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6)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6)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6)     

截教仙379 蠱惑玄都群仙殺至

雖然神通不及陳九公,但玄都**師認為自己在心性上絕不差陳九公半分。可這幾日來,玄都**師發現,只要自己見陳九公,就難以壓制心頭的怒火。
  著面上洋溢著笑容的陳九公,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在陳九公背后,那本該是南瞻部洲與人間的兩界屏障,卻被一座大陣覆蓋。
  “玄都道友!”
  陳九公略帶欣喜的呼喚,讓玄都**師一怔,只見陳九公雙腳在空中連踏幾步,迎了過來。
  陳九公的憑空行走,這若是在金巨巨和古龍大大的書中,一定會是破碎虛空的人物。可他對面的玄都**師冷哼一聲,“帝君,這是作何?”雖然心中憤怒不已,很想直呼陳九公名諱。但玄都**師想想陳九公的手段,強忍住心頭怒火。
  迎面而來,見玄都**師面色不對,陳九公很是驚奇,“玄都道友為何如此?”
  指著陳九公身后大陣,玄都**師問道:“帝君,這是為何?”
  “這個嘛……”陳九公面色一正,“道友也知洪荒廣大,宵小無窮。前番吾雖以大陣圍困巫族,但有那西昆侖妖邪潛入人間,禍亂人族鄭彤彤之地!今吾以陣法圍住人間,必不使妖邪入得人間!”
  聽陳九公大義凜然的一番話,玄都**師心中暗嘆,這陳九公道行越高,嘴上功夫也沒落下。可無論是巫族,還是西昆侖,如今都和人教是對立的。對陳九公的話,玄都**師只能表示贊同。
  見玄都**師點頭,陳九公面上突然露出喜色,撫掌笑道:“道友與吾所見略同。真是吾之幸事!”
  “咳……帝君!”玄都**師突然想起自己來意。“吾奉老師之命。要往人間一行,有此陣阻擋……”
  玄都**師此言一出,陳九公面上笑容頓時凝滯,直接開口道:“道友。此事萬萬不可!此陣乃吾截教立交之根本,豈可如此。”
  “可是……”
  玄都剛想說什么,卻被陳九公打斷。“道友若是有事,不妨告知于吾。吾必為道友之事盡心竭力。”
  玄都此次前來,就想入人間與孔丘、鄒衍、墨翟見面,人間發生了什么。現在陳九公百般阻撓,玄都知道他肯定在人間弄出了什么事,但此時不能撕破臉,就無法直說。
  見玄都不再言語,陳九公微微一笑,“道友莫要多想!非是吾算計貴教,也未與那儒、墨、陰陽三家為難。只因那西昆侖上下齊出,要入人間相助項羽。吾才在此立陣,免得赤帝有失!”
  “道友此言當真?”
  “九公豈敢欺瞞道友!”陳九公面容神肅。鏗鏘答道。其實他也不知道西昆侖是否會上下齊出,但他卻知道,西昆侖肯定會來人。否則,自己入人間之前,就將大陣布下。還會等到西昆侖那百名天仙出了人間,才立陣嗎?
  “難道真是錯怪了陳九公?”此時玄都**師也拿不定主意,心中暗自盤算著。因為儒、墨、陰陽三家氣運與人教相連,若是他們有事,人教氣運必有損失。而老師為人教教主,沒發現人教氣運有損,想來那三家應該無事。難道陳九公真是要以陣法阻擋西昆侖之人?
  想想那西昆侖在洪荒星空中經營三萬余年,勢力龐大。若是要將他們全部阻擋在人間之外,不靠陣法還真不行。
  “也可能是這陳九公詭計!”玄都**師著那面帶微笑的陳九公,心頭一動,向陳九公一禮,“帝君高義,玄都佩服!”
  “不敢,不敢!”
  “人皇之事,是吾人教分內之事,豈可要帝君一人承擔!”此時的玄都**師也是一臉正色,“玄都就留在此處,助帝君一臂之力!”
  陳九公心中暗笑,大笑道:“有道友相助,再無憂矣!”
  ……
  次日,金烏東升,西昆侖頂峰之上,人頭攢動。東王公門下五大弟子,帶著三萬天仙在東王宮前靜候。
  片刻之后,宮門敞開,東王公和西王母并肩從宮中走出。
  “拜見老師(祖師)!”
  眾仙齊拜,東王公微微抬手,道聲免禮。也不廢話,與西王母攜手騰空而起。其門下五大弟子紛紛下令,將三萬多天仙分成五部,各帶一部飛在空中。
  只見高天之上,祥云凝集,連成一片片,往那東勝神洲與人間的兩界屏障處飛去。
  二十四都天星辰陣外,陳九公和玄都**師坐在氤氳軒中品茗談天。玄都**師這老實人,哪里說得過陳九公。只聽陳九公東扯一句,西扯一句,直說得玄都**師如云山霧罩,稀里糊涂。
  “帝君!帝君!”突然感覺到了什么,玄都**師打斷了滔滔不絕的陳九公。
  似乎有些意猶未盡,陳九公用手一指,氤氳軒竹門自開。只見那東方祥云陣陣,向此處涌來,陳九公哈哈一笑,從蒲團上站起身來,“道友不妨隱于暗中,待得戰起,再出手不遲!”
  玄都**師聞言不由得暗道陳九公卑鄙,但卻欣然的答應了。本來還懷疑陳九公以陣困人間,是有其他目的,現在那綿延萬里的祥云,玄都**師不由得相信了陳九公的話。
  翻手取出太極圖,玄都**師將手中太極圖一抖,一道金光落在玄都**師身上,玄都**師隨之隱沒不見。
  這一幕落入眼中,陳九公瞳孔一縮。沒錯,是大道法則。沒想到玄都**師竟然掌握了大道法則,而且還是先天至寶太極圖中蘊含的大道。要知道為先天至寶,其中蘊含的不是一絲大道法則,而是一條完完整整的道。
  “玄門首徒,果然不凡!”陳九公暗嘆一聲,暗暗留心。雖然此次量劫截教要與人教并肩作戰,但下一次量劫的時候,誰又能說得準呢?
  可這時,沒有時間留給陳九公去想玄都**師的事。那東方仙氣彌漫,彩霞飄飄,一道道強橫的氣息撲面而來,東王公、西王母率門下五大弟子,三萬多天仙來也。
  “那是……陳九公!”立在云端,往前方一,只見一座大陣將整個人間與地仙界相隔。而這大陣入眼,東王公感覺甚是熟悉。仔細一,不正是當日圍困巫族的陣法嗎?陣法不是主要,布陣之人才是最主要的。
  當目光一轉,到那一身白色八卦九宮袍的陳九公時,東王公胸中五氣奔騰,眼中寒光爆射。
  感覺到身旁東王公的異樣,西王母順著東王公的目光去,也到了陳九公。
  細說起來,西王母與陳九公倒沒有切身之恨,雙方因果完全是隨東王公。可此時在此地見到陳九公,西王母心中有些忐忑。“師兄……”
  還未等西王母說些什么,就見東王公手中現出長劍,“師妹助我!”說完便持劍向陳九公殺去。
  收到星辰真君傳信是說陳九公已入人間,可現在見到陳九公在人間外布下大陣,明顯是等著己方,本想勸東王公轉回西昆侖,可不想其直接殺向陳九公。
  知道陳九公的毀滅之道兇猛,西王母無奈之下,也只能出手相助。
  素手輕揚,一道道甲木之氣從袖中飛出,向東王公周身籠罩。與此同時,西王母取出甲木靈光鞭,向身后的五大弟子招呼一聲,齊向陳九公攻去。
  木主生,勝在生生不息。就向那祖巫刑天一般,可恢復身體上的傷勢。雖也有防御之能,但不如造化之道,更不如戊土之道。
  東王公殺至陳九公面前,手中長劍揮出,劍上一道紫光直奔陳九公頂門擊去。
  雖無摧天杖在手,可東王公的毀滅之道也不容人小視。陳九公頂上現出慶云三花,三花上青光陣陣,混沌鐘浮現在青光之中。
  紫色劍芒殺至,混沌鐘飛出,紫色劍芒擊在混沌鐘上,混沌鐘一震,紫色劍芒震散,消失在天地之間。而破了劍芒,混沌鐘倒飛回陳九公慶云之上。
  在混沌鐘阻擋紫色劍芒之時,陳九公雙手卻沒閑著,雙手振動弒神槍,一道紫色槍芒直奔東王公刺去。
  周身青光繚繞,但遇弒神槍芒,瞬間被破。“這廝的毀滅之道又有增進!”東王公心頭大駭,砍向陳九公的寶劍收回,正斬在弒神槍槍頭之上。
  槍劍相交,無有鑌鐵交加之聲,也無轟鳴之聲。就仿佛是啞劇一般,在外人眼中是那么的不和諧。
  陳九公不以其他寶物夾攻,只是揮動弒神槍,一槍槍刺出。而東王公持劍與弒神槍相抗,一劍劍迎上弒神槍。
  砰!
  終于出聲了!可發出這聲音的,是東王公手中長劍。再一次與弒神槍相碰時,這長劍斷做數截。
  弒神槍再次刺出,卻見一道青光擋在弒神槍前,青光一轉,向弒神槍繞來。
  知是西王母的甲木靈光鞭,陳九公單手持槍,另一只手上現出誅仙劍,將誅仙劍祭起向甲木靈光鞭斬去。
  甲木靈光鞭一抖,棄了弒神槍,躲過誅仙劍,噼啪聲中向陳九公頂門擊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