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08-15)      給大家拜個晚年(08-15)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08-15)     

截教仙316 老君借寶

前世活了二十多年,就穿越而來。在洪荒這千百年來,在世發生的事早已記不清了。
  自穿越來這一幕幕在眼前回蕩,如果沒有自己,老師趙公明不過是上封神榜罷了。但如今,已經神形俱滅。本以為當年在成湯大營是將老師救了,可不想卻是把他給害了。
  從一個小小的玄仙一路走來,現在有偌大的光明山,自己光明山一脈,門人弟子數千人,在弟子數量上,卻是不少。
  對,還有截教。陳九公不會忘記通天教主將自己推入洪荒星空前,說的那句話。
  “能!”二目如電,同樣的金光爆射,與老君對視。“吾定能成道!”
  “好!”老君擊掌而嘆,從袖中取出一物遞給陳九公,“日后若有圣人對汝出手,只管以此物應對。”
  “這……”望著老君遞到自己身前之物,陳九公一愣。方才在光明山時,耳旁傳來了太清圣人的聲音,讓陳九公往兜率宮一行。
  雖然不知道太清圣人為何如此,但雙方肯定是敵非友,這絕差不了。可如今,著老君遞在自己身前的寶物,饒是修煉到斬去兩尸的地步,陳九公也覺得一陣恍惚。
  “此寶予汝,切記只可待到圣人對汝出手之時,才可以此寶護身!”
  “圣人對我出手?”陳九公心頭一顫,著老君,仿佛有所悟。
  “多謝圣人!”雙手將寶物接過,陳九公起身向老君一禮謝過。不管這老君是何目的,但有此舉,陳九公都心存感激。
  點了點頭,老君坐在蒲團上,緩緩閉上了眼睛,低聲道:“去吧!”
  “是!”
  陳九公起身,周圍空間一顫,在那隱于暗中的黃龍真人、楊戩、黃天化、龍須虎憤恨的目光中,出了兜率宮。
  出了兜率宮,陳九公沒有去斗牛宮,直接下了天庭,回光明山去了。今日老君雖沒有明言,但陳九公隱約中聽出些什么。
  回到光明山中,陳九公推算天機,發現無支祁已帶兵出征,往黑云山方向去了。
  不管太清圣人如何,這人、闡二教還是敵人。老君今日所為,絕不是為了陳九公好,也不是為了截教好。雖然他具體是什么目的,陳九公不知,但卻能猜個**不離十。
  先無支祁過黑云山,等云霄等人歸來后,再率截教上下齊伐東勝神洲。
  現在截教天庭血海聯盟是要兵有兵,要將有將,要高手有高手。完全可以攻下東勝神洲半洲之地,慢慢的治理教化。不像當年,只能為釋迦牟尼牽扯二教實力。
  ……
  西牛賀洲之上,孔雀如來一路窮追不舍。眼著要追上嬴政,卻見那嬴政停住身軀,巨臂揮舞,仿佛要砸破天一般,向孔雀如來的真身砸下。
  孔雀如來向來不喜真身與人廝殺,將身一晃,化作人形,肩上一抖,一道金光向嬴政掃去。
  而就在這時,不遠處的空間一顫,祖巫后羿現身,一箭向孔雀如來射來。
  一箭射出,后羿消失在原處,瞬間出現在孔雀如來身前,揮斧砍殺。這后羿來在孔雀如來身前時,那箭還未至。
  見后羿撲來,孔雀如來也不敢和這祖巫硬來。袍袖卷動,一朵朵金蓮涌出,將后羿的大斧托住。
  可孔雀如來沒有注意到,后羿這一次射出的箭和以前大不相同。
  背后飛出的青光一掃,重如太古山岳的五色神光竟然沒將那只有正常人拇指粗細的箭絞碎。那利箭穿過青光,去勢不改,直奔孔雀如來頂門而來。
  “不好!”這時的孔雀如來仿佛想起了當年遙到的一幕,一個千丈巨人一箭箭射下一只金烏的情景。
  孔雀如來閃身欲躲,但那以傳國玉璽護住周身,擋住庚金神光的嬴政持天子劍劈下,擋住孔雀如來去路。
  “撲!”
  一箭正中孔雀如來左肩,三尺長的箭身沒入大半,只剩后面的尾羽在外不住顫抖。
  只覺得元神處一震冰涼,孔雀如來周身五彩霞光大作,怒吼一聲,背后赤、青、黃、金、黑五道神光沖起萬丈高下,在那五道神光之中,五個佛陀飛身而出。
  五佛樣貌相同,只是身上袈裟顏色不同,正對應各自所出神光的顏色。
  五佛飛出,各揮動雙掌。
  赤、青、黃、金、黑,五色光芒遮天蓋地。
  “嬴政兄弟,殺!”后羿伸手一抓,一不知是什么獸皮制成的箭囊落在手中。其中,只有九只羽箭,還有一只,現在正在孔雀如來身上。
  聽后羿之言,見其取箭在手。嬴政咆哮一聲,金色羽翼震動,飛至孔雀如來身前,手中天子劍立斬而下。
  見嬴政殺來,高空之上,五佛之中身披金色袈裟之人緩緩降下,雙掌上打出道道金光,向嬴政側肋轟下。
  有傳國玉璽護身,嬴政對這種攻擊絲毫不予理會,手中天子劍仍向孔雀如來殺去。
  嬴政頂上的傳國玉璽發出道道金光,將那佛陀打來的金光阻擋。可這時,那其余四佛一起攔住嬴政去路。
  “滾!”嬴政知道這是孔雀如來斬出的化身,自己堂堂祖巫。在先天上,被孔雀如來的五色神光所克制,這是誰也沒有辦法的。畢竟五行相生、相克乃大道,任誰也改變不了。但如果要是被其分身擊敗,那嬴政可就沒臉回去見巫族兒郎了。
  但最讓嬴政惱怒的事情發生了,那五佛在自己身前站成一排,五色神光沖天,嬴政只覺得眼前一花,雖不知這是哪里,但卻知此地絕非剛才的西牛賀洲之上。
  東方呈青,西方呈金,南方呈紅,北方成黑,中央成黃。就算是祖巫,也知道這是五行分化之勢。
  說這里是個世界,還不如說這是一片空間。在這里,無有一草一木,無有一個生靈,只有嬴政立于此處,手持天子劍四下砍殺。
  這時的孔雀如來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自己這五行世界是以五色神光為主,輔以截教陣道、佛門掌中佛國之術凝聚而出。雖說困不住這祖巫一世,但困其一時絕對沒問題。
  只要困住一個,剩下那個空間祖巫,對自己來說,以道法、佛法足以。
  那嬴政落在所謂的五行世界之中,這里什么都沒有,甚至沒有向嬴政而來的任何攻擊,這讓嬴政也不知道該做什么好了。防御?都沒有攻擊,你防什么啊?攻擊?沒有敵人,這世界還一眼望不到邊,抬頭盡是虛空,你攻擊誰啊?
  就在嬴政迷茫之際,那祖巫后羿出手了。
  一只羽箭搭在弦上,后羿虬結的手臂拉弓如滿月,一箭劃破空間,瞬間來在孔雀如來面前。
  此時肩上還中著一箭,孔雀如來絕不會有半點大意,身上金光一閃,惡尸化身飛出,揮舞著手中十八般法器迎上此箭。
  突然,那羽箭在即將遇上孔雀金身佛時,凌空一轉,已經出現在金身佛陀身后,繼續向孔雀如來射來,而且速度比剛才更勝一籌。
  突然的變故讓孔雀如來來不及躲閃,掌上金光流轉,孔雀如來揮掌相迎。在孔雀如來掌心上,一道金光射出。
  那箭沒入金光之中,消失不見,但下一刻,貫穿孔雀如來左掌。
  “好手段!”后羿這一箭不但傷了自己,而且還是先破了掌中佛國之后,才貫穿自己手掌。孔雀如來著那后羿,心中暗道不妙。這祖巫乃空間之祖巫,正克自己五色神光。而他這箭也是這般詭異,隱隱對自己有些壓制。
  見那后羿腰間的箭囊中尚有八只羽箭,孔雀如來深吸一口氣,周身袈裟鼓蕩,一股駭人的殺氣從孔雀如來身上涌出。
  孔雀性兇,好食人。當年正是因為吃人,被路過的通天教主遇見。當通天教主問了一句“修道之人為何恃強凌弱”時,當時那只孔雀羞愧萬分,拜入通天教主門下潛心修道。
  這么多年過去了,先誦黃庭三卷,后入佛門修寂滅。而且,老君昔日讓釋迦牟尼和孔雀如來立小乘佛教時,為小乘佛教選定的教義就是慈悲。大乘為寂滅,小乘為慈悲。
  道行堅固,道行日長,但在孔雀如來心中,那一股與生俱來的殺念永遠未散。
  今日,連中后羿兩箭,讓這高傲無比的孔雀如來暴怒不已。眼中殺機閃現,胸中五氣燃燒,孔雀如來著那彎弓搭箭,準備射出第三只箭的后羿冷冷一笑,“找死!”
  說著,孔雀如來張口吐氣,赤、青、黃、金、黑,五氣如煙,股股涌出。
  口中吐氣不絕,五氣滾滾而來,后羿未曾在意,自己乃空間之祖巫,想走卻是不難。
  后羿又一箭射出,直奔孔雀如來面門,吐氣的孔雀如來無法躲避,一晃身,那箭沒入左胸。
  “哼!”劇烈的疼痛傳來,孔雀如來冷哼一聲,身軀晃了晃,險些跌倒。
  合上嘴,孔雀如來著漫天五色之氣,忍著手臂上的疼痛,雙手在身前舞動,一個個法印發出。
  這時,那漫天五色之氣快速凝聚。先是凝聚成絲,后又凝聚成線……(未完待續。請搜索天文,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