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356 毀了峨眉又毀西昆侖

從南海出來,陳九公袖中多了一個白玉瓷瓶,瓶中裝的是三光神水,不多不少,正好百滴,這是南海龍王用來答謝陳九公出手相助的。
  雖然有些受之有愧,但最后陳九公還是收了。這寶貝帶回去,可以賜予門下弟子修煉,可為截教在短時間內增加百位金仙。有了這百位金仙,陳九公執掌的截教,已經勝過萬仙陣前的截教。
  但此次來南海也有不盡人意的地方,就是從敖欽口中得知敖鸞在封神之劫后失蹤了。南海龍族公主在南海丟了,陳九公聽聞的第一感覺就是開玩笑。但到老淚縱橫的敖欽,陳九公也不禁長嘆一聲,直接告辭離去。當年那個小蘿莉是自己穿越洪荒之后的第一個朋友,或許再也見不到她了。
  帶著沉痛的心情回到了光明山,陳九公獨自在羅浮洞中參悟毀滅之道。
  ……
  人間,與陳九公前世記憶中的歷史不同。因為嬴政并未被妖族封印在驪山,所以在他離開人間之后,其留下的一縷分身在人間執掌天下三十年后,才將皇位傳位于長子扶蘇。而那中國歷史上第一個篡權的宦官早已被嬴政斬殺,扶蘇地位穩固。
  但秦以法治國,又曾誅六國大軍,民心不附。氣數輪轉之下,散之而盡。天下群雄起兵造反,有前楚國大將項燕之后項梁、項羽叔侄發動會稽起義,項梁自號武信君。又有一人,原為泗水亭長,名喚劉邦,于沛縣起兵響應,稱沛公。這二人從各路諸侯中脫穎而出,滅秦國后。爭霸天下。
  南方之極。自北戶孫之外。貫顓頊之國,南至委火炎風之野。
  赤帝即為上古人皇,五帝之一的高陽氏顓頊帝。
  雖同為上古人族之長,但三皇不死不滅。與混元圣人同等地位。可五帝卻有輪回之厄,就連那治理洪荒水患、以九鼎定人間的禹王也未免此劫。
  不過,身為上古人族之長,顓頊轉世之后。竟具真龍之氣在身,有機會穩定天下,再得人皇之位。
  而項羽,身具巫族血脈。雖不像嬴政、白起那般,一轉世就是大巫之身,但項羽肉身強橫,橫行人間足矣。
  為巫族之身,又有盤古遺澤臨身,項羽身上雖無真龍之氣,但卻有假龍之氣環繞周身。而這些年來百戰百勝。其身上假龍之氣隱隱有凝形之勢。若有找一日能騰空而起,必可化為真龍掃蕩天下。
  此時劉邦身旁有儒、墨、陰陽三家相助。而項羽也有東王公派至人間的三大弟子統帥一萬天仙。雙方廝殺起來,竟然是項羽更勝一籌。
  雖是如此,但與歷史中不同,如今的楚漢差距并不大。雙方以黃河為界,各處一方。
  遙望西楚上空,那盤旋嘶吼的黑龍,剛推算完天機的鄒衍眉頭緊皺,對身旁孔丘、墨翟道:“不知這巫族氣運為何越來越盛,那西楚假龍竟有反噬之相。”
  聽鄒衍此言,孔丘、墨翟不由得眉頭緊皺。讓他們幫巫族是不可能了,而且即使巫族統一了天下,也不會在國中推行他們三家法義。所以,這儒、墨、陰陽三家要想在人間傳道,就要在人間廣傳道統。現在,那赤帝轉世之劉邦已經答應,自己為人皇后,必予儒、墨、陰陽他們想要的地位。
  可如今情形,真龍反被壓制,那假龍卻有統一天下之相。
  “道友,不若貧道回地仙界,前往大赤天,請太清圣人想想辦法?”實在是想不出什么辦法,墨翟輕嘆一聲說道。
  還不等鄒衍開口,孔丘已經搖頭,“人教只有玄都道友一人,就算他來了又能如何?”雖然孔丘知道人教還有兩個童子和一頭牛,但這話不能說,說了就是嘲笑人教無人了。
  “那該如何是好?難道吾三家還要等到下次皇朝更迭才可?”這時,墨翟站起身來,“兩位道友在此少歇,但吾出去會那星辰一會。”打也不成,不打也不成,墨翟心中惱怒,決定出戰,與那星辰真君做過一番。
  還未曾墨翟出手,只聽得外面傳來了荀況的聲音,“老師,兩位師叔,弟子荀況求見。”
  “哦?是荀況啊,進來吧!”
  荀況走進來,向孔鄒、鄒衍、墨翟行完禮,“老師、兩位師叔,蕭何不是從哪兒弄來一人。此人自稱是漢中富戶,家有精兵萬余,愿助漢王破西楚。”
  聽荀況之言,孔丘三人眉頭緊皺。關中富戶,還家有精兵萬余,這不是開玩笑呢嗎?
  但讓三人更驚奇的是,就這話,一向睿智的漢王還偏偏就信了。拜那為首的,名喚韓信之人為大將,統帥他那上萬精兵。
  而三人知道,劉邦身旁的蕭何、張良,都是昔日顓頊帝之輔臣,后雖其轉世至今,深得劉邦信任。只不過這二人雖謀略過人,而且忠心耿耿,但卻無有道法在身,辯不得洪荒修道之人。
  “走!吾等去那韓信究竟是何許人也?”
  “好!”
  就這這時,突然有人來報,說漢王請三位上仙率門人弟子出征。孔丘三人聚集三家弟子,隨大軍往黃河,齊攻西楚。
  來在黃河岸邊,見漢軍已經嚴陣以待,只見一人正在劉邦面前侃侃而談。當孔丘、鄒衍、墨翟到此人時,不禁心頭齊齊一震。原來,此人身上竟有和項羽一般的假龍之氣,不過與項羽主殺的黑龍有些不同,此人身上環繞的龍氣是白色的。
  “道友可出此人是何出身?”上下打量韓信一番,孔丘向身旁的鄒衍問道。
  眼中精光一閃,鄒衍冷聲道:“道友既已知曉,有何必問吾!”
  孔丘聽鄒衍語氣不善,但知道他這不是沖自己來的,而是沖那韓信。不,準確的說,應該是沖韓信背后之人。
  僅有地仙修為的韓信。在準圣面前。根本隱不得自身來歷。這時。墨翟也出韓信身懷上清仙氣,在心懷恨意的同時,也有三分詫異,“陳九公是從哪里招來這么個人?”
  諸侯起兵之處。亦有不少人身懷龍氣,不過只有項羽身上的龍氣能凝聚成型。所以,至今為止,僅有項羽一人與劉邦爭奪天下。其他諸侯皆亡。可讓墨翟驚訝的是,陳九公怎么就能又找到一個身上龍氣凝聚成型,而且應運掌兵戈之人來人間參與這人皇之爭。
  “三位仙師至矣!”當劉邦的目光落在孔丘、鄒衍、墨翟身上時,不由得哈哈大笑。自己有能人異士相助,又有善兵之人率軍來降,今日必可攻破西楚。
  “拜見漢王!”見劉邦了過來,孔丘三人率三家弟子上前見禮。
  “諸位仙師免禮!”
  邦心中無限歡喜,立在黃河岸邊,目光從眾人身上掃過,最后落在韓信身上。著這個意氣風發的少年,劉邦感覺到了一股銳氣。可嘆劉邦不知道的是。這個少年的真實年齡要比他表面上去大的多。
  著韓信身后一萬殺氣騰騰的精兵,劉邦根本不去猜想這些人是從何而來,來助自己有什么目的。在劉邦心里,自己是真命天子,自有天佑。而且,黃河那邊項羽手下勢力也不弱,廝殺起來,這一萬精兵能剩下多少,誰也說不準。
  想到此處,劉邦抽出赤霄劍,遙指黃河對岸,高呼道:“今日一戰,誓破西楚!”
  劉邦高呼,其麾下眾將士齊齊高呼,陣陣殺氣在漢方將士上空匯聚。在滾滾殺氣之中,一條赤龍翻騰咆哮,一雙龍目之中,殺機凜冽。
  “真龍之氣果然不凡!”孔丘眼中紫光流轉,望著空中那條赤龍,心中暗暗贊嘆。只有一朝開國之主,才可稱人皇,就是因為人皇必有真龍之氣。而人皇死后,真龍之氣會在王朝中隨著歷代**一代代傳下去。這樣,龍氣就會越來越稀薄,最后被他人取代。而那嬴政,正是因為將人皇之氣帶到了地仙界,所以秦朝才會歷經二世而亡。
  這邊的喊殺聲傳至對岸,項羽從旁那起一桿木戟,木戟不長,約有六尺左右,相對于項羽的身材,似乎不會稱手,但這木戟上血跡斑斑,誰也不會想到有多少人死于此戟之下。
  持戟在手,揮動數下,陣陣破空之聲出現在帳中。項羽披掛戰甲,持戟出營,高聲喝喊,眾將士紛紛聚集在黃河岸邊,結成戰陣。
  立于河岸前,項羽端坐烏騅馬上,眼中兇光閃爍。
  “楚王!”
  星辰真君的聲音入耳,項羽連頭也沒回,“先師放心,今日之戰,吾項羽必勝!”
  “楚王!劉邦似乎多了些援兵!”
  “無妨!任他千萬人,吾一人一戟足矣!”
  “這……”星辰真君剛要說些什么,但見項羽頭上一股黑氣沖起,黑氣一出,自九天上一聲狂暴的龍吟響起。這龍吟聲落在星辰真君耳中極其響亮,但西楚一方將士根本聽不見。只見那一條五爪黑龍呼嘯而下,將己方陣上盤旋,仰頭嘶吼,陣陣煞氣匯聚。
  “師兄!”見項羽如此固執,道人來在星辰真君身旁,低聲道:“可否要傳信于老師,請老師再派些人來?”
  “師弟之言大善!”星辰真君聞言點頭,既然西昆侖一脈已經參與到這人皇之爭中來了,就不可退后,必須全力而為。何況,若是項羽真的成了人皇,對西昆侖的好處是巨大的。
  道人得到星辰真君首肯,喚來一童子,囑咐再三,命其回東勝神洲向東王公求援。
  有、兩位準圣合力破開兩界屏障,將這童子送入東勝神洲,這童子入了東勝神洲,便直接往西昆侖飛去。
  凡事都是趕得早不如趕得巧。這童子剛飛至半路,只見一道巨大的身影從身旁掠過。隨著那龐大的身軀,一股狂風將童子吹到一旁。
  “巫族!”童子重重的摔在地上,口中不由得呼出聲來。
  童子那微弱的聲音入耳,相柳也不知為何,竟然停下腳步,大手一抓,一股巨大的吸力將童子吸入其掌中。
  落在相柳掌中。童子就像那落入如來佛手中的孫悟空一般渺小。著眼前巨人。童子心神俱顫。雖有天仙修為不假,但是被西昆侖一脈永靈藥成批灌出來的,在心性上尚且不如返虛的修士。
  不過想起自己西昆侖和巫族是盟友,童子漸漸安心。望著相柳道:“這位巫族老爺且聽小童一言,小童乃是西昆侖……”
  “西昆侖!”這童子話音剛落,相柳就吼起來了,可憐這小童被相柳一吼。險些震成了聾子,若不是危機時刻,運轉玄功于耳,恐怕都得被震傻了。
  “吾來問汝,吾巫族風伯可是死于汝西昆侖之手?”
  “這……”當年在洪荒星空中,那四大巫來星辰島鬧事,其中一巫被殺,二巫被擒之事,星辰島上下皆知。
  被相柳驚得心神俱顫,童子顫顫驚驚言道:“是倒是是。不過此因果已經……”
  童子還未說完,整個人的下半身在相柳手中化作膿水。這時相柳獨創的刑罰之術。當年與妖族交戰時,每抓獲妖族,就將其下半身化為膿水。而人和妖族之五臟器官,基本都在上半身,又有修為在身,失了下身也不會立時斷氣。
  而使其上半身浮于膿水之上,算好進度,每日腐蝕一些,七七四十九日之后只剩下六陽魁首,方才斷氣,在這過程中,受刑者絲毫動彈不得,偏又神志清晰,眼睜睜地感覺身體麻癢難當,逐漸化作膿水,求一痛快自盡也不可得,慘絕人寰,凄楚至極。
  雖然在星辰島上地位最低,受人使喚,但也沒受過這般罪啊,只聽童子哀嚎不止,相柳眼中寒光閃動。“吾來問汝,若答得干脆痛快,吾便送汝輪回轉世!”
  此時童子的鼻涕、眼淚都下來了,連連道:“巫族老爺,小的不求輪回轉世,只求您給小的一個痛快啊!”
  “少說廢話,吾來問汝,是何人將吾族風伯大巫斬殺?”
  “回巫族老爺,是我家祖師奶奶。”
  “祖師奶奶?”
  聽這童子解釋半天,相柳只知道他口中的祖師奶奶號西王母,其余他說的,相柳根本就沒聽明白。屈指一彈,這童子腦袋爆開,元神飛往六道輪回轉世去了。而相柳,自認為問清了事情來源,直奔西昆侖而去。“風伯兄弟!相柳這就為汝報仇雪恨!”
  身在東勝神洲,相柳可以感應到祖巫殿所在,直往祖巫殿奔去,當行至一處時,突然心生警覺。
  呼呼風聲,相柳右臂揮動,那黑蛇之軀飛起,只聽得轟的一聲,亂石飛濺。
  又見數顆星辰撞來,相柳知道自己是陷入他人陣法之中,連連揮動無了頭顱的黑白二蛇,將顆顆星辰轟碎。
  “竟敢以陣法圍困吾祖巫殿!”相柳心中憤恨,直接認為這陣法也是東王公所為。
  此時相柳所在,正是二十四都天元辰陣中。主這一諸天的亥豬道人手上一翻,現出星辰幡,連連搖動,將此諸天攻擊散去。
  相柳在陣中分不清東西南北,自顧前行,卻不知已經被亥豬道人引著往東方而去。
  等相柳出了這諸天世界,發現自己又現于洪荒大地之上,通過天上太陽星辨認方向,發現自己就在祖巫殿之東。當即,相柳也不顧眼前陣法,向著東方奔去。因為陳九公說的,那西昆侖就在祖巫殿之東。
  飛奔片刻,但見不遠處一座仙山聳立,山體直入云端,相柳眼中殺機閃現,“汝敢以陣法困吾巫族,相柳就以毒水毀汝仙山,滅汝滿門!”言罷,相柳現出祖巫之身,九個頭顱齊齊張開,一團團黑光從其口中飛出,落在地上。這時,相柳身前一個巨大的沼澤出現,毒水在污泥中翻滾,一個個氣泡在污泥表面爆開。
  隨著相柳九頭之中噴出越來越多的黑光,沼澤越來越大,直至將相柳沒入其中。
  相柳沉入沼澤之下,相柳直向西昆侖竄去。一路地行,相柳身前身后盡是污泥毒水,直接打穿西昆侖地脈,來在西昆侖山下,這才破土而出。
  猛然出現在西昆侖下,相柳巨大的身軀沖起,九頭齊齊仰天怒吼,無盡的污泥毒水自其沖出的大洞中涌出,撲天蓋地向西昆侖卷去。與此同時,相柳九張大口張開,滾滾毒水涌出,毒水漫西昆侖。
  西昆侖,上古之時就是洪荒有數的仙山。原本是生機勃勃,鳥魚花香,現在卻是黑水漫山,臭氣熏天。其中隱隱就見得一片黑光,仿佛一個巨大黑繭,把數萬里西昆侖全部包裹,一鼓一鼓,仿佛隨時要爆裂開來。
  相柳突然從地底沖出,饒是東王公、西王母也沒反應過來。而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整個西昆侖已經被相柳毀了。
  東王公和西王母所居西昆侖主峰直插天際,半山腰被云籠罩,雨水都在下方,到不了上面。西昆侖的最頂層,于那九天罡風交接,寸草不生,怪石嶙峋,經過罡風吹絞了了千萬年時間,主峰之巔的山石都呈現了火紅晶瑩的顏色,到處是風穴,仿佛那蜂窩眼,罡風從其中進進出出,日日夜夜不停歇。
  山之顛峰,再往下萬丈,就是厚厚的積雪于玄冰,終年不化,溫度極低,凍石成粉,但比山之顛那猛烈的罡風,噬人的風穴,卻是安全了許多,水簾洞府就在積雪層兩萬丈之下,處于山這半腰,一年四季,都是溫暖如春,桃花連同果子一起結于樹上,本來雨水不能到達,但那極高的上層,積雪被太陽真火融化,化成瀑布下來,水量也是充足無比,加上那玄冰雪水,雜質全無,冰涼香甜,乃是凍丹淬劍的上層凈水。
  可就是這仙家福地,現在卻成了黃泉地獄一般。方圓八千里西昆侖主峰都被濃厚的黑霧裹住,山上靈泉活水,也完全失去了往日的活潑靈動,清涼的泉水已成了暗黑色,緩緩流將下來,滿山的仙樹靈草,也已經枯萎。那上方的兩萬丈冰雪層,更是恐怖,仿佛一塊塊凝固了淤血。
  “這是什么!”在相柳沒竄出來的時候,水母就感覺到一股同源的壬水之氣,正準備出洞尋找,卻見毒水漫天。再那山前巨大的魔神,直將水母氣得三尸暴跳
  “誰敢毀吾西昆侖!”一聲叱咤,手持甲木靈光鞭的西王母沖出洞府,著那九頭相柳,手中甲木靈光變揮動,噼啪聲中向相柳抽去。
  著那一身煞氣的女仙,相柳當即認定此人就是那童子口中的祖師奶奶西王母,也就是誅殺風伯之人。九頭一起直奔西王母撞去,口中毒水不絕。
  五行之中卻有水生木之說,但相柳之毒水,西王母卻是厭惡至極,而且對她也沒有絲毫作用。周身為三尺青光籠罩,西王母手中長鞭連連揮舞,一鞭一鞭向相柳抽去。
  見自己噴出的毒水被青光所阻,相柳十八只血目中射出如利劍般的血光,道道猛烈。
  可就在這時,一道劍光順至,一劍將相柳九頭中的一頭斬下,一股血劍從其斷頭之處噴出。
  祖巫之身被一劍破之,相柳大駭,扭動身軀欲走,卻被西王母以甲木靈光鞭死死纏住。
  越掙扎身上的甲木靈光鞭就越緊,勒得相柳嚎叫不絕,這時水母頂上黑光沖起,三尺高下的水母元神連噴三口黑水。黑水鋪開,水聲陣陣,層層黑光將相柳包裹。黑光一閃而沒,水母手中托著一巴掌大的小碗,碗中一個迷你版的相柳在碗中撲騰,但他身上還那同其一起縮小的甲木靈光鞭,任他如何撲騰,也出不得此碗。
  天庭凌霄寶殿,陳九公和玉帝、王母透過昊天鏡觀西昆侖上慘狀。待見相柳被水母以那寶物收住時,陳九公向玉帝問道:“大天尊可知這是何等寶物?”
  搖了搖頭,玉帝道不知,而后又道:“帝君放心,此寶只對水族有效,對你我無用矣。”
  “那就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