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教仙》 最新章節: 第九百四十四章踏上九重天(12-14)      給大家拜個晚年(12-14)      第九百四十三章鴻鈞(12-14)     

截教仙295 參悟十二都天神煞陣

回到光明山,卻見金霞童子立在羅浮洞前。
  以陳九公的修為,落于光明山上,金霞童子根本發現不了。見金霞童子立在羅浮洞前,似乎想些什么,陳九公喚道:“童兒。”
  “啊?”聽到陳九公的聲音,金霞童子連忙回身向陳九公一拜。“恭敬老爺回山!”
  “隨吾多年,這些俗禮就免了吧。”陳九公袍袖一卷,一股力量托著金霞童子起身。
  金霞童子服侍陳九公身旁已有千年。
  雖然對于混元圣人或是上古強者而言,千年時光不過轉瞬即逝。但陳九公今生前世加在一起,又有幾個千年?
  “是!”金霞童子順勢而起。這些年來,雖然名為童子,但金霞童子但山中的待遇與陳九公門下弟子相同。而且陳九公的這些弟子,親傳弟子和記名弟子也沒有太大的區別。
  “何事于此?”自當年袁洪、金大升、鄭倫、陳奇都離開光明山后,在這山上除了天兵天將之外,就只有陳九公、烏云仙、六耳和這金霞童子。
  陳九公向來不管事,烏云仙雖受陳九公之托坐鎮于此,但只管大事。而六耳在被陳九公說教之后,平日教導光明山三四代弟子。光明山上下雞毛蒜皮的小事,都由金霞童子來處理。
  很早就斬尸修成準圣,陳九公不需要別人伺候什么,甚至不需要金霞童子跑腿。只是門派大殿,或是講道時,需要金霞童子這光明山老人前后操辦。
  所以,若是無事,金霞童子是不會來羅浮洞的。
  “帝君,大天尊命太白星君前來,因老爺不在山中,太白星君讓金霞稟告老爺:百十年后,大天尊、娘娘將于瑤池再開蟠桃盛宴。”
  “哦?”陳九公聞言一怔,但突然想起了什么。
  記得那西游中,有美猴王大鬧天宮的劇情。現在因為自己的介入,那靈明石猴提前出世。而如今,玉帝也要提前召開蟠桃盛宴,這其中……
  見陳九公默而不語,金霞童子不敢出聲打擾,雙手負立,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沉吟片刻,陳九公眼中精光一閃,揮手示意金霞童子退去后,自己進了羅浮洞中。
  不管那位佛門護法將要做什么驚天動地的大事,但現在天庭、地府都和自己有關。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來鬧。現在洪荒的局勢和西游中完全不同,天庭與佛門徑自分明,蟠桃盛宴就算請佛門中人,他們也不會來。而且,也斷不會有釋迦牟尼鎮壓美猴王。若是他敢鬧,肯定將他挫骨揚灰。別說他一個小小的靈明石猴,就算是藥師王佛親至,也是能來,不能出。
  不過即使無了地府改生死簿、天庭偷桃盜酒,那西游是肯定不會少的。
  即使吃不到蟠桃、仙酒和那金丹,那靈明石猴的實力也不會弱到哪里去,甚至只會更強。西游中,須菩提祖師找個理由就將孫悟空趕出靈臺方寸山,那是為了讓他在地仙界上混出一番名號。
  現在地仙界,對于孫悟空來說,可謂是殺機四伏。如果這時候,須菩提祖師,也就是那準提佛母敢將他放出,就等著送他輪回轉世去吧。
  要知道,這孫悟空可是準提佛母唯一的弟子。當日須菩提祖師的言語,準提佛母是要將那靈明石猴培養成佛門能夠對抗陳九公的依仗。如此一來,準提佛母必將其留在靈山,好生培養。
  對于西游,陳九公想都不想管。太清圣人惹得事,讓他自己去解決吧。佛門興盛已成定居,西游之事亦是定數。那佛門只要不往北俱蘆洲游,陳九公斷不會去理會。
  如果能以此挑起人、闡二教與佛門之爭,自己不還可以從中牟利呢嗎?
  想到此處,陳九公盤膝坐于洞中參悟十二都天神煞陣。
  上古妖族的周天星斗、巫族的都天神煞,都是和誅仙劍陣齊名的陣法。周天星斗自是不用多說,那是妖族女媧娘娘、妖皇帝君、東皇太一、妖后羲和、妖師鯤鵬、天妖大圣伏羲,六大高手一起鉆研創出的陣法。周天星斗主困,其中變化莫測,當得上是洪荒古往今來第一困陣。就連陳九公的十二元辰四象陣與其相比,在困人方面,也多有不如。
  而這十二都天神煞陣,在陳九公參悟一番后,卻是發現此陣在上古十二祖巫手里,真是明珠蒙塵了。
  三清乃盤古元神三分所化,各得盤古一份開天烙印。而祖巫乃盤古肉身一分十二,各得盤古一份祖巫烙印。從這祖巫烙印中,祖巫悟得十二都天神煞陣。而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的盤古真身,其實就是將十二祖巫的烙印融合所出。
  融合之后為盤古真身,可即使不融合,十二都天神煞陣也是絕世殺陣。
  真正悟出這一點的,還是那大巫蚩尤。別蚩尤的成就沒有嬴政高,但在陳九公來,嬴政遠遠不如蚩尤。當日與巫族廝殺之時,那些小巫、巫人每十二個結成陣勢,就是逐鹿之戰時,蚩尤教給他們的。無論是上古十二祖巫,還是現在嬴政,都只知以十二都天神煞陣凝聚盤古真身,而不知將十二都天神煞陣參悟為己用。
  也難怪同為盤古所出,三清卻瞧不起巫族。這不是有沒有元神的事,按咱們普通人的話說,就是態度的事。
  你可以沒有元神,但可以參悟陣道、器道、丹道。雖然巫族的血煉之術不錯,但那多是靠祖巫精血之妙。而祖巫精血又能有多少,能讓所有巫族每人一件嗎?
  但那嬴政,雖有元神,但也只重肉身。這似乎已經成了巫族本能的存在。
  盤古真身是好,但不可長久。
  此話怎講?
  如何成圣?這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大家都知道,大功德、斬三尸和以力證道。
  大功德和以力證道就別想了,原因是什么,無需多說。單說斬三尸,善惡易,自我難。
  為何說悟得完整的大道即可斬尸?當悟得大道后,道既是我,我既是道。如此,即可將自我斬出。
  而三尸盡斬后,還不算完。為何說斬尸者為準圣?斬一尸,是準圣。斬二尸,是準圣。就算你斬去三尸,也是個準圣。
  只有將三尸再合為一體,方可成那元神寄托虛空,不死不滅的混元圣人。而這三尸合一,也就是我們說的合道。
  合道,合道,合而成道。
  要不說,我們不到有圣人三尸的出現。不要跟說太清道人、玉清道人和上清道人,那是老子的一氣化三清之術。也不要說什么太上老君和須菩提,那是圣人的分身。別說圣人了,就是光明山上的三四代弟子,只要有適合的什物,也可以化出千萬分身來。
  沒有人不想成圣,陳九公也想。當然,也會為自己成圣做安排。成圣之后,三尸合一為混元,這盤古真身也就沒了,那斬出的十二尊祖巫化身也不復存焉。
  但陣法學到手,就永遠是你的。
  對于陳九公來說,參悟陣法并非是苦惱,反倒是最大的樂趣。截教弟子皆向陣道,作為通天教主陣道傳人,陳九公會通天教主的所有陣道。
  在這些年參悟陣道的過程中,陳九公先后創出十二元辰四象陣和甲乙萬木陣。但這二陣都主困,在殺伐上,差得多了。
  在截教陣法中,誅仙劍陣那不是通天教主弄出來的,那是先天陣法。除了誅仙劍陣外,就只有十絕陣、火龍陣算是真正的殺陣。但這些陣法傳予門人還行,在大羅金仙以下的爭斗中或許有用。在準圣強者的爭斗中,根本無用。所以,陳九公與其他強者對陣時,不是用十二元辰四象陣,就是用九曲黃河陣。
  當然,這并不是說通天教主的陣道不行。陣道,陣道,重的是道。通天教主真正要傳給門人的也是道,生搬陣法只是下乘,要像陳九公這樣,可以在截教陣道的基礎上創出自己的陣法,這才是陣道存在的意義之所在。
  盤古真身化作十二祖巫化身,在陳九公慶云上不斷演化,滾滾黑云從其中散發而出。還好有十二桿星辰幡阻擋,否則光明山上必定不見天日。
  上古十二祖巫天生蘊有大道法則,分掌金、木、水、火、土、風、雨、雷、電、天氣、時間、空間。在這十二都天神煞陣中,主要就是以這十二種大道法則殺伐。
  十二種大道法則啊!在陳九公知道的人里面,就只要那幽冥血海的冥河老祖通玄水、造化、殺戮三種大道法則,其他人恐怕很少能有三件頂級先天靈寶。除冥河老祖外,就是鎮元子和青蓮道人,各通兩種大道法則。
  一連演化七七四十九日,陳九公收了神通,坐在蒲團上閉目靜坐。這十二都天神煞陣不愧能與誅仙劍陣并稱上古第一殺陣,果然是殺伐無雙。但其中太重殺機太重,又少了幾分變化。
  “若吾能將十二都天神煞陣與十二元辰四象陣融合。”就在這時,陳九公心中涌出一個瘋狂的想法。可這想法一冒頭,就再難止住了。(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