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7)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7)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7)     

截教仙345 天殺身損無極求寶

天殺真君以為自己抓住陳九公急切取回絕仙劍之心,可以偷襲成功。卻不想陳九公會以落寶金錢使絕仙劍落下,并且劍中的天殺真君元神在一瞬間陷入沉睡。
  無了真靈印記控制,被天殺真君留在劍中的秘法也在被上清仙氣凝聚的大手抓住時自動觸發了。
  將絕仙劍收起,陳九公哈哈一笑,至此誅仙四劍皆回截教。
  感覺那天殺真君竟然連破十層諸天世界,陳九公冷哼一聲,“既然有暗算貧道之心,那汝就該有死的覺悟!”說著陳九公雙手一震,那血色長箭出現在陳九公身前。
  連消耗了不少精血,使得血色長箭連破十層諸天世界。當被一個自稱是子鼠道人的陳九公化身截住后,天殺真君感覺自身精血消耗較大,正運轉玄功與這子鼠道人廝殺,卻見陳九公出現在自己面前。
  不是陳九公來在了子鼠道人所在的諸天世界,而是將十二元辰所在的十二諸天世界以十二元辰四象陣連在了一起。現在這片諸天世界足有億萬里方圓,期間更是有星辰無數。
  在血色長箭之內,天殺真君能夠到外面持槍挺立的陳九公和那各持星辰幡立于一顆顆星辰上的十二元辰。
  “吾命休矣!”天殺真君長嘆一聲,從血色長箭中飛出,周身道袍鼓蕩,一陣陣不規則的法力波動在其周身散發而出。
  “好氣魄!”陳九公眼中寒光閃爍,飄身而退,一抖雙肩,混沌鐘飛出。這時的陳九公,就仿佛瞬間換了身衣服一般,身上那混沌色道袍變成了白色。
  混沌鐘飛起。鐺鐺鐘響。定住整個諸天世界。十二元辰各自揮動手中星辰幡。一道道銀色星光劃過。
  這時,無盡的星辰之海變得狂暴起來,一個身高一萬八千丈的巨人出現在星海之中。那一顆顆巨大的星辰在這巨人面前,就如沙粒一般渺小。
  “盤古真身!”為什么說洪荒第一批生靈是先天生靈?就因為在他們生來的記憶中。有盤古的樣子,有盤古開天辟地的過程。只不過那開天辟地的過程是斷斷續續不完整的,只有到參悟完整的大道法則時,識海中才會出現完整的盤古開天。
  就像陳九公第一次參悟大道法則時。在紫電錘中見到那一雙大手將都天神雷丟入混沌中一般。天殺真君多年參悟殺戮之道,能有今日之成就,怎能不知面前這高大巨人的模樣與盤古一般無二。
  狠狠一咬牙,天殺真君袍袖一卷,一道白光飛入血色小箭之中。與此同時,天殺真君頂上血光沖起,一個樣貌與天殺真君有七八分相似的血衣道人顯現,正是天殺真君的惡尸化身。
  天殺真君的惡尸化身一現,與天殺真君并肩與一處,也是那般周身道袍鼓蕩。不規則的法力勃發而出,將這片星海攪得混亂不堪。
  “不要命了?”從這狂暴的法力波動中。陳九公能夠察覺到那天殺真君燃燒了周身法力與三魂七魄,和當年誅仙劍陣中的趙公明一般。
  心頭一動,十二元辰身形閃動,沒入星海之中,但卻將星辰幡留在星辰之上。只見那十二桿星辰幡幡面招展,一道道星光連成一片,隱隱將星海籠罩。
  此時陳九公頂上也現出黃中李樹,枝條搖曳,朵朵黃云凝聚。
  只有盤古真身一動不動,大眼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見陳九公身處原地,知道自己嚇不倒陳九公,天殺真君頂上血光一推,那血色小箭沖天而起,天殺真君口中喃喃自語:“二弟,保重!”說完,天殺真君與惡尸分身一起向陳九公所在之處撞去。
  狂暴的法力、無窮的氣勁將一顆顆星辰絞碎,準圣自爆肉身和三魂七魄的一擊如何驚人?
  而在這一瞬間,那盤古真身隨手一招,懸于高天之上的混沌鐘飄然落下。當混沌鐘落在盤古真身手中的一瞬間,化作開天斧刃。
  霎時間,沖天霸氣與殺氣相撞,一抹寒光與那血光相碰!
  轟!
  無數星辰化為飛灰,盤古真身劇烈顫抖,化作十二道黑光飛入陳九公體內。二十四都天星辰陣也隨之散去,陳九公又出現在山谷之中。
  此時,天上地下,再無那天殺真君一絲氣息。此人如同那燃燈古佛一般神形俱滅。
  二十四都天星辰陣一撤,只見一道血光沖天而起,血光之中包裹著那血色小箭飛入九曲黃河陣中。
  “嗯?”與天殺真君打斗時,陳九公就出此人不過只斬去一尸。方才在陣中天殺真君本尊與惡尸化身一起自爆,現在皆已煙消云散。可那血色小箭如今是誰人控制?
  血色小箭飛入九曲黃河陣中,其上血光一閃,瞬間穿過大陣,破陣而出。雖然在那陡然之間沒反應過來,但迅速回神的云霄連忙將混元金斗祭起。
  混元金斗發出億萬金光向那血色小箭罩去,小箭一顫,彈出一點白光。
  金光一罩,血色小箭被收入混元金斗之中,可那白光卻向遠處飛去。
  “是他!”此時陳九公飛至,定睛觀,只見那白光中的就是剛才自己附身于其上的骷髏。
  手上一翻,一道上清神雷從天而至。可讓陳九公沒想到的是,這無有一絲法力,也沒有靈寶護身的骷髏受了自己一道上清神雷后竟然絲毫無損,并且身軀一動,消失在天邊。
  “教主!”
  “嗯?”將那骷髏之事拋至腦后,陳九公回身望著云霄一笑,“師叔!事成矣!”
  “真的!”聽陳九公之言,云霄頓時面露喜色。
  點了點頭,陳九公將絕仙劍取出,輕嘆一聲:“今日,誅仙四劍盡歸吾教!”
  陳九公和云霄如何回光明山暫且不提,再說那骷髏從陳九公上清神雷下逃得一命時,身上有點點白光散落。
  著自己大兄留下的最后一件寶物就這般消散,骷髏真的是欲哭無淚。雖然大兄平日嚴厲,但對自己真的很好,否則剛才也不會自爆給自己爭取生機。其實,這骷髏不知道,那天殺真君是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不過是想留下一枚復仇的種子罷了。
  一路疾飛,突然一道黑光閃過,頭發花白,身穿黑色道袍的道者攔住骷髏去路。如果陳九公在此,一定會認得,此人就是和自己特別有緣的無極老祖。
  上下打量著骷髏,無極老祖口中嘖嘖贊嘆,眼中精光閃爍,“真是天賜靈寶!天賜靈寶啊!”
  被無極老祖的頭皮發麻,骷髏轉身就跑。但身無法力,又無靈寶護身,還能跑到哪兒去。
  無極老祖一把將這骷髏抓在手中,桀桀一笑,向祖巫殿飛去。無極老祖此去,卻是要向那剛剛脫困的祖巫蚩尤討要一件寶物,到時與這骷髏相合,又能祭煉出一桿威力巨大的幽冥白骨幡。
  無極老祖的天魔遁法奧妙無窮,片刻之后就落在祖巫殿前。
  此時祖巫殿前,幾個小巫在祖巫殿守衛,見無極老祖從空中落下,心中頓生警惕。其中一個上前一步喝道:“來者止步!”
  身為上古強者,自是知道巫族祖巫殿從不迎外客,有求于巫族的無極老祖可不敢胡來,連忙道:“且去為吾稟報蚩尤祖巫,就說昔日北洲故人來也!”
  “汝認得蚩尤祖巫?”
  “當然認得,吾等可是……”
  無極老祖還未說完,只聽的一聲冷聲,蚩尤高大的身軀出現在祖巫殿前。
  一見蚩尤,無極老祖臉上瞬間堆滿了笑容,“祖巫脫困,真是可惜可賀!”
  “哦?呵呵……”聽無極老祖之言,蚩尤笑道:“無極道友今日來此,莫非就是為吾道喜不成?”當日蚩尤脫劫之前,無極老祖被混沌鐘聲驚走。雖然后來也見識到陳九公的厲害,但蚩尤還是不齒無極老祖所為。
  聽出蚩尤言語之中似有不滿,無極老祖長嘆一聲,對蚩尤一禮,“祖巫也知無極心幕那寶,但多次在敗在那陳九公手下,無極心中膽怯,甚是慚愧。”
  剛才的確對無極老祖有些不滿,但一聽此言,蚩尤神色略有緩和。因為前日回到祖巫殿,到平心、后羿重生,而且還有一位祖巫在人間證得人皇之位,蚩尤大喜。
  可大喜過后,刑天將蚩尤叫道暗處,向他講出平心、后羿、嬴政三巫被陳九公殺破膽之事。連祖巫都能讓陳九公嚇成那樣,無極有這般表現,蚩尤也就不怪了。
  想到此處,蚩尤輕嘆一聲,張手打出一道血光來在無極面前,“拿去吧!”說著,蚩尤轉身往祖巫殿中走去!
  “還請祖巫留步!”
  蚩尤猛然回頭,牛眼一翻,“汝還有何事?”
  干咳兩聲,無極老祖向蚩尤躬身一禮,“多謝祖巫贈寶,無極還有一事,想請祖巫相助。”說到此處,見蚩尤眉頭一皺,無極老祖連忙繼續道:“此事對祖巫而言,不過舉手之勞。事成之后,無極必有厚報。”
  “何事?”
  袍袖一卷,那骷髏從無極老祖袖中飛出,化作百丈大小落在蚩尤面前。“還請祖巫將它與那夔牛鼓按無極所請煉做一寶!”
  “要吾巫族血煉之法?”
  “祖巫英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