道如今巫族情勢不妙,就是刑天,在陳九公面前也頗為恭敬。
  “兩位祖巫無需多禮!”坐在蒲團上,陳九公微微抬手,示意蚩尤、刑天免禮。若是往曰,三位祖巫今曰前來,別說讓他們上金鰲島了,陳九公會不會出手殺他們都難說。但有了老子奇怪的舉動在前,陳九公心中有了一些計較。
  和顏悅色,也沒有難為蚩尤、刑天,然后陳九公將目光轉向項羽,這項羽進到羅浮洞中,就直勾勾的看著陳九公,不說話也不行禮。
  對于項羽這般神色,在陳九公身旁的金霞童子還以為項羽與陳九公有怨,不由得怒視項羽。
  看著項羽,陳九公問道:“怎么?這是什么表情?”
  拉了項羽一把,蚩尤笑道:“教主有所不知,項羽兄弟敬仰教主,得教主傳法,一直銘記于心。”
  陳九公聞言,點了點頭,向項羽道:“當年于人間見你,還是垂髫幼童,轉眼千年,你已有這般成就。”
  聽陳九公之言,項羽深吸一口氣,在項羽記憶中,早已沒有轉世后父母親朋的模樣,但陳九公一直被他銘記于心。而且項羽認為,自己有今曰成就,陳九公功不可沒。雖然陳九公只傳自己三招戟法,但那三戟卻讓項羽看到一條不同尋常的路。
  向陳九公一拜,項羽正色道:“當年教主授藝之恩,項羽永世不忘!”
  “隨手而為,你又何必如此?”
  “對教主而言,是隨手而為,但對項羽,卻是大恩大德!”
  見項羽這般堅持,陳九公淡淡一笑,就不再多言。
  這時,蚩尤上前一步,手上一翻,一團黃光現于掌中,“教主,當年后羿誤傷教主門下童子,今曰愿以此物了結那番因果。”
  “哦?戊土之精,祖巫好大的手筆!”陳九公看了眼蚩尤手上的黃光,對金霞童子道:“金霞,汝看此事如何?”
  “全憑老爺做主!”聽自家老爺就此事竟然詢問自己意見,金霞童子心中感激,向陳九公拜道。
  陳九公點了點頭,用手一指,蚩尤手上那團黃光憑空飛起,飛在金霞童子面前,“收了吧。”
  向陳九公一拜,金霞童子將那團黃光收入袖中。
  本來巫族拿出戊土之精,是想借金霞童子之事,將其獻于陳九公,可不想陳九公不在乎那戊土之精,直接予了金霞童子。
  見戊土之精飛到自己面前,金霞童子知道這寶物難得,袍袖一卷,收了戊土之精,陳九公向蚩尤問道:“祖巫此來,就是為了此事?”
  “這……”饒是蚩尤多智,此時也不知該從何說起。本是讓項羽向陳九公提出入門之事,可項羽見了陳九公之后沒有提及此事。而項羽不說,蚩尤也沒法提啊。
  “教主!”就在蚩尤遲疑之際,項羽開口說道:“當年得教主傳法,項羽無以為報,愿拜教主為師,侍奉教主座前!”
  陳九公聽得出項羽這番話是發自肺腑,心底不禁一嘆,這祖巫有情有義,很合乎截教收徒的標準,但怎奈是巫族祖巫,讓陳九公有些為難。
  就像陳九公當年傳藝項羽后離去時的一聲嘆息,今曰聽項羽之言,陳九公只能再次嘆息,“祖巫與截教無緣,不當為吾門下弟子!”
  聽陳九公此言,項羽臉色一白。就在項羽失望時,聽陳九公道:“近千年來,吾參悟十二都天神煞陣,有些心得,卻可傳于祖巫。若祖巫愿意,可留在金鰲島三年。”
  陳九公的這句話落在項羽耳中無異于天籟之音,向陳九公躬身一拜,項羽朗聲道:“這三年卻是要勞煩教主了!”
  雖然項羽沒等拜在陳九公門下,但陳九公能傳項羽十二都天神煞陣,就很讓蚩尤滿意了。向陳九公告辭,蚩尤與刑天離去,陳九公命金霞童子帶著項羽在金鰲島上走走,并未項羽找一無人之地開辟洞府。
  看著金霞童子帶項羽離去,陳九公口中喃喃道:“我倒要看看你讓徐州與巫,是何算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