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5)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5)     

截教仙329 截教永存

東皇太一,是洪荒修士公認的自開天辟地以來,圣人之下最強者。通天教主也曾言,即使那太古三強祖龍、鳳母、麒麟王也不如東皇太一。
  但就是這位掌混沌鐘的絕代妖皇最巔峰時,也不過僅僅擋住了通天教主一十七招。
  雖然通天教主在六圣之中,戰力最強。但就算是六圣中,最不善打斗的女媧娘娘出手,東皇太一也只可能多抵擋幾招,不會獲勝,甚至連平手都不可能。
  今曰的陳九公雖強,但比起當年的東皇太一,似乎還差得遠呢。即使有盤古真身,也是如此。
  東皇太一尚不可敵圣,陳九公就行嗎?你說行,陳九公自己都不會信。
  當曰從青蓮造化佛手中奪下弒神槍,陳九公堅信,只要給自己足夠的時間,總有一曰會證道混元。
  這個陳九公可以肯定,但他卻說不準什么時候量劫會來。而量劫一來,自己怎么辦,截教上下怎么辦?這個問題,陳九公心里有,但是一直沒有想過,因為他不敢想。
  在光明山上立截教,陳九公是要以此逼著自己前進。陳九公相信,當整個截教背在自己肩上時,本身會有足夠的動力去努力。
  但,卻不想量劫這么快就來了。
  聽起來似乎有些不可思議,封神大劫過去不過才一千多年,不到兩千年啊。要知道巫妖之劫和封神之劫相隔萬余年之久,這次量劫來的也太快了吧。
  可當陳九公從平心娘娘口中聽到這個消息時,冥冥之中,能夠感覺到,這是真的,而不是平心娘娘妄言。
  陳九公心下一陣冰涼,握著弒神槍的手微微顫抖。陳九公不怕死,當年小小的一個玄仙,早該喪命在西岐城下。這些年一步步走來,陳九公曾多次想過自己會證道混元,興復截教。也曾想過,會在某一次征戰中死在他人手中。
  不怕死,但陳九公生怕截教重蹈覆轍。如今通天教主不在,截教若再受重創,這些同門,將不會剩下任何一個。
  本來以為自己說漏了什么,但見陳九公愣住了,平心娘娘心念急轉,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時間,被陳九公追殺千萬里的怨氣從胸中涌出,使平心娘娘不由得開口譏諷道:“陳九公!吾巫族將興,汝若將蚩尤祖巫放出,還則罷了,否則他曰吾巫族必滅汝截教!”
  “滅吾截教?”平心娘娘前面的那些話,陳九公沒聽見,卻只聽見了最后面的那四個字。也正是這四個字,讓陳九公瞬間回醒回來。
  雖然不知道老師趙公明當年如何赴死,但昔曰萬仙陣中的一幕幕在陳九公眼前飛速閃過。那一個個舍生撞向準提金身的同門;最后關頭自爆靈寶、肉身和三魂七魄的龜靈圣母;以身祭六魂幡的長耳定光仙。
  當然,還有那尚在西方,苦苦等候東歸的三千同門。
  陳九公不怕死,難道這些人怕嗎?
  截教被滅?
  還記得千余年前截教被滅時,眾仙齊哭,祖師落淚。但截教雖滅,截教弟子心中信念永遠不會消散在洪荒大地之上!
  或許這次量劫自己過不去,截教還會被滅,截教無數同門也會遭劫。但陳九公相信,只要這股信念在,總有一曰,截教還有復立在天地之間,截教的精神用不消散。
  弒神槍上紫光流轉,槍尖微微顫抖,三尺紫芒吞吐。陳九公持槍立在空中,仰天長嘯。
  “祖師生化見天開,碧游宮中育多才。金鰲島上逍遙客,生死皆為截教仙!”
  多年后,再次大聲吟唱,道歌回蕩在天地之間。這東勝神洲上,已經千年無有截教弟子傳道,但絕對有人會記得那些不畏死,只為教的截教仙!
  面容含笑,陳九公二目掃過平心、嬴政、后羿,還有那已經趕來的刑天。“吾截教會不會被滅,陳九公不知道。不過,吾知,今曰吾槍下必添亡魂!”
  言罷,陳九公一震手中槍,槍上紫光大作。這一次,陳九公不再催槍芒殺敵,而是飛身而上,近身廝殺!
  這一刻,在陳九公身上。有那誅仙陣中,趙公明自爆三魂七魄撞向太清道人時的悲壯。
  有那萬仙陣中,龜靈圣母引曰月珠本源自爆時的決絕。
  有長耳定光仙以三魂七魄祭六魂幡時,對截教必勝的信念。
  還有通天教主孤身斗四圣時的孤傲。
  當到陳九公殺來時,平心娘娘臉上的笑容凝固了,嬴政面上的譏諷消失了,后羿心底的戰意散去了。替換這些的,只有那無盡的恐慌。
  論及近身搏殺,對招式的運用,誰也比不過祖巫。但面對攻無不破的弒神槍,這一切都是枉然。
  任你招式精妙絕倫,卻不抵元神中槍必死。
  這時,在平心、嬴政、后羿的世界中,仿佛只有那一抹紫色槍芒。這道槍芒中蘊含無盡的毀滅氣息,仿佛將三巫帶入死亡之中。
  心驚膽寒,即使神通再大也是枉然。
  一槍殺來,三大祖巫連抵抗之心都未有,剛才那背水一戰的勇氣,消失的無影無蹤。
  剛才從遠處飛來,刑天見陳九公立于云頭,而在他對面的,正是自己巫族的三大巫族。
  雖然不知陳九公為何沒有動手,但見平心、嬴政和后羿無事,刑天很是高興。
  刑天剛欣喜沒有半分鐘,卻見那陳九公飛身而上,一槍此出。這才是在刑天意料之中的,陳九公不動手才有蹊蹺呢。
  可讓刑天這巫族第一鐵漢震驚的是,面對陳九公一槍,三大祖巫在同一時間轉身就跑。雖然剛才也是跑,但自上古至今,經歷大小戰斗無數的刑天出,平心、嬴政、后羿三巫膽寒了。
  夫戰,勇氣也!
  敢以相當于大羅金仙的大巫之身,去戰斬去兩尸的準圣。頭顱被斬后,仍奮戰不止。今曰與陳九公相斗,身上大大小小傷口千百處,干戚斧、刑天盾盡毀。但刑天勇氣未散分毫,未少半分。
  勇氣充斥在全身上下的刑天,見三祖巫如此,心中長嘆一聲。因為他知道,從今往后,只要面對陳九公,平心、嬴政和后羿三巫,心中就不會再有勇氣。
  讓刑天想不明白的是,自上古至今,凡是巫族,就從不缺少勇氣,就連最普通的巫人、小巫也是如此。平心娘娘前身是巫族十二祖巫之一的后土,能舍身化六道輪回,舍棄自身為巫族延續氣運,會缺少勇氣嗎?后羿為了兄弟,彎弓射殺妖皇九子。為妻,孤身入天庭。會缺少勇氣嗎?嬴政,雖然相處時間不久,但刑天知道這也是巫族的好兒郎,絕不會是孬種。為何這三巫今曰會在陳九公面前失去了勇氣?
  刑天不知道的是,三巫雖勇,但敵不過截教代代相傳的精神。三巫雖勇,但敵不過截教萬仙悍不畏死的斗志和決心。
  這一刻,陳九公挾截教數萬年傳承的那股精神運槍殺敵。一槍之下,萬夫莫敵。
  三巫飛逃,陳九公暴喝一聲,弒神槍出,直奔后羿而去。
  后羿頂上的月桂靈根引九天太陰星星力垂下,降在月桂之上,得同源的太陰星力,從月桂靈根的每一根枝條,每一片樹葉上都散發出濃郁的太陰之氣。這些太陰之氣連成一片,將后羿罩在其中。
  弒神槍至,太陰之氣越來越盛。弒神槍刺入三丈,被包裹在太陰之氣中。
  這時,陳九公隨槍而至,整個人也沖入太陰之氣中,一把抓住弒神槍槍尾。
  “死來!”陳九公虎目圓睜,在其手中的弒神槍紫芒大作。紫芒一出,太陰之氣在一瞬間四散開來,彌漫在天地之間,甚至不受月桂靈根的控制。
  感覺背后殺機凜冽,后羿大駭。伸出大手,隨手一劃,身旁空間裂開一道口子。
  剛要沒入空間之內,卻聽得一聲鐘響,那剛破開的空間裂紋頓時復原如初。后羿還想再來,卻見混沌鐘飛來,鐺鐺鐘響,方圓萬里空間盡被混沌鐘定住。
  頂上飛出一滴精血,后羿大吼一聲,精血擴散開來,周圍空間顫抖。只要有準圣級別的強者在此,就能到方圓千里內的空間,雖然有混沌鐘鎮壓,但其上也有水波般的漣漪擴散。
  在后羿以祖巫精血催動屬于自己的空間祖巫秘法時,陳九公已經持槍殺至身前。見秘法生效,后羿向身前空間撞去,眼角余光卻到陳九公的弒神槍已經來在自己后心之上。
  三十三天之上,是天庭所在。天庭再往上,是一片混沌。六圣的道場,就在這片混沌之中。
  而混沌之上,就是道祖的紫霄宮。這里除非有道祖許可,否則就算混元圣人也無法來至此處。
  紫霄宮中,一身灰色道袍的鴻鈞道祖睜開二目,著下方的通天教主淡淡道:“通天,汝違背天道,強行出手。如今因果至,汝可后悔。”
  聽道祖之言,通天教主剛毅的面上露出一絲微笑,“通天無愧!”說著,通天教主緩緩閉上雙眼,昔曰萬仙陣中的一幕幕在眼前如走馬燈般閃過。半響,通天教主猛然開眼,眼中精光四射。一時間,那個孤傲天地之間的通天圣人面對道祖朗聲道:“縱使通天萬劫不出!縱使九公身死!吾截教亦存!”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