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7)     

截教仙380 滅殺

木可曲可直,可柔可硬。
  甲木靈光鞭正含此道。
  噼啪聲中,甲木靈光鞭到了眼前,陳九公頂上混沌鐘一轉,化作一只混沌大手,一把將甲木靈光鞭抓在手中。
  這時,水火從左右襲來,又有那麒持刀殺來。
  陳九公頂上現出黃中李樹,氤氳黃云凝聚不散。
  “丙火!將劍與吾!”失了長劍,東王公對丙火道人大喊道。
  聽東王公之言,丙火道人將手中長劍一推,火光一閃,出現在東王公手中。
  持劍在手,東王公周身紫光大作,頂上紫色蒸騰,將其面孔映得發紫。
  全力運轉毀滅之道,東王公縱身躍起,向那抓著甲木靈光鞭的混沌大手斬去。
  陳九公心頭一動,混沌大手撒開甲木靈光鞭,重新化回混沌鐘,向丙火道人砸去。
  見混沌鐘砸來,丙火道人飛身暴退,雙手在胸前結成法印,道道火箭從印中射出。
  砰!砰!砰!砰!
  混沌鐘飛速砸來,一道道火箭碰混沌鐘即散,火星迸濺,火花飛舞。
  東王公撲了個空,飛身而上,來在陳九公身前,捧劍便刺。
  與東王公配合多年,西王母瞬間出手,甲木靈光鞭向弒神槍卷去。
  陳九公大笑聲中,袍袖一卷,誅仙、戮仙、絕仙、陷仙四劍飛起。雖未從四劍中參悟殺戮之道,但這四把殺伐利器單單祭起,足以讓人忌憚不已。
  剛剛欺身而上,卻見四劍一起奔自己殺來,東王公大驚,連忙呼喊:“、黿速速出手!”
  東王公話音剛落。那一直未曾出手的兩個西昆侖準圣頂上皆有黑云凝聚。
  只聽得兩聲獸吼。兩個千丈巨獸現于空中。一只身軀如樹。卻有八足,樹身上一雙眼中冒著黑光,軀干上無數手臂亂舞。另一只身形如龜,背上無殼。生有四翼,頸上卻是鳥首。
  這二獸,一名,一名黿。皆乃先天妖族得道。本為西昆侖靈獸,被東王公看重,收入門下。道行增進后,與其他妖族相同,以本體為寄托,將惡念斬盡。
  、黿在空中現身,那怪叫一聲,手上那細如小指的無窮手臂在空中揮動,瞬間臂長千丈,交織成網。向誅仙四劍罩去。
  而黿背上四翅震動,碩大的灰色鳥頭中發出如嬰孩啼哭一般的聲音。一團團黑光從其口中噴出,不多不少,整整七團。
  七團黑光飛出,分別來至東王公、西王母、水母、丙火、麒、、黿頂上。黑光一閃,將七人罩在黑色光幕之中。
  噴出七團黑光之中,那黿真身仿佛氣球被撒了氣一般,瞬間就癟了下去。原本那千丈真身,變得只有半人多高,飛入黿頂上黑云之中。
  不知那真身使得是什么秘法,此時的黿道人,面色有些蒼白,飛身而退,遠遠的觀戰。
  那無數手臂交織的大網似乎要將誅仙四劍一網成擒,卻見誅仙四劍在空中齊齊一轉,皆化作千萬劍氣席卷,從手臂交織的縫隙中飛出。
  誅仙四劍化作漫天劍氣,看著氣勢洶洶,但在威力上遠不如本體。水母頂上黑光陣陣,黑光之中三尺高下的水母元神浮出,張口噴出一團團黑色水霧,水霧散開,一片水幕接天連地,將千萬劍氣盡數擋下。
  劍氣受阻,在空中散去,只有那誅仙四劍倒飛而回,在飛回陳九公身旁的時候,從四方向東王公刺去。
  可當四劍刺下,卻被東王公身外的那團黑光所阻。
  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想來這就是那黿道人的本命神通,沒想到還有這般威力。看著東王公、西王母等人每人身外一團黑光,陳九公將誅仙四劍收起。混沌鐘飛在黃中李樹之上,垂下條條混沌之氣與黃中李樹凝聚的氤氳黃光相合,一甩手中槍直取東王公。
  “不好!”雖然陳九公收回了混沌鐘和誅仙四劍,但卻讓東王公等人更加忌憚。因為此時的陳九公以兩件至寶護身,可以毫無顧忌的全力進攻。
  見弒神槍殺至面前,東王公飛身暴退,西王母、水母二人迎上陳九公,與其近身纏斗。二人又以西王母為主,水母為輔。五行之中水能生木,有水母在,將甲木之道修煉到幾近完整的西王母以甲木之道硬生生的擋住弒神槍。
  有西王母、水母充當肉盾,東王公帶丙火、麒、圍攻陳九公。而那黿,在其惡尸分身吐出七團黑光后,本尊消耗極大,似乎戰力已失。
  不過看那東王公、西王母等人身外黑光,多次擋下弒神槍芒,黿有此貢獻已經足夠了。
  可就在眾人圍攻陳九公之時,一道金光閃現,太極圖一卷,那黿道人消失的無影無蹤。
  “啊!”黿道人在一瞬間被玄都**師鎮壓,東王公等人皆大驚失色。
  玄都**師手掐劍訣,騰空劍化作一條巨龍向道人撲去。袍袖一卷,玄都紫府劍上紫光大作,在空中一顫,下一刻已經出現在丙火道人后心之處。
  將惡尸留下助老師、師娘、師兄圍攻陳九公,道人張手一揚,一股黑氣從袖中涌出,一只只怪獸張牙舞爪地撲向騰空劍所化黃龍。
  玄都**師手上劍訣變幻,那黃色巨龍身上黃光一閃,那千丈巨龍化作五尺騰空劍,飛速擊向道人。
  “師兄!速去相助、黿!”西王母揮動甲木靈光鞭,卷開殺向丙火道人的玄都紫府劍,對東王公大喊一聲。而這時,陳九公單手持槍回身向麒殺去。
  本是西王母、水母牽制陳九公,東王公、麒、丙火趁機攻擊。這西王母一分神,東王公一撤,處在陳九公身后的麒可就遭殃了。
  這時西王母剛擊退玄都紫府劍,水母催動玄功布下一道黑色光幕擋在麒身前。但見陳九公單手持槍一砸,逼退丙火道人,左手持摧天杖狠狠地在黑色的玄水光幕上猛砸七八下。
  玄水光幕瞬間即破,陳九公甩手將摧天杖掄出,摧天杖在空中旋轉著向西王母頂門砸去
  雖然同修甲木之道,而且西王母的甲木之道恐怕還要在刑天之上。但與刑天不同的是,刑天沒有元神嗎,而西王母有元神。別看巫族有個元神,好像多不了的似的。單就刑天來說,沒有元神比有元神要的好的多。
  沒有元神的刑天,是完全的不死之身。而西王母不行,別管你甲木之道多強,可活死人白骨。但元神滅了,誰也沒用。
  此時看到摧天杖化作一道紫光擊來,西王母也顧不得再去管麒,將手中甲木靈光鞭一轉,甲木靈光鞭迅速旋轉,纏繞成圓盤一樣,青氣勃發,青光縱橫,擋住摧天杖。
  摧天杖被阻,丙火道人和水母分左右殺來。陳九公袍袖一卷,誅仙四劍飛出,齊向麒殺去。而后陳九公雙手持槍,奮力一抖,三尺紫色槍芒飛出,向丙火道人擊去。挺槍連刺,道道紫芒在槍尖上吞吐,撲向水母面門。
  且不說丙火道人和水母如何防御陳九公攻擊,單說那麒。雖見誅仙四劍齊至,但有黿真身吐出的黑光護體,麒絲毫不在意。
  早年在洪荒星空中時,黿的本命神通曾在持摧天杖在手的東王公手中撐過了七招之多。當時東王公可是沒有留手,全力以毀滅之道御使摧天杖。
  有此術護身,麒心中安定,一振手中大刀,直奔陳九公撲去。可在這時,一道火光后發先至,在誅仙四劍前面來在麒身前。
  只見那八景宮燈出現在麒上空,青紫二色的燈芯跳動。霎時間,熊熊烈焰滾滾而來。
  黑光外盡是火焰,火焰中莊周持扁拐連打。砰!砰!砰!砰!
  說時遲,那時快。說起來費勁,但這一幕幕就在轉瞬之間。
  黑色光幕破開,誅仙四劍已至,道道劍氣縱橫。呼嘯聲中,血光漫天。
  “啊!”為洪荒第一無二的麒得道,麒走的是以力證道的路子,并未將惡念、善念寄托。肉身一損,元神飛出。
  這時西王母、水母、丙火大急,想要去救麒。陳九公將弒神槍祭起,雙手連翻,弒神槍在空中急轉,一道道帶著無窮毀滅氣息的紫色爆射而出。
  麒元神向遠處飛遁,莊周看都沒看,頭頂八景宮燈,手持扁拐向丙火道人打去。而那麒元神也沒跑出多遠,被誅仙四劍絞殺。
  從玄都**師殺出,到麒損命,前后時間不長,卻讓西昆侖一方從優勢瞬間轉為劣勢。可東王公知道此時不能退,若是退,陣腳一亂,恐怕損失得更大。
  而西王母看到麒身死,雙目通紅,但心知如今形勢對己方不利,對水母大呼道:“速速按計行事!”
  “是!”聽西王母之言,水母應了一聲,周身黑光繚繞,飛至丙火道人身前,噴出一口黑色水霧,去滅八景宮燈之火,水母一把拉起丙火道人,“師弟,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