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9)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9)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9)     

截教仙394 亂起北俱蘆洲

ps:最近有消息稱:真哪噠香膏猝死家中。此乃謠言,不可信的。
  小命當然沒問題,消失這些日子,是去北京檢查身體了。腦垂體的問題,還好不嚴重,當今這么先進的科技很容易治愈。不過,家里人問了一些專家,再經過一番商議,決定先不做手術,先吃中藥控制,過一陣子看情況再說。
  上周六就到家了,休息了幾天,感覺狀態不錯。本書簽合同的時候,簽的是要寫150w200w字之間,按計劃也這次量劫之后還有兩次量劫。
  不管怎么說,從開這本書的時候,就說不會tj,這是一定的。有始有終,寫完了吧。
  感謝兄弟們的支持,謝謝你們的關懷和安慰。
  紫薇帝君!對啊,還有紫薇帝君呢。
  波旬聽玉帝之言,才想起那位神通廣大的紫薇帝君。當日在幽冥血海幽冥宮中,波旬曾親手將阿修羅至寶奈何圭交在陳九公手中,聽后冥河老祖言陳九公可為阿修羅族助力。
  想到此處,波旬不禁有了離開天庭,往光明山請陳九公出手的打算。
  可在這時,波旬卻聽玉帝說道:“今為多事之秋,佛門攻南瞻部洲之地,吾與師妹要坐鎮天庭,不可輕離。、而紫薇帝君如今未在洪荒,恐怕要等他歸來,才能wi為老祖報仇!”
  什么!
  波旬聞言一怔,天、地、人三界皆為洪荒,未在洪荒那還能在什么地方?
  見波旬面色變幻,玉帝微微搖頭,沉聲道:“阿修羅王且帶族人于天庭安頓,今日因果,他日必要佛門、妖族償還!”
  “波旬代阿修羅族上下,多謝大天尊厚恩!”雖樣貌丑陋無比。但波旬心性沉穩,知此時老祖已去,自己要做的就是帶領阿修羅族繼續在洪荒中生存下去,不為人所滅。現如今親耳聽玉帝應許,波旬躬身拜謝,退出斗牛宮,自有那太白金星奉玉帝之命帶天庭侍衛為阿修羅族安排定所。
  待波旬離開斗牛宮后,王母娘娘看到玉帝面色在一瞬間變得鐵青。
  砰!
  狠狠在案上一砸,玉帝勃然大怒,“師妹。這佛門趁九公不在,就攻幽冥血海,顯明是不將你我放在心上。”
  本來還想勸自己師兄兩句,可聽玉帝此言,王母心頭一動,也不免怒從心頭起。但轉念間卻想起,“師兄,佛門殺害冥河教主,是否會攻打六道輪回?”
  “應該不會……”說到此處。玉帝也有些不敢肯定佛門在破了幽冥血海之后,會不會攻打地府。
  “來人啊!”
  太白金星奉命去為阿修羅族安排居所,聽玉帝呼喊,有那斗牛宮侍衛快步走入宮中。向玉帝一拜,“陛下!”
  “速去盤王宮,請盤王老祖!”
  “是!”
  得玉帝吩咐,侍衛不敢怠慢。連忙出斗牛宮前往盤王宮。
  盤王老祖與玉帝乃兒女親家,留在天庭之上,玉帝命人為其建造盤王宮。盤王老祖平日就居于盤王宮中。或閉關煉氣,或授徒道法,也算逍遙自在。
  今日聽玉帝相招,盤王老祖隨侍衛直往斗牛宮行來。一路上,盤王老祖暗自推算,卻發現天機晦澀,理順不清,不禁有些心驚。
  進到宮中,盤王老祖向玉帝、王母打一稽首,“見過大天尊、娘娘!”
  “道友無需多禮!”玉帝伸手虛扶,輕聲說道。
  彼此極為熟絡,盤王老祖也不客氣,直接在宮中坐下。這時,當盤王老祖看向玉帝時,卻發現這位三界至尊面色有些不悅,那一向都是雍容華貴的王母娘娘,也是粉面含煞,美目之中隱隱有殺氣流轉。
  盤王老祖心下一驚,知道有大事發生,但并沒有開口詢問。因為他知道,既然玉帝命人將自己請來,就會主動將事情道出。
  “老祖。”這時,玉帝開口說道:“昨日佛門與妖族聯手,攻打幽冥血海,冥河老祖損落,血海枯干。”
  “什么!”盤王老祖知道有大事發生,可怎么也沒想到竟然出了這么大的事。
  冥河老祖,圣人之下最強的幾個人之一。雖同稱老祖,可盤王老祖自知遠不如冥河老祖。誰想,這位洪荒絕世強者,今日竟然損落,而且那佛門與妖族竟有手段,使得血海枯干。
  見盤王老祖變色,玉帝中寒光閃爍,用手一指,素色云界旗從案上飛起,飄至盤王老祖面前。“還請老祖下天庭,往萬壽山,請鎮元大仙同往前往地府坐鎮。”
  一把抓住素色云界旗,盤王老祖站起身來,正色道:“大天尊放心,盤王這就往萬壽山,請鎮元大仙同往地府!”
  “老祖且慢!”玉帝又道:“聽阿修羅王言圍攻血海者,乃鯤鵬妖師、地藏王佛與佛門一不知名的準圣,那鯤鵬妖師又有周天星斗陣相助,道友與鎮元大仙切要小心。”
  “周天星斗陣。”盤王老祖面上閃過一絲驚訝,但瞬間即逝,“大天尊安心,盤王去也。”說罷,盤王老祖起身,出斗牛宮,下天庭而去。
  看著盤王老祖離去,王母心念急轉,對玉帝道:“師兄,佛門是否另有后招?”
  “后招……”玉帝聞言,不由得瞳孔一縮,深吸一口涼氣。
  ……
  盤王老祖知事情緊急,下了天庭,落在北俱蘆洲之上,飛至萬壽山。
  在冥河老祖下天庭后,鎮元子也回到自己山中。此時正在人參果樹下靜坐悟道,突然心頭一動,呼喚道:“清風!”
  “老爺!”
  “速往山門,迎盤王道友至此。”
  “是!”
  清風、明月,鎮元子座下兩個童子。與太清圣人的金角、銀角一樣,這清風、明月一個跟在鎮元子身旁,一個守在五莊觀前。
  清風來在觀門前,見明月坐在門前大石上打瞌睡,不由得玩心大起。
  左掌平伸,清風張口在掌心上吹了一口仙氣。一只飛蟲憑空而生,飛入明月鼻孔當中。
  飛蟲入鼻,睡得正香的明月一個激靈,重重的打了個噴嚏,頓時睡意全無。
  睜眼一看,見清風笑吟吟地站在自己面前,明月冷哼一聲,雙手一翻向清風抓去。
  “師弟莫鬧!”嘿嘿一笑,清風連忙擺手,“老爺命吾來此。迎接盤王老祖,師弟切莫打鬧,沖撞了老祖。”
  “你……”被清風捉弄的明月一聽這話,不由得氣結,還想去抓清風,可這時察覺到一人穿過萬壽山的護山大陣,想來師兄清風所言不假。
  抬頭望去,只見那身穿藏藍道袍的盤王老祖飄然而至,明月甩了清風一個狠狠的眼色。連忙與其一起迎上前去,口稱拜見老祖。
  “童兒,大仙可在觀中?”
  “在,在。”清風連忙答道。“老爺命小童在此恭候老祖。”
  知事情緊急,盤王老祖也顧不得太多,“童兒速速引路,吾有要事要見大仙。”
  “老祖請!”
  跟在清風身后。盤王老祖來在五莊觀后園之中,一直走到人參果樹下。
  見盤王老祖行來,鎮元子連忙起身。朗聲道:“道友至吾觀中,貧道有失遠迎,還望道友恕罪。”
  “大仙哪里話!”盤王老祖連連擺手,目光落在鎮元子身后的人參果樹上。感受著樹上發出的戊土之氣,盤王老祖嘖嘖嘆道:“不愧是仙家至寶,果然非凡。”
  聽盤王老祖稱贊人參果樹,鎮元子微微一笑,“可惜吾這樹上果子都予了九公,無法予道友嘗鮮了。”
  修煉到盤王老祖這個層次的,誰會在乎兩個果子。只不過盤王老祖久聞人參果樹之名,今日初見有些好奇罷了。聽鎮元子之言,盤王老祖連忙將來意道出。
  “什么!”當鎮元子聽完盤王老祖所言,也大驚失色。冥河老祖損落于佛門之手,這是何等大的事!而那佛門竟然如此狠辣,竟在攻打南瞻部洲的同時,還敢攻幽冥血海。
  “大仙,大天尊著你我往地府一行。”
  “自是應當!”鎮元子沉聲道:“地府乃三界蒼生輪回之地,無論如何萬萬不可有失,吾等必守地府無事。”說著,鎮元子來在人參果樹前那丈長香案之上,將案上金色盤龍錦繡圖掀開,一個一尺高下的紅葫蘆現于盤王老祖眼中。
  “九九三魂紅葫蘆!”
  “不錯!”鎮元子袍袖一卷,將紅葫蘆收入袖中,“有此寶,即可破那周天星斗陣。”
  看到此寶,聽鎮元子此言,盤王老祖撫掌大笑,“本想喚上吾那兄弟同去,既有此寶,何懼妖族陣法!”
  鎮元子笑而額首,輕捋墨髯,“九公不在,盤庚道友需坐鎮光明山豈可輕離,地府有吾與道友即可。”
  說完,鎮元子和盤王老祖一起從園中走出。鎮元子吩咐清風、明月緊守山門,便和盤王老祖離了萬壽山,前往六道輪回。
  就在鎮元子、盤王老祖飛入六道輪回的時候,自那九天之上,一團七彩霞光墜下,霎時間一陣威壓籠罩在北俱蘆洲之上。
  北俱蘆洲上無數生靈紛紛抬頭望天。
  黑云山上,無支祁從洞中奔出,望著空中那團七彩霞光,怒吼一聲持棒飛起。
  光明山上,盤庚老祖從入定中睜開雙眼,連忙下令開啟大陣,準備迎敵。
  不死火山深處,滾滾炎漿中,燧木道人騰地站起身來,化作一道火光沖出火山,直往光明山飛去。
  就在燧木道人剛飛出火山之時,那團七彩霞光降下,化作一人,直奔燧木道人撲來。
  “師兄!”三十三天上,玉帝、王母齊齊起身,此時這兩位三界之主,皆是玄門道家打扮。王母素手一翻,一寶遞在玉帝面前,“此人神通廣大,師兄萬萬小心。”
  從王母手中接過寶物,玉帝點頭道:“師妹放心。”
  說罷,二人相視一眼,一起化作金光,下天界入北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