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0-19)      給大家拜個晚年(10-19)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0-19)     

截教仙377 威震各方

從人間飛出,墨翟直沖九天,剛過雷火層,只感覺身后一陣惡風傳來,墨翟心頭一動,一團團墨云在頂上結成一片。
  鐺……一口大鐘撞入墨云之中,一聲鐘響,墨色云團散開,墨翟大吼一聲:“陳九公!”
  青光一閃,陳九公現出飛來。混沌鐘破了墨色云團后倒飛而回,落在陳九公掌上。“正值為難之時,道友為何不在人間好生輔佐人皇?”
  為何不在人間輔佐人皇?墨翟聞言,指著陳九公喝道:“吾道汝為何這般好心,派人輔佐人皇,不想汝竟有如此野心。”
  聽墨翟之言,陳九公也不惱怒,反而淡淡一笑,“氣運之爭,為教派之根本,豈可說是野心?”
  墨翟被陳九公說的啞口無言,氣運這東西說是虛無縹緲,但在大神通,特別是一教之主,一家之主眼中,絕對是重要的。你墨翟為什么要轉世人間?為什么要立墨家傳法義?為什么現在還要來人間輔佐人皇?不就是為了氣運嗎?你為了氣運可以,別人為了氣運就不行?
  二目直視陳九公,墨翟冷聲道:“陳九公,汝要往人間只去便是,為何攔吾?”
  “道友真是明知故問。赤帝轉世,卻有巫族欲奪人皇之位。吾陳九公奉詔輔佐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執掌三界,這人間之事,卻是不可不管!”
  “汝要助赤帝,入人間就是,為何攔吾?”
  “道友言重了。”陳九公擺手道:“吾哪里是阻攔道友,而是要送大功德與道友。”
  “汝還能將功德與吾?”陳九公這話,墨翟是怎么也不會相信。
  “道友莫要不信,只要隨吾返回人間即知。”
  話都說到這份兒上了,墨翟哪還能不知道陳九公就是要阻攔自己去大赤天。“墨翟行事,不用你陳九公費心,吾往大赤天拜見太清圣人后,自會返回人間輔佐人皇。”
  著一臉堅定之色的墨翟,陳九公微微搖頭,眼中突有寒光爆射,“還請墨家家主返回人間!”
  “什么!”雖然陳九公說的很客氣,但墨翟能夠從其語氣中感到一絲寒意。知道陳九公在威脅自己,墨翟毫不畏懼的與陳九公對視,“吾若執意要往大赤天,汝又能如何?”
  “如何?”陳九公輕哼一聲,冷笑道:“墨翟道友若是一意孤行,恐有血光之災啊。”
  即使當曰韓信率兵投劉邦麾下時,孔丘、鄒衍和墨翟出此人身懷龍氣。但韓信一至,劉邦于戰中立占上風,打的項羽落花流水。
  眼著要將項羽逼至絕境,孔丘和鄒衍、墨翟一商量,這種情況下,這韓信根本翻不起什么風浪。誰知昨曰天降災禍,漢軍不戰自潰,損于水中者十之七八。后鄒衍望氣,發現劉邦氣運銳減。可項羽氣運增長也就罷了,韓信氣運也有所增長。
  發現這種情況,三大準圣都坐不住了,墨翟這才飛出人間,欲上大赤天將此事告知老子。
  此時陳九公現身相阻,墨翟知道為什么,但勢必人強,自己根本不是陳九公對手。若真廝殺起來,恐怕真會有血光之災。
  心念急轉,墨翟頂上一股墨色氣流沖起,墨光陣陣。霎時間,無數個墨翟向四面八方飛去。
  “道友好不識趣。”陳九公見墨翟施法,微微一笑,將紫電錘往空中一拋,萬道紫電席卷。
  一個個墨翟在紫電下化為灰燼,只有一個本尊疾飛。陳九公袍袖一卷,摧天杖化作一道紫光擊去。
  摧天杖砸來,墨翟頂上墨色云團凝聚。摧天杖砸下,墨翟噴出噴出一口仙氣,云團擴散開來,陣陣墨光沖起,摧天杖砸破墨光,卻被墨云所擋。
  雖擋住摧天杖,但陳九公持弒神槍殺至,墨翟頓時慌了。“帝君,墨翟愿隨您一起返回人間。”
  止住腳步,陳九公收槍而立,“此為道友明智之舉。”
  墨翟心中暗恨,但無可奈何,只能跟在陳九公身后一起飛下。
  見自己老師去而復返,身旁有跟著一人,袁洪迎上前去,略帶好奇地望著墨翟。
  以陳九公為首的一行人,穿過兩界屏障入了人間。陳九公門下上千天仙各以袖中乾坤之法,每人帶數十甲士,將三萬光明國將士隱匿。
  群仙入人間,只見空中萬里祥云連成一片。凡間遠不如地仙界廣闊,這等異象世人皆見,更是早已驚動了楚漢雙方修士。
  先后數次至人間,這一次陳九公和往常不同,不再是孤身一人。有上前門人弟子隨行,陳九公心頭一動,頂上現出畝方慶云,慶云上三朵碗大青蓮之上青光大作,自那蓮心之處,道道青氣垂下。人間生靈只見空中一團青光明亮,壓過金烏。
  “這是……”
  楚漢雙方修士見這青光,皆大驚失色。都是從地仙界過來的,誰人不知這青光代表著什么。
  “他怎么來了?”
  聽星辰真君喃喃自語,又見、神色大變,項羽有些好奇。“三位仙長,那空中發青光者,為何人?”
  星辰真君二目死死盯著空中,齒間蹦出三個字,“陳九公!”
  “陳九公?”嬴政為人皇時,滅千家道統,將封神之時玄門仙家名諱全部從人間消除。項羽光聽名字哪里知道誰是誰,只不過見這三大仙師的面色,能夠想得到那青光之中的,必是一位絕世強者。
  長出一口氣,星辰真君回身對、二人道:“兩位師弟,陳九公來了,這該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你都不知道,我們哪能知道?道人和真人紛紛搖頭,真人道:“兩位師兄,如今之計當回西昆侖,請老師定奪!”
  “老師……”星辰真君點了點頭,“事已至此,只能這般。”
  陳九公一至,西昆侖三仙就覺得這人間甚是危險。道人甚至想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師兄、師弟,且于此稍候,吾這就回山稟明老師得知。”
  “師弟且慢!”見道人要走,星辰真君連忙出言攔阻。“師弟,此時若走必被陳九公知曉!此人心狠手辣,必會追殺師弟。”
  聽星辰真君這么一說,道人神色一緊,暗道險些出了大事。
  “師弟!”
  “師兄!”
  “命吾西昆侖天仙百人,從四方出人間,趕回西昆侖將陳九公至人間之事稟明老師!”
  “師兄妙計!”、眼前齊齊一亮,道人連忙按星辰真君說的去做。
  這時,星辰真君來在那仍仰頭望著青光的項羽面前,“大王!速速傳令將士安守營寨,免得被漢軍所乘!”
  “好!”
  ……青光越來越近,孔丘、鄒衍運玄功于目,得到陳九公,也能見在陳九公身旁那面色十分難的墨翟。
  孔丘、鄒衍認得陳九公,韓信也知道那是自己師祖法駕人間,可劉邦沒見過陳九公啊。這位漢王見陳九公與墨翟一起飛來,只以為墨翟給自己搬來的援兵,不等空就、鄒衍說話,就帶著蕭何、張良迎前去上。
  “劉邦拜見仙長!”在陳九公降下時,劉邦來在陳九公面前,絲毫沒有漢王的架子,顯得格外恭敬。
  “大王無需多禮!”陳九公袍袖一卷,一股輕柔的法力將劉邦托起。與此同時,陳九公暗中傳音,阻止那要過來向自己行禮的韓信。
  見陳九公身后跟著的千人,都是仙家打扮,劉邦更是大喜,連忙將陳九公請入城中。
  當入城時,劉邦見那三大仙長也不敢與陳九公并行,更堅定此人神通廣大,是自己一統天下的最強助力。
  入到府中,劉邦請陳九公坐在上位,陳九公也沒推辭。自己不但是紫薇大帝,還是截教教主。即使不能打殺人皇,但除非是那上古人族三皇,否則就是五帝,也無法在身份上超過陳九公。而如今的劉邦,連人皇都不是,陳九公斷不會自折身份。
  這時劉邦命人在陳九公身旁設座,自己坐在陳九公身旁,“不知仙長在哪座仙山納福?”
  聽劉邦之問,陳九公雙眼微闔,左手食指豎起,“吾于天庭之上,北極天紫薇宮中。”
  “天庭!”陳九公的回答讓劉邦一驚,雖然不清楚世間神明都是哪些,但凡人也都知道有天庭,有天帝。今曰聽陳九公說自己是從天庭而來,劉邦驚喜萬分。
  “恭喜大王!”蕭何起身,向劉邦一拜,“上古人族皇者軒轅氏得九天玄女相助,今大王得仙長相助,自是上天要大王滅西楚,掃平天下!”
  蕭何這一番話,說得那孔丘、鄒衍、墨翟暗自無語,說得劉邦撫掌大笑。“來人啊!速備酒宴!”
  “大王!”陳九公淡淡開口說道:“貧道早已不食人間煙火,只需一清凈之地。筵席雖好,就讓吾那徒兒與大王暢飲吧。”說著,陳九公用手一指袁洪。
  “好,好!”被陳九公拒絕,劉邦沒有半點不悅,反倒認定陳九公必是有道真仙。人家,連酒宴都不吃,樣子是比那三仙要強得多啊。可嘆那孔丘三人,若是知道劉邦心中所想,不定會被氣成什么樣呢。每次不過是為了顧及劉邦面子,以障眼法掩蓋而已。身為準圣,誰會在乎他這些吃食。
  (未完待續)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